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一十八章:认亲
    陈凯之从来没将太皇太后想的简单。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觉得太皇太后深不可测,不是自己可以琢磨透的人。

    不过现在晏先生的话,却是发人深省。

    陈凯之皱了皱眉,不禁问道:“晏先生的意思,从一开始,太皇太后就知道无极的存在,而此番回洛阳,本就是为了此事来的。她先是不露声色,随后再借机抛出这个,真正的目的,就是等着百官的劝请,再顺势而为,可是……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对啊,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既知无极的存在,为何一直隐忍不发。

    可若是她知道无极的存在,却隐忍着,若只希望无极皇子简简单单的生活,那么为何,这个时候又恰到好处的抛出无极皇子的下落。

    “或许,是想要让无极皇子登基,或者……是别有图谋。”晏先生捋着须细细的分析起来,说着,便一脸正色道:“主公,难道你没有想过吗?自太皇太后回到了洛阳,主公屡屡和赵王党争斗,可太皇太后都站在你的一边,按理来说,赵王乃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身为人母,为何处处要袒护主公?”

    陈凯之眼眸一张,立即明白过来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宴先生:“你的意思是,这本就是蓄意为之,太皇太后要使朝中形成一种均势。”

    “只怕,就是如此。”晏先生苦笑:“现在再揣测太皇太后的心思,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唯一做的,是主公该当如何?”

    他的话,令所有人都严肃起来。

    这太皇太后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令人无比的紧张,现在主要是弄清楚太皇太后的意图,她到底是几个意思?

    陈凯之原本的近期目标,本是不断壮大自己,再图大事。

    可现在突然生出了枝节,此刻,就必须改变方略了。

    陈凯之深知自己要走的,是一条极艰难的路,他深吸一口气,却依旧觉得身心并不紧张,因为这条路上,还有许多同伴,不管怎么样,他都要走好每一步,不要发生其他的意外。

    目光微微一垂,陈凯之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才轻轻抬眸,看着宴先生,格外郑重的说道。

    “请先生说下去。”

    晏先生却是笑了:“老夫擅长提出问题,可如何解决问题,倒是杨参军最为何事。”

    杨彪至始至终都很沉默,杨参军这个名字……嗯,对于他而言,好像是挫了一点,他不禁笑了,陈凯之也不禁莞尔,想来这几日,大家没少拿杨‘参军’来调侃。

    杨彪捋须一笑,随即便问众人道:“谁是我们的敌人?”

    他突然问出这个问题,令所有人都变得正经起来,陈凯之沉吟了片刻,才淡淡道:“是敌是友,这庙堂之上,我还真未必敢断言,梁王、赵王等人,自不必说了,内阁之中,除了陈一寿陈公,我也不敢轻信,至于其他的公侯,还有在外的都督、将军、节度使,也都说不清,便是太皇太后,我也拿捏不定。”

    杨彪笑了:“可是有一个人,是主公的至亲。”

    陈凯之猛地想起一个人来,慕太后。

    杨彪面容上依旧带着笑意,朝陈凯之一字一句的说道:“无论这个无极是谁,在哪里,未来会不会出现,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数,甚至可能引发多大的动荡,这些……姑且都无法预测,太皇太后的城府极深,何况又在长安甘泉宫呆了这么多年,无影无踪,她布置了什么,安排了什么,我等更是一无所知。可请主公明白一点,有一个人,是永远站在主公一边的,这个人,便是慕太后。”

    杨彪说着,面容变了,一脸正色的分析道:“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无极皇子,想来,朝野必定哗然,接下来,将会有持续的动荡和无数的流言以及猜忌,可越是这个时候,主公就越要寻到自己的‘朋友’,主公的身份,理应向慕娘娘昭示了。”

    杨彪脸色凛然,一字一句道:“告诉娘娘,无极并非是皇太子,而主公,才是真殿下!唯有如此,主公才能和娘娘同舟共济,任他刮东南西北风,我自屹立不动。”

    陈凯之眼眸眯着,杨彪的话,令他豁然开朗。

    对,接下来出现的无极皇子,一旦认亲,若此人果然是慕太后所认为的皇子,那么,在此阴差阳错之下,可能会发生不可预知的后果。

    当初选择隐瞒,是要伺机而动,为了以防万一,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现在……时不待我了。

    陈凯之目光凌厉,一脸郑重的说道:“立即入宫见驾。”

    当机立断!

    到了这个时候,是绝不可能有任何犹豫的。

    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能让那个所谓的无极皇子混淆视听。

    “这时不是最好的时机。”晏先生摇头:“现在的慕太后,一定还陪驾在太皇太后身边,而且,现在突然生变,此时入宫,也大为不妥,现在宫中已成为极敏感和是非之地,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来无数的猜忌和怀疑,不只是赵王和梁王如此,只怕可能连太皇太后那儿,也未必……”

    他顿了顿,随即道:“要寻一个有利的时机,而主公也不可单独去,此事,该陈主簿随去,一切让陈主簿解释,总之,定要慎之又慎。”

    呃……众人一起看向陈‘主簿’。

    陈‘主簿’汗颜,他假装一副随意的样子,朝陈凯之颔首:“我随主公同去。”

    陈凯之倒是不好意思了,呵呵笑了起来:“王叔……”

    “不可叫王叔。”晏先生倒是正色的道:“主公欲行大事,便尊卑上下有别,无规矩则不成方圆,我等追随主公,绝不是因为私情,而是为了公义,这里没有王叔也绝没有侄子,有的只有少君与臣子。”

    陈义兴忙是正色朝陈凯之行礼,格外恭敬的唤道:“主公。”

    陈凯之也只好苦笑,随即移开话题,一脸认真的问宴先生:“想来很快,满朝文武就要有所动作了,我们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眼下最重要的是与太后相认,其他的,都可以耐心等待。”晏先生镇定自若的道:“慕太后那儿,也需令她定下心,唯有宫内和宫外心里有了数,方才可以制定出万全之策,再看这朝野内外的动向,伺机而动。”

    晏先生突的想起什么,并朝陈凯之等人抿了抿,谨慎的说道。

    “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主公乃是千金之躯,承载着万千人的希望,还是不宜冒险为好,譬如明镜司之事,主公还是太过冒险了,固然主公的理由充分,可主公的荣辱,眼下俱都在宫中一念之间,倘若有失,如何得了?”

    晏先生的话语之中,略带几分责怪的意思。

    陈凯之则是道:“我敢保证,宫中绝不会加罪。”陈凯之狡黠的朝晏先生眨眨眼:“且不说,我已布置妥当,有正当的理由。何况,晏先生有没有想过,为何锦衣卫成为亲军?锦衣卫成为亲军,本就证明,宫中对明镜司已经不放心了,让锦衣卫成为亲军,本质上是明镜司和锦衣卫相互辖制,若是我这个时候,和明镜司的人你好我好,反而有违宫中的希望,我这般做,其实是正中宫中贵人们的下怀,没有十全把握,我是断不敢去招惹明镜司的。”

    “何况,锦衣卫初立,百废待举,最缺的,却是情报,没有这个,即便锦衣卫是亲军,有钱粮,有人手,却还是瞎子和聋子。可要使自己眼睛亮一些,使自己的耳朵聪慧一些,从头开始,实是太难太难了,明镜司数百年的经营,天下各处,都有他们的眼线,所以,我只好草船借箭,先取一部分情报来,以此为基础,再建立锦衣卫的密探机构,如此,才可少费周折。”

    晏先生等人不禁苦笑,陈凯之这家伙,倒是真的鬼精的很。

    一直没有说话的蒋学士此刻却淡淡开口:“殿下,有没有想过一件事,若是从一开始,今日所有的一切,都是太皇太后安排布置的呢?”

    “什么?”所有人都看向蒋学士。

    蒋学士吸了口气,皱着眉头格外认真的说道:“方才老夫也插不上话,所以一直都在想,太皇太后莫名的去了长安甘泉宫,十几年了,又突然回来,结果,竟又知道无极皇子的下落,更可怕的是,此前她都不露声色,我在想,会不会是太皇太后此番回来,就是为了一个目的。”

    陈凯之倒也曾经这样想过,不过很快否决了,因为对太皇太后而言,似乎完全没有必要如此。

    晏先生眼眸似乎猜测出了陈凯之的心思,嘴角微微一抿,随即笑了,一字一句的说道:“无论如何,都要做好完全准备,这才可以应对,不过眼下这一步,是见太后,必须到了一个做母亲的人,知道自己真正儿子下落的时候了。其他的,暂可不表。”

    ………………

    哭了,求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