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一十六章:迎皇子
    太皇太后看了众人一眼,随即笑了。

    这一声笑打破了大殿里紧张的气氛。

    “这个王正泰啊,真是可恶。”她环顾众人一眼,神色淡淡的样子,下一刻她便微微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为了保住他的官位,当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糊弄。难怪明镜司竟到了这般的地步,这等人,最是糊涂,简直是荒谬。”

    殿中谁也没有说话。

    任谁都看得出,这分明是欲盖弥彰。

    无论王正泰可信不可信,听他说便是了,为何直接杀人灭口?

    其中的底细,既让人猜透了,可又没有猜透。

    众人面面相觑着,心里各怀心思,却不敢表露出来,全是一副茫然的神态。

    太皇太后笑了笑:“十几年前的旧事,已有了一个了断,今日谁再提起,在哀家看来,都是别有所图,好啦,你们都退下。”

    “不。”突的,梁王陈入进忍不住道:“母后,儿臣以为……”

    “以为什么?”太皇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入进。

    陈入进余光轻轻看向太皇太后,有些不敢开口,最终犹豫了一下,还是格外郑重的说道。

    “无极皇子若还活着,这是大喜事,母后何不刀下留人,问一问,无极皇子的下落,若是这王正泰胆大包天,竟敢欺君罔上,自是万死难恕,可若是真知道一点什么,这无极皇子,毕竟是先帝的血脉,我等寻回无极皇子殿下的下落,岂不也好使先帝瞑目,这是普天同庆的大喜……”

    太皇太后摇摇头:“不,无极在哪里,哀家知道。”

    陈入进本是想要引蛇出洞。

    若是无极还活着,与其彻底不知他的下落,倒不如,寻出他的下落,他只要还活着,在京师,至少万众瞩目,也可使人放心。

    总比这样孤悬在外的好。

    现在太皇太后突然提到知道无极皇子的下落,陈入进和陈贽敬心里咯噔一下,俱都露出莫名惊诧的模样。

    太皇太后凤眸微转,环视了众人一眼,便笑着淡淡道:“他还活着,而且还活的好好的。”

    一旁的慕太后闻言忙是看向陈凯之。

    陈凯之也愣了一下。

    姚文治目中幽幽不见底,面上挂着浅笑,却又是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

    太皇太后笑吟吟的道:“你们一定在想,无极皇子还活着,哀家为何此前,没有一点风声,是吗?”

    她眼眸如刀,在每一个人面上掠过。

    她举起了案牍上的茶盏轻轻呷了一口,旋即优雅的将茶盏放到一旁的案牍上,神色淡淡:“因为哀家不愿意多造事端,而今,皇帝已经登基了,无极活在世上,活着,又有什么不可以?大家各不相干,只要先帝的血脉还在,哀家也就安心了,若是迎回来,难免节外生枝,你们……说是不是?”

    她这般一开口,陈贽敬脸色抽搐。

    即便太皇太后说的再好听,对他而言,这也是灭顶之灾。

    只要无极还有一日没有死,未来的事,就一日说不清楚啊。

    只是,现在无极在太皇太后收里?

    这……就更加让人难以猜测了。

    陈贽敬与陈入进对视一眼,心里都是害怕的,这样放任一位皇子在外,这可是定时炸弹,谁知道将来会出什么事,他们不敢赌。

    于是陈入进正色道:“母后此话,儿臣不敢苟同。”

    他似乎也横了心,那无极皇子,早和他这叔叔不相干了。

    可这些年来,自己和赵王关系匪浅,走的极近,天下人都知道,他梁王和赵王形影不离,倘若有一日,当真无极皇子成为隐患,甚至被人所利用,成为天子的最大威胁,甚至登基,他只怕也和赵王一般,死无葬身之地了。

    陈入进道:“臣乃无极皇子的皇叔,无一日不在思念无极皇子,恳请娘娘,无论如何,让儿臣迎回无极皇子,一家人团聚,认祖归宗,有何不可?”

    是的。

    只有将这位无极皇子给找出来,留在自己的身边,严家看管,这样他们才能安心。

    陈贽敬当然也是这样的想法,因此也是站了出来:“无极皇子乃皇兄血脉,若是流落在外,儿臣也是于心不忍,当今天子,亦是无极皇子兄弟也,俱都是亲族,即便迎回,又有何不可?母后多虑!”

    太皇太后板着脸:“此事,哀家自有计较,你们,不可多问了。”说着,她侧目看了慕太后一眼。

    慕太后显然露出犹豫之色,她在猜想,母后所说的无极,到底是不是凯之,又或者……

    她心太乱了,根本无从知道太皇太后掌握了什么。

    所以当太皇太后侧目而来,慕太后凤眸忙是避开。

    关心则乱,但凡是牵涉到自己儿子的事,慕太后便禁不住有点心乱,但这个时候,她不能表露的太过明显,而是静静的坐着,一副旁观者的姿态。

    陈凯之则面带微笑,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陈贽敬和陈入进显然有些不甘心,二人心里愈发的猜忌起来。

    太皇太后方才摸了摸额头:“哀家有些乏了,尔等,退下吧。”

    众人无奈,纷纷起身,告辞。

    陈凯之走的快,先行一步,他匆匆的出了宫,却一直保持着沉默,不过等到了宫外,见那些大儒和读书人还在,有人眼尖,看到了陈凯之,率先站出来的乃是认得陈凯之的学候。

    显然,这学候也料想不到陈凯之会如此轻松的。

    原以为陈凯之定是罪无可赦,此人叫张桓,本是受了怀义公子的暗中嘱咐,此时哪里肯善了,忍不住道:“陈凯之,你罪无可赦。”

    他冲到陈凯之的面前,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你也是学候,可身为学候却是……”

    “滚开!”陈凯之心里想着无极皇子的事,此时他似乎已经隐隐感觉,太皇太后远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简单,可她到底知道一些什么,为何这个时候,她会声称自己知道无极皇子的下落。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心里太多太多的疑虑,陈凯之本就没什么心思,彻底的乱了,现在见这人像苍蝇一般捣乱,体内的怒气彻底爆发出来。

    直接抬腿,一脚将这张桓踹开。

    啪……

    这张桓年过四旬,虽是大腹便便,可陈凯之一脚踹出,力道有若千钧之重,他立即如断线的风筝,直接飞出了一丈,方才仰面摔下,随即传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儒生们大怒,尤其是不少人都是这张桓的门生,他们义愤填膺,又带着几分畏惧的将陈凯之围住,这个道:“陈学候,你是读书人,想不到你竟做这样的事。”

    “你目无法纪,张先生乃是学候,你连衍圣公府都不放眼里吗?”

    陈凯之冷着脸,清澈的眼眸环视了众人一眼,那目中杀机重重。

    儒生们似乎找到了陈凯之的弱点,尤其是不少大儒,有人去搀扶张桓,也有人,目光幽幽,似乎觉得陈凯之这痛打张桓,有了文章可作。

    却在这时,有人道:“公子,世公子。”

    原来却是怀义公子也尾随其后出了宫,众人眼尖,纷纷朝他涌去,一个个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世公子,这陈学候又行凶……”

    怀义公子只恨自己不该此时出宫,现在陈凯之无罪,不只如此,还为了保护他这个怀义公子,闯了明镜司,自己成了这陈凯之被利用的工具。

    他心里固然是怀恨在心,可现在,他却战战兢兢。

    被打怕了。

    若是陈凯之在打他一顿,那他的颜面不是彻底的没了。

    原本是想整陈凯之一次,随即便远走高飞,可现在呢,又一次当着陈凯之的面,这陈凯之若是再羞辱自己,又当如何?

    陈凯之那杀人的眼眸此刻落在他的身上。

    怀义公子打了个冷颤,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

    众儒生还指望着怀义公子为他们做主。

    却见陈凯之淡淡道:“世公子,你好。”

    怀义公子心里咯噔一下,面容微微一抽,下一刻忙是干笑起来,朝陈凯之作揖:“护国公,你好。”

    陈凯之微眯着一双眼眸看着怀义公子,淡淡道:“现在,怀义公子不急着离开这危邦了吧?”

    这句话,是赤裸裸的讽刺。

    怀义公子只觉得头皮发麻,远处,还听到张桓杀猪一般的嚎叫,心里更觉得可惧,他忙道:“不急,不急,有锦衣卫护着,有护国公在,吾惧意全无。”

    “噢。”陈凯之颔首点头,竟对这些大儒和读书人,还有这怀义公子,生出无以伦比的厌恶,即便当初,陈凯之也曾是读书人出身,他笑了笑:“这样就好,那么……告辞。”

    “慢走。”

    陈凯之已旋身,渐行渐远。

    所有人都以为,怀义公子定会为他们说几句什么,可见怀义公子对陈凯之满口都是感激,客客气气,不敢怠慢的样子,这些人俱都惊了,再没有人说一句话。

    唯有那张桓疼的几欲在地上翻滚,心里又觉得寒透了。

    公子不是要给这陈凯之好看吗?这陈凯之既行了如此暴行,可为何……

    ………………

    感冒了,嗯,第一更送到,继续码字,大家多注意身体。

    另外,推荐一本朋友的小说《星际直播之我是大明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