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一十五章:谢主隆恩
    陈凯之的证言,可谓是无懈可击。

    里头的每一个环节,都和其他人的证词相吻合。

    譬如怀义公子遇刺,随后怀义公子要逃离乱邦,每一处细节,都到了丝丝合缝的地步,完全没有任何破绽。

    任谁都明白,陈凯之不但无过,虽还没有拿住诸子余孽,没有功劳,却有苦劳。

    太皇太后深深叹了一口气,微微闭了闭眼眸,睁开的瞬间,便是看着陈凯之,朝他颔首点头,不禁感喟道。

    “真是难为了你,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哀家和慕氏也就不必如此的操心了,现在陛下年幼,朝廷正需你这样的人啊。”

    这一句夸奖,算是对方才怀疑的补偿。

    而陈凯之完全没露出一丝骄傲的神色,而是淡淡笑了笑:“锦衣卫上下,俱都为天子亲军,本该尽忠职守,只是可惜,暂时还没有拿住余孽,不能为怀义公子报仇,实是臣的疏失……”

    怀义公子在旁,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脸色铁青,心知自己被利用了。只是现在,想要反口已不可能,他不愿和陈凯之同归于尽。

    只能在心里恨恨的咬着牙,默默的发誓,陈凯之你给我等着,终有一日,我会要你好看。

    陈贽敬和陈入进二人,脸色胀红,此时却也不敢声张什么。

    唯有这王正泰却知道自己完了,他万念俱焚,恶狠狠的瞪了陈凯之一眼,完全是一副要杀人的神色,可陈凯之对此,无动于衷。

    王正泰咬了咬牙,此时怒从心起,他毕竟不是赵王、梁王,也不是那怀义公子,他是明镜司出身的武人,此时想到自己被陈凯之如此糟践,眼睛便不禁发红,他突的道:“臣……臣有事要奏。”

    到了这个地步,那就鱼死网破吧,你想踩着我上位,没那种可能。

    王正泰额上青筋爆出,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还有何事?”太皇太后再看王正泰,已没有什么好脸色了,目光冷漠,再没有什么情面,语气也是冷冽至极。

    对她而言,她对王正泰的处置已是宽宏了。

    王正泰龇牙裂目,不由道:“臣所奏之事,关系重大,牵涉到的,乃是十几年前的一桩旧事!”

    只一听,所有人都脸色剧变。

    慕太后眼眸如刀,锋利无比,她似想到了一种可能。

    赵王和梁王二人,也俱都满是疑窦的对视,看着王正泰。

    即便是坐在一旁,假装是若无其事的姚文治,那眼眸深处,亦是精芒闪闪。

    陈凯之面色冷静,他当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只是面带冷笑,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唯一一头雾水的,怕也只有那位怀义公子,只是怀义公子没心思听这些,想到自己挨了揍,反过来,竟还被陈凯之所利用,帮着陈凯之排除异己,这滋味,不用说了,他的心里不仅仅是难受,还有浓浓的不甘。

    王正泰毕竟是明镜司都督,他所掌握的秘密,绝对不少,这是人所共知的事。

    何况,还牵涉到了十几年前的旧事,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十几年前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太皇太后眯着眼,死死的盯着王正泰,此刻似乎想将眼前的人看透,看个明白。

    良久,良久,她才突然开口道:“噢,什么事,如此非同小可?”

    她每一个字,说的都很慢,显然,这位太皇太后并没有表面上这般的平静。

    王正泰则同样一字一句的道:“无……极……”

    “无极皇子?”太皇太后轻笑:“是吗?你是想要告诉哀家,你找到了无极皇子的踪迹?”

    王正泰觉得自己在颤抖,他侧目,看了陈凯之一眼,似乎连他也觉得,说出这些有些冒险,只是到了如今的地步,似乎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颤抖的道:“是,是……”

    太皇太后深深凝望着王正泰:“那……你说给哀家听一听。”

    王正泰正待要张口,原本见太皇太后面带微笑,心里还松了口气,可他第一个字还未出口,太皇太后突然拍案:“你说!你既知情,为何不报,你是明镜司都督,既该知道分寸,也该知道不可隐瞒,可是你……你此前为何不禀奏?今日眼看着要完了,这才想拿着所谓的无极皇子,来邀功请赏是吗?可耻!你这等卑鄙小人的话,哀家一句都不会信,狗一样的东西,这些年来,你到底蒙蔽了宫中多少事,又想糊弄宫中多少次,王正泰,你的妻儿,可都还好吧?据说,你在颍川还有一个外室,给你生了个儿子?”

    王正泰脸色剧变,他已吓得浑身湿透了,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前头的话,是呵斥,而后头的话,已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不但你王正泰要抄家灭族,便连你藏着的外室内,一个都别想走。

    太皇太后不希望你说!

    王正泰战战兢兢,脸唰的白了,他原本想要冒险一次,对陈凯之进行报复,可这一番话出口,这太皇太后的态度让令他害怕,因此他竟是战战兢兢起来:“臣……臣万死!”

    太皇太后眯着眼,冷漠的看着王正泰:“现在,你可以说了,你方才想说什么?无极皇子在哪里,他是生是死?”

    “不……不知道……”纵使如王正泰,此刻也已彻底成了一条任人宰割的死狗,他战战兢兢,磕磕巴巴:“臣什么都不知道,臣有万死之罪。”

    太皇太后眯着眼睛,死死的看着他,随即目光落在了一脸紧张的慕氏身上,突的笑了:“那就去死吧,来,念在王正泰往日还有一些功劳,留他一个全尸,请他去偏殿里,赐他三尺白绫,让他自行了断。”

    王正泰整个人,竟是泄气的皮球,他整个人,几乎彻底萎靡了下去。

    他艰难的看着太皇太后,心里的恐惧不断的放大。

    留个全尸,三尺白绫,这是要让自己自行了断,是要彻底的灭口啊。

    他眼里尽是血丝,牙齿相交碰撞,已是发出咯咯咯的微响。

    似乎,太皇太后只给了他两条路。

    要嘛,是自行了断,带着秘密,彻底的消失匿迹。

    要嘛,若是说了什么,或者有什么不甘心,那么便是抄家灭族,也包括了他在颍川的外室,但凡是和他有关的人,尽都斩尽杀绝。

    他遍体生寒,整个人竟是不知所措了。

    他可是明镜司的都督,要知道,自己可是明镜司出身啊,他不但知道别人的秘密,而且还最擅长于掩藏自己的秘密。

    明镜司的都督,总会狡兔三窟,为自己身后之事做谋划,所以颍川的那个孩子,他自认除了自己,天下再无其他人知道,可谁料到,太皇太后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是何其可怕的事。

    他浑身冷颤,这一次,他又没有选择了,犹如一个彻底丧失了斗志的公鸡,哽咽着朝太皇太后磕头:“臣……臣……谢主隆恩……”

    于是是失魂落魄的站起来,早有两个面无表情的宦官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那面无表情的宦官面色僵硬,在下一刻,突然发出了如沐春风的微笑,朝王正泰欠身:“王都督,请。”

    另一宦官,已搀着几乎身子僵硬的王正泰徐步出去。

    而殿中,依旧是杀气腾腾。

    每一个人都不敢做声,赵王和梁王,分明脸上已露出了无以伦比的恐惧。

    无极皇子,果然还活着!

    而且王正泰居然知道真相。

    那么无极还活着,这个……

    这才是赵王最觉得可怕的事,他恐惧的看着太皇太后,似乎想看穿太皇太后此刻的心思。

    然而太皇太后面无表情,可又像是很气愤的样子,陈贽敬此刻心里很想知道点什么,可是他一个字都不敢说,依旧沉默,这个时候,他能说什么,他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假装什么都不关心。

    陈凯之想到了许多个可能。

    他绝不会受王正泰任何的威胁,原以为王正泰未必敢说出这些,可谁料到,王正泰竟还是想要进行反戈一击。

    而太皇太后的态度,却令陈凯之猛地生出了许多的疑窦。

    若说一开始,太皇太后之所以要杀人灭口,只是因为王正泰一旦说出来,可能引发一场叛乱,甚至可能会爆发出宗室的内斗,骨肉相残,太皇太后顾忌着赵王和梁王,这……都情有可原。

    可是,如此当机立断的杀人灭口,这皇子,毕竟是太皇太后的皇孙啊,难道她就一丁点都不想知道一点什么吗?

    又或者,太皇太后本身就知道了一点什么,她不愿戳穿这个秘密,想用永远保住这个秘密?

    更有可能……

    陈凯之突然发现,太皇太后的心思,自己还是没有猜透,他愈发觉得,太皇太后深藏不露起来。

    殿中还是处在沉默,似乎没有一个人愿意开口,只是现如今,每一个人都不禁紧张,似乎都在等着,等着太皇太后的一举一动。

    这个时候谁也无法开口询问,或是说些什么,气氛紧张到极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