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一十一章:图穷匕见
    赵王的话音落下,眼眸却是瞄向王正泰。

    王正泰本是想要控制陈凯之,谁料却吃了如此大的闷亏。

    其实他心里,也有一点发虚,毕竟,是自己想要威胁陈凯之,可现在,当真要将陈凯之是太子的事公布于众吗?

    倘若如此,若是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呢,他心里犹豫,却不敢将在北镇抚司的事声张出来,可是这样欺辱,他觉得面子都丢光了,若是不整治陈凯之,他以后怎么见人,于是他索性咬咬牙。

    “娘娘,明镜司上下三万人,无一不是效忠宫中,天子亲军,以明镜司为荣,如今遭受了这莫大的屈辱,肯定娘娘做主。”

    他跪下,把心一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起来。

    “今日若不严惩陈凯之,以儆效尤,自此之后,便再无明镜司了。”

    这话,说的有些严重了,怎么可能会再无明镜司呢,可细细去思量,其实也没有错,明镜司之所以能有今日,如此的如日中天,无非是因为他们长久以来所制造的恐怖和威信罢了。

    现在锦衣卫这般欺到头上,倘若都得憋着,这还了得?

    “娘娘。”见了王正泰开了口,赵韫也不敢怠慢了,立即跟着附和起来:“欺君大罪,万万不可纵容啊,臣……臣世代都为宫中效力,从不敢有所疏漏,靠的不过是忠心二字,今日,陈凯之人等,侵门踏户,对臣殴打,臣受辱倒也罢了,可陈凯之打的何止是臣,而是宫中的脸面啊。”

    他说到动情,竟是眼泪哗啦啦的落下来,无言哽咽。

    等这两个事主开了口,谁都明白,陈凯之已经避无可避了,完全是被人逼到死角了,这个时候他不说出真相,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便连一旁的姚文治也不禁皱眉。

    他很清楚,外头闹出这么多事,读书人肯定要闹一番的,若是自己对此不闻不问,只怕对自己的风评未必有什么好处,于是他板着脸,格外严肃的问道。

    “陈凯之,你当真不说?若是不说,那么这欺君大罪可是坐实了。”

    陈凯之心里冷笑,这些人还真是精彩啊,摆在自己面前,不就是生生的众生相吗?

    外头那些人,肯定是有人故意怂恿安排,而有这能力让这么多学候、读书人出马的,除了那位怀义公子,还会有谁呢?

    而现在,明镜司这儿又在叫屈,这已使陈凯之陷入了绝地。

    陈凯之沉吟片刻,却依旧咬咬牙,格外坚定的说道:“娘娘,臣……不能说!”

    这六个字出口,许多人狂喜,这哪里是不能说,分明是无话可说,这家伙竟妄图用这个理由来搪塞,实是蠢极了。

    太皇太后闻言,亦是怫然不悦,看着陈凯之的目光冷冽了许多:“在哀家面前,也不肯说吗?”

    陈凯之叹了口气:“若是有罪,便俱都在臣身上吧,臣乃读书人,深明大义,愿意受罚。”

    “呵……”陈入进冷笑:“什么深明大义,分明是你根本无话可说,到了现在,还用这种理由,油嘴滑舌,不知所谓!”

    陈凯之完了。

    这是几乎所有人所预料到的结果。

    他不肯说,不是因为他真不肯说,而是他无话可说,明显的,他这是耍赖。

    陈凯之则一声不吭,依旧沉默。

    太皇太后吁了口气:“你不说,哀家也就无法护着你了,你要思量清楚。”

    陈凯之颔首:“臣想清楚了。”

    陈贽敬则是上前:“母后,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儿臣以为,陈凯之无端欺辱明镜司,这明镜司即为亲军,便是欺君大罪,念在他以往的功劳,固然朝廷不可大行株连,只是,却也不可轻饶,臣恳请,虢夺陈凯之国公,撤了他的锦衣卫都指挥使以及节度使之位,将其交明镜司审理,至于锦衣卫指挥使一职,事关重大,何况有这么多的锦衣卫与陈凯之沆瀣一气,朝廷理应选贤用能,对锦衣卫进行整肃,如此,方可使天下人心安。”

    太皇太后凝视着陈凯之,赵王的话,其实已算是‘从轻发落’了,事情闹得这么大,大陈毕竟是有王法的地方,怎么可能纵容陈凯之这般恣意胡为。

    只是太皇太后似乎并没有急于下决定,而是继续凝视陈凯之,一字一句的顿出话来:“哀家还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说罢!”

    陈凯之咬紧牙关。

    陈入进冷笑道:“根本就不曾有什么难言之隐,儿臣以为,陈凯之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

    他的话里,满是讽刺。

    太皇太后露出满脸的失望之色,却依旧还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深吸了一口气,他心里清楚,火候要差不多了,于是他正色道:“臣的过失,与锦衣卫无关,朝廷处置臣,臣固然无话可说,可是整肃锦衣卫,臣斗胆……”

    陈入进厉声道:“没有株连你,便已是格外开恩,你还想求情,这一切,俱都是你咎由自取,你还想说什么?”

    陈凯之听罢:“我只是希望……”

    那王正泰一直漠然无言,只是冷冷看着陈凯之,他见差不多木已成舟,心里松了口气,只是,恍惚之间,他竟发现,陈凯之突然笑了。

    对,这只是一个不经意的笑,若非是王正泰一直盯着陈凯之,怕是绝不会察觉出陈凯之这一闪即逝的笑容。

    王正泰心里一愣,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件事的前后,至始至终,都太过顺利,陈凯之的背景,他调查的一清二楚,太清楚这个人是何等的狡猾,现在……他心底深处,生出了有些不太妙的感觉。

    陈凯之突然道:“我陈凯之可以任由处置,这是因为,此事事关重要,可若是牵累他人,殿下莫非是非要逼着我陈凯之说吗?”

    话锋陡然一转。

    所有人一愣。

    陈凯之随即道:“既如此,就请太皇太后娘娘,请怀义公子来此,一问便知。”

    怀义公子……

    所有人更是呆了一下。

    怀义公子可都要离开洛阳了,现在请怀义公子做什么?

    每一个人,俱都是一头雾水,谁也想不明白,陈凯之到底是何用意。

    可是……慕太后却毫不犹豫:“请怀义公子……”

    早有宦官得了命令,火速去了。

    几乎所有人,俱都面面相觑的样子,尤其是陈贽敬和陈入进,怀义公子……陈凯之将这位怀义公子请来,这不是找死吗?怀义公子和陈凯之有不共戴天之仇,外头那么多的大儒和读书人,本就是怀义公子的手笔,人家分明是想要借着这事,将你陈凯之置之死地,你陈凯之还有什么说的。

    果真是……人到了绝境,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唯有王正泰铁青着脸,堂堂明镜司都督,毕竟见过太多太多的事,反而心里变得警惕。

    太皇太后对此,不置可否,只是一副疲倦的样子,跪坐在案后,眼眸半阖,似在打盹。

    其他人自然不敢做声,个个屏息耐心的等待,每一个人各有自己的心事。

    ………………

    怀义公子在王府中养伤,上次那一巴掌,实在打的太狠,尤其是怀义公子本就是细皮嫩肉,哪里消受的了,而今半张脸依旧是红肿,眼睛也像吊死鬼一般暴出来,早没有来洛阳时的风采。

    此刻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狼狈,因此这怀义公子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等他得知了锦衣卫的消息,却是一下子活跃起来。他兴奋的在自己的院里来回的走动,一副振奋的模样。

    陈凯之这是自己找死。

    于是,他忙是暗暗给一些大儒暗示,随即,又给鸿胪寺修了一封书信。

    办完了这些,他算是镇定了下来,因为他很明白,这些压力,足够让陈凯之无论后台有多硬,大陈的朝廷,也无法做到息事宁人了。

    要的就是如此的效果。

    他面上已敷上了药,这脸上的疼痛依旧传来,令他龇牙咧嘴,可想到自己能得以复仇,心里却又舒服了许多。

    却在此时,有童子疾步进来,道:“公子……”

    “什么事。”怀义公子显得不耐烦,或者说是某种心理在作祟,即便是身边的下人,他也不愿意让自己用这样的面目示人。

    他乃是衍圣公世子,是圣人之后,嫡亲血脉,某种程度,他自认自己是拥有神性的。

    一个拥有神性的人,怎么可以以如此丑陋和狼狈的模样,被人觑见呢。

    他恶狠狠的瞪了这童子一眼,这童子几乎不敢抬头,忙是道:“宫中来人,请公子入宫。”

    入宫……

    怀义公子皱眉,有些不悦的开口:“什么事。”

    “据……据说……为的……乃是锦衣卫的事。”

    怀义公子冷冷道:“不去,吾以此面目,何以见人,你拒了他,就说吾身体欠安,不良于行,还望见谅。”

    童子却不肯走,犹豫了片刻:“公子……”

    怀义公子怒了,厉声道:“还有何事?”

    “是太皇太后相召。”

    太皇太后……

    对于这太皇太后,怀义公子却有些不太有底气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