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零九章:臣不敢隐瞒
    这鸿胪寺的王铮气喘吁吁,显得有些急躁,他拜倒在地,期期艾艾的道:“太皇太后娘娘,娘娘,两位殿下,臣,臣这里接到了怀义公子的条子,说是……说是……”

    “说是什么?”太皇太后冷眼看他。

    王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支支吾吾的说道:“只八个字,是……是……”

    见他难以启齿的模样,慕太后沉着一张脸,冷冷打断道:“说罢,还能有什么更坏的事。”

    王铮带着哭腔:“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殿中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这八个字,可是有来头的,乃是出自论语: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这分明是在骂人啊,这岂不是指桑骂槐,说大陈乃是乱邦、危邦。

    陈贽敬和陈入进对视一眼,他们心里大抵明白了,这是一语双关,表面上,怀义公子是抱怨在大陈的天子脚下,居然亲军之间竟都火拼起来,自是乱邦。

    可实际上呢,却是抱怨上一次在陈凯之那儿吃了大亏,自然而然,便有此抱怨。

    只是现在摆在所有人面前却是一个可怕的问题。

    外头是读书人在鼓噪,怀义公子那儿,又非要走,几乎可以想象,此事的影响力会如何。

    那梁王忍不住讥诮的道:“本是太平天下,非有人恣意胡为,不知天高地厚,现在倒好,而今朝廷进退维谷,若是不能妥善处置,只怕……”

    太皇太后阴沉着一张脸,凤眸眯着眼,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众人见太皇太后脸色难看,也都怯怯不敢言,这个时候少说为妙,若是一个不妥,就触怒到太皇太后了,那接下的日子可难过了。

    大殿内没人敢多言,而另一边,已有宦官火速往北钟鼓楼去了。

    陈凯之镇定,从容,优雅的坐在这明镜司的大堂里。

    坐着的,正是那王正泰的位置,锦衣卫冲进去,随即便开始搜查。

    吴佥事立即带着数十个人,急匆匆的往这总署的经历司里去,经历司难道文库重地,却硬生生被人闯入,吴佥事没有犹豫,立即开始搜寻所谓的物证,这浩瀚如海的各种公文,力士们竟是直接搬了要走,却被人拦住。

    那同知赵韫气冲冲的到了正堂,伤口虽然依旧在很痛,可是他忍着痛,厉声呵斥陈凯之。

    “护国公,你这是要做什么?你们竟敢抢明镜司的机密文档,这俱都是……”

    陈凯之眼眸微微一抬,很是不屑的勾唇笑了笑,旋即便厉声打断他:“跪下说话。”

    这严厉的四个字,一下子让赵韫哑了火,身后几个锦衣卫力士虎视眈眈,赵韫心里大怒,却还是不得不跪下,口气说的竟是威胁之话。

    “护国公,望你知道后果!”

    “我自然知道。”陈凯之再次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开口说道:“我早说过,我是来缉拿诸子余孽,一切后果,我自然担着!”

    赵韫发现,自己拿陈凯之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有你们的力士,打伤了我们的校尉。”

    陈凯之则不予置评,并不理睬他,整个总署,直接被锦衣卫翻了个底朝天,一车车的文牍,直接让人拉了车打包带走。

    赵韫急的跺脚,却在这时,总算有了宦官来。

    宦官进了这明镜司总署,不禁咂舌,他看着这里的一片狼藉,心里苦笑之后,快步进去:“护国公,宫中太皇太后召你立即入见,不知明镜司都督何在?”

    陈凯之方才起身,道:“我这就去,至于那明镜司都督,尚在北镇抚司,我命人去请。”

    这宦官不敢怠慢陈凯之。

    这人简直是个疯子啊,吃饱了没事,非要惹出这么大的事来,现在闹到连宫中都无法收场的地步。

    倒是赵韫一听,心里却是大喜过望,忙是起身:“公公,卑下也要觐见太皇太后娘娘,卑下明镜司都督同知,有天大的冤屈。”

    总算……有人做主了。

    赵韫觉得自己有冤无处申,现在,顿时觉得腰杆子挺直了许多,此事的始末,从一开始就是陈凯之闹出来的,明镜司并没有丝毫的错处,正因为如此,他自觉地这或许是整垮锦衣卫的大好机会。

    谁叫这锦衣卫如此横,不将人放在眼里,那么他也没必要客气了,直接将他们整垮就对了。

    陈凯之轻轻看了赵韫一眼,即便将他的心思看透,此刻也懒得理他,随即动身,命其余人在此继续‘搜查’,自己却是骑着马,径直打马,到了宫门前,却见这里乌压压的跪着不少人,一个个纶巾儒衫。

    这些人见了陈凯之来,也都默不作声,倒是为首几人,陈凯之认识,都是洛阳里的学候、学子。

    陈凯之对他们视而不见,直接到了门洞前下马,里头早有接引的宦官,这宦官脸色铁青,只冷漠的看了陈凯之一眼,接着领着陈凯之进入宫中。

    春暖鸭先知,宫里的人是最现实的,平时的时候,若是陈凯之出现,这宦官少不得有个笑脸,可现在,却是爱理不理的模样,显然,他们知道一些什么。

    陈凯之阔步而行,一路至万寿宫。

    待到了万寿宫外,通报之后,方才准许入殿。

    进了殿,才知道朝中的一些重要人物俱都来齐了。

    太皇太后只冷着脸高坐,慕太后则欠身坐在下首,面色似乎也不是很好看,赵王、梁王等人站在一侧,而姚文治和几个大臣则站在另一边。

    他们已经沉默了很久,似乎只有陈凯之入了殿,方才使这殿中多了几分生气,于是,每一个人的面色都开始变得复杂了,有人冷漠,有人凝视陈凯之,有人眼睛瞥到一边,视而不见。

    陈凯之目光却落在太皇太后身上,最后恭敬的行礼:“臣陈凯之……”

    “王卿家呢?”陈凯之话说了一半,太皇太后直截了当的打断,对身边的宦官询问。

    “只怕……只怕快了。”

    “噢,那就等!”太皇太后似乎已经怒了,可却仍旧没动怒,而是淡淡的开口道。

    陈凯之像是讨了个没趣,似乎也只好等着。

    良久,那王正泰才鼻青脸肿的来,众人见王正泰如此,俱都露出了惊诧之色,随即,又有宦官来:“明镜司同知赵韫求见。”

    “都来吧。”太皇太后颔首点头,她至始至终都显得冷静,而且冷静的有点可怕,面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任谁都知道,太皇太后动怒了。

    事情闹成了这个样子,肯定要立即给天下人一个交代的。

    若是没有一个交代,这事儿肯定圆不过去。

    王正泰一入殿,立即恶狠狠的看了陈凯之一眼,面容微微抽了抽,露出不屑的神色,随即便立即拜倒:“臣王正泰,见过娘娘。”

    若不是有宦官跑去了北镇抚司,只怕现在王正泰还被软禁在北镇抚司。

    王正泰万万想不到,陈凯之可以放肆到这个地步。

    今日这事,肯定没完。

    现在明镜司丢了这么一个颜面,若是今日不能得到一个交代,这明镜司还有脸号称天子亲军吗?

    好在他并非是急性子,所以也不急,可那同知赵韫进来,就没有王正泰这般淡定了,赵韫直接拜倒,正色道:“请娘娘做主。”

    直接喊冤,这赵韫眼睛通红,声音哽咽:“明镜司历来对宫中忠心耿耿,虽也有一些不周之处,可身为亲军,从未有过任何的疏失,今日,锦衣卫竟是直接侵门踏户,而这陈凯之,更是对臣拳打脚踢,这些,都在被人看在眼里的,他们拿着一份驾贴,不得任何的圣旨,便直接闯入了明镜司,锦衣卫是亲军,明镜司亦是亲军,太皇太后、太后娘娘,太祖高皇帝,敕命明镜司为亲军时,冒犯明镜司者,历来都以欺君罪论处,而今护国公如此,这不就是欺君罔上吗?”

    他如倒豆子一般开始诉苦,不过所有的指控,并非是空穴来风。

    毕竟是明镜司出身的,所以逻辑性颇强,让人一听,立即目光落在陈凯之身上,似乎是在说,倒要看你陈凯之如何的抵赖。

    太皇太后冷静的过份,她似乎一点都不急,而是左右四顾一眼,最后才目光落在陈凯之身上,方才淡淡唤道:“陈凯之。”

    陈凯之上前,行礼:“臣在。”

    太皇太后目光阴沉的可怕,直直的瞪着陈凯之,一字一句的从牙齿缝里迸出话来。

    “你带了锦衣卫去了明镜司?”

    “是。”陈凯之回答的很干脆。

    太皇太后微微皱眉,随即又问:“你还动了手?”

    陈凯之没有犹豫,老实的承认:“是,臣确实动了手,不过……”

    “不必不过了。”太皇太后摆摆手,面容里满是冷意:“你还带人闯了进去,算是侵门踏户,对吗?”

    陈凯之知道,太皇太后想要的是答案,而不是辩解,他还是点了点头:“臣不敢隐瞒,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