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零八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太皇太后笑了笑,旋即饱有深意的问道:“陈凯之这个人……你如何看?”

    她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令慕太后更加小心,她不敢直视回答,而是轻轻抿了抿唇,略微思量起来。

    太皇太后身上,实在是藏着太多的秘密,使她不得不处处提防,她甚至不知,太皇太后是否知道了点陈凯之的什么,于是犹豫片刻,便很小心翼翼的说道:“儿臣觉得,他是一个聪明人。”

    太皇太后闻言,竟是笑了,旋即摇摇头:“他不只是聪明,这世上聪明人很多,满朝都是,不聪明的人,也绝不可能金榜题名,位列朝班,哀家要说,他是一个练达的人。”

    “练达?”慕太后微微一愣,一双眼眸微微睁大,很是吃惊的看着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嘴角不经意的勾了勾,朝慕太后淡淡道:“便是什么事,都能把握好分寸,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是大陈的宗室啊。”

    说着,她微微皱眉:“哀家总觉得,不久之后,一场灾难就要降临在大陈了,这场灾难,和十几年前有关系,所以,大陈最需要的是能够力挽狂澜之人,这个人,或许可能是陈凯之,又或许不会是。”

    “皇帝年纪太轻了,一个如此年幼的天子,怎么能承担什么大事呢……”

    她正欲侃侃而谈,似乎还有一些别有深意的话想要说,而慕太后也用心的听。

    慕太后深知,母后说的话,定是有所用意的,所以她一定要认真的听着,细细分析母后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时,却有宦官疾步进来,着急的喊道。

    “太皇太后,太后娘娘,出事了。”

    太皇太后挥了挥手,命人预备撤下膳食,一面不露声色道:“什么事,这样的紧迫?”

    这宦官此刻已经镇定了心弦,如实道来。

    “锦衣卫不知要做什么,突然封锁了京里许多街道,不只如此,陈凯之亲自带着人,去了明镜司,动了手……”

    明镜司……动手……

    太皇太后闻言,眼眸掠过了寒光,娥眉皱在了一起,目光看向了慕太后,嘴角微微一挑。

    “明镜司是天子亲军,这样的事他也敢做,他就不怕天下人笑话吗?”

    显然,风颜震怒了。

    这绝不是开玩笑的事。

    太皇太后没有说一句他竟敢对明镜司动手,因为对于太皇太后而言,明镜司显然是不甚重要的。

    可她说的却是,他不怕天下人笑话。

    想想看,两边都是天子亲军,名义上,属于皇家的直属武装,俱都仰赖宫中鼻息,现在锦衣卫大水冲了龙王庙,天下人看了会怎样想,这是要令皇家蒙羞啊。

    这一句话,便立即道出了太皇太后真正的心思。

    慕太后一呆,知道兹事体大,随即也打起了精神,为陈凯之开脱:“定是出了什么事,将人叫来,一问便知。”

    太皇太后脸色铁青,不置可否。

    这时,又有宦官来:“娘娘,赵王、梁王、姚公等人俱都到了。”

    太皇太后冷冷道:“传。”

    过不多时,诸人入殿,显然因为事态紧急,所以许多人一脸心急如焚的样子。

    尤其是姚文治,本来,这是亲军的事,和他这个内阁首辅没有丝毫的关系,可问题在于,他是内阁首辅大学士,这事儿他想抽身都难。

    何况,一旦两个亲军闹起来,势必会引起朝中动荡,这是姚文治所不愿意乐见的。

    此刻他在心里暗暗责备陈凯之,他觉得陈凯之真是能闹腾。

    陈贽敬和陈入进联袂而来,不过二人倒显得气定神闲。

    太皇太后先是目光落在陈贽敬身上,淡淡问道:“你们也来了,怎么,事情如何?”

    陈贽敬站出来:“儿臣对此,一概不知,只知道出了事,儿臣想着,这事儿非同小可,可不是闹着玩的,儿臣现在是待罪之身,本该在家乖乖闭门思过,只是心里念着朝廷,这才赶来,其余的事,儿臣就不知道了。”

    这句回答,可见陈贽敬这一次算是学乖了。

    他可没有添油加醋的说谁是谁非,反而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

    这显然是来瞧乐子的。

    说真的,他还真是来瞧看戏的,想看看这陈凯之怎么死的。

    太皇太后自然是看透了赵王的心思,不过赵王不折腾事来就不错了,她也没多责怪,而是抿了抿嘴,便看向姚文治:“姚卿家想来清楚?”

    姚文治道:“老臣对此也是不知,听说发生了事,这才来见娘娘,娘娘,此事非同小可啊,事涉皇家,不得不察。”

    太皇太后吁了口气:“哀家来此,本是想要颐养天年,在这万寿宫里,好好的过日子,谁料到,你们倒好,竟什么事都寻到哀家这儿来,还真是永远躲不得清净啊,不过,姚卿说的对,此事非同小可,陈凯之呢,陈凯之在哪里,还有王正泰,立即去传!”

    正说着,外头又有宦官匆匆进来:“不好,不好了……”

    太皇太后皱眉,一脸不悦的问道:“什么事?”

    “宫门外,出现了许多的读书人,为首的,多是一些大儒,他们……他们……”

    大儒……

    太皇太后脸色拉了下去。

    她瞬间明白了。

    “他们说,亲军本该是宫中的亲军,为的是保卫社稷,如今两虎相斗,引发了巨大的民怨,他们身为读书人,希望能够拜见太后和赵王殿下,希望……”

    “够了!”太皇太后厉声道:“来了多少人。”

    “有三四百人,领头的是一个学候,叫……”

    太皇太后眯着眼,本来这只是一场冲突或者说意外。

    自然,这肯定会对皇家的名誉有损。

    可是现在,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群大儒和读书人掺和了进来,事态已经开始扩大,想来,很快士林清议,还有无数的坊间流言便会传遍天下,一旦失控,就真正的是宫中颜面扫地了。

    还真是好巧不好,这些大儒和读书人竟跑来这儿发挥他们读书人议论国政的职能啊。

    其实在太祖高皇帝的时候,高皇帝就明令禁止大儒和读书人不得随意议论国事,可后来,随着风气越来越开放,士林之中,议论国政的越来越多,又有不少天子,图那广开言路的虚名,甚至对此进行鼓励,以至于到了后来,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了。

    现在……有人带头,又有这么多人参与,消息便如长了翅膀,片刻之间便要传遍千家万户。

    太皇太后眯着眼,面色愈来愈冷,大袖狠狠一挥,厉声道:“不见,这些人统统都不见!”

    梁王和赵王二人,却是对视了一眼,心里似乎了然了什么。

    这一次大儒和读书人实在出现的太快,背后十之八九,是有人暗中怂恿。

    这个人是谁?

    其实赵王心如明镜,那怀义公子可还在洛阳城呢,上一次吃了闷亏,又不能拿陈凯之如何,现在还在梁王府中养伤,心里对陈凯之,自是恨之入骨,正因如此,现在听到了此事,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

    显然,怀义公子是嫌这一次事闹的还不够大,所以,背后煽风点火了。

    只要事态越严重,大陈就越无法息事宁人,一定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何况,太皇太后本就是要面子的人,特别是皇家的面子,她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

    陈贽敬面无表情,依旧还是置身事外的样子,心里,却忍不住笑了,这便是陈凯之四处得罪人的下场,殊不知,墙倒众人推,平时过于跋扈,现在……不是生生的作死吗?

    “娘娘……老臣以为,还是见一见为好。”姚文治不禁道:“毕竟若是将他们挡在宫外,实在不好看。”

    姚文治的立场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尤其是有大儒和读书人参与,一旦这件事闹开,原本天下人本就对亲军有所抱怨,若是士林清议一面倒的批评,这可就不太妙了,自己身为内阁首辅大学士,若是一句话不说,不免那士林里,连带着自己一块骂了。

    太皇太后面色非常不好看,目光微微一转,看了众人一眼,旋即便冷笑起来:“见什么,有什么可见的,这分明是有人在煽风点火,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来,传人,将人传来,先将事情的因果弄清楚了。”

    早有宦官急匆匆的奉命而去。

    而另一边,却又有宦官急匆匆的来:“娘娘,鸿胪寺……鸿胪寺……有事要奏。”

    “鸿胪寺。”这仿佛是赶巧似得,一下子,所有的事俱都一齐涌了来。

    太皇太后面带寒霜,目光越发的深邃,她反而镇定了下来,淡定的坐下,命人取了一副茶,轻轻抿了一口茶水,才淡淡问道:“请来,哀家很想看看,又出了什么事。”

    过不多时,鸿胪寺卿王铮便心急火燎的赶了进来,见到了太皇太后,拜倒在地,激动万分的说道:“娘娘,出……出事了。”

    太皇太后徐徐道:“不要急,有什么话,慢慢的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