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零七章:皇孙何在
    吃了这么多次亏,陈贽敬反而显得稳健了许多。

    其实他并非是不明智,只是因为长久以来的高高在上,不曾遇到过多少挫折,因而日渐骄横罢了。

    总以为自己权利滔天,谁也拿他没办法。

    而今接二连三的栽了跟头,使他终于缓过了劲来,今日反而显得格外的冷静,朝陈入进淡淡一笑:“王叔的身子还好,很是硬朗。”

    陈入进提到这个王叔,不由感慨起来:“他这个年纪,竟还有如此的体魄,实是福气啊。”

    “王叔说了什么?”陈入进抬眸,忍不住看着陈贽敬。

    陈贽敬眯着眼,道:“只说了一件事,要预备收官了。”

    收官,乃是下棋的术语,即所谓‘布局’、'中盘'、‘官子’之后,一切已经明朗,地盘和死活已经大致可以确定。

    陈入进沉默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陈贽敬苦笑:“我也不知,王叔城府不可测,不过我见他气定神闲,似乎没有被近来所发生的事影响到心情。”

    陈入进也是苦笑,这个王叔,他是琢磨不透的,那干脆不琢磨便是了,因此他便没去多想,随即他抬眸,深深的看了陈贽敬一眼。

    “王兄,王叔这个人,实是太神秘莫测了,他的志向,只怕未必是为了陛下能够顺利亲政,所以,王兄与他打交道,却要小心一些,有些防备总是好的。”

    陈贽敬却是无奈的笑笑:“我岂有不知,可是事到如今,我还能回头吗?回不了头了,他拿捏的东西实在太多,何况,王叔深不可测,许多事根本瞒不过他,若是让他知道什么,那才是心腹大患。”

    陈入进颔首点头。

    自此无话。

    …………

    消息已火速传至宫中。

    太皇太后和慕太后今日难得在一起用膳,这婆媳二人,各自默不作声,似乎都有心事。

    突的,太皇太后放下了筷子,一旁的宦官忙是要上前,她挥了挥手,慕太后忙道:“母后,怎么今日吃的这样少。”

    太皇太后突的抬眸,看了慕太后一眼,才淡淡开口说道:“不知怎的,今儿眼皮总是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似得。”

    慕太后便笑道:“说起这个,儿臣倒是听说,在咱们洛阳,有一位方先生,倒是……”

    太皇太后闻言,不禁冷笑起来:“装神弄鬼之人罢了,别看这京里多少人捧着他,可他的路数,哀家早就清楚,他的善庄,看似是救人,可实则上,亏空却是不少。”

    慕太后已拿起了温热的巾帕擦拭着嘴,面上带笑,心里却是忍不住微微咯噔了一下,方先生近来声名鹊起,身为辅政的太后,她怎么没有摸此人的底呢,不过……此人打着善庄的名义行五鬼搬运之术?明镜司似乎是打探过的,账目上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明镜司尚且查不出来的东西,母后怎么一清二楚。

    她深知母后这个人,绝不会空穴来风,既然母后笃定的这样说,那么十之八九,一定是真的了。

    只是这随口说出来的话,实是令人细思恐极,平时母后在宫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如何竟将宫外的事摸得一清二楚。

    慕太后很想知道这太皇太后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虽然心里想法良多,却依旧假装不露声色,朝太皇太后笑吟吟说道:“竟有这样的事,若如此,这可就非同小可了,母后既是知道,何不告知儿臣,儿臣交代下去,将这善庄……”

    “你不明白。”太皇太后左右看了环伺在四周的女官、宦官一眼。

    女官和宦官们得了暗示,便躬身细步退了出去。

    这小殿中,只剩下了太皇太后和慕太后二人,极其的幽禁。

    俩人相互看了一眼。

    这太皇太后便叹了一口气,旋即淡淡说道:“倘若他当真不贪占善庄中的财物,哀家就绝不可能饶了此人,定要将此人铲除,此人口舌如簧,又沽名钓誉如此,若是再无什么私心,你想想看,一个人可以使上至公卿、下至贩夫走卒的人对他敬佩不已,这样的人,朝廷能留着他吗?”

    “可正因为是他暗暗搬运了善庄中的财物,打着行善的名义,来满足自己的私心,哀家方才愿意留着他,这种人……有私心,人有了私心,有了贪欲,不是什么坏事,这种人看似是所谓的高士,实则却是可控的,何况,他虽得了大量的钱财,不也使许多公卿愿意拿出钱粮来做了一些好事吗?怕就怕那种没有私心的人,一个人没有了私心,便无法控制他,若是他再得了人心,那就更加可能动摇国本了,这样的人,留着没什么不好,至少可以使百姓们多一个希望,遇到了灾年,总也可以不使百姓们走投无路。”

    慕太后微微沉眉思咐片刻,顿时明白了意思。

    一个没有私心的人,被无数人敬仰,若是朝廷有什么错,若是惹来了什么民怨,这样的人若是站出来,势必是干柴烈火,若是这种还有野心的话,那岂不是可能会颠覆这大陈朝。

    若是一个人一点私心都没有,那他一定会成为百姓心中的偶像,这样的很可怕,让人难以掌控,更让人无法琢磨。

    可似方先生这样有贪欲之人,太皇太后虽什么都没有说,可毕竟还是有他的把柄,若是发生了什么事,便可以随时控制住他;何况,人若是积攒了大量的财富,就不免会贪生怕死,因为他有太多不可以失去的东西了,这样的人,反而是最无害的。

    留着,不去揭穿他,让他搜刮一些财富又如何,钱粮对于朝廷而言,无论是在甲乙手里,还是在丙丁手里,都没有任何的分别,只要不出乱子就可以了。

    慕太后听言,便赞许的点头:“母后明鉴。”

    “哎……”太皇太后却是叹了口气,眼眸微微一眯,直视着慕太后,才徐徐开口:“慕氏,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你虽已辅政几年了,哀家自知你的苦楚,从前,还有人为你遮风避雨,可是而今许多事,却都得你这个妇人担着。”

    太皇太后娥眉微微一皱,才又说道:“哀家其实有一件事,一直想要问你。”

    “母后问便是了。”慕太后听了太皇太后的话,心里突的一酸,随即她又迅速的调整了心态。

    太皇太后浑浊灰白的目中,突的掠过了一丝厉芒,格外认真的问道:“张敬为何不再去寻太子了?”

    慕太后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慌乱起来。

    张敬一直都身负秘密的使命,这一点,知道的人并不多。

    可是为何,母后知道?

    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个,倘若母后知道张敬身负暗中寻访太子的使命,或许还不算稀奇,最令人觉得可怕的是,她又如何知道,张敬开始松懈了寻访的使命。

    太皇太后面上没有表情,只是很平静的问道:“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已经知道了什么,哀家知道你,太子走失,你是绝不会放弃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你是寻访到了人……亦或者是……”说到这里,太皇太后声音微颤:“又或者是,你寻到了尸骨。”

    “我……”慕太后面色唰得一下白了,心里万分恐惧。

    这种恐惧在于,她永远无法知道,太皇太后为何会知道这么多的事。

    而真正的恐惧还不止于此,倘若是自己得知什么消息,尚且还有迹可循,因为自己可以让明镜司去打探,可母后呢?母后是如何和宫外联络,又是什么人在供她驱策、差遣,这一切,慕太后都是一无所知。

    太皇太后突的笑了:“好了,你不必害怕,哀家也就不多问了,可你要明白一件事,哀家和你一样,都在盼着一个奇迹出现,这个奇迹哀家已等了十五年,或许,再等十五年,乃至哀家临到死了,也永远等不到,哀家其实也没什么盼头,只愿见一见那个孩子,若是他活着的话,哪怕是一眼也好,想知道他现在身处何方,是寒是热,日子过的是不是清苦,都说天家无情,不对,只要是人,便是有情的,只不过看对什么样的人罢了。”

    太皇太后说着眼眶便红了,竟是有种要落泪的冲动,不过只是一会,她便敛去泪光,微微皱眉:“可是哪,哀家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今日我们在此说的话,一切都来源于十五年前,十五年前,那个布局安排这件事的人,才是哀家真正的心腹大患,哀家已是到了不惑之年,行将就木、苟延残喘,将死之人也没什么可期盼的,唯一盼的,便是保住大陈的江山,留存住大陈皇族最后一丝的体面。”

    “你……”她凝望了一眼慕太后:“好好去找吧,将那个孩子找回来,不要放弃任何的希望,人生太无常,于你而言,天下人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只有你心底那个至珍至贵之人方才最是重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