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零六章:熊心豹子胆
    这赵韫强撑着,被人搀着要站起来。

    陈凯之眼眸阖起,冷冷的看着赵韫,嘴角轻轻一勾,冷笑了一下,突得发问。

    “我有叫你站起来吗?”

    很寻常的话,却带着肃杀。

    这令那搀赵韫的人有了一丝犹豫,其他明镜司的校尉,更是怒目而视,满腔怒火。

    陈凯之目光环视了明镜司的一众人等,旋即冷声道:“什么时候,在这天子脚下,连规矩都没有了,跪着和我说话!”

    赵韫终于缓过了气来,虽然肚中疼的厉害,可还是咬牙切齿的挤出话来。

    “陈凯之,你不要欺人太甚。”

    这显然是一个警告,也是一个警讯,这是告诉身边的校尉,预备动手。

    明镜司从没有怕过谁,你陈凯之敢来明镜司,明镜司决不能退缩,他们可不是吃素的,可以任你拿捏,你想拼命,那就拼,看看到底鹿死谁手。

    陈凯之仿佛就等着他这一句话似得:“你说对了,我就是欺人太甚。”

    说话之间,按住腰间的剑柄,厉声道:“明镜司任何人敢要犯上,立即格杀勿论!”

    一下子,锦衣卫上下俱都精神起来。

    陈凯之宛如他们的旗帜,瞬间,腰间雪亮的绣春刀纷纷拔起,这方才还沉默的人群,像是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精钢打制的绣春刀,在半空划过一道道的惊鸿。

    这突如其来的反应,瞬间令这本就剑拔弩张的气氛更是紧张。

    陈凯之踏前一步,这一步,几乎要撞到前方全身戒备的明镜司校尉,那校尉稍一犹豫,见陈凯之的身子朝他刀剑‘撞’过来,竟是脸色苍白,忙是将刀一收,身子后退一步。

    陈凯之朝这‘胆怯’的明镜司的校尉笑了笑,最后目光落在赵韫身上。

    “我再说一遍,你再起来,就是死。”

    那想要搀扶赵韫的校尉,终于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

    他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站在他面前的,却是大陈的宗室,是国公,是都指挥使,自然是没更陈凯之横的底气,因此只能乖乖的站着。

    赵韫只能跪着,他昂头,冷冷看着陈凯之。

    只是身子比人矮了一截,所以无论他眼中如何喷吐怒火,可依旧全无半分气势。

    陈凯之居高临下,背着手,身子微微弓着,方才和颜悦色朝赵韫说道:“现在,是不是该本国公说话了?”

    赵韫冷哼,完全是不屑的姿态。

    虽然他态度完全充满了反抗,可是从他鼻孔冷哼出的声音,依旧还是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英雄气概。

    陈凯之眯着眼,嘴角轻轻勾了勾,笑道:“明镜司里,有乱党,本官来此,就是为了彻查乱党,今日看来,果不其然,你们明镜司上下,全无规矩,难怪会有乱党混迹其中。”

    赵韫一愣,惊愕的看着陈凯之,很是诧异的问道:“乱党,什么乱党?”

    陈凯之一双清澈的眼眸眯的越发甚了,冷冷的盯着赵韫,自牙缝里蹦出几个字:“诸子余孽!”

    诸子余孽……

    诸子余孽可谓是乱党中的乱党,关内诸国,几乎都对诸子余孽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清剿。

    只不过,这些年来,经历了无数次的清剿,总是在隔三差五,出现那么一丁点关乎于诸子余孽的踪迹。

    “若是有诸子余孽,自是明镜司的事,不劳你关心。”赵韫怒火攻心,厉声反驳陈凯之。

    陈凯之慨然笑了:“叫护国公。”

    赵韫色变,咬着牙,他觉得陈凯之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他抬眸想要和陈凯之直视,却见陈凯之杀气腾腾的看着自己,这目光,竟让他不敢直视,整个人气势弱了几分:“护国公,明镜司的事,自有明镜司处置。”

    这叫温水煮青蛙。

    一开始的时候,陈凯之没有喊打喊杀,而是先和赵韫讲道理,接着,直接动脚,原本,矛盾即将爆发,可陈凯之直接呵斥赵韫不知尊卑,再随后,跪着的赵韫已经接受了这种‘不平等’待遇,现在无论他如何不服气,此刻,也不得不无奈接受比陈凯之矮了一截的事实。

    陈凯之却是冷然,如呵斥猪狗一般:“乱党就在明镜司内部,指望你们明镜司处置吗?我等俱是天子亲军,捉拿乱党,责无旁贷,明镜司和锦衣卫俱都为宫中效命,不分彼此,现在明镜司内部出现了乱贼,已教我寝食难安,你倒是说的轻松,莫非你就是诸子余孽。”

    这样颠倒黑白,也是没谁了。

    赵韫瞬间暴怒,虽然伤口依旧很疼,他却忍着痛,很是气愤的吼出来:“护国公不要血口喷人!”

    陈凯之却已理都不理他了,厉声道;“来人,给我进明镜司,仔细的搜,事关重大,若有什么干系,自由我来担着。谁敢阻拦,便是诸子余孽,以乱党处置,先杀了再说。”

    他眉宇微微一挑,横视这些明镜司校尉:“我就不信,在这天子脚下,有哪个乱党,竟敢藏在明镜司里!”

    “遵命!”

    校尉们轰然应诺。

    陈凯之毫不犹豫,跨步向前。

    明镜司校尉们纷纷将长刀指向陈凯之和前行的锦衣卫诸人,无数的刀剑相向,陈凯之却是凛然无惧,快步前行,拦在他面前的校尉脸色又青又白,终究还是不敢动手,而陈凯之前行一步,身后力士亦步亦趋,片刻功夫,人流随着陈凯之径直进入明镜司。

    一群校尉,目瞪口呆,他们固然大怒,可锦衣卫毕竟人多,同知大人又还在此,拿不定主意。此人忙是有人俯身:“大人……”

    赵韫被人搀着起身,他已是气得脸色铁青,嘴角微微哆嗦起来:“还愣着做什么,求援,求援……将所有人调回来,快,你们去盯着,进去盯着。还有,立即上奏,立即给所有人报信……”

    他恶狠狠的跺脚,说着,便带着人尾随进去。

    ……………………………………

    一个个急报,火速送至京中各处。

    梁王刚刚惊魂未定,原以为可以舒一口气,等看到了急报,脸色顿时变了。

    随即,他拿着急报,疯了似的在殿中来回走动,终于,他似是想起什么,忙道:“备轿,去赵王府。”

    他心急火燎的赶到了赵王府,而赵王府显然也已得到了消息。

    陈贽敬正在后殿愁眉不展,这陈凯之莫非疯了,出了这等事,他竟是束手无策,坐在后殿,皱着眉宇,若有所思起来。

    当陈入进求见,他依旧是脸色铁青,等见了陈入进。

    陈入进率先道:“王兄,出大事了,这陈凯之,果然没有一日消停,你看,你看看,看看此人干的好事。”

    “本王已知道了。”陈贽敬眯着眼,旋即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何这个时候,陈凯之会对明镜司动手,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本王已经越来越觉得,这陈凯之实是难测,这个人,简直就是个疯子。”

    陈入进万分的着急,却已经想好了出路,他不禁提醒赵王。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机会?”陈贽敬咯噔一下。

    他猛地意识到,这确实是个机会。

    明镜司绝不是好招惹的,而且陈凯之跋扈至此,竟敢对同样作为亲军的明镜司动手,这家伙,到底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他**着案牍,眼眸朴素迷离,随即,他竟是摇了摇头:“和我们没关系。”

    “王兄……”陈入进呆了一下:“怎么,王兄怕惹事上身?”

    “不。”陈贽敬冷冷道:“上一次,为何母后如此猜忌,大动肝火?就是因为六司会审,本来明镜司就疑似掺和进了朝廷的事务,已令人起疑,这个时候,若是我等再为明镜司出这个头,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陈入进恍然大悟,细细一思,确实如此,越是有人为明镜司喊冤,说不准,宫中反弹的越是厉害,这只会起反效果。

    还是王兄深谋远虑,差一点,自己就要做下糊涂事了。

    “那么,就作壁上观?”陈入进满脸疑惑的道。

    陈贽敬沉吟了片刻,才格外镇定的回答道:“对,就作壁上观,这是亲军内部的事,和我们没有关系,那王正泰,从来不是省油的灯,他知道的事,比之你我想象的还要多,何况,这一次是锦衣卫恣意胡为,不但触犯了国法纲纪,明镜司也一定不会罢休,此事,宫中肯定已经知道了,我等乖乖在此高坐,看戏便是。”

    陈贽敬道:“可是,本王很想知道,这陈凯之,到底仗着什么,敢这般毫无顾忌,他难道一点都不怕……”

    他的声音,到了这里便戛然而止。

    这世上是令人疑惑的事,有时候,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谁给了陈凯之如此大的勇气。

    良久,他冷笑:“罢,不用多想,好生看着便是,倒是有一事……”陈贽敬深深凝望陈入进一眼:“昨天夜里,王叔来了。”

    王叔……

    陈入进打了个冷战,他似乎对那个人有一些惧怕,期期艾艾的道:“他老人家近来可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