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零五章:皇家
    果然,在那街巷的尽头,陈凯之打马,身后浩浩荡荡的锦衣卫力士已是蜂拥而至。

    因为街道狭隘,因此显得人密密麻麻。

    夕阳落下万道红光,那红闪闪的光芒照在陈凯之身上,衬得他越发的风度翩翩,温润如玉,可他身上散出气息完全与他俊朗外貌不符。

    此刻陈凯之浑身上下都散着刺骨的寒意,好似那冰上的积雪,千年不化,那冻人的冷意扑面而来。

    赵韫见到陈凯之,反而镇定下来。

    无论如何,明镜司是占理的。

    这是天子脚下,谅这陈凯之不敢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他这样带着人气势汹汹的就来明镜司,他陈凯之放肆到这种地步,自己怎么能让他撒野。

    此时自该给那陈凯之立下一个下马威,不然以后明镜司就没脸见人了。

    所以赵韫只略一沉吟,厉声道:“拔刀!”

    拔刀二字一出口,顿时金铁交鸣声铿锵哗啦一片,长刀出鞘,带着寒芒,锋芒闪闪,摄人心魄。

    赵韫冷冷的看着陈凯之,此刻他心里在想,谅锦衣卫不敢闹大,只是来吓唬而已,怕个什么?

    只要明镜司这里,态度坚决,倒要看看,这些锦衣卫凭什么吓唬。

    他背着手,身后的校尉停着如林的长刀,此时,仿佛连空气都已凝滞了。

    哒……哒……哒……

    有节奏的马蹄声由远而近,陈凯之的身形已越来越清晰。

    便见陈凯之穿着蟒袍,腰间一柄学剑,依旧还是英姿飒爽,风度翩翩。

    待距离赵韫等人三十步外,陈凯之下马,他披着一件披肩,此时有微风,披肩微微卷起一些,接着,陈凯之朝赵韫的方向踏步而来。

    身后的锦衣卫力士快步跟上,寸步不离。

    两队人马,终于越来越近,最后,在一米的距离,陈凯之驻足,身后的校尉也俱都停步,戛然而止。

    陈凯之面带微笑,打量着赵韫。

    赵韫同样打量着陈凯之,他微微一笑,淡淡开口问道:“护国公好大的架势,不知护国公此来,所为何事?”

    他尽力保持着笑容。

    只是眼角的余光,落在了陈凯之身侧的一人身上。

    此人正是吴佥事。

    赵韫方才那句话刚刚落下,他却好像没有适可而止的意思,继续慢悠悠的道:“吴佥事也来了,吴佥事,可是那位叫吴正龙的人?你从前是京兆府的都头,先帝在的时候,你那时候还年轻,所以在景隆三年,你才托人,寻了关系,进了京兆府,在京兆府里,你破获了一个大案,可是这个案子,实则却是你不小心撞见的,纯属侥幸,自然,你虽立了功劳,却依旧还是无人关注,幸好,你有一个舅哥,在京里做了一些小买卖,便凑了一些银子你,你将这些银子拿去打点,这才有幸成了都头,你有一儿一女,真是羡煞旁人,这叫好事成双,儿子吴志,据说现在也在锦衣卫做力士吧,那女儿,却也不凡,正是待字闺中的年龄,芳名叫什么来着,噢,我想起来了,叫吴红梅,这名儿好,她的生辰八字,倒是和西城的一个巡检之子颇为契合,据说,这门此人已登门求亲了,想来,很快就要成婚了吧,恭喜,恭喜,到时,少不得要给老哥讨一杯水酒,也请吴佥事,到时莫要嫌弃。”

    他娓娓动听的道来,面带着微笑,看似这漫不经心的话,却是在戳着人的心窝子。

    这是在告诉陈凯之,他们明镜司可不是吃软饭的,对所有的人事都了如指掌,别惹我们,不然你们死定了。

    吴佥事也不过刚刚发迹而已,想不到底细就被摸透了。

    从他以往的历史,还有在京兆府里公干的事迹,更可怕的是,连儿子女儿,也俱都被人摸清楚了。何况,连生辰八字,竟都一清二楚,一个吴佥事如此,那么其他人呢?

    只怕锦衣卫里的许多人、许多事,无论是不为人知的,还是某些隐私,早就出现在了明镜司的案头上。

    这明镜司最恐怖之处,怕就在这里。

    这种场合,最忌的便是有人提到自己的父母妻儿。

    毕竟,这几乎等于是直白的告诉吴佥事,你的底细我都知道,你的儿女我也俱都知道,你小心一些,我能打探这些,就能让你的儿女不得好死。

    吴佥事暴怒,他身子一颤,正要说什么,陈凯之却在他身边,温和的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不必激动。

    陈凯之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看着赵韫,面上呢依旧带微笑:“噢,还有什么?”

    赵韫本就是想要激怒对方,想试一试对方的底细,现在见陈凯之只是微笑,对此好似是浑不在意,心里反而有了一些不安,不过很快,他又打起了精神。

    这些人,别看气势汹汹,却是闹不出什么花样了,他就不信,这些锦衣卫,敢在天子脚下动明镜司一根毫毛。

    他陈凯之有这个胆吗?

    想造反不成?

    他在心里堵,陈凯之一定没这个胆。

    因此赵韫微微一笑:“哪里,哪里,其实老夫也只是一知半解,哪里还有什么,明镜司精力毕竟是在图谋不轨的宵小身上,你们俱都是亲军,怎么可能花费什么心思去打探呢。不过,护国公,我有良言相劝,不知护国公肯听吗?”

    陈凯之只是笑了笑,唇角微微扬了扬:“说罢。”

    赵韫一笑:“护国公这几日,鸡吃多了,这鸡固然是大补,可是哪,依着我看,凡事不能过犹不及,这身子补得多了,只怕,少不得虚火旺盛,对身子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啊。”

    陈凯之噗嗤一下,笑了。

    “赵同知果然不愧是明镜司出身,竟连我平时吃什么,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赵韫皮笑肉不笑:“哪里,哪里,护国公毕竟不是寻常的人物,明镜司多多关照一些,也是情理之中。”

    陈凯之眯着眼,突然道:“现在,赵同知的话,说完了吗?”

    这意思是,现在是不是该轮到陈凯之说了。

    赵韫旁敲侧击,已知道自己占据了主动,因为许多锦衣卫力士,分明脸色有一些不自然。

    这其实可以理解,明镜司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他能知道无数人的秘密,而这世上,每一个人都有秘密,这些秘密你自以为已经妥善的保管,可实际上,可能却出现在明镜司的案头上。

    而许多的秘密,本就该是无人知晓的。

    而你陈凯之的秘密,也在我们手里,怎么你想嚣张吗?

    赵韫是在挑衅陈凯之,一面说着,一面观察着陈凯之的神色,见陈凯之微眯着眼,似乎在想些什么,他不由得意洋洋的说道:“说完了,不知护国公此来,有何赐教。”

    陈凯之面上依旧温和,突的,他的目光一厉,像是一下子,那安静的长剑还躺在鞘中,可刹那之间,长剑出鞘,锋芒毕露。

    猛地,陈凯之直接伸腿,一脚猛踹赵韫的肚子。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不等所有人反应,噗的一声,赵韫便感觉到自己的肚子翻江倒海,黄豆般的冷汗自他额上滴答而下,他双腿已站不稳,于是猛地一曲,直挺挺的捂着肚子跪倒。

    整个人依旧还是蜷着,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只是瑟瑟在发抖。

    其他明镜司校尉一愣,正待要有所动作。

    陈凯之便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东西,区区一个明镜司同知,竟也敢站着和本朝国公,锦衣卫都指挥使说话?”

    “……”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

    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莫说是这些明镜司的校尉猝不及防,便是身后的锦衣卫,也俱都为之身子一颤。

    赵韫整个人萎靡着,依旧还抱着肚子,咬着牙关,面上赤红,一双眼眸冷冷瞪着陈凯之。

    他不服。

    尤其是陈凯之依旧还站在自己身前,背着手,面色铁青的凝视着自己。

    他自不甘愿就此被人这样LING辱。

    只是……

    陈凯之的话,竟是一丁点也没有错。

    明镜司的同知,不过是从三品。

    而陈凯之,且不说国公和宗室的身份,单单一个锦衣卫都指挥使,便是实实在在的正三品。

    锦衣卫和明镜司俱都是亲军,本就是平级,他一个同知,至多也不过是和锦衣卫的同知相等而已。

    也就是说,他确实没有资格站着和陈凯之说话。

    陈凯之冷笑,左右四顾:“明镜司什么时候,竟没有规矩到了这个地步,天子亲军,尊卑不分,法纪形同虚设,不知所谓,人人都是赵韫这般的吗?”

    理直气壮,倒像是将这些明镜司的校尉,当做了锦衣卫的力士一般训斥,而陈凯之在锦衣卫,若是脾气不好时,可是像训孙子一般训人的。

    这些预备要动手报复的明镜司校尉个个变得无措起来,竟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有人想要俯身搀起同知大人,毕竟现在群龙无首,也有人犹豫着,想要挺刀上前。

    这些人历来跋扈惯了,哪里受得了气,此时已有拼命的心思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