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零四章:一山二虎
    在所有人眼里,陈凯之这一次真的有点疯了。

    纯属是胡闹啊。

    锦衣卫是亲军没有错,可明镜司也不是吃素的。

    锦衣卫去了北钟鼓楼,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

    生生的是找死!

    任何人敢下这命令,不说其他,锦衣卫早就哗变了。

    不会有人敢跟着去折腾。

    可这命令,自陈凯之的嘴里轻描淡写的说出来,所有人却是心中一凛,有个千户踏前一步:“卑下敢问,去北钟鼓楼做什么?”

    陈凯之用拇指扣着自己的中指,微微用劲,向下一掰,指节处发出一声微乎其微的脆响。

    这千户似乎也觉得自己大胆,竟敢多问,又见陈凯之不发一言,心里便战战兢兢起来。

    陈凯之用余光看了那千户一眼,便淡淡的一字一句吐出话来。

    “搜查。”

    搜查……

    五百年来。

    只有明镜司去搜查别人,从来没有人胆敢跑进明镜司,搜查到他们的头上。

    毕竟,相比于新生的锦衣卫,这明镜司才是搜查别人的祖宗。

    而且明镜司乃天子亲军,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代天巡守,凡有抗拒明镜司者,形同谋逆,现在好了,这陈凯之一句话就搜查。

    这似乎太不合理了,于是众人面面相觑的,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明白陈凯之的意思。

    陈凯之磕了磕案牍,厉声发令:“立即行动!”

    一声号令,再没有人有疑虑了。

    他们的生死荣辱,俱都维系在陈凯之一人身上。

    他们甚至不像是那些明镜司中的上下武官,这些人,或许可能违抗王正泰的命令,或是敷衍了事,因为明镜司早已是庞然大物,里头的关系可谓是错综复杂,各有派系,即便是王正泰,也未必能做到令行禁止。

    只是在这锦衣卫,却是全然不同,锦衣卫上下的所有武官,包括了最低等的力士,他们俱都是陈凯之的附庸,从前的他们,一文不名,正是靠着陈凯之,方才风生水起,他们能有今日,靠的俱是陈凯之,若失去了陈凯之这样的靠山,他们依旧会打回原形。

    正因如此,无论是任何事,绝大多数的锦衣卫上下武官,都会毫不犹豫且坚决的站在陈凯之的一边,没有任何的迟疑,不会有拖泥带水,既然护国公主意已定,他们要做的,就是不折不扣的执行,思前想后,不是他们可以考虑的事。

    用不了多久,各个千户所、百户所已经得到了命令,到处都是竹哨响起,这是知会集结的讯号,所有的百户所上空,纷纷飞起了孔明灯。

    各处巡视的锦衣卫总旗、小旗、力士也纷纷开始朝着所在的百户所涌去。

    经历司早已根据陈凯之的命令下达了具体的方案,各个百户所,俱都得到了自己的指令。

    在内东城五马百户所,四十多个力士已经集结完毕。

    而百户赵虎此刻捏着的乃是自经历司送来的命令,他很快心里就有了数:“陈阳、王建。”

    “在。”两个总旗站出来。

    “带人巡视,提防宵小,警戒!”

    警戒的意思,便意味着,在警戒解除之前,街面上的巡视将会更加严厉,任何敢于作乱的宵小,从前可能还会再三进行警告,而一旦在警戒的时间范围之内,他们便有了直接格杀的资本。

    “其余人等,随我去千户所。”

    十几个百户所,已带着人汇聚至千户所,千户所的千户亦是开始亲自出马,带人出动。

    一切都井然有序,外城的千户所,开始带人出现在街道上较为重要的骨干位置,不过大多数的布置,却分明是冲着明镜司千户所去的,显然,这是要切断明镜司千户所、百户所对明镜司总署的联系。

    而内城千户所,立即开始汇聚了数百力士,纷纷出现在北钟鼓楼附近。

    浩浩荡荡的人招摇过市,令洛阳城陡然之间,多了一些紧张的气氛。

    紧接随后,坐镇在明镜司总署的明镜司同知赵韫便收到了一份驾贴。

    没错,是驾贴,一份来自于锦衣卫的驾贴。

    所谓的驾贴,大抵和衙门里的牌票差不多,无非就是说,某年某月某日某时,锦衣卫某某官即将大驾。

    看上去,似乎很客气。

    当然,这只是表面客气而已,毕竟锦衣卫已不再是管理治安的群体了,他们更多时候,是奉命去查抄官员,而官员,毕竟是讲道理的群体,并非是目不识丁的百姓,官员和士大夫之间相互拜访,都要下一个名帖,算是礼仪。

    而锦衣卫,也有这样的礼仪,一封驾贴送到,接着便是登门踏户了。

    只是……这赵韫看着手里的驾贴,其实对于这份驾贴,他没有丝毫的兴趣,或者说,一张纸片是吓不倒明镜司的,明镜司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都敢来闹事的吗?

    不过,明镜司反应极快,锦衣卫那儿有了动作,俱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送到当值的武官这里来。

    现在,赵韫一面拿着驾贴,一面听着明镜司校尉的禀告,心思就全然不同了。

    “锦衣卫已经开始集结,异常的迅速,许多重要的路口,直接截断,他们主要盯梢的是明镜司的各卫所。”

    “东城千户所的陈千户被人截了,正在对峙。”

    “北钟鼓楼附近,各处的街道已被封锁。”

    “陈凯之……带着人……来了……”

    “西城放出了警讯,用的是孔明灯,大人,出事了,西城和锦衣卫发生了冲突,他们放出讯号……”

    “够了!”啪的一下,赵韫狠狠拍案,打断了这些禀告。

    在他看来,这些禀告显然是多余的,至少从前几个禀告里,就能管中窥豹,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

    身为同知,都督的副手,赵韫竟有了点儿不安。

    平时作威作福惯了,谁也没放在眼里,京中谁都得礼敬着,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啊。

    锦衣卫的出现,确实令明镜司的地位虽不至一落千丈,可也开始有所回落,毕竟从前天下只有一个明镜司,而如今,却多了一群莫名其妙的同行。

    而且现在锦衣卫竟是跟明镜司对着干,这陈凯之是翻了天不成?

    赵韫心里很烦躁,他从来不曾想到,今日,竟会有人找到这儿来,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他越发不安了。

    缓缓闭了闭眼眸,打开眼眸瞬间,他竟是深吸一口气:“都督何在?”

    “都督去了北镇抚司。”

    赵韫这时才意识到事态严重起来。他眯着眼,咬牙切齿,不禁道:“传令,召集一切可以召集的校尉,所有人,明镜司,绝不容许有人轻侮,告诉大家伙儿,明镜司五百年,从不曾被人羞辱,这脸面比底子值钱,不得放任何一个锦衣卫进来!”

    他显得极清醒。

    若是明镜司当真犯了宫中的忌讳,倘若要对明镜司动手,何以只有一个锦衣卫出动?

    既然和宫中的好恶无关,想来,就是锦衣卫的擅自行动了。

    锦衣卫有天大胆,有本事将这明镜司的人俱都死了。

    现在看来,这就是脸面之争了。

    明镜司这么多年,也得罪了不少人,今日若有人可以侵门踏户,到时,不知多少人看笑话。

    明镜司的恐怖来源于时间的积累,这五百年来,无数人用历史证明了明镜司绝非是可以轻易照惹的,可一旦被锦衣卫肆无忌惮的欺辱,那么,还有谁肯将你放在眼里?

    现在锦衣卫欺负到他们头山了,若是狠狠制服他们,估计明镜司以后没脸见人了。

    仔细的想了一番,深吸一口气,赵韫狠狠握拳头,砸在了案牍上,一双犀利的眼眸环视了身遭的一众人,才正色道:“所有人都将刀剑配齐,随我来。”

    都督不在,他便是明镜司的一号人物,此时出了任何一点差池,都不是他可以担待的。

    今日无论怎么样都要将面子给保住了。

    他的一声令下,众人便纷纷集结起来。

    这明镜司上下,目空一切惯了,此时也早已是怒不可遏,总署现在的人不多,加上文吏也不过两三百而已。

    可一下子,许多人集结起来。

    他们身上可是有使命的,不管怎么样,都要保住这份尊严。

    赵韫命人开了中门,带着浩浩荡荡的人流出了总署。

    远处的街巷,空无一人,唯有极眼尖,方能看到在那巷尾处有人影幢幢,显然,锦衣卫果然将这一带俱都封锁起来了。

    赵韫铁青着脸,迎着阴冷的昏黄夕阳,他背着手,面无表情,长身伫立,一双目光往远处晃动的人影看去,此刻他整个人显得极其的冷静,就像是静待食物的猎豹一般,露出凶恶之色。

    身后武官将他围住,外围则是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校尉。

    每一个人都红着眼睛,显然锦衣卫的冒犯,令他们义愤填膺,什么时候,在这京师,轮到锦衣卫这个不知名的东西如此放肆了。

    猛地,有人道:“来了。”

    来了……

    此话一出,赵韫眼眸猛张,眼眸里掠过了冷厉之色。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