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七百零三章:动手
    每一个字,自陈凯之口中说出,都宛如重锤。

    这异常轻柔又异常决绝的字自陈凯之嘴里说出,令王正泰微微一呆。

    他是何等人,堂堂的明镜司都督,自是见识非凡。

    在他眼里,陈凯之已成了瓮中之鳖,自己掌握了陈凯之最大的秘密,只要这个秘密还在自己手里,陈凯之就脱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所以他面带笑容,所以他智珠在握。

    他虽没有露出得意非凡的样子,却是一副吃定了你的模样。

    甚至,对于臻臻的处理,可谓是神来之笔。

    臻臻这个人,和陈凯之关系自不必说,可绝大多数人,岂能知道这臻臻和陈凯之关系的来龙去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告诉陈凯之,你陈凯之没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你陈凯之的一切都我都了如指掌,所以,乖乖的就范吧。

    他将陈凯之视若是案板上的鱼肉,可是……陈凯之这一句话,击碎了他一切的想象。

    陈凯之并不是他可以轻易拿捏的。

    因此王正泰有些呆住了,一脸错愕的看着陈凯之。

    此刻陈凯之抬眸,与他的目光触碰,四目相对,他看到,陈凯之的目光,竟带着一股无以伦比的锐利,还有……杀气!

    这样的目光非常可怕。

    王正泰一怔,竟是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

    陈凯之看着王正泰不由笑了,他笑得很好看,整个人如沐春风,让人感觉到舒服,可是他嘴里一字一句顿出来的话,却让人深深的感到寒意。

    “王都督,你最愚蠢之处就在于,用你的思维,来想象所有的人;你自以为是的所谓痴心妄想,自以为是的所谓威胁,在我陈凯之眼里,一钱不值,你是什么东西,何德何能,凭着你所谓的秘密,就想要操控我陈凯之,你也配吗?”

    你也配吗?

    王正泰虽是假装自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可这四个字,却仿佛是在戳他的心窝子。

    这个世上,还有明镜司都督不配的事?

    明镜司无孔不入,天子亲军,控制着无数人们永远无法察觉的人,掌握着天下无数的秘密,甚至于,只要他们愿意,完全可以对内阁大学士谋划着将其剪除。

    这四个字,彻底的刺伤了王正泰。

    王正泰面色微微一抽,咬了咬唇角,冷笑的看着陈凯之,不甘示弱的反驳道:“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陈凯之笑的比他更冷:“不需要拭目以待了。”

    “什么?”王正泰下意识的一愣。

    陈凯之目中杀气重重:“现在就可以了。”

    他挥拳,一拳直中王正泰的面门。

    王正泰还未反应,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陈凯之快行一步,直接踩着他,令正想翻身而起的王正泰一下子动弹不得,陈凯之居高临下的看他,脚踩在他的脖上,朝他扬唇一笑,笑得温润如风。

    “我说过,不需等到日后拭目以待,现在就可以开始,你以为你掌控了一切是吗?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陈凯之!”王正泰竟发现,这个家伙竟是力大如牛。这王正泰好歹也是武人出身,还会一些拳脚,虽然自成了都督之后,这一手早就荒废了,可若是寻常人,想要拿住他,还真不容易。

    只是现在,陈凯之这一脚踏在他的身上,却是令他动弹不得,完全无法逃脱了,顿时他感到一丝怕意,一双眼眸气鼓鼓的睁大,瞪着陈凯之,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

    “你疯了吗?你忘了太祖高皇帝的遗训?”

    陈凯之面色发冷,一字一句的道:“当然记得,记得很清楚,再清楚不过了,太祖高皇帝在驾崩之前,曾有遗训,明镜司乃天子亲军,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代天巡守,凡有抗拒明镜司者,形同谋逆,我没记错吧。”

    王正泰万万料不到,这家伙记得如此的清楚,他咬牙切齿,拼命想要挣扎,此时他面目已经狰狞了,一股无以伦比的羞辱感传遍他的全身,他深吸一口气:“那么你就该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是知法犯法,你这是谋逆大罪!”

    谋逆大罪。

    理论而言,陈凯之现在做的,确实是谋逆大罪。

    可陈凯之面无所动。

    像是一丁点都不在乎,从王正泰威胁陈凯之开始,陈凯之就很明白,自己只有两条路可走了。

    要嘛,就是受这个人的威胁,成为他的棋子。

    自己能够甘愿受他摆布吗?甘愿成为此人的工具。

    不甘愿。

    很好!

    那就别无选择了。

    陈凯之笑了,脚抬起,王正泰一看这脚的力道松懈,自以为陈凯之要放过他,他心里发冷,又是暴怒,显然,这个陈凯之是恼羞成怒,被自己所威胁之后,想要杀人灭口,可是很快,他便又冷静下来,似乎也觉得后怕。

    这虽令王正泰有些猝然无备,其实却是可以理解的,任何人在被威胁,暴怒之下,都可能发生过激的举动。

    他心里冷笑:“终于,你陈凯之还是冷静清醒了,很好,那么……就看你如何成为我是玩物吧……”

    这念头一晃而过。

    突的,他发现,那收在半空的脚又宛如磐石一般,生生的狠狠踩下来。

    陈凯之压根就没有冷静。

    收脚的目的,原来只是为了踩下而已。

    王正泰瞳孔一缩,这么多年的明镜卫生涯,见过疯子,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发疯的。

    而这一脚比先前的一脚重很多,这一脚,宛如泰山压顶,带着劲风,旋即,狠狠的踏在他的胸口。

    咔……

    王正泰绝望了,因为他微微的感受到了那肋骨折断的微微脆响,他胸口一闷,整个人像是拉风箱一样,拼命的呼吸,那XIONG口火辣辣的剧痛传来,令他他头皮发麻,他发出嚎叫:“呃……啊……”

    旋即,整个人便是一滩烂泥,径直昏厥了过去。

    陈凯之默默的收了脚,显得异常的冷静。

    而此刻外头的人,早就听到了动静,许多的武官,一个个面如土色,在外探头探脑。

    他们亲眼见到这一幕,一个个魂不附体。

    卧槽……明镜司的都督……竟像死狗一般……

    他们打着冷颤,其实,他们一直都知道,护国公是个狠人,护国公做过许许多多狠事,这是京里,也是锦衣卫上下出了名的狠。

    他们心里早就清楚,谁都可以得罪,但是绝对不能得罪护国公,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只是……传闻是一回事,可任何人亲眼看到这一幕,看到陈凯之冷静异常的收脚,见他随即气定神闲的样子又坐下,看都不看地上的王正泰一眼,然后好整以暇的端起案头上的那一副旧茶,接着呷了一口,随即眼眸一张。

    这眼眸,竟好似是可以洞悉一切,使人无处可藏。

    于是,那些猫着身子,露出眼睛的人俱都打了个寒颤,感觉自己自阎王殿里走了一遭。

    陈凯之只是淡淡开口道:“进来!”

    七八个武官、文吏感觉自己被这声音的魔力所感染了一般,虽然心里百般不情愿,可每一个人,身子都不由自主的出现在门前,随即乖乖蹑手蹑脚进来。

    明明说进来的时候,陈凯之显得很和气,没有半分的怒色,更谈不上什么严厉了。

    可在他们眼里,真比一个再凶残不过的汪洋大盗,露着黄牙,将刀架在他们脖上,口里嚎叫着杀你全家之类时,更加令他们觉得恐怖。

    他们一个个到了堂中,行礼:“卑下见过护国公,护国公有什么吩咐?”

    时间,像是凝固。

    每一分每一秒,都犹如过去了无数的岁月,每一个人都觉得时间过的很长很长,他们屏着呼吸,没有人敢抬头,甚至纹丝不动,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而眼前倒地的王正泰,在护国公的眼里就好像如同不存在的人一样的,完全只字不提。

    陈凯之又呷了口茶,接着手指头,慢慢的搭在了案牍上,手指轻轻的磕了磕,眼睛闭上,待磕了第七下,似乎是在冥想或是深思,可这时间并不长,这眼眸猛地一张,环视了众人一眼,才淡淡说道。

    “传令下去,南北镇抚司,以及下设的每一个千户所,每一个百户所,每一个总旗、小旗,乃至是每一个力士,从现在开始,全数集结,所有人,要齐备刀剑,半个时辰之后,我需要有两千五百人,出现在街面上,堤防一切宵小,我还需要一千人,出现在北钟鼓楼,一个都不能少。”

    前面的命令,可以理解。

    显然,这是有大行动的讯号,锦衣卫早有几次这样的经验,所以,这不算什么。

    可后面的命令,却令所有人心底一颤。

    北钟鼓楼。

    北钟鼓楼乃是洛阳城里,所有人都闻之色变的存在,谁都清楚,那儿,乃是明镜司总署重地,乃是明镜司的巢穴!

    ……………………………………

    第三章送到,今天去复查了一下,确定一下那啥,然后再开药,更新依旧稳定,请放心,老虎争取把作息改一改,改好了,就可以加更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