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九十九章:你是皇太子
    陈凯之这句话,确实很有道理。

    陈凯之早就引起了你赵王的警觉。

    你赵王难道还没有去摸清底细吗?

    陈凯之相信,自己在金陵的一切,俱都被赵王给摸透了。

    你赵王都已经摸透了我陈凯之的事情,你还来问,不觉得很可笑吗?

    陈贽敬闻言,不由显出了几分焦虑和不耐烦,他要的答案,显然不是这个。

    事实上,陈凯之这几年的事,确实他摸得很详细,从在金陵江宁县的县学开始,甚至陈凯之紧邻着青楼的住处,包括了陈凯之的许许多多事,他再清楚不过。

    可惜,在此之前的事,却是一片空白。

    一切的调查,到了山上下来之前,便都戛然而止。

    陈贽敬道:“你是皇太子,你是陈无极!”

    他突然厉声一问。

    在这黑暗中,他说话的同时,面上的肌肉抽了抽,这突如其来的大喝,令梁王陈入进心儿一颤,至于那怀义公子,则是一头雾水。

    陈凯之在黑暗中,面无表情,从赵王的声音之中,他听到了一丝惊恐。

    陈凯之并没表现出任何情绪,只是沉吟了一会,旋即便抿嘴,笑了:“我叫陈凯之。”

    我叫陈凯之,不是什么陈无极!

    陈贽敬原本是想诈一诈陈凯之,可他能感受到,陈凯之几乎没有的波动,一下子,他又疑惑了。

    陈贽敬突的冷笑:“你到底想做什么?陈凯之,你想做什么?陛下乃是本王的儿子,你以为你今日行的手段,即便能猖狂一时,可是能猖狂一世吗?你可知道,你得罪了多少人,他日,等到陛下年长,便是你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太皇太后,已是垂垂老矣,能活几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陈凯之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陈凯之沉默,没有说话。

    陈贽敬声色俱厉:“本王奉劝你,不要玩火自焚!”

    这样威胁的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每一次都是咬牙切齿的说,如今也已经格外气势汹汹。

    陈凯之却笑了,这幽暗的天色之下,只有那一盏小小的灯笼在风中摇曳,陈凯之朝赵王笑道:“多谢指教。”

    陈贽敬感觉自己的拳头,面对陈凯之,永远都打在棉花上,这家伙,油盐不进,永远是一副悠然自若,好似天崩在陈凯之面前,他依旧能做到面不改色。

    陈贽敬捋须,尽力使自己镇定:“护国公,若是今日,你我握手言和,或许,你的未来,还有转圜的余地,你……如何看?你给本王赔个礼,从此之后,本王再不为难你。”

    陈凯之依旧沉默。

    一旁的怀义公子,心里勃然大怒。

    此番来洛阳,作为世公子,他本该受到无数的礼遇,只是……今日,他却感觉面上无光,陈凯之是学候,自己是未来的衍圣公,他忍不住道:“陈学候,赵王的话,你也敢不听从……你太放肆了,上下尊卑有别,这句话你知道不知道?你还是不是读书人,你的书读到了哪里去?”

    “你……说话啊。”怀义公子觉得自己的威信,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他冷笑:“赵王乃是大陈皇帝陛下的父亲,将来会如何,你自己清楚。吾乃世公子,未来的衍圣公,莫非我们,你都不放在眼里吗?你真是胆大包……”

    他还想显自己的威风,今日,已经让他足够颜面扫地了,他毕竟年轻,总是希望利用自己的身份来压住陈凯之。想用这种方式找回自己的尊严。

    可陈凯之笑了。

    面对此等幼稚的人,陈凯之心里大乐,可他心里笑的同时,目中突然掠过了杀机。

    啪!

    手掌抬起,在这黑暗之中,快如迅雷,最后,狠狠的落在怀义公子的脸上。

    这一巴掌,下手重到了极点。

    不等怀义公子反应,怀义公子便觉得自己的下颚遭受了重击。

    他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腮帮子,几颗牙已混着血水喷出来,他有点发懵,更多的却是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疼痛。

    这疼痛,令他的头皮也开始发麻起来,因为疼痛,他身子忍不住抽搐一下。

    一下子。

    世界清净了。

    有的,只是怀义公子粗重的呼吸。

    陈贽敬大惊失色,陈入进更是身子一颤。

    好大的胆子。

    “呜呜呜……”怀义公子只发出呜呜的声音,他已张口难言,身子后退,靠着墙根,再无此前的潇洒,身子蜷着,像一只大虾,瑟瑟发抖。

    “陈凯之……”陈入进也是瑟瑟发抖,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暴怒的朝陈凯之吼了起来:“你疯了,你敢打怀义公子,你……你……你疯了。”

    是啊,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这世上,是没有人敢打怀义公子的,就算是当今皇帝,只怕也未必敢如此。

    这绝不是玩笑的事,此人,乃是衍圣公的继承人啊,这是何其严重的事。

    可陈凯之打了。

    在这昏暗的灯笼影下,陈凯之依旧含笑。

    只是这笑容,却带着森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陈凯之慢悠悠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而后笑吟吟的背着手,他轻描淡写道:“现在……公子可以住嘴了吗?”

    当然可以住嘴了。

    若是再敢放屁,这剧痛中的怀义公子,都怀疑陈凯之敢杀人。

    陈贽敬已经差一点要开始喊人了。

    不过,他随即大怒:“陈凯之,你死到临头了,你不知道后果?”

    陈凯之抿嘴一笑:“不会有任何的后果!”

    “你说什么?”陈贽敬厉声喝问。

    陈凯之叹了口气:“怀义公子若是不服气,那就尽管去状告,去朝廷,去衍圣公府,都可以,我……无所谓。”

    赵王,梁王已经气疯了,朝着陈凯之大吼起来。

    “你不怕死。”

    陈凯之却耸了耸肩,一脸得意的开口。

    “谁能证明,我对怀义公子动了手呢?是赵王,还是梁王殿下?”

    陈凯之笑了笑,摇头:“赵王和梁王,和我早就旧恨,这是天下皆知的事,单凭两位殿下,只怕未必能证明吧。”

    “至于怀义公子,呵……据我所知,衍圣公并不喜欢他,此番命他来洛阳,不过是为了抗胡之事,只是胡人已经退出了关,他也不过是来此走一遭罢了,方才在殿中,大家亲眼所见,公子对我赞誉有加,说我陈凯之是什么呢?对了,说我乃是大陈的贤达,有古之大臣之风,礼贤下士、辅佐圣主、大治天下者,非我不可。如此之高的赞誉,可是世公子亲口说的吧。那么,世公子对我陈凯之评价如此之高,我陈凯之,为何要打他?理由?莫非是因为我陈凯之是疯子?”

    陈凯之又笑:“可若是世公子非要去状告,那也无妨,这也只能说,世公子瞎了眼,他的评断,一钱不值,我若是一个连世公子都敢打的人,又如何称的上是礼贤下士、辅佐圣主、大治天下呢?”

    “更何况,一旦状告,势必引来风波,世公子此番,是奉父命来此,却引来巨大的风波,使天下人无不议论纷纷,必定会使衍圣公府面上无光,那么,来猜猜看,衍圣公会如何去想世公子呢?”

    陈凯之目中带着冷意,旋即很不客气的提醒怀义公子:“我想,衍圣公一定很高兴,因为他还有一个疼爱的幼子,而这嫡长子,如此的不成器,成为天下的笑柄,正好借机废黜掉,也未尝不可以。”

    “再有,晏先生便是我陈凯之的长史,若是世公子想要去状告,那么……就请尽快吧,晏先生一定很乐意为我陈凯之辩护,到了那时,世公子可要和你的师公,来论个长短了。”

    “所以……”陈凯之笑了笑:“世公子不服气,就请来告我!”

    陈凯之说着,一步步走向靠着墙根的怀义公子,死死的盯着他,昏黄的光线下,陈凯之虽还是那衣冠楚楚,温润如玉的模样,可在怀义公子眼底,这个人,却如死神一般可怕。

    他下意识的用背抵着墙根,捂着自己腮帮子,惊恐的看着陈凯之。

    他真的没想到,陈凯之居然敢动手打他,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疼痛也提醒着他,自己今日简直是丢光了所有的脸面。

    此刻,这怀义公子心里勃然大怒,觉得自己的一切尊严连同他体内那高贵的血统,俱都被陈凯之这一巴掌,打了个粉碎。

    他感到羞辱,心里越发怒了,一双目光狠狠的瞪着陈凯之,他真的恨不得立即将陈凯之置之死地。

    可随即袭来的,却是一种莫名的恐惧,这等恐惧感,随着陈凯之的一步步靠近,更是瞬间蔓延全身,他一面扶着墙,一面咬牙切齿的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我……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他一面说,一面口里喷出血水。

    巨大的愤怒,已经蒙蔽了他的一切理智,他想报复,想要将陈凯之碎尸万段。

    陈凯之目光,依旧落在他的身上,他嘴角微微的,还是带着一缕笑意:“世公子,你再说一遍看看。”

    语气轻柔,如若春风拂面。

    ………………

    检查报告老虎已经发在群里了,群号:491966624,医生不许老虎熬夜,除非不要命的话,第二更送到,希望大家别骂。尽量我会四更,实在不行,也只能三更,谢谢理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