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九十八章:意在沛公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陛下,正因为如此,所以陈凯之反反复复的念叨着陛下年幼。

    一个孩子,你能奢求什么?

    其实就算陛下不是孩子,可皇帝犯了错,哪里有皇帝受处罚的道理呢?

    所以本质,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慕太后岂会不知陈凯之说了这么多,目的是什么?

    所以,她一声厉喝,教所有人都心惊胆跳。

    谁是奸佞!

    其实何止是慕太后,这目光幽深的太皇太后,似乎一直都在不可置否,此时眼眸一张,亦是杀气腾腾。

    皇帝都到了这个地步了。

    不能再任这般下去了!

    现在年幼便张开闭口就是杀人,完全是一副暴戾的样子。

    再这样放任下去,陛下迟早会成为昏君。

    此时,已有人开始惶恐了。

    率先站出来的乃是翰林院詹的侍讲学士吴康,吴康战战兢兢,拜倒,他负责的是陛下莛讲之事,现如今算是倒了霉,因此他颤声道:“臣……万死!”

    慕太后眯着眼,一双凤眸直直的看着吴康,嘴角轻轻一挑,竟是冷笑起来:“是你教陛下说的这些话吗?”

    吴康大惊失色。

    他固然乖乖站出来认错,可这个责任,他担不起啊,忙是矢口否认:“臣,臣绝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慕太后张口欲言。

    这时,却见太皇太后猛地拍案。

    这案牍啪的一响了,格外刺耳。

    令所有人心惊肉跳了一下。

    太皇太后豁然而起,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瞪着吴康,厉声开口:“既不是你教的,还会是谁?刘宝?”

    刘宝乃是陛下身边的宦官,此时已是魂不附体,闻声竟是颤抖起来,嘴角都在发搐,断断续续的道:“绝……绝不是奴才说的,奴才是何等人,怎么敢说这样的话,奴才……”

    太皇太后意味深长的抬眸,目光从刘宝,吴康身上扫过,旋即才徐徐说道:“你看,你们哪,都矢口否认,看来,也不是你们,你们没有这样大的胆子!”

    陈贽敬已听出了弦外之音,他知道兹事体大,一张唰得一下白了,忙是道:“儿臣……不是儿臣,绝不是儿臣……”

    “这就怪了。”太皇太后笑的更冷:“既然不是身边人教的,那还能有谁?你们都矢口否认,难道还是皇帝自己天生下来,就暴戾如此吗?”

    “不,不……”陈贽敬真是叫苦不迭,皇帝是自己儿子,自己怎么能承认是自己儿子有问题呢?

    “儿臣,儿臣一定彻查到底。”

    陈凯之上前,正色道:“不如锦衣卫来查吧。”

    图穷匕见。

    陈凯之的目的再明确不过了。

    此事关系重大,谁来查,谁就掌握了最大的主动权。

    若是当真让陈凯之来查,这还了得,到时这锦衣卫当真查出点什么,赵王怎么说?

    陈贽敬和陈入进等人,是绝不肯让锦衣卫来查此事的,他们心里很是害怕,若是陈凯之借机报复怎么办,那他们还有活路吗?

    陈入进吓得忙是起身,拜下:“儿臣以为,该让明镜司来查。”

    陈凯之心里长长松了口气。

    他似乎早料到陈入进会如此,他笑了笑:“明镜司也是效忠宫中,乃天子亲军,彻查此事,亦是理所应当,既然梁王殿下认为明镜司来查为好,臣没有异议。”

    他这么一说,却将整件事变得复杂了。

    原本只是要彻查。

    锦衣卫这边想要插手,可梁王和赵王选择了明镜司。

    明镜司上一次,就牵涉进了六司会审之事,惹来了宫中的怀疑。

    而现在……

    一下子,陈贽敬突然反应了过来,卧槽,这陈凯之……绝了。

    一开始,以为陈凯之所针对的是天子,后来,才知道他没有这个胆子,目的乃是赵王、梁王。

    可现在方才知道,人家真正的目的,是明镜司!

    明镜司接过了这个烫手山芋,才是最可怕的。

    彻查,查出点了什么眉目,难道让他们效仿锦衣卫,炮打赵王府不成?可不敢深查,随便找个人来做替罪羊呢?

    一直默不作声,冷眼旁观的明镜司都督王正泰历来是个不起眼的人物。

    无论任何重要的场合,似乎都有他的身影,可偏偏,他总是能做到让人遗忘他的存在。

    对于陈凯之和锦衣卫的崛起,他看上去,似乎并没有触动,明镜司这些时日,也都安静的很。

    只是……当让明镜司来彻查此案的时候,王正泰眸子猛地一张,这急速收缩的瞳孔似乎预示着他感受到了阴谋的气息。

    太皇太后却已经没有耐心了,一甩手,冷冷道:“那就彻查到底,明镜司十日之内,拿出结果来。”

    王正泰出班,冷静的道:“遵旨。”

    一场酒宴,到了如今,突然变得索然无味。

    小皇帝已经被人抱走,太皇太后拂袖而起,自是去了。

    慕太后临别时,深看了陈凯之一眼,亦是疾步而去。

    殿中一下子变得很安静,那位怀义公子,此时灰头土脸,却是冷冷的看了陈凯之一眼,而陈凯之的身后,几个先生闪闪生辉。

    赵王和梁王已回到了座位,却是相互对视,他们觉得事情有些不太简单,陈贽敬眼角的余光,落向明镜司都督王正泰身上。

    王正泰则是一副老僧坐定的模样,似乎已忘了有这个差事。

    曲终人散。

    陈凯之不急着走,赵王和梁王已疾步而行,那怀义公子亦是对此没了丝毫的兴致,也是离席,匆匆便走。

    其他人觉得没什么意思,纷纷动身。

    等陈凯之出了宫,天色已是暗淡,只有如钩月儿当空高挂,那清辉散落下来,辉映着宫灯,照得四周人影幢幢的。

    陈凯之先让晏先生等人上了车。

    正预备骑马而行,这时,一个宦官快步行来,恭敬的朝陈凯之开口说道:“护国公,殿下有请。”

    “哪个殿下。”陈凯之正色道。

    这宦官道:“乃是赵王和梁王殿下。”

    陈凯之笑吟吟的道:“请……引路吧。”

    赵王和梁王,显然是气不过,他们出了宫,心里实在忐忑,他们很想摸一摸陈凯之的底细,想知道,陈凯之到底打什么主意。

    于是他们就在宫门的折角处,这里偏僻,唯有一个老宦官提着一盏灯笼,陈贽敬和陈入进面带疑虑,负手伫立,不远处,便是宫中的护城河,流水湍湍,怀义公子也跟着来了,他咬牙切齿,低声道:“这陈凯之,显是故意而为之,他竟连衍圣公府都不放在眼里,此人有反骨,将来祸乱天下者,必定是此人。”

    “若不是看在晏先生面上,今日,吾绝不会教他……”

    怀义公子感觉自己丢脸丢大发了,现在必须得找回点颜面,不然他还怎么在赵王,梁王面前抬起头来做人。

    梁王和赵王只冷着脸听着,默不作声,此时也实在没有心思,说这些话,尤其对陈贽敬而言,晏先生等人竟屈尊去了护国公府做了长史,这才是最可怕的,晏先生已很可怕,再加上那杨彪,还有自己的兄弟靖王……

    他不禁心里在想,陈凯之何德何能,可以招揽这些人,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兄弟靖王,也就是那老七是什么人,难道自己不知道吗?他闲置了这么久,当初自己招揽他,他也不肯,可如今……

    事情,似乎已经再往最可怕的地方发展了。

    就在这时,远处一盏小灯笼徐徐而来,陈凯之的脚步也已传来,陈贽敬朝老宦官使了个眼色,那老宦官忙是将灯笼架在城墙根上,随即碎步告退而去。

    陈凯之走来,那引路的小宦官也退了出去。

    这护城河旁,极是幽静,陈凯之侧耳听着河水哗啦,在黑暗中,看着梁王、赵王以及怀义公子,他道:“二位殿下,不知有什么事?”

    陈贽敬并没及时回话,而是沉吟很久,才徐徐笑道:“护国公,本王已经不能称呼你为凯之了,遥想当年,不,也不算远,不过是这一两年的功夫,今日之你,已与昨日之你,大不相同,实是令人感慨啊。”

    他的语气低沉,带着自嘲。

    黑暗中他们看不见陈凯之的神色,只听得陈凯之谦虚的道:“哪里,不过是效忠朝廷,而朝廷赏罚有度的缘故,多蒙了宫中的垂爱而已。”

    这句话,是绝不会有错的。

    陈贽敬只稍稍沉吟了一下:“本王现在待罪之身,说来也是可笑,本王年岁大了,今日请你来此,是想问一件事。”

    陈凯之淡淡道:“还请赐教。”

    陈贽敬突然眼眸里掠过了精芒,即便是黑暗,也无法掩饰这股寒意:“本王想问,你到底是谁?”

    “陈凯之。”陈凯之这样的回答。

    陈贽敬目光却是发冷,显然他是不相信的,因此他勾了勾唇角,再一次笑道:“你应当很清楚,本王要问的,不只是如此?”

    陈凯之见赵王怕了,不由笑了,凝视着黑暗中的赵王,嘲讽的开口:“以殿下之能,是不会来问我的,殿下想必,早已将我的底细,仔仔细细的查过了,又何必来问?”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