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九十七章:清君侧
    太皇太后眼眸微微阖着,眯成了一条细缝,她下意识的,竟是朝赵王看去。

    赵王还在待罪,日子并不太好过。

    万万料不到,好好一场宴会,这一次有机会来,他本料着,理应是接下来情况好转的信号,慢慢的,自己又该出现在大众面前,最后这个待罪,改为了戴罪立功。

    可哪里想到陈凯之这家伙竟还想折腾。

    他脸色很是难看,本来他是想做缩头乌龟看好戏的,可是现在呢,是不行了,因此他连忙起身,忍不住道。

    “陈凯之,陛下要杀你?你休要胡说,陛下乃是圣君,怎么会无端这样说,你大庭广众,如此指责陛下,这是臣子应当做的事吗?”

    这句话诛心至极。

    你这是要陷陛下于不义,作为臣子,指责君王,这本就是逾越了本份,你陈凯之是什么心思?

    陈凯之正色道:“臣惶恐不是自己,臣为大陈出生入死,何曾俱怕过死?”

    说着,陈凯之似乎像是等待鱼儿上钩的渔翁,眼底里透着笑意。

    这笑意,对着陈贽敬,被陈贽敬看了个一清二楚。

    陈贽敬突然有点害怕这个陈凯之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可陈凯之说的是实话。

    陈凯之怕死吗?

    若是怕死,如何能立下这么多功劳,能成为护国公。

    他不怕死!

    只要他有理,他就可以将天都翻过来。

    所以他完全是不怕死的。

    因此陈凯之眼眸微微一眯,凛然道:“臣所恐惧的是,陛下小小年纪,竟被人这样误导,假以时日,再被身边某些人蒙蔽,最后是非不分,这是要陷大陈于何等境地?臣所恐惧的,乃是大陈的江山社稷,陛下乃社稷之主,克继大统,承上天和祖宗之命,牧守万民,天下军民百姓的荣辱生死,俱都维系于陛下一身,也都在陛下的一念之间,这是何等大任?”

    他侃侃而谈,朗声继续道:“正因为陛下年幼,也因为陛下关系着万民的福祉,所以他的一言一行,他身边人对他的教导,才是至关重要。臣不俱死,陛下若要赐死微臣,不过一句圣旨而已;可臣心里却是惶恐万分,为的不是自己,为的是祖宗的基业。倘若我陈凯之听了这些话,知情不报,或者是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引不起重视,那么陛下为奸佞谗言所惑,以至贻误社稷,微臣……万死不足惜。”

    “正因如此!”陈凯之凝视着陈贽敬,一字一句的顿道:“微臣今日,即便粉身碎骨,亦要惶恐,亦要在太皇太后、太后,以及君臣面前,痛陈此事。”

    “陛下维系社稷,若有错处,今日若是隐瞒,他日,如何成为圣君?圣人有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若是陛下今日觉得什么话都可以乱说,什么错都可以犯,那么请问他日怎么服众?”

    这一番话,真是精彩到了极致。

    原本早有许多赵王的党羽跃跃欲试了,你陈凯之当众诽谤陛下,这不是要骂陛下是昏君,这是为臣之道吗?

    可一下子,所有人都哑了火。

    小错不去纠正,不去重视,将来会怎么样呢?

    能将陛下的错误指点出来,这样的人才是忠臣呢。

    原本,太皇太后也颇有几分愠怒,她觉得陈凯之有点儿‘过火’了,可此时,她若有所思,似乎也觉得陈凯之,竟然也有一番苦心。

    小皇帝此时还懵懂,他只知道,这个他不喜欢的人在这里侃侃而谈,每一个人都很紧张,此时竟有些畏惧了。

    陈贽敬不得不佩服陈凯之,这厮这张嘴,还真他娘的能把死得说成活的。

    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的。

    他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旋即才不由冷声道:“好,本王也很敬佩护国公的忠心,护国公既然心忧社稷,既然也已进言,那么,可以退下了。”

    陈凯之摇头。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若是你们不将这什么狗屁怀义公子请来刁难自己,自己今日,说不准还真只是来喝酒的。

    可是你们蠢就蠢在,见缝插针,无论什么事,都想坑害自己。

    那么……事情可就不是你赵王还有梁王想要结束就可以结束的了。

    既然开始了,那么我们就好好的讨教一番,看看鹿死谁手。

    陈凯之勾唇笑了笑,旋即一脸正色道:“事情已经奏报,我在等陛下的口谕。”

    意思就是,我已经上奏了,但是陛下总得给我一个回音吧。

    说是回音,其实就是,你们不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这叫降维打击。

    你赵王是个老狐狸,总还能应对。

    可现在,我陈凯之要的是陛下给个话,只是这陛下不过七岁,这叫拳打敬老院、脚踢幼儿园。

    陈贽敬羞怒道:“陛下年幼……尚……”

    太皇太后此时道:“不,哀家看哪,是该陛下给一个口谕。”

    陈贽敬一听,涨红了脸,他显然知道,太皇太后被陈凯之说动了。

    小皇帝一脸无措的样子,一双小眼眸不停的转动着,看看这人,看看那人,茫然不已,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倒是一旁的小宦官急了,眼泪都出来,陈凯之的‘惶恐’,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啊,皇帝身边有小人,自己也是皇帝身边的人。

    他忙是低声道:“陛下,陛下,快说,快说您知道了,快说陛下从此之后,一定不再开这些玩笑。”

    小皇帝却被吓着了,红着一张脸,怔怔的发呆,老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

    而陈凯之凛然看着小皇帝,屏息等待。

    “陛下……”那小宦官跪在御座下,已是快哭了:“陛下快说,快说……陛下您得说,您知错了。”

    陈凯之耳朵尖,别人听不到那儿的低语,可陈凯之却都听的一清二楚。

    此时,他笑了。

    因为陈凯之很明白,这个小皇帝是一定不会认错的。

    之所以当庭在此上奏,就是因为陈凯之相信小皇帝绝不会认错。这小皇帝,身边被无数人哄着敬着,除了太皇太后、太后,他谁也不放在眼里,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旦养成了这等蛮性子,自尊心极强。

    此刻要他认错,绝对比登天还难的事。

    果真如陈凯之意料的那般,小皇帝已被身边小宦官的低语弄得烦了,他厌恶的将小宦官推开,随即道:“朕认得你!”

    他一双眸子,带着高高在上的傲然,还有对所有人的不屑,完全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在他眼里,天下的人,几乎都和身边的小宦官一般,是他的奴仆。

    小皇帝凝视着陈凯之片刻,随即他道:“你叫陈凯之,朕认得你。”他高声道:“你陈凯之是奸贼,朕要诛杀你!”

    嗡嗡……

    殿中混乱。

    陈凯之心里笑了。

    “来人,来人……”小皇帝厉声吼道。

    可是身边的小宦官已是涕泪直流,身如筛糠,他知道,陛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自己已经完了,全完了,陛下身边的所有人,只怕都要遭殃。

    没有人听从小皇帝的话。

    殿中的群臣,却已是个个既露出失望,又露出了尴尬。

    现在在这庙堂,所有人都称赞陈凯之是忠臣是贤臣,就在方才,圣公的世公子,亦是褒奖有加,还有这么多的大儒,包括了赵王、梁王也都违心的称赞了陈凯之。

    可如今……

    小皇帝毕竟还小,完全没看到众人的神色,依旧在叫嚣:“来人,人呢,狗奴才,莫非你想抗旨不成?”

    他的嗓音,依旧还带着孩子一般的稚嫩,可这说话的腔调,却给人以恐怖感。

    太皇太后眯着眼,她脸色已是凝住了。

    坐在上首的,乃是自己的皇孙,好皇孙啊。

    殿下,已有人站出来,带着哭腔:“陛下,不可啊,陛下……请收回成命……”

    “陛下……”许多人痛心疾首的滔滔大哭。

    整个殿中,已乱做了一团。

    慕太后眼眸带着杀意,却还是很快掩饰过去,她将脸微微一偏,借故没有再去看小皇帝。

    只有陈贽敬却是打了个颤,他满是惶恐,此时心里只是痛骂陈凯之卑鄙,竟是将小皇帝来当做弱点,可偏偏,小皇帝确实是他赵王最大的凭仗,可同时,也是最大的弱点,一个口无遮拦,全无心机的孩子,实在是太好操弄了。

    陈贽敬脸色灰白,忙是拜倒,小心翼翼的提醒着小皇帝:“陛下,万万不可出此恶言。”

    小皇帝一愣,似乎觉得有些不同,他突然发现,世界有点变了,以往自己说什么,大家不是说圣明,就是夸奖,即便有些时候,胡闹一些,也无人敢说什么,至多也只是带着谄媚式的干笑。

    可今日完全变了,他一时惊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陈贽敬老泪纵横,朝太皇太后哀求道:“母后,娘娘,陛下今日……定是受了惊吓,陛下平时……”

    终于……

    一直沉默的慕太后目中掠过了寒芒,她拍案,厉声道:“谁是陛下身边进谗的奸贼?是谁?”

    这一句话,恰到好处的打断了陈贽敬,却使许多人的心,跌入了深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