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九十四章:师公驾到。
    怀义公子本是要侃侃而谈。

    可谁知,话说一截,竟被慕太后生生的打断。

    这令他有些泄气。

    其实任谁都明白,接下来怀义公子要说的话,势必不会是好话。

    接下来的评句出来,尤其是这严刑峻法之类的言词,对于陈凯之而言,是最伤的。

    在读书人心目中,严刑峻法四字,显然是法家余孽的思想,是最为人鄙夷的,毕竟,儒家崇尚的乃是教化,而非是严刑峻法。

    到时满天下的言论,针对陈凯之会说什么?即便是有想要维护陈凯之的大儒,想要为陈凯之说几句公道话,可他敢冒着反对衍圣公府的风险吗?

    一旦形成了巨大的非议,若陈凯之如那明镜司都督一般是个武人倒也罢了,文人做这个,是要被口诛笔伐的。

    陈凯之从不敢小看舆论的力量,尤其是士林的清议。

    不管是什么时代,人言可畏,不得不重视。

    所以当怀义公子侃侃而谈时,那梁王捋须,面上带着得意,可怀义公子的话却是生生被太后打断,令他不由恼怒,随即,他又笑了,打断又有什么用,该说的还得说,怀义公子的嘴长在他的身上,谁还能堵住他的嘴吗?

    即便这慕太后有意维护陈凯之,这怀义公子依旧可以开口评价陈凯之的。

    因为这些时日,梁王没少殷勤的讨好这位怀义公子,他需要的,就是怀义这句评句罢了。

    不过大家也不禁的对太后的话起了好奇心。

    贵客,什么贵客?

    要知道,贵客和贵客是不同的,贵客二字,出自太后,太后口里的贵客,一定不是凡人。

    可细细想来,今日盛宴,京中重要的人物俱都来此,还能有什么贵客呢。

    怀义公子见这慕太后似乎没将自己当回事,心里冷笑起来,一双微眯的眼眸更是透着几分寒意,一时他竟是忍不住道:“噢,竟还有贵客来,我倒是很想见一见。”

    怀义公子就是大陈朝廷的座上宾,他倒是很想知道,是谁可以和自己一般,也成为大陈的座上宾,甚至需要太后亲自打断自己的话。

    正说着,张敬刚刚出去不久,随即回殿,喜气洋洋的道:“娘娘,贵客们来了……”

    “请。”慕太后端坐不动,面容洋溢着笑意。

    太皇太后似乎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只是冷眼旁观,而所有人俱都不由自主的朝着门外看去。

    这时便听宦官唱喏起来。

    “有请晏先生。”

    “有请天人阁杨彪大学士。”

    “有请天人阁蒋学士。”

    “有请靖王殿下。”

    “有请刘先生。”

    “有请朱先生。”

    “有请……”

    一连唱了九个名字。

    每一个名字,只一听,几乎每一个人,便都打消了所有的疑虑。

    晏先生乃是衍圣公的恩师,说起来,还算是怀义公子的师公,他名满天下,本就是当世大儒,他怎么会没有资格称之为贵客呢?

    这身份可以说是直接碾压了这怀义公子,他在宴先生面前,说是小孩子也不为过呢。

    等所有人都以为,贵客是晏先生的时候,下一个名字唱喏出来,又令不少人哗然。

    竟是天人阁的杨彪。

    杨彪当年可是宰辅,有不少门生故吏,就在这朝中,不少人都是他曾经提携过的后辈,他上了天人阁,原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下山了,可万万想不到,今日,竟是下了山来,来此参加宫中宴会。

    怎么……天人阁竟是破例了吗?

    第三个,竟是靖王殿下。

    赵王和梁王以及诸宗室们俱都意动,便连太皇太后,此刻也都动容,一双目光微眯起来,往几位先生看去。

    靖王虽非太皇太后所生,却也是景皇帝的第七子,素有贤王之名,历来不干朝政,被人所推崇,他乃是赵王、梁王、郑王的兄弟,虽是同父异母,却也不容小觑。

    想不到,他竟下了山。

    至于后头的几位先生,无一都有被称作是贵客的资格。

    此时众人徐徐步入,殿中一下子嗡嗡的响起来,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或是目瞪口呆。

    今日实在太稀奇,这些人,理应是隐于深山的高士啊。

    今日怎么的就破例下山了,来参加宫中的宴会,这实在是令人感到意外和惊喜。

    太皇太后已长身而起,杨彪,她是熟识的,杨彪曾历经数朝,都曾是宰辅,和太皇太后早有照面,虽无情谊,可也是受人敬重之人。

    太皇太后笑道:“今日倒是很稀罕的日子,晏先生,久闻你的大名,杨卿家,想不到,哀家竟还可以和你有再见的机会,你老了,哀家也老了,好好好,不必行礼,不必行礼。老七……你也来了……”

    她看着靖王,诸多景皇帝的儿子之中,先帝和赵王都是她的骨肉,可她偏爱先帝,至于其他的庶子,太皇太后唯独高看的,恰是这个老七,靖王是个闲云野鹤的人,宗室之中少有的真正不看重名利,不贪恋享受之人,太皇太后忍不住朝靖王微笑点头,见靖王行礼,忙道:不要多礼了,哪里有这样多的规矩,真想不到,真想不到。”

    见到了许多的故人,太皇太后竟是感触万千,眼眶微红,一下子似乎想起了许多的前尘往事来。

    尤其令她更感触的是,这些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平时就算想请来说说话却也不可得的人,如今竟是联袂来此。

    百官们纷纷引颈,想要一睹风采,许多人自步入仕途开始,就曾听说过种种的传说,甚至,今日来此的人,曾经一度是他们的楷模,更是他们心中的偶像。

    衍圣公固然贵不可言,可也是高不可攀,他们可以是精神上的领袖,可每一个人都明白,圣公乃是血脉传承,而唯有晏先生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可以学习的榜样。

    怀义公子一呆,他本是心下冷笑,倒要见识见识哪里来的所谓贵客。

    可现在见了,竟一下子,自惭形秽,或者说,突然觉得原来散发光芒的自己,矮了一截。

    就不说别人,单说这位师公来了,自己作为师孙,还能怎么样?

    他还能在自己师公面前装横不行?

    这显然是不行的。

    他顿时觉得尴尬了,其实他本是想寻觅个机会,私下去拜访这位师公的,衍圣公府最重礼数,是礼教的楷模,怎么可以失礼呢。

    而现在……师公就在眼前。

    这……

    他忙是灰头土脸,此时顾不得对陈凯之的评句了,却是起身,匆匆到了晏先生面前,拜倒:“见过师公。”

    “好。”晏先生微笑看他:“世公子好。”

    此时殿中已是默然无声。

    怀义公子听了晏先生朝自己点头,心里微微失落,师公对自己并不亲昵啊,即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依旧恭恭敬敬的做出一个标准的姿势:“师公,请上座……”

    晏先生朝他作揖,随即道:“世公子不必拘礼,今日既是宫中赐宴,理应随意才是。”

    众人还没在震惊中恢复过来,无数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慕太后,许多人心里不禁感慨,慕太后竟可请这些贵客来,却不知靠的是什么缘故?

    许多人既是引颈,心里又不禁猜测。

    太皇太后已是喜不自胜,开心的娥眉的上扬起来,毕竟,这等隐居的贤士齐聚,对于大陈朝廷和陈氏皇族而言,是极体面的事,这说明大陈皇族,受到了这些名士们极大的认可,这是太平盛世,海晏河清的兴盛征兆啊。

    于是她咽了咽口水,忙是开口道:“来,给诸先生赐坐,靠前。”

    靠前的意思,自是距离有多近就有多近,这才彰显出大陈皇家礼贤下士的风度啊。

    甚至太皇太后巴不得这些当世的大儒,直接挨着小皇帝下头坐下,这才显出皇族的气度。

    可晏先生却是面带微笑,他朝慕太后作揖又行了个礼,道:“闲云野鹤,当不得娘娘如此敬重,臣等不过是来讨一杯水酒,岂敢接受如此盛情,娘娘不必如此,臣等随意便是。”

    他声音不高,可此时殿中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敢喧哗,更加没人放肆到打断晏先生等人的话,以至于这沙哑中的话,竟也可以清晰的进入太皇太后的耳中。

    太皇太后倒是不觉得遗憾,这才是名士嘛,名士不计较这些,他们都是闲散之人,倒也不能用世俗之礼相待,她随即一笑,道:“那么,就请诸位先生随意吧。”

    每一个人此时都将目光落在这些先生们身上,都指望着先生们能坐自己近一些,那怀义公子心里也殷殷期盼,其他人倒也罢了,晏先生乃是自己的师公,理应会坐在自己身边,这样也好,自己该显出孝顺一些的样子,衍圣公府的世公子,自然该尊师贵道,自然理应知道,百善孝为先的道理。

    于是他面带笑容,专等师公来,自己是不是该多表现一些殷勤。

    可谁知,晏先生率先背过去,竟是朝着对面去了,他一步步没有回头,渐行渐远。

    …………

    悔恨的眼泪已经流干了,明天开始,重新做人,给点掌声和支持吧,太累了,睡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