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九十二章:陛下驾到
    怀义公子似乎很享受这种万人拥簇的场景,他一个沉吟,便可以使许多人提心吊胆,一个笑容,又可令人心花怒放,每一个动作,表情都可以令人牵肠挂肚的。

    旋即,他如沐春风的笑了。

    “倒也想不起,洛阳乃是数朝古都,周人伐纣,八百诸侯会盟于孟津,乃至周公辅政,迁九鼎至洛邑,吾对洛阳,神往已久,此处乃周礼发源之地,今日有幸而至,远看这故都,听诸公之雅言,实是快事。”

    众人都笑了。

    陈凯之也笑吟吟的看着怀义公子,心里若有所思。

    这时,便见那鸿胪寺的礼官上前:“公子远来,想来辛苦,洛阳故有无数名胜之地,不过也请公子先去鸿胪寺暂歇,明日宫中将设宴,为公子洗尘,公子……请……”

    怀义公子闻言,目光微微一眯,深邃如海,让人摸不透他的情绪,不过也是短短的片刻间而已,他却是一笑,朝众人摆摆手,他的手极好看,细长又白嫩,一张如玉的面容透着慵懒,很是漫不经心的开口。

    “吾与梁王,乃是知音故友,今日来洛阳,蒙他盛情,欲至梁王府下榻,倒是多谢了鸿胪寺的好意,不过,吾却不得不下榻至梁王府,这……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要住在梁王府……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便连那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都有些为难,按理,怀义公子算是别国的王子,至少大陈是以王子之礼相待的,所有的外宾,都该在鸿胪寺下榻,这既为了安全,也是为了礼数的周全,可现在怀义公子要去梁王府下榻,他既提出这个要求,虽是触犯了规矩,却也不好反驳。何况,既是梁王殿下那儿盛情相邀,自己如何反对?

    “这……好吧。”

    许多学候和学子,各怀心事,谁也没想到,怀义公子竟和梁王亲近至此。

    陈凯之也只抿抿嘴,他不过是来凑个热闹的,这怀义公子要住去哪里,关自己什么事?

    何况这公子的品性,估计也不会瞧上自己。

    因此陈凯之全程漠视,就像一个旁观者着,完全是事不关己的态度。

    怀义公子语罢,便是一笑,却突的将目光饱有深意的看了陈凯之一眼:“陈学候,吾久闻你的大名,不过,今日却是乏了,想来是不能向你讨教,明日宫中既有盛宴,那么,我们明日见。”

    陈凯之朝他微微笑着:“公子,明日见。”

    怀义公子随即眼眸收回,带着矜持且又自傲,缓缓的坐回车轿,车马前行,继续入城。

    学候和学子们各自一哄而散,而陈凯之自是打马回城。

    怀义公子当夜便留宿在梁王府,这显然是一个极不妙的信号,明日……宫中盛宴,只怕就是摊牌的时候。

    估计今夜他和梁王又在商量什么对策。

    虽然陈凯之觉得自己是多线,可是自己却不得不防呢。

    陈凯之打马入城不久,便见城门处,那怀义公子的车驾却又停了,近了一些看,竟是梁王府的卫队拥簇着梁王陈入进到了,怀义公子也下了马车,和梁王亲昵的说着什么,因为扈从多,再加上城门狭隘,以至造成了拥堵。

    陈凯之自不像寻常百姓那般在那儿远远等着,径直打马过去,差点撞翻了一个王府的护卫,这护卫正待要骂,陈凯之身后尾随的扈从便已气势汹汹的上前,一把扯住他,勇士营里出来的人,总是带着杀气,那护卫张口欲言,等认清了马上的人,再看这杀气腾腾的护卫,竟是硬生生的把话吞回肚里去。

    “让开,护国公有事入城,统统让开!”

    扈从们一声厉喝,那些平时耀武扬威的梁王府之人却个个乖巧了不少,竟是生生让出了一条路,陈凯之骑着马,已是入城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推挤,原本在此寒暄的怀义公子和陈入进二人不免也受了影响,虽然陈凯之没有冲撞到他们,可是护卫们不得不后退,却差点撞到了怀义公子。

    陈入进微微皱眉,偏偏,他拿陈凯之无可奈何。

    他只得笑了笑,朝怀义公子道:“公子想必是见过了护国公吧,此人……如何?”

    怀义公子轻薄的嘴唇微微一抿,却只是道:“尚可。”

    尚可二字,较为生硬。

    陈入进笑着道:“是啊,此人是学候,又是护国公,而今成了锦衣卫都指挥使,在洛阳城中,少年人春风得意,跋扈一些,也是应当的。”

    怀义公子眯着眼,面带不悦:“越是学候,就越该谦逊有礼,罢,不说这些,免得坏了心情,有劳梁王相迎。”

    “哪里。”陈入进完全是一副恭敬有佳的态度,“这是应有之理,府上已经准备了住处,请公子莫嫌。”

    “不敢。”怀义公子依旧彬彬有礼:“明日宫中有盛宴,吾倒是颇有兴趣,那陈凯之会去吧。”

    “他是学候,又是宗室,如何不会去呢?”陈入进别有深意的看着怀义公子。

    怀义公子便抖了抖自己的长袖,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是吗?”

    ………………

    宫中盛宴,自还是要去的,次日一大清早,便有宫中来传召了。

    按理来说,陈凯之不该清早去,不过宫中让自己先行入宫,似乎也有将自己当做自己人看待的意思。

    陈凯之及早入宫,被安排在了承德殿,承德殿里,梁王早就来了,便连赵王竟也在,其他宗室来的不少,宗令府的宗令换了人,又是一个辅国将军,看着很面生。

    陈凯之在宗室之中地位并不算高,现在显得有些尴尬,赵王陈贽敬脸色显得不好,见了陈凯之来,就更加不好看了。

    过不多时,便有宦官道:“陛下驾到。”

    宗室们听了,纷纷束手,接着,那七岁多的天子这一次没有被人抱着进来,而是背着手,一副横行天下的模样匆匆而来,那粉嫩的小脸上竟是傲然之气,完全一副目中无人的感觉。

    众人都呼道:“吾皇万岁。”

    这些都是宗室,而小天子不知吃了什么枪药,面上愤恨不平的样子,水灵灵的眼眸转了转,看了众人一眼,便超级不耐烦挥了挥手:“平身,太后令朕来看望大家,你们都好吧。”

    陈贽敬上前,道:“回陛下的话,一切都好。”

    小皇帝凝视着自己的父亲,一脸郑重的问道:“皇父,你说的那个陈凯之是谁?”

    众人一听,愕然了。

    便连陈贽敬也愕然起来。

    想来他没少在小皇帝面前说陈凯之的坏话,谁曾想到,小皇帝居然堂而皇之的在这种场合里直接开口直指陈凯之。

    有些话,是可以背后说,却不能当面说的。

    却不知这小皇帝太天真了,竟是当着众人的面直接问了出来。

    陈贽敬咳嗽一声,忙是道:“陛下慎言。”

    小皇帝一副大人的模样,从鼻孔里出气:“不是说今日要整死他吗?让他被天下人唾弃,成为天下人眼里的笑柄。皇父,怕什么,这是皇叔的主意,有他在……”

    整个承德殿顿时有些混乱起来。

    许多人拼命咳嗽,想要掩盖住小皇帝的话。

    陈贽敬更是尴尬无比,那梁王陈入进忙是插嘴道:“陛下,没有的事。”

    “怎么没有!”小皇帝正色道:“朕难道还会听错了吗?”

    陈凯之眯着眼,冷眼看着这尴尬的局面,见梁王和赵王二人无语的模样,还有小皇帝的不满。

    陈凯之突有一种感觉,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因此他在心里冷笑一番,便突然高声道:“陛下,臣就是陈凯之。”

    这突然的一句话,一下子使承德殿安静下来。

    陈凯之跨步前行,面上带着冷意:“陛下还听到什么?”

    小皇帝转身,看了陈凯之一眼,先是很嚣张的样子,可见陈凯之一脸冷然,眉宇之间杀气腾腾,他竟有些胆怯了,忙是后退一步,期期艾艾的道:“你就是陈凯之,你……你要做什么?”

    陈凯之朝小皇帝淡淡一笑,旋即正色道:“臣要问的是,陛下还知道什么?陛下乃是天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为何,竟使用这样的勾当呢?既然陛下不喜欢臣,臣这便去见太皇太后和太后娘娘,辞去今日的官职和爵位,愿为庶人,免得使陛下恼恨。不过……也请陛下,万万不可听从身边奸佞的巧言,陛下身负社稷,乃九五之尊,举手投足,都关系社稷民生,怎么可以如此?”

    这几乎就是当面,直接痛骂赵王和梁王两个家伙是奸佞贼子了。

    陈贽敬和陈入进二人脸色早拉了下来,那小皇帝看陈凯之义正言辞,又是杀气腾腾,吓得更是厉害:“朕……朕只是儿戏……儿戏而已。”

    陈凯之眼底深处,露出对这小皇帝的轻蔑,随即道:“君不知臣,臣自该请辞,陛下,臣这便去启禀……”

    陈贽敬一听,便知道陈凯之这是借故发挥,事情可能要严重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