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九十一章:公子怀义
    陈凯之不禁感慨,还是臻臻小姐痛快,自己需要什么,她总是能尽力而为,反观那苏学士,真是老狐狸啊。

    总是算计着自己,想着跟自己合作有什么好处。

    哎……

    像苏芳那种人,自己以后还是少理会了,反正他也不会帮自己。

    等吃饱喝足,陈凯之命人换了一副茶,撤下了残羹冷炙,方才和臻臻小姐认真对谈起来:“怀义公子,臻臻小姐知道多少?”

    臻臻小姐闻言,俏丽的面容不禁掠过丝丝惊讶,似乎没想到陈凯之会向自己打听这些事,她朝陈凯之认真的说道。

    “当初雕漆之儒,本就在曲阜,因此在曲阜,现在还有不少奴家父祖的故旧,多少也知道一些事。”

    “这位怀义公子,乃是大夫人所出,不过……并不为圣公喜欢。只不过,曲阜的礼法,比之各国更加苛刻,所以无论圣公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位怀义公子既是嫡长子,这世子的地位,却是稳若磐石,此番他奉圣公之命来洛阳,也是不得已,据说他身体并不好,颇为贪恋美色,自然,在曲阜,尤其是在圣公的眼皮子底下,他不敢恣意胡为便是了。”

    陈凯之笑了笑:“嗯,知道了,这位公子,只怕也就这几日来吧,我身为学候,理应要去迎接。”

    他没有将怀义公子即将惹来的麻烦告诉臻臻,臻臻看了看天色,便款款起身:“天色不早了,奴家理应……”

    陈凯之知道臻臻的意思,不由起身相送:“我送送你。”

    月色之下,这北镇抚司幽深的可怕,带着森然,可臻臻自公房中出来,仿佛霎时给这森然带来了一丝色彩,竟隐隐有了光辉,外头几个武官在候着,虽已到了半夜,可北镇抚司的许多公房却依旧灯火通明,不少的案件需要处理,最重要的是,现在大家干劲十足,积极性极高。

    那几个武官一见到臻臻衣裙完好步履轻快的出来,在廊下灯影中忍不住挤眉弄眼,仿佛带着几分失望的样子。

    陈凯之随之出来,几个人立即高声道:“见过护国公。”

    这长夜里,突然这么一喉咙吼出来,连陈凯之都吓了一跳,卧槽,弱智吧这几位是?

    尼玛的不会察言观色吗?

    臻臻也吓得不轻,额上细汗渗出,忙是回身,朝陈凯之淡淡说道:“公爷不必相送,我带了护卫来的。”

    陈凯之顿时也兴致阑珊,颔首点头:“慢走,不送。”

    直到臻臻的身影在夜色之中消失不见,陈凯之方才转身,几个武官似乎觉得好像做错了什么,一个个胆颤的样子,其中一个千户忍不住道:“公爷,卑下佩服,佩服。”

    “佩服什么?”

    “佩服公爷坐怀不乱,实乃……”

    “滚!”陈凯之自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这些人真是吃饱了没事干,无聊。

    那千户忙是噢了一声,便要立即消失。

    陈凯之突然道:“回来,这么晚了,还在此,是为了什么事?”

    千户才回来:“公爷,今日捉住了一个钦犯,叫吴桐,此人改变了身份……”

    “改变了身份……”陈凯之淡淡道:“什么身份……”

    千户道:“摇身一变,竟成了明镜司的人。”

    陈凯之的目光,在这暗淡的月色之下,显得深邃不可见底,他朝千户徐徐开口道:“明日清早,将所有的卷宗,全部送来,我要亲自过目,还有什么事吗?”

    “卑下就是觉得非同小可,所以连夜来禀报,没……没其他事了。”

    “滚!”

    千户如蒙大赦:“遵命。”

    ………………

    冬日的时候,即便是京师,也难免萧索。

    陈凯之今日一大早,便出了城,在城外的驿站等候了。

    一起来的,都是洛阳城里的学候、学子,足足三十多人,济济一堂。

    陈凯之的境遇,处在冰火两重天中,有人巴结的和他招呼,也有人……似乎有不愿和陈凯之为伍的样子。

    锦衣卫的名声,在某些读书人心目中不好,自然,陈凯之毕竟是护国公,还是不乏有捧臭脚的人。

    在这些学爵之中,陈凯之的地位超然,既是宗室,又是护国公,自然非寻常人可比。

    所以本地的驿站,一早就准备,一方面是迎接怀义公子,另一方面,也要接待前来迎驾的学爵,陈凯之被特意安排在一个舒适的厢房里,这里一应俱全,喝着温好了的酒,烧着炭盆,房里温暖如春,驿站的驿长亲自候命,笑吟吟的道:“不知公爷还有什么吩咐,若是饿了,下官这儿,还预备了……”

    “不用了。”陈凯之摆摆手,淡淡开口说道:“你在京中迎来往送,想来……也很是辛苦吧,不必劳烦了,自管忙你的去吧。”

    这驿长笑吟吟的道:“哪里,哪里,无论如何,若是有什么吩咐,公爷一定不要客气,下官随时候着。”

    他不过是九品末流官,和陈凯之的地位天差地别,行了个礼,方才告退出去,连带着门一起关上。

    陈凯之阖目喝茶,却隐隐约约听到外头似有动静,他学了《文昌图》,耳目最是灵通,别人听不到的东西,他都听的一清二楚,便隐隐约约听着道:“仔细盯着,护国公的一切喜好,多久换一副茶,事无巨细,都要记下来,便是如厕,也不能放过。”

    “是,是。”

    陈凯之不为所动。

    他心里自然清楚的很,这些人,和明镜司有关系。

    明镜司能够做到无孔不入,靠的就是无处不在的密探,这洛阳城附近的驿站,平时都是迎来往送,不知要接送多少官宦和家眷,明镜司怎么可能放过,这里……简直就是一个情报站啊。

    因此,这驿长,或是驿站中的某些驿卒,总会有明镜司的人。

    这叫什么,这才叫做真正的天罗地网,多久喝茶,可以分析出陈凯之此刻的心境,若是茶喝的急,也可以作为某种情绪的判断;甚至是如厕,多半,也可以通过这个,判断出一个人的身体状况,这些处在阴暗中的人,平时如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人一般,可事实上,当你还舒舒服服的坐在这里喝茶的时候,早就有无数的情报送到了明镜司,再通过明镜司根据无数细枝末节,来判断出你的一切,将你研究个通透。

    当然,并非是什么人都可以享受这些‘关照’的,陈凯之成为护国公之后,这样的关照才逐渐增多起来,平时的时候,人家至多摸一摸你的底细罢了,倒也未必会将心思放在你的身上。

    可即便如此,这依旧让人毛骨悚然,而陈凯之,却显得淡定,因为他很清楚,迟早有一天,锦衣卫要比明镜司更加强大。

    喝了两盏茶,外头突传来了声音:“怀义公子的车驾到了。”

    一声高呼,陈凯之没有怠慢,快步走出去,而数十个学候、学子们也俱都就位,今日,没有人都穿着儒衫,头戴着纶巾,陈凯之打头,其他人尾随其后,另一边,则是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双方在道旁,等数十骑人马拱卫着一辆车驾徐徐而来,待马车停了,陈凯之上前:“学生陈凯之,迎候公子,公子远来,旅途劳顿,不能远迎,还望恕罪。”

    那礼部官员也正色道:“宫中有谕,敕吾来迎,若有不周之处,还望海涵。”

    马车的车帘卷开,露出了一张显得疲惫的脸,这张脸肤色白皙,却白的有些过分,不过车中的公子,却还是彬彬有礼的下了车,朝众人深深作揖,他的礼数很是周全,等站直了身体,方才细言细语的道:“有劳,惭愧。”

    他一一朝人点头,防范十足,虽面上显得病态,却无一不使人觉得有不周全的地方。

    随即,他微微一笑,看向陈凯之:“护国公陈凯之,吾在曲阜对你有所闻,很好。”

    他似乎是惜字如金,每一个人,都尽力的浓缩。

    陈凯之则笑吟吟的回礼:“学生惭愧。”

    怀义公子眼眸微微一眯,看了陈凯之一眼,随即便道:“洛阳的天气,比山东要寒冷一些,可虽如此,吾见汝等,却如春风徐来,妙不可言,汝等辛苦。”

    一学候上前,笑吟吟道:“公子若觉得有不周之处,还望海涵。”

    怀义公子却是笑了:“都很好,唯一不周之处,嗯……”

    他眯着眼,似是在沉吟,似乎在思考着。

    这些学候,如今一睹怀义公子风采,有许多人显得很是激动,因此每一个人都翘首盼着,希望能够和怀义公子多说上一句两句话,每一个人都搜肠刮肚的样子,想借着机会能够表现一二,因此,就在这怀义公子沉吟的功夫,许多人的心思,却是活络开了。

    这怀义公子在想什么呢,他们个个在想,怎么讨好这怀义公子。

    怀义公子可是将来曲阜的接班人,讨好了,自己的前途就一片光明了。

    因此很多人便在思考着,接下来该说什么,该提议什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