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九十章:齐家治国平天下
    陈凯之对这苏芳,心里暗暗有了防备。

    原以为今日自己是来‘招揽’苏芳的,可谁晓得,三言两语,自己这口舌如簧的人,竟是占了下风。

    内阁大学士,真是人精中的人精啊。

    自己好像不是他的对手。

    哎……

    陈凯之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苏芳既想要说话,陈凯之哪里有不肯听的道理。

    陈凯之心里甚至在想:“苏芳未必是不想合作,只是有所疑虑,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人,绝不会甘心于被自己所利用,他更希望占住主动权才是。”

    于是陈凯之心里坦然了,道:“还请赐教。”

    苏芳捋须,淡淡道:“怀义公子即将抵京,此事你有所知吧?”

    陈凯之颔首点头。

    苏芳眯着眼看了陈凯之一眼,旋即含笑着道:“那么,护国公为何不提早与他接触?”

    陈凯之笑了笑:“怀义公子的为人,学生略知一二,接触……若是提早接触,不免要逢迎和投其所好,只是……这于学生而言,实是不妥。”

    “不妥,为何不妥?”苏芳步步紧逼,似乎想问出一个缘由来。

    陈凯之稍一沉吟,抬眸,看着苏芳:“方才苏公说学生是聪明人,不错,学生是聪明人,虽是年纪轻轻,却早将这世情看透看明白了,所以学生也是一个颇有手段的人,与人交道,总有自己的本事,只是,唯一有一样,却是学不来的。”

    “学生明知道,财帛可以动人心,可让学生去奉上财帛,去逢迎别人,学生实是难以启齿,也难以出手;学生更知道,女SE可以使事半功倍,可让学生将女子如猪狗一般的赠与他人,换来学生的好处,学生实是不敢去做,不是不想,是不敢。学生自然不敢大言不惭,自称自己道德高尚,事实上,学生也是个俗人,只是……学生终究还读过书,终是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句话,该做的事,学生自然肯做,可学生认为不该做的事,却是万万不敢。”

    陈凯之一口气说了一段,更是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他想接触怀义公子,但是呢,他不是那种喜欢利诱的人,这种方式,他觉得不耻。

    苏芳是个很精明的人,而且想必耳目也众多,他似乎能隐隐猜测到,这即将到达京师的怀义公子将掀起波澜,所以他指责陈凯之为什么不及早做好防范,现在肯定会有人去联络怀义公子,并且得到怀义公子的支持,而你陈凯之,为何不去事先联络?

    而陈凯之的回答,似乎并没有令苏芳满意,苏芳冷笑:“这就是老夫不与护国公合作的原因,护国公自己绑缚住了自己的手脚,莫非护国公想要做楷模吗?”苏芳一双眼眸依旧眯着,冷冷看着陈凯之:“仁义礼信,是治人之术,而非治人之人之术。”

    这句话,声震瓦砾。

    仁义是对被统治者宣讲的,可是对于统治者而言,或者说,对于苏芳和陈凯之这样的人,是不该用来束缚他们的,因为不肯去做不仁义的事,或者说认为不道德的事,所以便就此作罢,这是迂腐。

    这苏芳是拐着歪在说他迂腐,陈凯之听了,并没有引起什么共鸣,只是抿了抿嘴,格外郑重的说道:“学生有学生的行事原则。”

    苏芳眼眸眯得越发甚了,朝陈凯之冷笑着:“可是这个原则,可能害死你,那你还固守这个原则吗?”

    苏芳似乎已经对接下来的谈话,没有多少兴致了,在他看来,陈凯之有些迂腐,这迂腐,可能是致命的,此人固然短时间内崛起,隐隐开始有了在庙堂上争权夺利的资本,可有了这个致命的弱点,可能不是长久之道。

    因此他完全不想跟陈凯之在交流下去,他的态度变得冷冽:“老夫只知道,高处不胜寒,站的越高,便有无数人觊觎你的权力,有无数人,想将你置之死地,或独揽大权,或取而代之。他们的手段,俱都是无所不用其极,若还固守你所谓的原则,护国公能得意一时,却决不能得意一世,你即便有天大的聪明,可不能做到不择手段,老夫,万万不敢和你合作。”

    “此外,老夫倒是想要奉劝你,怀义公子,决不可小看,他若是说出了什么话,可能令你丧失一切,衍圣公府毕竟传承了数百年,怀义公子乃是世公子,你的大义和迂腐,是取死之道。”

    陈凯之抿了抿嘴,他凝望着苏芳,心知今日算是谈崩了,不过……他抿嘴而笑:“其实,区区一个怀义公子,不过如此。”

    “护国公何必要说大话呢?”苏芳面色发冷,面对陈凯之带着几分的失望,他轻轻摇头,“那我们就来看看,他到底重要不重要”

    陈凯之叹了口气:“就请苏公拭目以待吧,陈某人即便不用其他的方法,也可将怀义公子玩弄于鼓掌之中。”

    苏芳不禁失笑:“你这样说,老夫倒是当真有所期待了。”

    陈凯之却又不客气的道:“只是,方才苏公的话,陈某人却是不敢苟同,苏公,令学生失望了,苏公不愿和我陈凯之合作,其实,今日听公一席话,陈某人,也已打消了与与苏公合作的念头。”陈凯之昂首,一副对苏公很是失望的样子。

    是的,苏芳对他失望,他陈凯之何止不对苏芳失望呢,这是他的心里话。

    苏芳闻言,脸色微微凝滞,竟是嘲讽的笑了起来:“你是怪老夫不择手段?”

    陈凯之抬眸看着苏芳,含笑着道:“不择手段之人,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今日可以对别人不择手段,明日就可能对我陈凯之不择手段,苏公乃内阁大学士,若连最后的底线都没有,学生无法想象,这宰辅有什么意义,庙堂上每一个人都争权夺利,苏公如此,陈某如此,其他姚公乃至是陈公也是如此,更遑论是赵王、梁王这些人了,只不过,争权夺利乃是人之常情,可最终的目的,本该是争夺了这权力,可以一展抱负,诚如书中所言,叫齐家治国平天下,手握大权,却一心只为私用,实是可耻的事,陈某人也贪财,也奢靡,也爱美玉和豆蔻年华的女子,却与苏公不同,争权夺利并非是目的,争权夺利,不过是为了兼济天下的手段而已,好了,再会。苏公,且看怀义公子如何吧。”

    陈凯之抛下这句话,留下哑然又是无语的苏芳,走了。

    走的很坦然,出了苏府,深吸一口气,世界还是很美好的,虽然没有达到最初的目的,可不管怎么说,逼还是装了,很多时候,如陈凯之方才所说的一般,装逼或许不是目的,可有时候,将它当做目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快意的事。

    若是让他用那种恶心的手段利诱人,他还真的不屑于顾呢。

    骑上马,打道回府。

    而今千头万绪,有太多事要做了,陈凯之到了北镇抚司,那臻臻便已来访了,她本是陈凯之请来的,此时天色已晚,谁知陈凯之竟是在苏家呆了太久,也让臻臻久等了。

    陈凯之肚中饿了,命人直接取饭菜到公房里吃,将案牍上的公文推到一边,上菜,一面大快朵颐,一面看着笑吟吟的欠身坐在一旁的臻臻小姐,臻臻小姐嘴角带着微笑,一双眼眸如水,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侧眸看了臻臻一眼,淡淡问道:“小姐真的不饿吗?”

    “不饿的。”臻臻小姐朝陈凯之摇头,含笑着道:“已经吃过了,而且,夜里不该多进食……”

    “减肥?”陈凯之下意识道。

    臻臻小姐略带嗔怒,薄唇一抿:“奴可消瘦的很,如何能肥字来形容。”

    陈凯之汗颜:“其实胖一些好,罢,说正事,锦衣卫的事,你理应知道吧?”

    “略知一二。”

    她虽是说略知一二,可陈凯之却是想,哪里是略知一二,你的耳目可灵通的很,她只是不想告诉自己知道多少,不过没关系,陈凯之也不想问太多,只是徐徐开口说道。

    “现在锦衣卫急需要暗探,而且需要大量的暗探,只是暗探绝不可滥竽充数,所以我的本意是宁缺毋滥,小姐和雕漆之儒的诸位,这些年遭受打压,因而转入了地下,深谙此道,所以,我想请小姐帮个忙。”

    “这个好说,人手,我这里可以为护国公准备一些,大致只有百人左右,可平时,都为奴家打探消息,倒也称的上是耳目灵聪,他们自有他们多年的经验,有了这个基础,再招募一些人,这架子就可以搭起来,若是还不够……”

    “够了!”陈凯之差点喷饭,自从跟师兄有过一段共同生活的经验,使他吃饭难以细嚼慢咽,却总是和饿死鬼投胎,有人来抢他饭菜一般,而今成了习惯,很是不雅。

    可不雅就不雅吧,陈凯之忙是取了茶水呷了一口道:“有这些完全足够。”

    ………………

    各种排队抽血拍照,一天下来,人虚脱了,还有一章,大家久等,尽力十二点之前上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