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八十九章:姜还是老的辣
        陈凯之朝他们颔首点了点头,随即道:“预备轿子。”

    陈凯之在做事上素来是一个很有效率的人,所以平日出行都喜欢骑马,今日,他却破天荒的要坐轿,倒是令人感到意外。

    自然,护国公的事,在这北镇抚司,就是天大的事,和圣旨没有任何分别,于是片刻功夫,这轿子便预备好了。

    陈凯之上了轿子,此时天色昏暗,陈凯之人靠在轿上,吩咐道:“去内阁大学士苏公的府上。”

    说着,轿子起了,陈凯之头微微一偏,倚在轿上,心里却想着吾才师叔送来的警讯。

    既是吾才师叔送来的,肯定不是空穴来风,那位公子有种种未经证实的传闻,当然,这只是传闻而已,一般人是不敢胡乱嚼舌根的,也只有陈凯之能够依靠那位臻臻姑娘,才能略知一些。

    说起来,似乎情报的工作,才是未来锦衣卫的核心,这暗探倒是需要物色诸多合适的人选,那臻臻姑娘,倒是最擅此道,看来要准备请她帮忙了。

    至于那位衍圣公府的长公子,若是他当真与长公主等人沆瀣一气,那么……会有什么手段呢?

    陈凯之坐在轿中,眼眸微微地张着,一双带着英气的剑眉却是拧了起来,陷入了更深的沉思。

    而今,他是百废待举,时间已经日渐的紧迫,那赵王虽是待罪,可肯定不会甘心的,梁王也急于要证明自己,更是张牙舞爪,还有更令他感兴趣的是,赵王的背后之人,究竟是谁呢?

    满朝文武,该得罪的也都得罪了,这些人,没一个省油的灯。

    眼下最重要的是,不断的壮大自己,疯狂的壮大,这才是最安全的办法。

    也因此,陈凯之觉得自己需要做的事实在太多太多了。

    当然,他还需要朋友。

    轿子终于在苏府的门前停了下来,同时也打断了他的思路。

    陈凯之就这般如此大张旗鼓的来,命人上了门贴,过不多时,就有苏家的门房来迎接道:“我家老爷刚刚下值,请护国公进去见一见。”

    陈凯之下了轿子,据说苏家这些日子都是死寂,陈凯之左右张望一二,那眼眸里带着悠远,目光似乎穿透了许多阴暗,看到了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陈凯之嘴角微微勾起,笑了,接着坦然地走了进去,穿过重重的仪门,被人引入了正堂,便见堂前,苏芳已在这里等着陈凯之了。

    现在的陈凯之,虽是人憎鬼嫌,可也是水涨船高,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且不说护国公的身份,单说这锦衣卫都指挥使,就已和明镜司的都督平级了,所以苏芳才来堂前迎接。

    陈凯之自然不能卖弄,见到了苏芳之后,便抢步上前,作揖道:“苏公,何必如此客气。”

    苏芳笑吟吟地看着陈凯之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护国公,请吧。”

    陈凯之与苏芳鱼贯而入,分宾主坐下。

    陈凯之朝他作揖道:“苏公刚刚下值,怕很是辛苦吧,陈某来的有些冒昧,还望勿怪。”

    苏芳摇摇头,他意味深长地看着陈凯之道:“辛苦倒也不辛苦,只有精彩。”

    “噢?”陈凯之笑了,其实他还想再装一下逼的,无非是说,哪里,哪里,比不得苏公之类的话,当然,想到自己的来意,陈凯之还是把这虚伪的客套之词咽了回去。

    还是以诚相待为好,有时候装得过了,各种虚情假意,反而难以使人相信你的诚意了。

    这就如上一世的客套话一般,什么您好、再见之类,起初的时候,让人听得如沐春风,可如此客套的话说多了,反而就使人生厌,甚至生出防备之心了,这并非是这经典的客套、寒暄有什么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绝大多数的销售人员,大抵都过份的使用了这些用词,反而令人觉得别有所图,因此,越是希望打动一个人,与其在这虚礼客套上多下功夫,反不如显得不那么客套,用心去和人寻找一个彼此感兴趣的话题实在。

    陈凯之便直截了当地道:“惭愧的很,不过,学生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这句话,便直接曝露了陈凯之整垮六部司的用心了。

    苏芳眯着眼,打量着陈凯之,道:“护国公说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是什么意思?”

    陈凯之苦笑道:“我的处境,其实苏公很清楚,若是不敲山震虎,苏公以为,陈某能活到几时呢?”

    苏芳没有接话,而是端起茶盏,轻轻地呷了口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陈凯之却是凝视着苏芳继续道:“可我也知道,苏公的处境并不太妙,那明镜司对苏公虎视眈眈,如果苏公是秀才,那明镜司就是兵,谁都知道,苏公乃是宰辅,自然不可能轻易动摇的,可明镜司若是狼子野心,要来个鱼死网破,只怕苏公也很不好受吧。”

    苏芳颔首道:“所以呢?”

    陈凯之正色道:“所以若是苏公愿与锦衣卫合作,或许可以铲除我们共同的敌人。”

    苏芳沉默了一下,并没有露出心动的样子。

    他随即笑了,道:“护国公好算计,今日不但让老夫大开眼界,转过身,却想和老夫合作,老夫现在……确实有一点麻烦,不过倒也不算什么,老夫宦海沉浮,已三十年了,三十年来,什么事不曾见过呢?护国公可能找错人了,在老夫看来,若是明镜司当真不容老夫,老夫可以独自与他们拼一拼,就算拼不过,至不济,不过是告老还乡,大不了,致士罢了。可是依老夫看,护国公的心实在太大了,老夫与你合作,成,也不过是在庙堂上苟延残喘,败,可就是满盘皆输,葬送的,何止是老夫的仕途,哈哈……老夫老啦,可经受不住这个,所以……护国公多想了,你们的事,老夫并不想牵涉其中。”

    他回绝得很干脆。

    这的确是一个老狐狸。

    显然,苏芳已经看出陈凯之玩出这么大的手笔,得罪了这么多人,他的心太大了。

    苏芳不愿将自己和陈凯之绑在一起,这也是情有可原,他毕竟是内阁大学士,眼睛毒辣得很,似乎也很明白当下陈凯之的处境。

    陈凯之心里这样想着,不过陈凯之却是笑了笑道:“可是苏公似乎忘了一件事。”

    苏芳眉毛微扬,带着几许兴致地道:“愿闻其详。”

    陈凯之便笑道:“苏公难道就没有想过,明镜司既已经决心对苏公动手,怎么可能不会安插暗探在苏公的府邸里随时盯梢?甚至,我敢断言,在苏公的府上,只怕也有明镜司的暗探吧。白日,我刚让这么多人吃了闷亏,可苏公前脚下了值,我便来拜访了,那么明镜司会怎样想呢?他们一定会想,陈某早已和苏公勾结在了一起,甚至这一次,直接整死了一个明镜司佥事,怕也未必只是我陈凯之一人的主意,十之八九,苏公也是主谋。”

    “所以……”陈凯之顿了顿,得意洋洋地道:“苏公,其实你我都是一家人,何必要说两家话?”

    说到一家的时候,陈凯之心里突然觉得怪怪的,怎么自己的口吻,和吾才师叔竟有些像了?

    他随即笑了笑道:“我与苏公,同气连枝,现在明镜司想要谋害苏公,我是决不答应的。”

    苏芳明显眼眸里掠过了什么,可依旧还是保持着笑容。

    这陈凯之,还真是鸡贼啊。

    不过他似乎显得不急不躁,也没有气急败坏的样子,而是叹口气,才道:“早就知道护国公聪慧过人……”

    这聪慧过人四字,似乎略显讽刺,他随即又道:“只是可惜,今日却不显得明智。”

    陈凯之不禁抬眸,道:“还想请教。”

    苏芳淡淡道:“很简单,老夫既肯请护国公登门,自然会有所防范,你说的没错,在老夫的府上和府外都有暗探,正因为如此,所以今日,老夫也料到护国公这个时候会来,很不巧的是,老夫还请了几个朋友,就在后堂里坐着。”

    “朋友?”陈凯之眉毛微微一凝:“什么朋友?”

    “当然是几个大理寺和都察院的故旧。”苏芳淡淡道:“护国公要不要一起去后堂见一见?”

    陈凯之不禁有些无语,苏芳的滑头,实在是超乎想象,不过陈凯之登门,似乎也可以预料,毕竟陈凯之是知道苏芳和明镜司不和睦的,现在陈凯之刚刚整了六司,自然要寻求人合作,苏芳预料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

    坑就坑在,陈凯之想要造成既成事实,让人知道,坑这六司,不只是陈凯之,而是和苏芳合谋。

    结果苏芳竟早有防范,将六司中的人也请了来,就在后堂等着,这也算是洗清了一点嫌疑了。

    看着陈凯之有些复杂的脸色,苏芳却是眼眸一张,不急不忙地道:“老夫很不喜被人威胁,可也未必就完全不肯合作,只是这合作的主动权在老夫,而不在护国公,护国公可愿听一听老夫的浅见吗?”

    ………………

    老虎今天要去医院检查身体,估计今日只能更三章了,先在这里跟大家报备一下,现在先更一章,晚些再更两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