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八十八章:逢凶化吉
    面对梁王的殷勤,方吾才并没多大的开心,显得很淡定,而且,也不在研究这个话题,完全是就此打住了。

    虽然你送了二十万两,可这是小事,所以,老夫不想跟你深入的讨论。

    谁叫你曾经不将我的话放心上,现在该是你吃苦的地方了。

    因此这方吾才对梁王的态度很冷淡。

    这梁王陈入进,原以为方先生会为这二十万两银子‘高兴’一些。

    可见方先生风淡云轻,一点都没放在眼里,倒仿佛像是理所应当,全程漠视的样子,心里不禁有点小小的失落。

    二十万两银子啊,即便对于梁王而言,都是一笔不菲的数目,而今就好似是丢进了水里,一丁点的波澜都没起来,好歹,您也笑一个吧,至少让人心里舒坦一些。

    这样他也安心点,不会在提心吊胆了。

    可陈入进拿这方吾才没办法,只是干笑着说道:“上一次,多谢先生提点。”

    “提点,什么提点?”方吾才轻轻抬眸,看了陈入进一眼,淡淡道。

    陈入进顿时觉得有些尴尬,竟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干笑着道:“先生说本王……咳咳……只怕时运有些不济,要小心防范,小王倒是牢记着先生的教诲,只是……只是……哎……”

    “还是栽了一个跟头?”方吾才笑吟吟的看着陈入进,一副意料之中的神色。

    不栽跟头就傻了,方吾才现在算是将陈凯之琢磨透了,这师侄,就是个坑人精啊,自打陈凯之说为了权力的时候,方吾才就意识到这梁王可能要倒霉了。

    好像只要谁跟陈凯之作对,都要倒霉的。

    陈入进一脸郁闷之色,想到种种,不禁咬牙切齿:“方先生,小王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遭了什么劫数,这灾星,十之八九,便是那陈凯之,这陈凯之一日不除,小王寝食难安啊。”

    “可是偏偏,这厮总是能逢凶化吉,莫非,这就是命吗?”

    方吾才淡淡道:“是的。”

    果然了。

    陈入进心情跌入到了谷底,垂着头,叹气着开口,旋即他却打起精神来,一字一句的道:“若这是命,小王就不服这口气,所以才希望方先生能够指点迷津。”

    方吾才摇摇头:“时候未到。”

    时候未到……

    陈入进不禁有点恼了。

    自己只是暂代的辅政,这一次摔得鼻青脸肿,早就被人瞧不起了,他毕竟不是赵王兄,现在急需要扳回一城,因此他不由急了。

    “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譬如,那位衍圣公的公子,眼看着就要入京了,长公主那儿,已经派了人,与他联络,这位公子,有些癖好,小王想要投其所好,若是让此人站出来说几句话,虽不至报这一箭之仇,可好歹,也能出这一口恶气,先生以为这样可以吗?”

    “嗯?”方吾才微微笑了:“这个……老夫却是说不准。”

    陈入进越发急了:“先生料事如神,怎么可能说不准呢,请先生教诲吧。”

    方吾才摇摇头:“陈凯之乃是吉星高照之人,而殿下的命运多舛,现在是凶兆,不宜轻动,不过,老夫不曾见过这位公子,自然而然,也就没有法子预知了,不过……陈凯之那儿,倒是可以试探一下。”

    “试探陈凯之?”陈入进呆了一下。

    方吾才侃侃而谈:“陈凯之的命数极为奇怪,老夫只有试一试,方才能得知他的软肋,不过这倒未尝不是一个办法,既然殿下一心想要试一试,那就试一试吧,老夫这就修书一封,给那陈凯之,假意是与他交好,等他回书,且看看他如何回,见字如面,老夫自可预知凶吉。”

    “还有这样的事?”陈入进愈发觉得方先生高深莫测,这等见字如面的方法,实是让人震惊。

    “那么,恳请先生试一试。”

    方吾才颔首,便不再理会陈入进,取了笔墨,下笔写道:“凯之吾侄,衍圣公府公子即将抵京,梁王、长公主等,欲以此刁难,慎之、慎之。”

    写罢了,他将笔搁下,随即抬眸,看着陈入进:“殿下可要看看吗?”

    “啊……”陈入进呆了一下,他倒是真想看方先生写了什么,可见方吾才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又觉得这似乎有些不尊重,便一副清高的说道:“此乃先生修书,小王就不必看了,先生自有先生的安排。”

    方吾才便叹了口气,折了信:“真是遗憾啊,若是殿下看了,一定会对这封书信很有兴趣的,既然殿下不愿看,那老夫便叫人送去给陈凯之了。”

    他咳嗽一声,吩咐道:“来人。”

    便有宦官进来,取了书信,依着吩咐前去送信了。

    方吾才这才又坐定,此时陈入进听了方先生的话,倒是有点儿遗憾了,早知道看看那书信写着什么,他干笑道:“不知何时,会有结果?”

    方吾才道:“等陈凯之回书即可。”

    陈入进却是想起一个可能:“那倘若他不回书呢?”

    方吾才摇头,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那就没有办法了。”

    陈入进有点懵逼,既然如此,这信不是白写了?他急着想要知道这件事的结果,谁料竟是如此,于是他急道:“只是公子即日就要到京,到了那时,只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先生……”

    方吾才笑吟吟的道:“殿下,有一句话叫做欲速而不达,老夫对殿下现在急迫的心情,倒是深感忧虑啊,殿下其实稳妥谨慎为好。”

    陈入进却是急得搔头抓耳,不由哀声道:“先生不知啊,小王地位,岌岌可危,如今几乎沦为笑柄,若是不立即扳回一城,只怕……”

    方吾才摇摇头,叹了口气:“时也命也……殿下,你去吧,老夫没什么可说的了。”

    陈入进一时无言,银子送了,却什么结果都没问出来,不过从方先生的话语之中,方先生虽然没有把话说满,可瞧着他的意思,依旧还是凶多吉少,他咬咬牙:“改日再来请教。”

    接着,拱手而去。

    …………

    一封书信,落在了陈凯之的案头上。

    陈凯之看着师叔亲自修来的书信,也有点懵,话说,师叔有什么话,为何不直接和直接说,却是修一封书信来。

    每次想到吾才师叔那对自己笑吟吟的样子,满口都是一家人、至亲儿子一般的话,陈凯之便觉得汗毛竖起,陈凯之在这京师,将所有人都看得透透的,即便是太皇太后,也大抵摸清了她一些性子,唯独是这位吾才师叔,却是从不按常理出牌。

    陈凯之拿起书信,打开了看,看过之后,微微皱眉,随即便将书信丢进了一旁的炭盆里。

    书信遇了烧红的碳,顿时化作火焰,留下一缕青烟,化为灰烬。

    衍圣公的公子。

    此人,陈凯之倒是有所闻。

    他是衍圣公的继承人,相当于太子的身份,虽说这衍圣公府不可能对陈凯之造成实体的伤害,可若是此人与梁王等人沆瀣一气,倒也是个麻烦。

    这等于是号召全天下的读书人,和自己为敌。

    不过……

    陈凯之笑了笑,公子……陈凯之是历来吊打公子的。

    倒是好在师叔报了警讯,否则,还真有些麻烦。

    现在嘛……

    陈凯之心里似乎已有了计较,他突的想起什么,道:“来人。”

    “卑下在。”在陈凯之的公房之外,几乎每日,都有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武官在外候着,随时禀报和听候差遣。

    陈凯之看着这百户模样的人:“要报什么事?”

    百户道:“奉公爷差遣,需招募一批暗探,经历司已拟定了大致的章程,恳请公爷过目,除此之外,弟兄们现在已经在观察明镜司的动向了。”

    “很好。”陈凯之颔首,接过了章程,却不急着看:“吩咐下去,衍圣公府的人即将抵达京师,将他们的底细摸个清楚。”

    “遵命。”

    陈凯之见这百户依令去了,却没心思办公了,见天色已到了傍晚,便起身,出了公房,外头一干武官还在候着,一看到陈凯之出来,一个个敬若神明的看着陈凯之。

    他们这些人,而今都是仰仗着陈凯之才有今日,陈凯之当初说带着他们吃肉,而今,何止是吃肉,虽不敢说现在已是神仙般的日子,可身价却都水涨船高,未来的前途,已是大为可期,他们将陈凯之当做自己的主人一般,而今已是将身家性命,俱都托付在这位护国公身上了。

    所以人现在这干人等唯命是从了,因此众人纷纷朝陈凯之行礼。

    “公爷……”

    陈凯之背着手,并不看他们一眼,在这里,他治下严厉,历来摆出的都是高高在上的态度,毕竟这些人不比军中之人那般的纯粹,龙蛇混杂,要驾驭这等人,必须摆出足够的架子。如此,方能使他们随时保持着恭顺。

    ………………

    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好像有点严重了,今天得早睡,不能熬夜了,等老虎好消息。其实是老读者都清楚老虎为人的,这两年,几乎从来没有偷过懒,不是真没办法,肯定不会更三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