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八十七章:人挡杀人
    陈凯之目光如炬,他分明看到,这江小白的身子已萎靡了下去,可是他并一点恻隐之心,这是他必须做的,只有心狠之人才能长大事。

    自己这一步步的经营、计算,甚至,这个谋划,是从锦衣卫成立时就已开始的。

    而现在,完美收官,锦衣卫和陈凯之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

    从此之后,在这大陈,再不只是明镜司一个亲军,还有锦衣卫。

    江小白复杂的看着陈凯之,整个人在发抖,却依旧艰难的,哆嗦着开口问道:“你……你要如何处置我?”

    陈凯之知道,江小白永远不可能再成为自己的威胁了。

    这种人最是自私自利,更何况,他的孙子,还捏在陈凯之的手里,长公主已经不能生育,他这驸马,若还想延续自己的子嗣,就只能任陈凯之摆布。

    陈凯之并没及时回答江小白,而是轻轻眯着眼,此刻整个人在阳光下,格外俊朗,犹如陌上公子,玉树临风。

    然而江小白知道这都是假象,陈凯之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于是他很是颓废的闭了闭眼,旋即睁开,有些无力的叹气,他现在可谓是举步维艰了,没人会在帮他了。

    更可怕的是,这一次他将所有人都坑了,这么多人头滚滚落地,这些人的同党,那么……梁王,会放过自己吗?明镜司会放过自己吗?甚至是长公主那儿,他只怕也得尽力去交代和解释,更何况,现在太皇太后已有明示,令锦衣卫跟进教坊司一案。

    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陈凯之,陈凯之此刻便是他的主宰,心念一动,便可将他毁灭。

    陈凯之见江小白看着自己,不由轻轻一笑,下一刻便徐徐开口道:“你会活着,你的孙儿,也会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几个月之后,我会从轻发落你,你依旧可以回到你的公主府,你与长公主既是夫妻,想来总有办法,解释这件事,只是……从现在起,你也是锦衣卫了。”

    江小白不禁脸色变了:“我……我……如何……”

    陈凯之不给他任何的余地,一双眼眸冷森森的看着江小白,一字一句的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你将是锦衣卫的暗探,从今日开始,锦衣卫不但会和明镜司一般,会有力士,也会有暗探,你想活,就必须乖乖的尽忠,若是你稍有一丁点其他的念头,我便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江小白满是惶恐,可最终,还是放下了心,他很明白,陈凯之将真相直言不讳的告诉了自己,起初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陈凯之势必杀人灭口。

    可随即,他苦笑,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告诉自己和不告诉自己又有什么分别,就算现在陈凯之直接告诉他,陈凯之将要举事造反,这又如何?这个世上,还有人会相信自己吗?自己跑去宫中揭发?还是去告诉梁王?

    现在的自己,只怕在所有人眼里,都已成了彻头彻尾的小丑吧!

    梁王那些人估计见到自己肯定有想暴打他的冲动,如果自己在去说陈凯之不是,众人肯定会觉得他是十足的神经病,这江小白心里很清楚,现在只能听从陈凯之安排了。

    陈凯之说完,已是翻身上马,绝尘而去,不愿在多看他一眼。

    几个护卫则押着江小白尾随。

    陈凯之一路至北镇抚司,吴佥事忙是给陈凯之牵住了马,道:“大人,宫中如何?”

    陈凯之瞥了他一眼:“等着宫中的旨意吧,很快,所有人都要系红带子了。”

    红带子……

    所谓红带子,乃是亲军的说法。

    大陈的军马,大抵可以分为四等,最高等,便是亲军,号称天子亲师,因为腰间系红带而得名天下;次等则是禁卫,再次则为京营和边军,最次,乃是府兵。

    吴佥事一听,忍不住讶异,道:“亲军?”

    亲军的级别,或许不高,可是俸禄却是会增加,最重要的是,天子亲军的职责,甚至还需挑选人入宫值守的,这代表了宫中对亲军的信任,当然,本意是宫中必须得有锦衣卫的人当值,好随时传递天子的命令,并让锦衣卫的奏疏随时可以报知天子,按照权力的分配原则,权力绝不是靠级别来划分的,靠的乃是距离职高权力的范围,距离越近,尤其是掌握了随时可以向天子禀奏的权力,这才是权势的根本。

    吴佥事忍不住激动的满面通红,当初的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吏,说是都头,实则却不过是蝼蚁罢了,可谁知自跟着陈凯之炮打了赵王府,自此之后,水涨船高,不但成为了武官,而且愈发的不可收拾,这亲军武官,绝不是寻常的武官可以比的。

    甚至可以说,吴佥事已经从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现在隐隐已经可以和许多从前仰视的人平起平坐,即便是遇到了京兆府府尹,亦可以不予理会了。

    他打起精神,顺从又敬畏的看了陈凯之一眼,犹如忠奴一般,将陈凯之的马栓了,迎着陈凯之进入北镇抚司,不禁道:“公爷,现在公爷既已是亲军指挥使,自是与众不同,眼下锦衣卫……”

    陈凯之轻轻抬眸,看了吴佥事一眼,便道:“准备营造诏狱,既然宫中厚爱,我等自该尽忠职守,除此之外,还要招募大量的暗探,这件事,你来安排。”

    “是,是。”吴佥事满面红光,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过,现在似乎咱们锦衣卫,是将文武百官,王公勋贵都得罪了。”

    这也是眼下,陈凯之的隐忧。

    陈凯之现在是天煞孤星,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如今锦衣卫成为了亲军,可这朝野内外的仇视却并没有解除,这在吴佥事这样稳妥性子的人心里,却是颇有一些遗憾。

    陈凯之手搭着案牍,只一笑:“噢,你害怕了?”

    “不,不!”吴佥事忙道:“卑下愿公爷尽忠,哪里有害怕之心。”

    陈凯之微微笑道:“其实,你还不明白,有时候,你不需要讨好一些人的,因为有些人,不是你讨好,就能讨好来的;譬如现在的明镜司一般,就算向明镜司示好,他们会接受吗?不,即便我没有得罪他们,可锦衣卫想要崛起,就迟早会被明镜司忌惮,这是利益之争,大权就在这里,非此即彼,所以,不需要妄想讨好任何人,使自己壮大起来,唯有如此,网罗自己需要的人才,渐渐的,自然而然也就可以和那些旧有的人分庭抗礼了。”

    吴佥事闻言不由觉得非常有道理,旋即便赞同的轻轻点头。

    陈凯之眯着眼,一脸正色吩咐道:“现在,我们唯一做的,就是壮大,别无其他!准备招募人手吧,锦衣卫上下,都要动起来,要让京师人知道,亲军锦衣卫是什么样子!”

    “是。”

    ……………………

    郑王的别院里。

    已有一个宦官急匆匆的抵达了一处雅致的别院,宦官低声道:“方先生,方先生……”

    他打了招呼之后,方才蹑手蹑脚的推门而入,进入了厅中,便见方吾才此时席地而坐,正在喝茶,宦官低声道:“梁王来见。”

    方吾才闻言,眉头轻轻一挑,一脸漫不经心的吐出话来:“不见。”

    小宦官吓了一跳。

    这位方先生的性子太古怪了,这梁王是什么人,天下谁人不知,可他说不见就不见,这可怎么得了,他忙是跪下,痛哭流涕起来:“方先生,奴才只是传个话,可若是先生不见,先生固然无人敢打扰,可奴才只怕……只怕……”

    方吾才方才呷了口茶,若有所思:“那就见吧。”

    小宦官才长长松了口气:“是,是,多谢先生。”

    仿佛方先生见这梁王,都已是大恩大德一般,小宦官匆匆出去,过不多时,外头有人朗声道:“小王陈入进,见过先生,先生,叨扰了。”

    方吾才眼眸都没抬,冷漠开口:“进。”

    陈入进方才脸色铁青的进来,他虽然很想勉强的挤出一点笑容,可实在是挤不出,这一次实在是被坑大了,他原以为,自己是绝不可能败的,这可是六司勾结一起,非但没有使陈凯之倒霉,哪里想到,越是勾结的厉害,反而死得越快,现在梁王府,已有许多人登门了,都是想求情的,希望梁王能够保住某些人的性命。

    可是……陈入进当然清楚,自己若是去求情,反而会死得更快。

    他左思右想,总是猜不出哪里出了问题,此时,再细细思量,想到了方先生的话,一时,竟是大悟。

    他很勉强的笑了:“先生,方才,小王已命人筹措了二十万两纹银,预备明日,便押送去善堂,小王深知先生最爱做的就是善事,是以,这区区二十万两纹银,还请先生不嫌,就请先生,拿着这些银子,普济众生,也可遂了小王的心愿。”

    他说话很动听。

    可方吾才却只不咸不淡的道:“噢,知道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