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八十三章:万死之罪
    属……属实……

    卧槽人家当事人说,这一切都属实的,陈凯之没有一句假话。

    你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一时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方才的一番激辩,六司花费了这么多心思的努力。

    为了掩盖掉证据,大家不知出了多少力,花费了多少功夫。

    甚至一切的剧本,都已经安排好了,梁王殿下居中坐镇,每一个人都撸起袖子加油的干。

    一份份的笔录、口供、账簿,乃至于是黄册户籍,这最微小的细节,大家都没有放过。

    不得不说,无论是武陟,是周瑾,是明镜司,是宗令府,是都察院,他们……都是专业的。

    犹如一群勤劳苦干的小蜜蜂,每一个人都各司其职,每一个人,都任劳任怨。

    他们可以无愧于心的拍着自己的胸脯,自己的业务能力,堪称天下无双。

    可是……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广安驸马说的竟是‘属实’。

    多少人为了你这江小白的不属实,费尽了心机,结果………你却是属实了。

    疯了……绝对疯了。

    不过还好,大家面上虽然还诧异,可心底防线还在。

    这只是一个小纰漏,定是广安驸马过于紧张,说错了话。

    这不打紧,是很容易补救的。

    不过突然出了这么个意外,还是让那武陟心里颤抖,被吓着了,广安驸马,你靠点谱吧,大家活着都不容易啊。他只得凛然正气道:“驸马,娘娘问的是,你是否勾结了教坊司,与教坊司的黄公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偷偷的让自己的外甥张怀初开开办了四季坊,不只如此,还将教坊司中的官奴送到了四季坊去,江驸马定是此刻有些紧张,这情有可原,不急,你想清楚了来说。”

    这一句,可就问的很清楚了。

    若是广安驸马再答错,那就真是猪都不如了。

    武陟说完,忍不住擦了擦额上的细汗,这是猪队友啊,本来以为最不可能出差错的地方,偏偏差点捅了篓子。

    其实这也情有可原,至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关心这位广安驸马,因为他们很清楚,广安驸马只要智商勉强及格,即便是低度一点的弱智,也该知道,在太皇太后面前,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即便是一个智商有问题的人,这个时候也该和大家的口气一样的,毕竟众人都是为了帮他脱罪呐。

    这个时候出来坑人,这是想让众人跟着覆灭嘛?

    于是众人很是紧张地看着江小白。

    广安驸马稍稍犹豫,似乎这一次是听明白了,所有人屏住呼吸,便连太皇太后似乎都受了感染一般,死死的凝视着广安驸马,江小白深吸一口气,然后真情流露,一字一句的道:“属……实……”

    啪……

    武陟身体承受不住,直接瘫坐在地,一脸震惊的看着江小白,嘴角微微哆嗦着,想说话,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这时其他人俱都傻了眼。

    这是真正的猪队友啊。

    尤其是武陟,这位以清正著称的大理寺卿,因为本就负责刑名,所以在这个会审之中,他做的工作最多,他编织了一整套的证据链接,堪称天衣无缝,这几乎是他的得意手笔,足够让到死的时候,吹嘘一番了。

    可是……

    这一些都要被这广安驸马毁了,甚至一生清誉将毁之一旦。

    陈入进急了,他眼睛发红,厉声道:“江驸马,你说清楚,什么属实,你是不是昏了头,你要清楚后果,若是属实,你便是大罪。”

    他是彻底的急了,若是可以他真的希望上前揪住广安驸马,痛打一顿,你是不是疯了,众人都在为你脱罪,你却这般轻轻松松的认罪,他妈的,不带这么坑人的。

    而太皇太后眸光变得幽深起来,面带冷意的瞥了一眼陈入进。

    这样的‘提醒’,分明是有人急了啊。

    可又何止是陈入进急呢,这六司的大臣,个个都是冷汗淋漓。

    天哪,日子没法过了啊,大家都为了你这江小白,鞍前马后,你竟把大家卖了,猪狗不如,畜生,禽兽!

    这时候若是有人给他们人手一把刀子,他们绝对不会犹豫,非要将这江小白碎尸万段不可。

    “江驸马,你是不是糊涂……”方才还振振有词的周瑾,这位曾经以铁嘴著称,被人认为是两袖清风,且敢直言犯上的刑部侍郎此刻已是急得爪耳,此时忍不住再一次善意的警告。

    “啪!”太皇太后却已是拍案而起,一双眼眸冷冷的微了起来,环视着众人一眼。

    一下子,偏殿中的杂音消失了,静得非常可怕。

    太皇太后冷面,双目如锥入囊中,厉声道:“哀家来问。”

    周瑾等人只得憋红着脸,个个不敢做声了。

    太皇太后顿了顿,随即道:“说罢!”

    这句话,自是对着江小白说的。

    江小白忙道:“儿臣万死之罪,长公主府家大业大,虽有俸禄,可偶尔,总是入不敷出,所以儿臣自作主张,让自己的外甥张怀初在外头做了一些买卖,此后,那黄公公听闻了此事,便寻了儿臣,说是有许多‘美艳’的女子,可以从中……从中……牟利,儿臣当时是昏了头,糊涂,可又有些害怕,黄公公见儿臣疑虑,于是便又说,自太祖高皇帝以来,教坊司便是如此的,这官奴毕竟是官奴,官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又说无妨,绝不会有人查出什么,儿臣便吃了猪油蒙了心,竟是肯了,自此之后……便……便和黄公公合作,这六七年来,总共从教坊司里弄出了一百多个女子,俱都是才貌双绝,也谋取了暴利,儿臣自被锦衣卫察觉,东窗事发之后,一直心中有愧,这几日,辗转难眠,思来想去,儿臣已犯下了弥天大错,这个时候,若是再不请罪,反而抵死不认,这岂不是猪狗不如,更是有负母后厚恩,儿臣……有罪,恳请母后严惩,万死!”

    万死二字出头。

    殿中已有人扶着自己的额头,几乎要昏厥过去。

    疯了……

    绝对疯了。

    这广安驸马绝对是脑子出了问题,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番话。

    所有人都在证明你没有罪,都在证明你被人栽赃陷害,结果你呢,你特么的认罪了。

    这一下子,尴尬了。

    可江小白既然主动认罪,那么,还有什么说的,这可是人家亲口说出来的。

    时间、地点、牵涉的人物,人家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有的证据,都对的上。

    陈凯之只冷眼旁观,心里想,这江小白,倒也懂得避重就轻,他先是说了难出,长公主府有困难,接着呢,又说是他自作主张,自作主张的意思就是,此事只他自己一人的关系,和长公主无关,尽力将长公主撇出去;再之后,他说这是黄公公找上他的,而且还是行之已久的潜规则,这言外之意是,他只是昏了头,而真正罪魁祸首,就是黄公公,因为即便没有他这江小白,黄公公也肯定会找其他人合作。

    所有的罪责,大部分都撇到了黄公公头上,反正……黄公公都已经死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当然,他认罪态度良好,而且主罪推到了黄公公头上,显然属于从犯,再加上自请处分,以及及时撇开掉长公主,使他和长公主的关系不至于破裂,虽然这一次认罪,得罪了所有人,可又如何?大不了不跟你们这些人玩了,只要长公主那儿,还念着一点情分,虽然回去之后,肯定要承受长公主的怒火,可长公主总不能休夫了吧。

    至于朝廷这边,因为认罪态度良好,而且这并不算什么天大的罪,再加上只属于次责,想来,倒也不至于杀头,念着这层皇亲国戚的关系,惩罚肯定是有,但还不至于最坏的结果。

    陈凯之也不得不佩服这江小白竟能在这个时候,说出一番既认罪,又使自己罪责最轻的话。

    只是……这里头唯一的问题就是,他转手之间,就将所有的队友卖了。

    卖的如此的干净,如此的彻底。

    干得漂亮!

    以后还有谁敢帮长公主呢,这驸马将所有人都卖了,以后这公主府众人都会躲着点呢。

    估计这些人心里都后悔死了,怎么就这么傻乎乎的帮忙呢。

    陈入见等人已经彻底的乱了。

    武陟几个跳的比较高的,更是知道江小白这番话意味着什么,武陟忙是拜倒,道:“娘娘,娘娘……这江驸马,和陈凯之是一伙的,对,他们沆瀣一气,是……是一伙的。”

    到了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只能攀咬了。

    可是……他自己说的话,可能自己都不信。

    就更别说,太皇太后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看着这方寸大乱的武陟了。

    太皇太后闻言,淡淡一笑,便冷冷开口道:“武卿家的意思莫非就是,陈凯之当初捉拿江卿家,要治他的罪,是因为二人早就勾结一起了,陈凯之坚持驸马有罪,坚决不肯退让,也是因为,他们是一伙的?”

    …………

    第二章了,厉不厉害,要不要给点鼓励?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