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八十章:铁骨铮铮
    陈凯之一路至洛阳宫门。

    这里和以往不同,以往陈凯之入朝,大多这里门庭若市,可今日,却很是冷清,只有寥寥数十个人到了,梁王陈入进被人众星捧月一般的拥簇在一起,显得意气风发,神采奕奕的。

    陈凯之顿时明白了太皇太后的深意。

    她这是既干涉,又不干涉。

    何谓干涉,干涉便是这事儿,她管了。

    可又何谓不干涉呢?那便是不闹出大动静,将牵涉到此事的人请来,其余人,一概拒之门外。

    这等同于是,将此事当做是家务事来处理。

    而如此的安排,既是太皇太后不愿意过深干涉朝廷事务,使自己能够抽身在朝政之外的超脱,可同时,她又管了事。

    有时候,陈凯之很是佩服太皇太后,这才是真正将权力运用到了极致啊。

    想管的事,我可以管。

    可其他的事,我不理,出了事,和我无关,因为我深居宫中,这锅,你们背。

    陈凯之至了宫门前,似乎,还有人没有到,已有宦官四处张望了,那陈入进领着诸人,冷冷看着陈凯之,目光里透着得意笑。陈凯之心里很清楚,这些人做好了手脚,就等着看自己倒霉了。

    想到这些,陈凯之嘴角不由轻轻一勾,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下一刻便昂首挺胸上前,先朝梁王行了个礼,抿嘴道:“梁王殿下好。”

    “好。”陈入进的态度显得冷淡,语气也是冷若如霜。

    陈凯之便站在一旁,索性不言了。

    终于,明镜司的人到了,来的却只是一个佥事,这明镜司的佥事其实虽在明镜司中地位不轻,可太皇太后召见,却只来了这么个人,似乎也是表示明镜司只是协助六司会审的意思。

    接下来,便是老太太来断一断这家务事的环节了。

    诸人入宫,一路通过无数的亭台楼榭和甬道,这一路,陈入进都在偷偷观察陈凯之,其实他对陈凯之颇有几分‘忌惮’,这家伙经常不按常理出牌啊,会不会,抓住了此案的什么纰漏。

    这样一想,心里有点打鼓,可随即,他又自信起来,所有的痕迹,俱都清理干净了,绝无可能有纰漏的,他便放下了心,至偏殿之后,总计十几人,除此之外,在这偏殿里,太皇太后已经高坐,慕太后则侧立在母后身边,四个内阁大学士,早已赐坐,在此等着。

    太皇太后面带微笑,不等众人行礼,便笑着说道:“武陟,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清瘦了。”

    那大理寺卿武陟忙是拜倒:“难得娘娘还记得微臣。”

    太皇太后面容里依旧保持着笑意,眼眸微微一垂,竟是万分的感叹起来。

    “是啊,十几年前,你还在翰林呢,哀家记得,先帝那时年纪还小,经常要去筳讲,有一日,陛下特意夸了你,说你《周礼》讲的最好,那时候,哀家还召见过你,不过那时,你可是大腹便便,想不到,今日却是清瘦许多。”

    武陟汗颜,却又隐隐有与荣焉的样子。

    太皇太后看到武陟,不由想起从前的事来,不由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即又道:“还有一个,叫周铁嘴的,可是你吗?你而今成了刑部侍郎了?”

    刑部侍郎周瑾忙是出来,拜倒:“那……那只是别人取笑的名字,不成想娘娘还记得。”

    “怎么不记得。”太皇太后含笑着:“二十三年前,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御史,可都察院里,就数你最耿直,你当着先景皇帝的面,痛陈百官的过失,景皇对你,可是烦不胜烦,屡屡抱怨你,说你是铁打的嘴。”

    周瑾惭愧的样子道:“臣想起过去种种,也是感慨万千。”

    太皇太后笑吟吟的看他:“现如今,卿家的嘴还是铁做的吗?”

    周瑾道:“已经锈迹斑斑了。”

    太皇太后一挑眉:“锈迹斑斑不打紧,只要还是铁的,哀家就欣赏。”

    她面带笑容,似乎真如家事一般,拉着家常,回忆着往事,便如一个念旧的老太太一般,她似瞧见了一人,目光凝视那明镜司的佥事:“卿家是何人?”

    佥事忙道:“下臣朱明,忝为明镜司佥事。”

    太皇太后眼眸轻轻的一眯,格外认真的看着他,格外满意的开口道:“明镜司,历来只效忠宫中,每一个人,都是铁面无私,尽忠职守,历代先帝,都是赞不绝口的,哀家见你沉默寡言,颇有几分刚直之气,很好。”

    佥事朱明忙道:“娘娘谬赞。”

    太皇太后最后环顾四周,打量着众人一圈,便继续笑道:“你们呢,有不少,哀家都见了面善,倒是令哀家,想起诸多往事了,可往事如烟啊,从前的旧事都不提了,今日,请大家来,也不是要打要杀,更不是来细数往事,只一件事,便是断一个是非。”

    “这世上,最难断的就是是非,你看,一边是梁王,是明镜司,还有周铁嘴,有武陟这些忠良,当年,哀家可记得这些人中,有为数不少,可都是铁骨铮铮,若说哀家信你们官官相护,哀家不信,不敢信!”

    “可另一边呢,陈凯之就不值得信吗?这也不对,陈卿家这孩子,哀家可是印象深刻,他是有大功的,既如此,那就大家在一起,分出一个是非曲直,好了,现在该谁来说了?”

    她笑了笑,下头的人都面面相觑,殿中安静的可怕,几乎可以听见针落的声息。

    慕太后只在一旁侧立着,目光轻轻扫过众人的脸上,嘴角轻轻一眯,即便她看透很多人的心思,却依旧面无表情的,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平静,端庄高贵。

    这时,那周瑾率先开口道:“臣先来说。”

    慕太后笑了:“果然还是周铁嘴,依旧还是铁嘴铮铮,好,就请你来说吧。”

    周瑾拜倒:“娘娘,臣告陈凯之诬告之罪,广安驸马本无罪,而陈凯之无故拿人,堂堂皇亲国戚,说拿就拿,为何?这是陈凯之对锦衣卫历来纵容的缘故,自锦衣卫创建以来,这些锦衣卫的力士,就个个眼高于顶,自以为有人撑腰,四处缉拿,严刑拷问,不知多少人饱受其害,百姓畏之如蛇蝎,良善夜夜恐惧,不知何时会有人侵门踏户,只是万万不曾想,他们非但不晓得反省,竟反而更加猖狂,这一次,竟先是拿了广安驸马的外甥,严刑逼供,此后又拿广安驸马,若非是宗令府得知了消息,果断报入宫中,前去北镇抚司营救,只怕还不知,这陈凯之要如何拷问广安驸马。”

    这个周瑾条理清晰,给陈凯之安的罪名也是让人愤怒的,不过陈凯之并没反驳,而是静静的听着。

    “娘娘,臣与广安驸马,并无任何关系,平时更无私交,他乃皇亲,臣乃刑部侍郎,可朝廷自有法度,而锦衣卫却是在京中,弄得鸡飞狗跳,人人自危,敢问,他们自称以王法而治京师,可王法何在?”

    “臣一告陈凯之诬告,二告锦衣卫害民,请娘娘明辨是非!”

    这一番话,可谓是于情于理,太皇太后却是绷着脸,颔首点头:“你说的,都是实情?”

    周瑾正义凛然:“臣所说,无一不是实情。”

    太皇太后眯着眼,目光掠过丝丝的冷意,不过只是一闪而过,立即便挑起娥眉,郑重说道:“若是所告属实,那陈凯之就成了乱臣贼子,而锦衣卫,就更加是可怕了,是吗?”

    “是。”

    太皇太后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旋即目光环视了众人一眼,便问道:“那么众卿家怎么说?”

    那此前的大理寺卿武陟正色道:“臣乃大理寺卿,与周侍郎一样,都是主掌刑名,广安驸马一案,六司专程审理,每一处细节,俱都仔细核验,不敢疏失,臣敢言,此案,确是诬告无疑,臣敢拿项上人头作保。”

    他的话掷地有声,令人凛然。

    其他宗令府、都察院的人员纷纷颔首,附和着说道:“娘娘,历来的钦案,多是三司会审,为的就是水落石出,可此番,却是六司会审,若要包庇和官官相护,难道这满朝廷的大臣,都不值得相信了吗?这朝野内外,如此多的忠臣、直臣,即便会有一些不肖之徒,可臣等敢言,有奸必有忠,若要使六司俱都一致,除非是事实真相,否则绝无可能。恳请娘娘明辨。”

    他们说的话,其实很有道理,这是六司会审啊。

    太皇太后微微蹙眉,心里盘算着怎么解决,也在思考着陈凯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因此她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才淡淡道:“你们说的都很有理,可是哀家还得问一个人。”

    方才的时候,除了陈凯之,就只有明镜司佥事朱明一直默不作声,她侧眸看了朱明一眼:“朱卿家,哀家想听听明镜司的有什么意见。”

    朱明拜倒,声音虽是带着恭谨,却又有一丝冰冷:“娘娘,明镜司核查过,整个案子,确实找不到任何的纰漏,广安驸马无罪。”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