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七十六章:较真挺好
    陈凯之自然清楚,这些内阁大学士,是为了奏疏来的。

    估计他们现在非常想知道其中的真相,才这么着急的召他来。

    于是陈凯之点点头,朝众人笑了笑:“不知诸公,有何见教。”

    姚文治看了陈凯之一眼,不由笑了笑:“你奏疏中所奏之事,实是骇人听闻,广安驸马竟是如此‘放肆’吗?那么,你在奏疏中言之凿凿的事,可有实据?”

    这姚文治的性格还真是稳,这么大的事,他不仅仅维护广安驸马的颜面,也不得罪自己,这做什么事情,都得证据,既然如此,陈凯之你拿出证据来。

    陈凯之面对姚文治的态度,他并没有恼,而是正色说道:“人证有不少,那四季坊,本就有不少的女子,身份可疑,锦衣卫做过调查,也有口供。”

    “口供在哪里?”姚文治正色道。

    陈凯之道:“已移交宗令府和大理寺。”

    一旁的成岳噗嗤一笑:“这就怪了,宗令府和大理寺还有刑部、明镜司、都察院诸部司,都不曾收到过你移交的口供。”

    “没有吗?”陈凯之面色平静:“那么就是他们销毁了。”

    “放肆!”成岳皱着眉头,冷冷瞪着陈凯之,沉着一张脸,正色道:“若你说宗令府销毁了倒也罢了,明镜司销毁了,也值得商榷,即便是大理寺或者其他什么部堂销毁了,亦可称之为可疑,可是这么多部堂,俱都没有收到所谓的口供,你的意思是,所有人都是错的,唯有你们锦衣卫,是对的?”

    “……”

    陈凯之服了。

    他抿抿嘴,索性不言,多说无益啊,因为其实就算是陈凯之自己,若是有人告诉他,有人犯了罪,而且掌握了证据,已将证据移交给了谁谁谁,可收到的人个个摊手,每一个人都摇头,说压根就没有收到,自己会相信那个人吗?

    好吧,陈凯之自己都不会,因为没有人相信,这么多衙门,会众口一词。

    姚文治又微微笑道:“护国公,此事看来有蹊跷,不过无妨,你还在奏疏中说,还有人证?”

    陈凯之点头:“不错,广安驸马的外甥张怀初,便是人证。”

    “人在哪里?”

    “移交了。”

    “移交给了谁?”

    陈凯之突然发现这个对话,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这是一个无限的循环,在心里冷笑了一番,陈凯之便淡淡道:“想必已经不知所踪了吧。不过,下官倒是想起一个事来,凡事,都会有痕迹,比如教坊司的公公,既然他和广安驸马勾结,只需立即拿下他,不怕他不招供,到时,一切就可水落石出了。”

    陈凯之的话很有道理。

    这个世上,做了的事,不可能没有痕迹,而这个教坊司的公公,便是关键中的关键,只要拿下他,他肯招认,那么,一切就都无从抵赖了。

    成岳闻言,却是拍案而起:“你还好意思说,你可知道,昨夜,教坊司的黄公公,已经自缢而亡了,他在临死之前,曾对身边的小宦官说,就是因为你陈凯之污蔑他,他当年,也曾侍奉过先帝,怎么受得了你这样的侮辱,教坊司已有多个宦官指认,说他整整一日都是恍恍惚惚,口里说着冤枉,说忠心耿耿,说一向尽忠职守,说不如死了干净,当天夜里,人便死了。陈凯之,黄公公是宫里的人,若不是因为你的污蔑,何至如此,到了你现在,你还要拿他?你去哪里拿,去阴曹地府拿吗?”

    陈凯之听了,竟不觉得震惊。

    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乎也已断去了线索。

    其实……这都情有可原,既然对方已经抹去了一切,又怎么还会留着这个黄公公呢,也就是说,黄公公必须得死。

    这样的手段,如此的同心协力。

    看来,是有人出手了。

    想必是要整死自己吧,若是自己诬陷驸马,那一定会掀起惊涛骇浪。

    那自己的名声岂不是毁于一旦了,以后还有谁会相信自己。

    这种真是狠呐。

    不过他不并恼,而是神色淡淡的看着姚文治。

    姚文治含笑道:“不要动怒,不要动怒,都不要动怒,这事,要怪,也怪不到护国公头上,黄公公有什么委屈,等待彻查就是,是他自己要自缢的,宫中尚且没有为此事,而将一切罪责推诿给护国公,吾等说这些做什么。陈凯之,现在你这份奏疏,几乎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这也是老夫和诸公,请你来坐一坐的原因,老夫啊,也是为了你好,正因为如此,请你来说说话,奏疏,老夫驳回了吧,就不必呈送进宫里看了,关于广安驸马之事,你以后不要再问,也不要再管,这是为了你好,你意下如何?”

    息事宁人。

    陈凯之明白了姚文治的心思,他不愿惹麻烦了,不管是陈凯之,还是广安驸马,他谁都不想得罪。这倒不是不敢,而是完全出自于这位姚公的性子,姚文治历经三朝而不倒,甚至在太后和赵王斗争最激烈的时候,地位依旧稳如磐石,无人撼动,这绝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他上一次,帮了陈凯之,大大的削弱了赵王一党的势力,可这等老狐狸,在没有真正把握前,绝不会又贸然去得罪一个长公主。

    陈凯之摇头:“请姚公不要驳回,我愿坚持己见。”

    驳回了,就等于是私下里和解,而陈凯之坚持,就是要让内阁继续送入宫中去,这就叫上达天听。

    姚文治微微皱眉:“可若是不封驳,当真送到了御前,就难免有人要痛斥你栽赃陷害,诬告他人了,老夫这是为了你好。”

    陈凯之想了想,起身,朝姚文治郑重其事的作揖:“我自知姚公与诸公的爱护之心,是不愿我受人攻讦,只是若我此时放弃,岂不让锦衣卫,成了栽赃陷害的一群恶徒?不但使锦衣卫声名狼藉,于我而言,只怕也无法承受诬告他人的污名,此事,既已经开始,就该有个结束,无论是非曲直,宫中自有明断,学生最怕的,恰恰是无疾而终,这是最糟糕的结果。”

    姚文治奇怪的看着陈凯之,到了这个份上,你陈凯之手里一点证据都没有,而各部各司早已有了明断,这等于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去指责广安驸马,还要推翻掉大陈几乎所有司法机构的论断,这是几乎没有可能的事。

    “好吧,既然你坚持,那么,老夫只好票拟之后,呈报入宫了。”

    姚文治显然,是想借此机会卖陈凯之一个好,既不惹麻烦,又将陈凯之找来,告诉陈凯之,老夫还是很偏袒你的,这奏疏若是送上去,你可能要四面楚歌了,不过谁料陈凯之没有领情,便苦笑道:“很好,对了,再过一些日子,衍圣公府的公子就要入京了,你是学候,到时少不得要去款待迎接,这几日,就不要为了此案操心了吧,这个案子,既然已经有了明断,而且六司会审的口供都很翔实,慕太后看过了口供和结论,也点了头,总之,不要做无谓的事。”

    姚文治接着挥挥手:“都去办公吧,这茶,喝的也是索然无味。”

    成岳懒得和陈凯之啰嗦,接着起身,踏步而去,苏芳现在是泥菩萨过河,也起身离去。

    唯有陈一寿一直默不作声,却是留着,姚公很有深意的看了陈一寿一眼,徐徐开口:“你们……不妨可以好好聊聊。”

    陈一寿和陈凯之之间的关系,可谓是世人皆知,姚文治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旋即起身而去,完全不愿多做逗留。

    陈凯之却是留着,呷了口茶,随即看向陈一寿,淡淡问道:“陈公对此,有何看法?”

    陈一寿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人,才朝陈凯之缓缓说道:“若是你的话是假的,老夫能说什么?可若是你的话是真的,老夫细细思来,真是恐惧啊,凯之,你是不知吧,刑部的侍郎杨铭,便是老夫的门生,老夫昨天夜里,问过他,他也是矢口否认,你们锦衣卫移交了什么人证物证给了刑部。”

    陈凯之不由笑了,看来这些人的手段还真高明,因此他不由皱眉,一字一字的认真问道:“那么,敢问陈公,陈公是相信那门生,还是相信学生呢?”

    陈一寿看了陈凯之一眼,便捋须笑了:“谁都不信,老夫在等结果,其实,老夫对于方才姚公的话,很不以为然,明哲保身?嗯,朝中有太多明哲保身的人了,可就是没有一个人,肯真正去较真的,人啊……其实较真一些,挺好!所以,老夫希望能够有朝一日,看到你的证据,也希望,有一日,你能洗清你身上诬告的质疑,你若是一口咬定了确有其事,那就较真吧,老夫……等着。”

    陈凯之颔首点头,他突然发现自己和陈一寿有了共鸣,这满朝文武,这么多乌七八糟的事,说穿了,不就是因为,每一个人都不较真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