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七十五章:公道
    九千多册的销量,绝对不小,毕竟这个时代,识字的人不多。

    若是加上有人相互之间传阅,读此书的人,便可达到两三万人,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当这两三万人读了这些故事,就极有可能将此当做趣闻流传出去,最终,可以达到广泛的传播。

    甚至一些说书人,说不准,也会大量的从《洗冤录》来截取故事,而陈凯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个时代,尚且还没有人知道宣传的重要,洗冤录的宣传方式,在上一世,看上去属于粗制滥造级别,可在这个时代,绝对属于最领先的宣传品。

    这些日子,陈凯之都呆在山下办公,山上倒是有人来,说是师叔已经寻了自己许多次,第一次第二次的时候,据说是气势汹汹,陈凯之听了,不禁觉得后襟发凉,他依稀记得,似乎有御史弹劾过自己,说自己和吾才师叔的女儿私通。

    这种弹劾,难辨真假,完全属于捕风捉影,不能尽信,可现在却是传的风言风语,现在无论是真是假,都已不重要了。

    重要的事师妹的名誉被破坏了。

    这个时代女子是很注重名誉的,有些人看得比命还重。

    因此陈凯之很能体谅师叔的心情,师叔现在定是想要杀人的心都有,即便是捕风捉影的事,他也无法跟师叔解释清楚。

    其实呢。

    就算自己能解释的清楚,这师叔也会收拾自己一番。

    哎……

    真是有苦难言。

    好吧,他惹不起,还是捏着鼻子,躲远一些。

    今日一早,陈凯之照例在这北镇抚司里转了一圈,随即回到自己公房,现在这锦衣卫,他还不能做甩手掌柜,因为是初创,所以许多事,还需自己做主,他低着头,开始拿出一篇篇公文来看,其实锦衣卫的问题,他早已意识到了。

    锦衣卫的职责是缉拿和打击不法之徒,看上去,这个职责似乎很明确,可问题在于,这里是京师,这就意味着,许多不法之徒,都和官员以及权贵有关,那么,陈凯之该不该管呢?不管,那么还打击什么不法之徒?若是管了,大理寺和明镜司,就要和你说道说道了。

    明镜司的职责,是监视甚至是缉捕满朝文武,所以权力极大,它可以直接拿着拍票拿人,而锦衣卫,事实上,却是不具备这个权力的,就比如那位驸马爷,锦衣卫这边一拿人,人家就登门索要了。

    终究,只是治安机构啊。

    所以眼下,所谓的捉拿钦犯,锦衣卫敢于去某些官员的府邸直接搜捕,可并不代表,他们有权力去捉拿官员本身,这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问题,许多案子,锦衣卫竟是无能为力。

    陈凯之批阅了几份公文,这时,吴都头便急匆匆的进来,不,如今吴都头已成了吴佥事,而今,他已成了正式的锦衣卫指挥佥事,如今他也开始注重起形象了,不再是垢面的样子,装束一新,尤其是穿着佥事才能穿的淡黄色飞鱼峰,腰间威风凛凛的插着一柄飞鱼峰出品的绣春刀,显得格外的精神。

    他朝陈凯之抱拳行礼,便淡淡问道:“护国公,最新的消息。”

    “哦?”陈凯之搁笔,抬眸,慢条斯理的道:“什么事。”

    “广安驸马已经被释放了,刚从大理寺里出来。”吴佥事道。

    这个结果,其实并不意外。

    他早就料想到了,那江小白肯定会放出来的,毕竟他的背后可是公主,指不定赵王等人也在从中作梗呢。

    虽然不意外,但是陈凯之不由皱起了眉头,有些困惑的问道:“六司会审,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是啊,审了几日,最后的结果是,俱都是栽赃陷害,还有那个张怀初,也交割给了他们,他们的判决是,这是张怀初被屈打成招,甚至是那些官妓,也已被他们控制住,俱都反口,咬死了她们并非是教坊司里出来的,不只如此,她们都有自己的黄册户籍为证,所有人的出身,各有不同,可就没一个,和教坊司有关。至于其他的罪责,也都是查无实据,所以清早的时候,广安驸马便被释放了,回了公主府,现在,长公主殿下,似乎是有意想要状告护国公还有锦衣卫屈打成招、栽赃陷害,是诬告。”

    陈凯之似乎早就料想到这个结果,不过他便不着急,而是勾唇笑了笑,旋即便漫不经心的道:“是长公主出面吗?”

    锦衣卫的耳目,还算是灵通,吴佥事摇头:“自然不是公主殿下亲自出面,不过,有御史做了准备。”

    一个案子,交割给了宗令府,随即便是六司会审,转眼之间,所有的口供和一切的人证物证全部洗了个干净,广安驸马平安落地,而现在,锦衣卫反而成为了故意找茬,或者是别有居心了。

    陈凯之不由叹道:“真是令人感慨啊,六司会审,竟是这个结果,六个如此至关重要的衙门,得出的结果竟是一致,更可怕的是,竟是无一人提出任何的质疑,其实,我倒是不怕有人要弹劾我,让他们弹劾吧,真正忧虑的,却是朝中竟到了这个地步,每一个人将藏污纳垢,当做理所当然,他们可以不约而同的,对这等事视而不见。我蒙太后的垂青,从陈姓宗族,抬入了宗室,侥幸,也得了一个国公。虽不是位极人臣,却也还算是一身富贵了,大陈如此,迟早有一日,要有社稷倾覆的一天,到了那时,倒是很想看看,这些受了国恩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陈凯之吁了口气,显得很是不悦:“一个广安驸马如此,可这大陈朝,却有一百一千个广安驸马,其他人,又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呢?现在他们以为天下太平,便自觉地没什么要紧,就算出了事,也会有人给他们捂盖子,会有人帮他们洗清,就如今日这般,最终,六司会审,结果这会审,不过是脱罪的程序,而并非是要追求公正严明,罢……我上奏吧。”

    陈凯之一番感慨,是真正的有了忧患,这个忧患,反而不是对自己个人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陈凯之认同这个理念,如今身居高位,享受恩俸,若是也和那些人一般同流合污,那么……自己又成了什么样的人?

    这时候,必须表达自己坚定的立场,上奏,不服!

    明明是有人在背后操纵一切,对于这广安驸马的事却没人在质疑,真让人寒心,可见这大陈朝的朝堂之上,有多少人是公主的同党,做着奸佞之事,却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

    陈凯之不由觉得好笑,看来自己得反驳了,因此他快速的开始提笔书写,写下一份奏疏,随即命人送出去。

    这奏疏只送去了半个时辰,此时,通政司却有人来:“护国公,内阁诸公有请。”

    想来,奏疏已经到达了内阁,而内阁诸公们看过了奏疏之后,选择了请陈凯之去内阁说话。

    对于这份奏疏,内阁是极重视的。

    陈凯之颔首点头:“请。”

    陈凯之一身蟒袍,系着玉带,转眼之间,便入宫,至内阁。

    当初进内阁的时候,自己还曾是一个小翰林,而如今,却已是国公,再不必用充满敬意的目光来看待这里了,可即便如此,陈凯之深知,内阁和那些所谓的王侯是不同的,王侯是靠血脉来流传,无论你是何人,即便是个傻子,可该你的爵位,依旧还是你的,正因为如此,许多的宗室,乃至于公侯,陈凯之心里大多不以为然。

    而这内阁,却汇聚了天下精英中的最精华部分,每一个人,都不可小看。

    有书吏领着陈凯之至内阁的茶房,陈凯之进去,便见四个内阁大学士,已在此高坐了。

    姚文治漫不经心的喝着茶,见了陈凯之来,便笑容可掬道:“凯之啊,老夫可候你多时了,许久不见,你气色倒是不错,不必行礼,不必行礼,老夫虽是年长,敢厚颜无耻的自称是你的尊长,可这俗礼,也就免了吧。坐下,看茶。”

    可陈凯之还是行了个礼,随即坐在下首,看着内阁诸公俱都笑容可掬的看向自己,只是他们的眼中,却都各有千秋,意味深长。

    陈凯之接过了递来的茶盏,便不急着喝,而是朝诸公微微一笑,欠身道:“不知诸公请小子来,所为何事。”

    姚文治和其他几个学士对视,随即含笑道:“这份奏疏,可是你上的吧。”他拿起了奏疏,给陈凯之看了看。

    陈凯之当然认得,颔首点头:“正是。”

    姚文治又笑了:“你奏疏中,自称广安驸马的罪行,是板上钉钉,绝不会有错,而且人证物证,俱都翔实,没错吧?”

    陈凯之又点头:“不错,我敢以人头作保。”

    姚文治不禁笑了:“好了,好了,休要说什么人头作保的话,老夫,还有列公,就是为了你这份奏疏请你来的。”

    ………………

    月底了,转眼又是一个月,这个月,因为俗务缠身,所以老虎算了一下,只更新了三十多万字,说实话,对于老虎而言,是少了,明天就是下月的开始,老虎在这里写一个保证书,保证下月更新超过四十万字,每天最少四更五更,做不到,就切小JJ。

    以此作保。

    同学们,最后一个小时,还有月票的快投吧,请支持一下,万分感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