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七十三章:胆大妄为
    京兆府的地牢里,已是油灯冉冉。

    刑堂里左右的锦衣卫力士跨刀而立,陈凯之高坐案后,在这扑簌的灯火之下,他神色冷峻肃穆,一双眼眸浅浅眯了起来,直直的看着江小白。

    此刻江小白生生被人拖了进来,整个人看上去极其的狼狈,在冉冉的灯火下,苍白的脸色是那么的明显。

    众人将他推至陈凯之跟前,江小白自是不甘心的,口里叫着什么,不肯跪下,身后一个力士熟稔的自后猛踹他的腿肚,他整个人朝前一倾斜,不自觉的跪在了地上。

    只是这样的方式,很不友好,江小白吃痛,嗷嗷叫了一声。

    陈凯之盯着江小白,眼角瞥了一眼一旁垂头执笔预备做笔录的差役。

    随即,他手轻轻搭在了案牍上,慢条斯理的道:“江小白,你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吗?”

    开门见山,没有什么啰嗦的事可以问了。

    江小白闻言抬眸,冷冷的注视着陈凯之,嘴角轻轻一勾,冷笑起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陈凯之却是比他笑的更冷,嘴唇轻轻的一扬,露出嘲讽的之意,下一刻便很是不客气的开口提醒道:“你身为驸马,在外生了一子,此事,你不知道吗?”

    这一句话,直接击中了要害。

    他是驸马,荣华富贵,俱都来源于长公主,长公主本就醋意大,若是知道此事,只怕……

    他是很怕的,因此他竟是铁青着脸,很是藐视的反驳陈凯之:“这是污蔑,这是污蔑,我在外从没有儿子,你说有,那就将他请来,陈凯之,你这是污蔑皇亲国戚,胆大妄为至此……”

    这江小白是不见棺材不掉落呀。

    陈凯之并不急,而是朝江小白微微一笑,慢条斯理的开口:“污蔑吗?你认为,我陈凯之会愚蠢到,平白污蔑你,你也知道你是皇亲国戚,我既然敢拿你,若没有如山铁证,锦衣卫何至愚蠢至此?”

    江小白打了个冷战,额上冷汗淋淋,这话是没有错的,人家敢登门来拿人,肯定……有一手。

    他一下子收了气焰,支吾着问道:“你……你要如何?”

    陈凯之笑吟吟的道:“其实,想来你也很清楚,若是此事传了出去,你会是什么下场了吧,其实,即便是长公主愿意饶你,可是宗令府,愿意饶你吗?其实,认证物证要齐全,很容易,且不说你的外甥已经供认不讳,其实,你寄养在王家的儿子虽是死了,可只要我命人去豫章细查,要证明此事,其实一点都不难。驸马爷是贵人,可一旦被人知道此事,可就一钱不值了,这算起来……也是天大的丑闻了吧。”

    江小白眼眸轻轻一垂,整个人竟是颤抖起来,那身子抖如筛糠,他很明白,陈凯之的意思,若是昭告天下,就算朝廷想要遮羞,长公主愿意原谅,可为了皇家的颜面,也定不会轻饶了自己的。

    思考了片刻,他便抬眸看着陈凯之:“你想怎样?”

    陈凯之笑了笑,继续道:“还有,你勾结教坊司,此事,可是有的吗?”

    “我……”

    陈凯之逼视着江小白,一副冷若冰霜的态度让江小白不敢直视,不由垂着头思考着。陈凯之却是没耐心等下去,冷冷开口。

    “看来,你连这也不愿意认?其实我也不需你的口供,你的口供,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不需你的证词,这罪证便可落在实处了,我将你拿来,其实只是想问你一句,你想死,还是想活。”

    江小白错愕的抬眸,他看着陈凯之,发现这陈凯之,愈发的深不可测起来。

    他犹豫了一下:“你要做什么?”

    陈凯之淡淡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还不等江小白考虑,此时,外头,已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让开。”有人厉声道。

    接着,几个官员闯进来,为首一人,乃是宗令府的宗令陈武,身后,其中有两个陈凯之是面善的,一个来自于大理寺,一个来自于刑部。

    另一个,却是穿着武服,看他的装饰,竟来自于明镜司。

    这个队伍,分量可不小。

    陈武上前,不由冷冷质问道:“陈凯之,广安驸马犯了什么罪?”

    陈凯之起身,道:“勾结教坊司之类,为数不少。”

    陈武正色道:“无论如何,他犯了什么罪,都不是锦衣卫可以管的,要管,还有大理寺,有刑部,有明镜司,有都察院,驸马我要带走,到时自会三司会审,可现在,我们必须把人带走。”

    长公主的能量不小,这边陈凯之刚刚拿人,另一边,就这么多部堂的人到了。

    陈凯之起身,朝陈武一揖:“只是……现在案子只审了一半,岂有说带走就带走的道理?”

    陈武闻言竟是恼了,朝着陈凯之厉声道:“这是宫中的意思,就在方才,梁王殿下已经入宫觐见了太后,宫中传出了意思,此事非同小可,责令三司会审,不过这三司,却是大理寺、明镜司和都察院,和你们锦衣卫无关,你们锦衣卫奉旨,治的是小民,广安驸马乃是皇亲国戚,岂是你们可以过问。”

    他一副不容商榷的态度,跟着他来的许多人都是怒容满面,显然,这一次锦衣卫是引发了众怒了。

    官不聊生啊,你说拿就拿,你是什么东西,广安驸马这等皇亲国戚,若是都可以随意拿了去审问,若是真的落了什么罪,以后这朝中,多少人要朝不保夕,这是酷吏的行径,你以为你陈凯之仗着有太后的包庇,就可以胡作非为?

    陈武气血上涌,他是宗令府的宗令,现在宗室里,已是怨声载道了,他这个宗令若是再不出面,谁能保证,明日锦衣卫就拿到自己头上。

    陈武深吸一口气,随即道:“所有涉及到广安驸马的卷宗,以及一切的人证物证,我们都要带走,陈凯之,你不要自误,当今天下,没有汉武帝,而你,也不是张汤。大陈不需酷吏,你是护国公,是宗室!”

    这显然是一番警告。

    汉武帝在这个时代,并不为人推崇,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任用了酷吏,譬如张汤、宁成这些人,而陈武将陈凯之比喻为张汤,也是告诉陈凯之,想一想张汤、宁成这些人的下场。

    陈凯之抿着嘴,见陈武和随来的众官气急败坏的样子,他笑了笑:“是,多谢陈宗令告诫,受教。”

    “好了,来人,将驸马带走,还有其他人以及所有的供词,俱都交割。”陈武正色道。

    “且慢!”陈凯之正色道:“关于此案,我会上达天听,也希望三司能够秉公而断。”

    陈武从来没见人这样违抗过自己,此刻见陈凯之态度坚定,冷冽,他不禁笑了笑,从牙齿缝里一字一句的挤出话来:“护国公要上奏,就请自便;京师里,也不只是你们锦衣卫嫉恶如仇,我们自会秉公而断。”

    说着,他使了个眼色,早有人上前,搀起江小白,又有人呼喝道:“所有的人证物证在哪里,都交出来。”

    锦衣卫的力士们看着陈凯之,陈凯之背着手,面带笑容,朝他们点点头。

    于是力士们也不敢怠慢,自是领着人去交割了。

    陈武脸色方才缓和了一些,他以为陈凯之会和自己对着干,不过还好,这一次大理寺、刑部、都察院甚至连明镜司都掺和了进来,再加上宗令府,这几乎是整个大陈刑狱的所有力量了,这陈凯之区区一个锦衣卫,管的本就是本地的治安,而且还只是天子脚下的治安而已,能神气什么?总算陈凯之还算识趣。

    他朝陈凯之道:“好了,告辞。”

    陈凯之道:“陈宗令。”

    陈武回眸:“还有什么见教吗?”

    陈凯之叹了口气道:“广安驸马一案,何时会有结果?”

    陈武冷声道:“很快!”

    陈凯之便不再问了,等这些人匆匆带着广安驸马而去,陈凯之依旧坐在刑堂,命人斟茶,一旁的吴都头在旁候命,尴尬道:“这一次,倒是来势汹汹,居然将朝廷各有司都牵涉进来,真是罕见。”

    陈凯之笑了:“是啊,我也不曾想到,这刑部、大理寺尚且就不说了,宗令府牵涉进来,也是情有可原,都察院是台谏清流,想不到也来了,最令人意外的是明镜司,长公主殿下的能量,还真是不小。”

    吴都头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长公主有这样的能量吗?”

    陈凯之又笑了:“好了,这不是你管的事,要操心,也是我操心,这才只是刚开始呢,对了,你将笔墨拿来,我要上书一封,这个案子,我们既然已经审过了,总要报上结果去,要让宫中知道为好。被人审,这是别人的事。”

    吴都头颔首点头:“是,小人明白。”

    吴都头取了笔墨,陈凯之只略一沉吟,随即落笔作书,只消片刻功夫,一封奏疏便算是完成:“立即发去通政司!”

    ………………

    本来今天想多码点求月票的,结果起来发现头痛,惨,同学们,这个月最后一天,再不投票,就作废了,俺要求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