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七十二章:斩草除根
    江小白听了,觉得可行,这几日他打探过,现在抱怨那锦衣卫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以至于各个衙门,没有不骂的。

    现在大家都积攒着一股怒火,倘若有人跳出来指责,那么铺天盖地的反扑,少不得就要气势汹汹而来。

    只要这火点着了,陈凯之自然就没活路了,看来杀子之仇是可以报了。

    江小白听罢便笑了,心里很是愉悦,因此他一脸赞许的点头,朝陈月娥含笑道。

    “还是殿下有主意,若是如此,怀义公子在天下的儒生心里,非同一般,他但凡只要肯说出只言片语,就足以使无数的儒生义愤填膺,朝中那些早就积攒了怨气的人正好可以借这这股怨气,教那陈凯之死无葬身之地,别看现在这陈凯之嚣张跋扈无比,可我跟着殿下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任何一人,张狂如此,还能好活的,有朝一日,总要抽这陈凯之的筋,扒了他的皮,方能消我,不,还有殿下之恨,殿下,你的伤势无碍吧……”

    他说到了一半,一个宦官匆匆而来,着急的喊道:“殿下、驸马,外头……外头……来人了……是锦衣卫……”

    江小白一听,脸色瞬间苍白如纸,随即便是滔天的怒火升了起来,厉声问道:“锦衣卫来此做什么,瞎了他们的眼睛吗?殿下,你在此安坐,我去看看。”

    长公主现在是面目全非,不能出去见人,她听说锦衣卫登门,其实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觉得,那锦衣卫十之八九,不过是来耀武扬威罢了,这件事,江小白可以很好的处理。

    只是她目中掠过杀机,只是现在也不便发作,轻轻朝江小白看了一眼。

    江小白便立即去处理,他匆匆的到了中门,命人将中门打开,便见外头乌压压的人一个个面带不善。

    为首的除了陈凯之还有谁?

    见到陈凯之,这江小白脸色发青,直直的瞪着他。

    面对江小白的冷意,陈凯之不以为然,而是从容优雅的站着,一副冷傲的与他对视。

    江小白见陈凯之镇定,泰然,心下不由冷笑,却打了个哈哈:“原来是护国公,护国公……来此,可是有什么见教吗?”

    他一副慵懒的样子,眼睛却不肯正眼看陈凯之一眼。

    陈凯之面带微笑:“查到了一些事,需要请人去询问。”

    “噢?”江小白不屑于顾的样子,嘴角挑挑,淡淡笑了起来:“那么,想来护国公是走错门了吧!”

    “没有走错门,就在这里!”想当年,陈凯之就见过江小白,只是那时候,江小白高高在上,而自己……实是不值一提。

    只是今日,陈凯之再见此人,心态平和了许多,他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江小白,可是眼眸,却是锐利无比,看的江小白很是不舒服。

    江小白直直的瞪着陈凯之,冷笑的从牙齿缝里迸出话来:“那么敢问,你要拿谁?”

    陈凯之自牙缝里吐出一个字:“你!”

    “什么?”江小白的脸色变了,气鼓鼓的瞪着陈凯之。

    身后,数十个公主府的护卫一听,也俱都色变,一个个握紧了腰间的刀柄,剑拔弩张。

    “陈凯之,你放肆,我是皇亲国戚,你也配拿我?”江小白彻底的怒了,朝着陈凯之嘶吼起来。

    杀子之仇,再加上自己的外甥还落在此人手里,现在,这家伙竟敢跑来这里,声称要拿自己,他面如冠玉的脸,顿时变得狰狞起来:“你难道不懂规矩吗?”

    陈凯之看着身后要动手的公主府护卫,似乎,已有人去报信,想来很快,公主府更多的人便要来了。

    陈凯之不咸不淡的道:“我拿钦犯,现在广安驸马涉案,自要请去问个清楚,锦衣卫办案,谁敢阻扰,立杀无赦!”

    立杀无赦四字一出,身后的锦衣卫力士一听,一个个拔刀,杀气腾腾。

    陈凯之的眸子如坠入囊中,轻蔑的扫视了一眼江小白身后的护卫,最后却是落在江小白身上:“驸马,请吧!”

    江小白气得面色发青,可是此刻他自然不会和陈凯之硬碰硬,而是要后退,口里大叫:“你这是要造反作乱!”

    陈凯之却已是不客气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来,拿下!”

    一声令下,身后数十个干吏已是自陈凯之疾冲出来,直接将江小白按倒。

    江小白一面挣扎着,一面大叫起来:“放肆,放肆,陈凯之,你要清楚后果。”

    陈凯之面无表情,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这些公主府的护卫,防范他们行凶。

    这些护卫也面露犹豫,眼看着来了这么多锦衣卫,这陈凯之又杀气腾腾,他们竟是有些胆怯,等到驸马被拿住,想要抢人也来不及了,数个干吏直接拖拽着广安驸马,直接拖走。

    陈凯之背着手,笑吟吟的继续伫立,口里道:“诸位,得罪了,不过是例行的询问,想来,不会给你们惹什么麻烦。”陈凯之竟朝这些面面相觑的护卫作揖行了个礼:“后会有期。”

    脑后,江小白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他不由大喊:“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快……快入宫……公主殿下……救我……”

    人已被拖拽着去远。

    陈凯之大手一挥,差役们旋即撤走,陈凯之也出了中门,这一次抓捕,比之前几次要轻松。

    当然,想来是因为炮打赵王府的缘故,以至于大家识趣了许多,否则,这些护卫只怕非要拼命不可。

    陈凯之上了马,预备勒马打道回府,这时,突的有人道:“陈凯之,你到底要做什么?”

    陈凯之回眸,便见那长公主已是疾步带着数十个宦官和女婢出来,虽是前呼后拥,不过她面上伤痕累累,非但不觉得端庄,反而显得滑稽。

    再配上她那狰狞的样子,显是已怒火攻心,就更加显得狼狈了。

    陈凯之此时竟犹豫了一下,随即下了马,他笑吟吟的走向长公主,陈月娥见驸马已被人扯远,不见了踪影,只听到江小白隐约的嚎叫声,她心里一颤,万万料不到,陈凯之竟胆大到这个份上。

    “殿下。”陈凯之笑吟吟的朝长公主作揖行了个礼。

    陈月娥已是气得娇躯发颤,连吐字都不清了。

    “你……”

    “只是一次例行的讯问而已,毕竟,有人供出了广安驸马一些不法之事,锦衣卫这里,也为难的很,若是不办,岂不是有负圣恩,所以,免不得要登门叨唠,若是殿下因此而受惊,改日,我自来负荆请罪。”

    “你……你……”陈月娥胸口起伏,恶狠狠的瞪着陈凯之,咬着细牙,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陈凯之,你这是想死吗?”

    赤裸裸的威胁。

    不过,堂堂长公主,她的威胁,是任何人都不敢忽视的。

    陈凯之脸色也渐渐的凛然起来,陈凯之深深看了陈月娥一眼,随即便淡淡笑道:“敢问殿下,倘若是今日不抓驸马,殿下不也希望我死吗?”

    “……”陈月娥竟是无言。

    她突然发现,陈凯之确实是对的,因为即便不抓人,陈月娥也恨不得让陈凯之死无葬身之地。

    陈凯之朝陈月娥挑了挑唇,微微一笑:“其实,从万寿宫里出来,殿下对我说,一定不会放过我时,不知殿下,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陈月娥气得心疼,一面捂着胸口,一面杀气腾腾的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自言自语道:“当时我对长公主殿下的原话是:长公主殿下太不了解我陈凯之了,我陈凯之但凡是得罪了一个人,就不害怕将这个人得罪到死,而且如有必要,我会斩草除根,永绝后患。所以,其实不必长公主殿下的提醒,我陈凯之更不会给殿下任何教我不得好死的机会。请长公主殿下,顾好自己吧。”

    陈凯之一字一句,将原话奉送,随即,他叹了口气:“殿下似乎对我的话不以为然,以为只是恫吓,还是玩笑?殿下错了,我陈凯之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算数的,所以,请殿下稍安勿躁,殿下想要我陈凯之死,而我陈凯之也会斩草除根,鹿死谁手,且看天命吧。”

    陈凯之随即,一笑,又朝陈月娥作揖行了个礼:“好了,言尽于此,不劳殿下相送。”

    陈凯之已至马前,上马,他的面上,同样带着寒霜和浓浓的杀意。

    在宫里的时候,就警告过你长公主的,现在出了宫,自是斩草除根的时候了。

    陈月娥气得发抖,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身边的宦官忙是搀住她,好半天,她才深吸了一口气,直到现在,她才突然发现,这不是一场她这位长公主耍横使蛮的儿戏,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将与她的生命息息相关。

    她将朱唇几乎咬出血,随即森然道:“好,本宫要看看,你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宗室,如何和本宫斗。”

    她目光随陈凯之离去的身影望去,陡然露出恨意。

    陈凯之我们就走着瞧。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