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七十一章:拿人
    陈凯之听了,只是一笑,随即道:“那么,四季坊里,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官奴?”

    张怀初含糊不清道:“这……记得并不太清,大抵,有三四十人。”

    陈凯之闻言,便朝一个差役招招手:“去,再去四季坊,将里头的人盘问一遍,将所有原是教坊司官奴的人,都暂时拘押起来,当然,不要为难她们。”

    “是。”那差人应命,便匆匆去了。

    陈凯之这才抬起头,目光沉沉的看着张怀初,一字一句的追问道:“还有呢?你那二舅,还做了什么?”

    张怀初此时已是生不如死,他根本无从知道陈凯之的底细,只是一心想要从这地牢中逃出去。

    这些年来,他在京里养尊处优,好日子过惯了,哪里熬的了苦,如此恶劣的环境,他早已经受不了了,因此他竟是哀求起来,声音带着哭腔:“再……再没有了,官爷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求你醒醒好,放我一马。”

    “没有了吗?”陈凯之不屑冷笑。

    张怀初见陈凯之一副柴米不进,阴沉着脸,竟是战战兢兢起来,只好道:“有,还有一事,二舅在外头,本有一个儿子,在从前的兵部右侍郎家里养着,不过……却被一个叫陈凯之的给害了。”

    果然……

    他的猜测没错,难怪王养信一死,这驸马便找自己的麻烦,好像跟自己有天大仇恨一样的。

    陈凯之不禁笑了:“那么,广安驸马就没想过为儿子报仇?”

    “想,想过的。”张怀初恐惧的道:“只是太皇太后恰好回了京师,现在长公主巴结着太后要紧,二舅也怕闹出事来,缓一缓再说。”

    陈凯之道:“那广安驸马,不过是个驸马而已,他如何能让一个兵部右侍郎,甘心让他养儿子。”

    张怀初稍一犹豫:“兵部右侍郎,本不是兵部右侍郎,此前豫章的一个知府,是二舅提拔了他。”

    陈凯之冷笑:“一个驸马,也有本事能将人提拔成兵部右侍郎,你可知道,兵部右侍郎是什么官,到了现在,你还不老实,来人!”

    “在!”

    张怀初要哭了,一想到要动刑,便拼命在半空中挣扎,大声喊着:“不敢,不敢欺瞒,这是因为……因为赵王殿下的关系,赵王殿下神通广大,二舅平时没少巴结赵王,赵王一句话,什么事办不成?”

    陈凯之眯着眼,似乎觉得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不由朝对身边的吴都头道:“你负责继续讯问,再顺着这个,讯问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出来,这些口供,及早签字画押。”

    吴都头忙是点头:“是,请护国公放心,公爷自管去歇一歇。”

    “歇?”陈凯之冷笑:“现在外间,都在看着呢,都想看看,锦衣卫有没有胆子,敢办大案要案,歇什么?这里,不就是有人犯了事吗?有人东窗事发了,还歇个什么,来,调集内东城的所有人员,再自这里抽五十干吏,随我去拿人,我陈凯之说过,谁犯事,拿谁!说到就要做到!”

    吴都头吓得脸都惨绿了。

    这……是要去拿广安驸马吗?

    广安驸马的罪责确实不小,单凭这个四季坊,就不知有多少劣迹,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细枝末节……

    只是……这也太冒险了,此人毕竟是皇亲国戚,这和炮打赵王府不同,炮打赵王府的时候,赵王并不在王府,而直接去拿一个皇亲国戚,实是有点……

    因此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犹豫了一会,才说道:“要不要上奏?”

    陈凯之绷着脸,目光微微一沉,从牙齿缝迸出话来:“罪行还未坐实,上奏什么,先拿人,拿人回来,也是要问他的罪,等一切水落石出了,自报请朝廷处置。”

    说着,陈凯之已匆匆出去。

    顿时,传令的差役已迅速开始集结人手,内东城的原来兵马司官兵也开始集结。

    他们各自跨刀,也不知接下来要去拿谁,不过这几日,他们早已习惯了,千户杨涛亲自指挥,呼啦啦的两百多人与五十多个京兆府干吏集结在了一处。

    陈凯之亲自翻身上马,此时,任何京兆府里发生的事,都已成了稀罕事。

    这几日闹的实在太厉害了,以至整个洛阳,都在看着这新出来的锦衣卫。

    其实……这可以理解。

    起初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相信,锦衣卫敢如何,十之八九,不过是找些小鱼小虾关起来,雷声大雨点小一番,毕竟,新官上任三把火吧。

    可谁晓得,这些锦衣卫,真是疯了,除了那那些会门,还专门寻那些背景深厚的人,一抓,就是一大串,而且到处拿人,于是乎,不少人就冷眼旁观了,心说这陈凯之得罪了这样多的人,铁定是要完啊,于是更多人都在偷偷的观察。

    现在,锦衣卫又出动了,一下子集结这么多人,显然是有大举动。

    陈凯之一马当先,领着人匆匆招摇过市,百姓见状纷纷退到一旁,虽然是退到一旁,可百姓心里是高兴的,这护国公又抓坏人去了。

    一炷香之后,陈凯之人马抵达了长公主府。

    这长公主便是广安公主,长公主直接被太皇太后呵斥着赶出了宫,心里不忿到了极点,刚刚回府,便给了一个宦官一巴掌,她这辈子,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此时赵王又闭关思过,梁王那儿,暂时也指望不上,细细一想,越发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那广安驸马江小白听得公主回来,忙是来迎,一见公主一脸是伤,吓了一跳,得知竟是太皇太后打的,心里不禁恐惧起来。

    夫妇二人到了厅中,屏退左右,江小白不由道:“殿下,这陈凯之,欺人太甚了,前两日,张怀初被拿了,今日……哎,又是如此,我看……他这是故意拿殿下来立威,此人,好深的心思。”

    江小白心里还藏着一个秘密,便是自己的亲儿子被陈凯之生生弄死,他想报仇,偏偏又怕长公主知道此事,不得已之下,只好忍气吞声,而如今,终是有了机会,咬牙切齿道:“此仇不报非君子,殿下若是忍气吞声,从今往后,谁还看得起殿下?殿下乃是长公主,是当今皇帝的亲姑姑,太皇太后这样偏袒着此人,公主还能坐视不理吗?”

    陈月娥本就怒火滔天,听江小白这么一说,心中的怒火越发旺盛了,面目不由狰狞起来,不过她依旧稳稳坐着:“主要是陈凯之狡猾的很,趁着这一次,赵王受了重创,想借此机会搅弄风云,这正遂了慕氏的心思,太皇太后那儿呢,却对这陈凯之还念着救命之恩,指望有人做主,是不成了,本宫怎么会让他有好日子过,只是……此事要从长计议。”

    江小白急了:“这时候,还如何从长计议,不知道的人,还当我们怕他。现在张怀初还在他的手里。”

    陈月娥却是冷笑:“怕什么呢,眼下,朝野上下,恨不得将这陈凯之抽筋剥皮的人多了去了,可为何,他们没有动静?”

    江小白耐心听着,似乎在等待着答案。

    陈月娥看了江小白一眼,便冷笑着说道:“朝中那些人,可都精明着呢,都希望别人动手,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何况,现在赵王又待罪,而今是群龙无首,谁也不愿挺身而出,其实,大家都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而已。不过……”

    陈月娥目光愈冷,面目越发狰狞可怖:“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江小白呆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陈月娥,着急的问道:“什么意思?”

    “得找一个人来主持公道了,这陈凯之搅的京师怨声载道,大家都在装聋作哑,因为什么,因为没有主心骨,可若是这时候,有一个德高望重之人,肯出面来斥责陈凯之,到了那时,才是真正有热闹瞧呢,你也不想想,陈凯之这些日子,积攒了多大的怨气。”

    “德高望重……”江小白呆了一下,他皱着眉:“什么样的人,才是德高望重呢?”

    陈月娥淡淡道:“你忘了一件事吗?当初,衍圣公下了学旨,要来洛阳,共御胡人,不过衍圣公身子不好,不宜长途跋涉,所以衍圣公之子,怀义公子代父来京,这一路,有千里之遥,怀义公子,走的也慢,现在胡人虽然退了,他走在半途,不可能就此折返回去,这位怀义公子,乃是衍圣公府世子,是未来的衍圣公接班人,倘若他看不惯此事,出面说了什么,你想想看,会是什么结果?”

    “现在,京师里就是干柴,不只是京师,外头的督抚们,无不心怀恐惧,宗室还有公侯的怨声也是最大的,现在,只需点一把火,事情也就顺利了。”

    说着,这陈月娥竟是露出几分得意的笑意。

    “这怀义公子,据闻最爱江南的女子,那张怀初不是还藏着几个不可方物的江南女子在城外的庄子调教吗?若是怀义公子喜欢,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