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七十章:罄竹难书
    陈凯之已出了宫中,径直回到京兆府,刚刚到达,便有敕命来,锦衣卫算是正式成立了。

    昨日陈凯之已经递了章程上去,宫中无不准允。

    这锦衣卫,格局在陈凯之的设想中,和上一世相同,下设经历司、南镇抚司、北镇抚司,其下,再设各千户、百户所,百户所下设总旗、小旗官,寻常的人员,统统称之为力士。

    其实陈凯之很想将力士改为校尉的,只是可惜,这时代的校尉算是中层武官,锦衣卫并非是正式的亲军,哪里有这样的‘福利’。

    不过,因为得到了慕太后的支持,所以锦衣卫有密折专奏之权,这权力最大的好处就在于,能够和宫中单方面的沟通。

    眼下这京兆府里的许多差役,都已喜气洋洋,因为从敕命中来看,锦衣卫属于正三品的衙门,譬如陈凯之,便是锦衣卫都指挥使,乃是正三品,下设同知、佥事、镇抚使、千户、百户等等。

    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三品的衙署,作为属官的指挥使同知,一般是四品,再下,佥事便是五品,到了千户,往往是六品,以此类推。

    这突然多出来的许多官职,就是一个个乌纱帽啊,好吧,这时代好像没有乌纱帽的概念,可这官位,却是实打实的。

    京兆府的许多都头,按理,本也属于贱吏,根本就不属于朝廷的编制之内,朝廷是只认官,不认吏的,而现在,他们便算是正式的武官了。

    譬如那吴都头,身为副总都头,至少也能混个从五品的镇抚使,这是祖宗积德啊。

    不过眼下,陈凯之并不急于将官职都丢出去,而是准备拟定出一个章程,再对这些原有的人摸摸底。

    谁为人稳重,谁更急躁,谁适合文职,谁踏实肯干,至少这要做到心里有数。

    眼下不封,就意味着许多人心里有了盼头。

    除此之外,便是锦衣卫的官署也已准备好了,是在内城的一处年久失修的建筑,因为锦衣卫要求有自己的牢狱,还需有足够的官舍,只怕还要将那建筑修葺一下。

    暂时……只好继续在京兆府里当值了。

    陈凯之此时已至地牢,这幽暗潮湿的地牢,给人一种窒息感,空气中仿佛弥漫着腐败的味道,若有若无的,似有一些血腥气。

    陈凯之身后,是吴都头几个作陪,他们不知道陈凯之来此的目的,不过陈凯之询问张怀初的人关押在哪里,忙有牢头领路,到了一处阴暗低矮的水牢。

    这水牢里俱都是乌黑的泥浆,里头不知掺杂了多少污秽之物,连个下脚的地都没有。

    陈凯之却是踏步进去,便见在这里,一人已是吊起,整个人奄奄一息,呼吸都几乎闻不见了。

    陈凯之瞥了他一眼,便镇定自若的开口:“这就是张怀初?”

    “是,就是他……”

    吴都头迭声的应答道。

    陈凯之不由轻轻眯起了眼眸,打量着面前的张怀初,嘴角轻轻勾了勾扬起一抹冷笑,旋即便淡淡说道。

    “取案卷来。”

    吴都头忙是吩咐人取了案卷,有人特意掌灯,使这里亮堂了一些,可阴暗些还好,一旦火光照耀,牢房里的污秽便一览无遗,陈凯之即便是过惯了苦日子,可见此情此景,也有一些不舒服。

    不过他很快,便将心思放在了卷宗上,格外认真的看了起来。

    陈凯之看过之后,将卷宗收了,眉宇轻轻挑了挑,徐徐开口问道:“张怀初,四季坊的东家?有几个人指认他逼良为CHANG,噢,对了,还有,还在四季坊里,打死过几个不肯从的女子,是吗?”

    吴都头忙是颔首点头:“应当无误,有很多人可以佐证,人证之中,是四季坊的老鸨,还有一个京里的浪荡子,那家伙也被拿了,是牵涉到了会门,为了减轻罪责,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张怀初在铁证之下,也已经承认,杀的是三个女子,其他的丑事也是不少。”

    陈凯之目光幽幽,见这张怀初吊着,他似乎有了一点感觉,蓬头垢面的自乱糟糟的长发中露出的惊恐眼眸,他的目光落在陈凯之身上,身子想要挣扎,于是扭曲在半空,显得可笑。

    张怀初嘴角微微张开,发出哼哼唧唧的响声,似乎有什么想说的,可是此刻他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下一刻他便昏迷了过去。

    陈凯之凝视着张怀初,眉宇不由一沉,竟是一字一句的问道:“据说,他和广安驸马有关系?”

    吴都头忙道:“是,他自己承认,是广安驸马的外甥,其实,这四季坊,本身就是公主府的买卖,长公主殿下虽有俸禄,可依旧嫌少,放了一些亲信,在外头做买卖,这其实公侯里,都是常有的事。”

    看来这一次自己是抓对人了,只是想给这类人一些颜色瞧瞧,却不曾想到,误打误撞呀。

    因此陈凯之抿嘴笑了笑。

    “是啊,他们有这天大的靠山,寻常的买卖,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毕竟利润太微薄了,所以这样的人做买卖,不是赌,就是CHANG,几乎离不开这些。而这等人,一旦做这样的买卖,有恃无恐,胆子又大,借着有人撑腰,自然,也就不将人放在眼里,京师违法乱纪的事,这等人足足占了一半,都和他们有关系。”

    陈凯之眼眸深深的眯了起来,嘴角轻轻蠕动着,似在喃喃自语:“让他清醒一些。”

    吴都头点头,吩咐人提了冰凉的井水,泼在这张怀初身上。

    “哗……”

    水声一响,这张怀初立即在半空打了个激灵,人一清醒,顿时身上的伤口便疼的他咬牙切齿,他大叫起来:“饶命,饶命,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认罪,我伏法,我什么都说了……饶命……”

    他没有一点硬气,很快,便痛哭流涕,满口求饶,整个人看上去犹如可怜。

    面对张怀初,陈凯之没有半点的恻隐之心,因为他知道,自己若是心软,估计以后死的就是自己,因此他的眼眸眯得越发甚,嘴角轻轻挑了起来,淡淡问道:“你和广安驸马是亲戚?”

    “是,是,他……他是我的二舅,是……”张怀初一听到广安驸马,整个人,便打起了精神,这似乎成了他的救命稻草,虽然被抓来的时候,他一再提起自己二舅的身份,可人家压根不理会,现在,终究有了一个认得自己二舅的人了。

    陈凯之笑吟吟的道:“你办的青楼,平时都是广安驸马交代的吧。”

    “这……”张怀初竟是犹豫了,支支吾吾的。

    陈凯之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冷冷警告道:“我没有多少时间,问你话,你就据实回答,我若是走了,你这辈子,便要在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陈凯之一面说,一面吩咐一旁的文吏:“准备笔录。”

    吴都头看陈凯之辛苦,已亲自去搬了一个半旧的椅子来,陈凯之坐下,看着这吊在半空的张怀初,似在耐心的等待,又有人给陈凯之斟茶来。

    陈凯之却是摇摇头,将茶推开,这地牢里的茶,他可不敢喝,何况,在这种环境,喝茶……你特么的逗我?

    “我只给你两柱香的时间。”

    “是,是我二舅吩咐的。”

    “他为何让你去做此事。”

    “我……我从前,只是胡混,后来家里受不了,便将我送到京师来,在京师呆了两年,二舅便命我去做买卖了,本钱,是公主府的,每月按时,给公主府交一笔银子去。”

    “生意很兴隆?”陈凯之闻言,便笑了笑,继续追问道。

    “还……还好……主要是……二舅也会推荐不少人去,都是京里的大人物,物色的娼妇,都……都……”

    陈凯之眼眸突的掠过一丝精光:“物色的女子之中,除了你们自己买的,还有教坊司里的犯官之女?”

    张怀初又沉默了。

    不过很快,他点了点头:“是。教坊司里,若是有了新的人选,会让我去挑一挑。”

    一旁的吴都头听的战战兢兢,护国公,怎么有闲心关心教坊司了。

    这教坊司隶属于礼部,同时,宫中也会派驻宦官来管理的,而教坊司的职责在于舞蹈和乐曲,所有的人员,都是犯官的子女,她们进入了教坊司,会经由宦官和礼部的官员调教和管理,属于官奴,主要用于庆典以及宫廷中的一些演奏活动。

    而一家寻常的青楼,居然可以随时去教坊司遴选官奴,并且转入青楼之中,也难怪这四季坊生意兴隆了,这几乎是无本的生意啊。

    陈凯之瞥了一旁记录的文吏一眼,嘴角的笑意越发甚了:“为何你们可以去教坊司挑人,又如何从官奴,转出去?”

    “这……是……是二舅的关系,教坊司的邓公公,一向想要巴结二舅,还有……公主,自然不敢反对,要转出来,也容易,只需上报一下,该官奴染病去世就可以,也没人会问,更没人敢问。”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