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六十七章:见血封喉
    陈凯之疾步走着,却听得那长公主的哭声一起,又有几个妇人也纷纷发出了哭声,个个俱是伤心至极,委屈至极呢。

    这些人还真是戏子呢,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闹。

    哎……

    不过此刻陈凯之心里想笑,果然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女人啊,转眼之间,就跑来告状了,他妈的,还声泪俱下,一副受了天大委屈似的。

    宦官进去通报,过不多时,请陈凯之进去。

    陈凯之入殿,便见太皇太后端坐着,一双眼眸微眯着,神色有些难看。

    而长公主陈月娥此刻眼泪婆娑,非常委屈的样子,她身边还有几个不知名的贵妇,多半是京师公侯的夫人们,也在旁跟着擦拭眼泪。

    瞧这架势,倒还真像陈凯之如何欺负了她们。

    得罪了长公主的原因,陈凯之是知道的,至于其他人如何得罪的,陈凯之却是真不知道,毕竟昨日实在抓了太多人,天知道这背后有什么错综复杂的关系。

    一见到陈凯之进来,陈月娥和众贵妇便俱都怒目相视,有种立即要杀了陈凯之的冲动,幸好眼神不可以杀人,不然陈凯之觉得自己要死好多次了。

    面对众人的怒目相对,陈凯之则是定定神,朝太皇太后行了一礼:“臣陈凯之,见过太皇太后娘娘。”

    相比于她们的各种哀嚎,陈凯之必须表现的冷静和理智,单凭这份形象,就可显出她们的胡搅蛮缠,陈凯之深信,太皇太后是个明事理的人,明白事理的人,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一套,是不够的。

    太皇太后朝陈凯之轻轻颔首,却依旧板着脸:“听说,昨儿京里闹出了大事,锦衣卫到处在拿人,弄得人心惶惶,外头的事,哀家不管,可现在连月娥,还有你看看,这么多人,都受到了牵累,陈凯之,你是宗室,关起门来,就是自己人了,自家人打了自己人,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现在许多地方,都有传言,说是你想要立威,你立威,哀家支持你,可不能踩着自家人的头立你的威,这很不妥,你说呢?”

    这话里有话。

    长公主眼睛微肿,恨恨的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无法想象,这长公主在自己背后,到底说了多少的坏话,竟是让太皇太后说出教育自己的一番话来。

    太皇太后能如此耐着性子,只是旁敲侧击的提醒自己,就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现在对陈凯之而言,真正致命的,绝不是这番看似平常的话,而是陈凯之永远不知道,长公主到底状告了什么,单单是陈凯之拿了几个公主府的人?这不可能,因为这个跑来状告,长公主又不是傻子,陈凯之料定了,长公主既然敢跑来哭,肯定说了许多自己所不知道的事,而这些未知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若是这个时候,陈凯之实事求是来辩解,太皇太后已经听了许多的‘闲言碎语’,会当真相信自己吗?

    现在她们是众口铄金,平时这些贵妇,也没少在太皇太后身边伺候讨好,老太太就算再明智,也难免不会将信将疑。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辩解,而是打击陈月娥等人的‘公信力’。

    陈凯之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道:“竟有这样的事?”

    这是先撇清关系。

    随即陈凯之汗颜的样子:“臣当时只让下头的人捉拿宵小,想不到,下头的人竟这样的不懂事,竟是冲撞到了长公主。”

    继续撇清。

    陈凯之定了定神,见太皇太后脸色果然缓和一些。

    嗯,这是常有的事嘛,拿人这种事,难道陈凯之亲自去拿的,陈凯之是护国公,他只能交代下头去办,被人蒙蔽了,也是情有可原。

    陈凯之见太皇太后面色缓和了不少,便有继续说道:“臣若是知道,竟是牵涉到了长公主,臣是绝不敢这样做的,娘娘,这对臣并无好处。”

    太皇太后颔首点头,觉得有道理,这陈凯之又不是吃饱了撑着,非要给自己树敌。

    陈凯之眼眸一闪,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他接着道:“臣回去之后,一定要查清楚,到时,自然给娘娘和长公主殿下,一个交代,这是臣的过失,实是万死,还请娘娘,请长公主恕罪。”

    姿态算是做足了。

    这个时候,太皇太后见陈凯之诚惶诚恐的样子,心里大抵已经料定,这件事,绝不是陈凯之的主意,和陈凯之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看,人家自己都吓着了,自己都后怕呢。

    太皇太后郁闷的心情貌似缓和了许多,她竟是朝陈凯之含笑道:“你也不必自责,你操劳这么多事,总不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误会,澄清了也就是了。”

    陈月娥万万料不到,陈凯之竟是直接装了孙子,她原本还以为,陈凯之势必要据理力争,或者是尽力为自己解释,谁料这家伙,竟是缩了。

    居然你装,那她就不必客气了,于是便沉声开口:“那么那叫张怀初的人,你立即放了,不但要放了,还要赔礼,否则,本宫的脸,往哪儿搁?”

    陈凯之只稍一犹豫,却是满口答应下来:“好,臣今日就办,还要亲自去府上,负荆请罪,长公主殿下,臣实是罪该万死,真真想不到,竟是冒犯了殿下,锦衣卫初创,下头的人,也都不懂什么规矩,难免没有眼色,请殿下定要担待。”

    负荆请罪。

    这态度已算是再实在不过了。

    外头谁不知道,他陈凯之要立威,一旦负荆请罪了,跑去了长公主府,就有乐子瞧了,这还立个什么威?

    陈凯之认错态度很好,很诚恳。

    太皇太后只在旁看着,心里默默的点头。

    长公主竟也是无词了,本来在母后面前,和几个贵妇,说了陈凯之不少坏话,其中最大的一条罪状,便是陈凯之张狂无比,在外头,仗着有人撑腰,四处捉人,百官俱不敢言,人人都畏他如虎。

    可陈凯之这个样子,哪里有什么嚣张,既然如此痛快的愿意认错,那么此前说的嚣张跋扈四个字,也就有点儿‘假’了。

    太皇太后不禁白了长公主一眼,嚣张跋扈,虽然只是罪状中的其中一条,可长公主和人一起大肆渲染,既然这一条值得商榷,那么其他的罪状,多半也值得玩味。

    太皇太后的意思,自是怪长公主因为陈凯之得罪了她,便说陈凯之的坏话,而陈月娥,也只好有些发窘。

    其他几个贵妇,俱都干笑着,一个贵妇道:“还是娘娘说的话顶用,只一句话,事情便妥当解决了。”

    这是自圆其说,意思是,陈凯之在外头,可不是这样。

    他可猖獗了呢,太皇太后可别被陈凯之给骗了。

    太皇太后自然领悟贵妇的意思,不过她并没多言,而是冷冷瞥了那贵妇一眼,示意贵妇别在瞎挑拨,虽然她已经老了,可是并不糊涂呢,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陈凯之抿嘴含笑:“真是折煞臣了,臣其实只是为宫中办事而已,京中这些年,法纪废弛,所以借此机会,狠狠整肃一番,这样,也是为了朝廷能够长治久安。”

    而今,‘误会澄清’,陈凯之眼眸里,掠过了一丝杀机。

    负荆请罪?你特么的逗我,我陈凯之若是真正去负荆请罪,那么这一次的大搜捕,也就彻底失败了,当自己不能法办长公主的家人,又凭什么资格,去捉拿其他的凶徒呢?

    现在……是反击的时候了。

    陈凯之在心里冷笑了一下,清澈的眼眸微微一眯,不由淡淡一笑,随即便朝陈月娥说道:“譬如方才长公主殿下说的那个张怀初的,此人,臣倒是略有一些印象,他是个开青楼的是不是,臣昨夜恰好看了此人的供状,他其实也没什么大罪,只是有碍观瞻,逢人便说,他这青楼,和别处不同,那儿的人,个个赛宫人,有皇家一样的气派。”

    这句话,是陈凯之慢条斯理的说出来的。

    此话一出,顿时,太皇太后脸色已从温和瞬间变得没有了血色。

    赛宫人,皇家……

    一个青楼,那是什么地方,那是最下九流的地方,所谓的宫人,也就是宫女,可宫女却绝不是一般的宫女这样简单,能挑选入宫的女子,都是身家清白,且大多是宦官人家的女子,她们入宫,既是侍奉贵人,可同时,也难保不会被皇帝所幸,可能一个不好,就成了嫔妃,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选秀出来的预备嫔妃,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说,宫中的女子,都是BIAOZI?

    而太皇太后,更是万万想不到,竟有人胆敢,将一个青楼,形容成皇家。

    皇家是什么,皇家就是太皇太后自己啊,想到下头那些青楼,竟以此来比喻,她几乎可以想象,那些狎JI的恩客们,是如此来调侃,一下子,太皇太后感觉到了如芒在背。

    她眸子猛地一张,那眼底深处,变得深邃不可见底起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