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五十九章:一呼百应
    慕太后朝陈凯之嫣然一笑:“既如此,那么,哀家准了,你等消息吧。”

    陈凯之心里也松口气,幸好太后没在追问其他的,不过此刻见时候不早了,他便淡淡开口道:“那么,臣告退。”

    “这样急着走?”慕太后诧异的挑眉,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其实她还想在问问陈凯之其他的,见陈凯之着急要走,不由浅声问道。

    “你还有其他的事?”

    太后这么一问,这下陈凯之诧异了,额,太后这是什么意思,这感觉怎么乖乖的。

    ……

    慕太后见陈凯之一脸诧异的样子,旋即又笑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便朝陈凯之挥了挥手:“那么,你去吧。”

    陈凯之便行过了礼,告辞出去,一路出宫,回到了京兆府,其实此时,在这宫外,许多人都在等待。

    那些吃了陈凯之亏的人,等待着陈凯之什么时候完蛋。

    而那些跟着陈凯之近来叱咤风云的差役和五城兵马司官兵,却都忐忑不安。

    若是今日,护国公若是被定了罪,这可就糟了,只怕时候波及起来,谁也没有好下场。

    吴都头这儿,早已聚了不少的千户、百户和都头,每一个人都在焦灼的等候着消息,外头有人道:“护国公回来了,回来了…”

    一听这声音,吴都头等人个个身躯一震,接着疯了一般冲出去,便见陈凯之徐徐踱步要进来的样子,陈凯之见他们咋咋呼呼的样子,便斥道:“做什么,一个个手忙脚乱的,天塌下来了吗?成何体统!”

    众人心里大喜过望,此时却不得不一个个正色,恭恭敬敬的行礼:“见过公爷。”

    “你们在此,正好!”陈凯之眯着眼,信步走入清吏房:“我有事交代。”

    等陈凯之当先进去,众人才尾随而入,陈凯之跪坐在案后,双目四顾,看了众人一眼,随即便道:“娘娘听闻我等尽忠职守,已下了旨意,要设锦衣卫,命我与你们专司京师缉拿盗贼之事,天恩浩荡,这是娘娘的大恩大德,从今以后,在这洛阳城里,治安、缉捕、巡查之事,便都落在我们身上了。”

    众人更是大喜。

    若是如此,这就再好不过了,锦衣卫虽不知未来的具体职责还有级别,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最重要的是专司其职这四个字,这四个字的分量可不轻,大家摆脱了五城兵马司和京兆府,做起事来,反而更顺心一些。

    当然,这还不是最令人惊喜的,真正让让惊喜的却是,护国公安然无恙的回来,还给予了嘉奖。

    自陛下登基以来,这天底下,倒是未必没有人跟赵王作对,可谁有本事能够带兵杀入赵王府,还得到朝廷褒奖的啊,护国公这是洛阳里的头一份,连赵王都敢惹,这世上,还有哪个牛鬼蛇神,敢招惹护国公?

    这些他们跟对人了,只要好好的做事,就能被护国公赏识,前途自然是无可限量的了。

    吴都头闻言,忙道:“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的是你们?”陈凯之笑了笑,旋即一脸认真的说道:“娘娘命我准备好章程,奏上去,到时,这锦衣卫里的官职,你们俱都有一份。”

    那些千户、百户倒也罢了,真正惊喜的却是吴都头这些都头,这位护国公够仗义,才跟着他几天,就准备要犒劳了,这些日子以来,可谓是惊心动魄,激动的时候多,后怕的时候也不少,若是当初知道,护国公能给大家一个前程,弟兄们哪里还需要被裹挟,早就摩拳擦掌的操刀子了。

    陈凯之突的脸色一变,沉着声,郑重交代:“可无论你们是京兆府的差役,还是锦衣卫,食君之禄,就该尽忠职守,现在你们的身份,还要等一些时日才有诏书下来,可该做的事,却是一件都不能少,从今日起……”

    陈凯之眼眸如刀,扫视众人一眼,一字一字的从嘴角迸出来:“今日开始,谁若是敢在洛阳城,坏了法纪,无论他是什么人,俱都要拿办,无论此人是谁,是什么身份,犯得是什么事,都先拿下再说。那些积案,也要快速的处理妥当,该杀的要杀,报请大理寺,大理寺若是不批,就继续呈报,直到大理寺核准为止。”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这些事,陈凯之早就交代过了,接下来,他淡淡道:“商户那边怎么样,所有商户都已经造册了吗?平安牌子的事,都已经通知过了吗?”

    “这……”一个千户小心翼翼的样子,上前:“公爷,有不少人有抵触,尤其是那些赌场,还有那些青楼……咳咳……卑下实说了吧,寻常的小商户,对我们虽有疑虑,可若是我们肯保他们平安,这点儿银子,他们显然是肯给的,不只是肯,许多人,心里还求之不得呢,说实在话,弟兄们从前,多少有点不规矩,隔三差五去讨茶钱,这……嘿嘿……这也是有的。这些商户,早就是不胜其扰了,公爷现在立了规矩,他们欢喜还来不及呢。”

    “可这赌坊还有青楼却不同啊。在这天子脚下,哪一个赌坊和青楼,不是每月数千巨万的流水,一般人,哪里敢触碰这个,在这京里,若是没有几个后台,上头没有几个人,或者是……咳咳……就比如德胜赌坊,这赌坊也不算大,据说一月下来便是上万两银子进账呢,别看门脸只有一栋楼,可他们却和明镜司有关系,还有如玉坊,京里不少贵公子,都是常去光顾的,听人说,如玉赌坊的东家,和陈留候关系匪浅,这钱收到了他们头上,他们自然是不乐意的,对此极为抵触,前日,下头的百户所去这些青楼、赌坊里下了通牒,结果却被直接赶了出来,说他们是堂堂正正做买卖,不需要和官府……咳咳……”

    陈凯之当然明白这千户的意思。

    在这世上,但凡是牵涉到了银子,都不是打了哈哈就能把银子收来,普通商户倒是罢了,可像是青楼、赌坊这种油水丰厚的产业,那些东家们,可是黑道白道俱都打通了关节的,说穿了,人家有人罩着,安全的很。

    现在你们也想来分一杯羹,还想每月索取这么多,人家若是搭理你,这就怪了。毕竟他们都是有关系的人,自然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那么,你们怎么看?”陈凯之不露声色,淡淡问道。

    “这……其实,主要的问题是……”吴都头犹豫了一下,看着陈凯之,支支吾吾的提意见:“主要的问题是,寻常商户所收的不多,可青楼和赌坊,价钱太高,要不,咱们把价钱减一减,或许……”

    陈凯之闻言,目光一沉,瞅了吴都头一眼,不由冷笑道:“那减到一两银子好不好?”

    “呃……”吴都头不知该怎么答了,咽了咽口水,将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陈凯之冷哼着,从鼻孔里出气。

    “再减,就是打发叫花子,我来问问你们,你们是叫花子吗?你们是锦衣卫,所有人记着这一条,锦衣卫不是叫花子,锦衣卫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一个字都减不得,一两银子,也减不得!”

    “请公爷示下。”

    房里鸦雀无声,一个个小心的看着陈凯之,乖乖将陈凯之的话记下。

    陈凯之一拍案,神色冷峻,一字一句的吩咐道:“从就从今日开始,上上下下都给我动员起来,我要每一个百户所,每一个千户所,每一个差役,随时候命,我要所有人,拿出当日冲入赵王府的架子来,告诉大家,我这儿,只留吃肉的人,若是有人想吃粥,就请另谋高就,而想要吃肉,简单,明日清早,所有人来此点卯,刘千户。”

    “在。”众人身躯一震,那刘千户忙是上前。

    陈凯之沉沉的眯了眯眼,目光闪过光芒,旋即便郑重说道:“所有赌坊和青楼的背景,都打探的都打探清楚。”

    “遵命。”

    陈凯之侧目看向吴都头:“吴都头。”

    吴都头忙道:“在。”

    陈凯之气势汹汹道:“传达我的命令,今日起,所有的青楼赌坊的平安钱,再涨五成。”

    吴都头一呆,嘴角微微一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陈凯之。

    “还涨啊。”

    这是自然的,若是不给他们颜色瞧瞧,怎么会遵守他的规矩,因此陈凯之冷笑一声:“怕什么,他们付的起!”

    “遵命。”吴都头点头:“今日便去重新造册,重新核算。”

    陈凯之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其余人,准备候命,这京师里藏污纳垢了这么久,是该来一次大扫除了,洛阳城,就不能有逾越规矩的人存在,无论这个人是谁,都不成!”

    “遵命!”

    陈凯之一句话,一呼百应。

    众人个个摩拳擦掌起来,完全是非常期待的。

    方才,他们还有点心虚,可细细一想,护国公说一不二,尚且不怕,自己这些人,想跟着护国公吃肉,还怕什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