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五十八章:亲军
    姚文治和陈一寿不同。

    这一点陈凯之比谁都清楚。

    陈凯之这一次对自己的帮助,绝无私心,而姚文治的心思,则复杂的多,他心里肯定还有别的心思。

    在这朝中,与其说有太后和赵王的势力,不如说,还有一个内阁,姚文治乃是内阁首辅大学士。

    赵王的势力越大,内阁的权力就越小,这也是此次跳出来支持陈凯之的原因。

    这无疑是他利用陈凯之,打击赵王党的绝佳机会。

    而现在,他的提议,就显得心思更深了,无论是京兆府还是五成兵马司,理论上,都属于内阁下辖的机构。

    陈凯之若是继续节制缉拿捕盗之事,依着陈凯之的玩法,十之八九,是要将这京兆府和五城兵马司给架空了。

    正因为如此,索性再建一个衙署,让陈凯之自娱自乐,既算是一种奖励,同时,又算是免得下头的京兆府府尹还有五城兵马司的都督们成了木偶。

    陈凯之心里,倒是大喜,而今走到了今日这个地步,陈凯之已算是彻底和赵王这些人站在了对立面,也就是说,再没有转圜余地了。

    他和赵王之间真的就是鱼死网破的局面,不可能在和睦相处了。

    以前至少还维持着表面的恭敬,但是现在恐怕表面那套都免了。

    所以,陈凯之很明白,这个时候,朝廷之中,无论是谁都必须得有自己的党羽。

    而想要培植党羽,靠的无非就是银子和乌纱帽,威信虽然很重要,可毕竟不是长久,银子……陈凯之可以通过平安钱来解决,使大家能够后顾无忧,可人单靠银子可不成,得有一个前程。

    若还是以往这般,那些差役,终究是挂职在京兆府之下,又有什么前途可言,陈凯之唯一能做的,不过是让都头,升为总都头罢了。

    可现在不同了,全新的衙署,这里头猫腻可就不少了,若是自己全部掌握,所有的人事任免,就完全落在自己手里,这岂不是美滋滋?

    太后闻言,娥眉轻轻一扬,便笑了起来。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只是还叫什么衙署为好?”

    姚文治呆了一下,一时也想不起,这到底叫什么名字为好,只是抿着唇,怔怔发愣,似乎在思考着。

    这是倒是陈凯之不禁脱口而出道:“不妨叫锦衣卫。”

    “锦……衣……卫……”太后喃喃念着,她对这个名字自然是陌生的,哪里知道,在陈凯之的那个世界,这曾是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机构。

    “好吧,就叫锦衣卫……”太后笑了笑,看着陈凯之的目光里满是愉悦之色:“这锦衣卫,就下设在护国公府之下,陈凯之,你拟定一个章程,奏报上来,缉拿捕盗之事,哀家交代给你,放心。”

    而今,刚刚重创了赵王党,赵王党俱都偃旗息鼓,个个默然无声,太后自是说什么是什么,若非是被人束缚制衡着,她恨不得将一切权力都交陈凯之,而今,陈凯之既然对缉拿捕盗之事有兴致,那么,不妨就交给他便是。

    陈凯之也不客气,这本就是他应得的:“臣,谢恩!”

    锦衣卫……嘿嘿……此锦衣卫,虽然非彼锦衣卫,不过庙小不打紧,只要里头当真有真仙,保准能搅的天翻地覆。

    慕太后收敛起目光,环视了众人一圈,随即大手一扬,衣袂垂落似流云,含笑着说道:“今日,百姓进来奏言,实是普天同庆,好了,诸卿家,好好学着陈卿家吧,都告退吧,陈凯之,你留下。”

    众人个个心思复杂,纷纷告退,那陈贽敬现在反应过来了,想到自己面壁思过,辅政竟是落在梁王手上,他眼眸朝梁王看了一眼,梁王似乎觉得心里有愧,忙与他交换了一个眼色。

    虽然梁王表现的还算恭顺,似乎,和从前并没有什么分别,可是陈贽敬,依旧不放心啊。他忍不住抬眸,看了坐在御榻上的天子一眼,这才微微放心,无论如何,天子是自己的儿子。

    只要他的儿子还是皇帝,他就有翻身的一天,因此他冷冷看了陈凯之一眼,便扬长而去。

    满朝文武,俱都心思复杂,纷纷告辞而去。

    陈凯之却是留了下来。

    慕太后挥挥手,命宦官和宫娥们也都退下,自有人抱起了小皇帝,匆匆告退。

    陈凯之朝慕太后行了个礼:“娘娘……”

    “二十多万份陈情,真是吓人啊。”慕太后吟吟笑着,慈爱的看着陈凯之,连连感喟道:“这才几日功夫,你……就可以搜集这么多陈情,哀家……有时候真的看不透你。”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陈凯之拿出了这陈情,之后绝地反击,这可以说是情理之中,而这其中真正令人可怖的却是,几天的时间里,陈凯之如何能弄到二十多万份陈情?

    这让慕太后心里很好奇,她非常想知道,陈凯之是用了什么法子,拿到的陈情。

    现在,在陈凯之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说真话,一个是说假话。

    陈凯之深吸一口紫,他选择了前者。

    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对慕太后有多信任,或者说,有多忠心。

    因为陈凯之很清楚,得到如此多的陈情,本身就是大忌,陈奏里,虽然夸得都是天子,可谁都知道,天子不过是个孩子,他懂什么,因此,陈情里都是对陛下的颂扬,可明眼人都清楚,本质上,这还是陈凯之得了民心。

    若是不说实话,那么赵王本就是陈凯之不共戴天的仇人,现在便连太后,也可能对自己有所顾忌了。

    陈凯之慢悠悠的道:“很简单,其实,这并非是臣下了不起。”

    “嗯?”慕太后侧目看着陈凯之,完全是一脸好奇的神色,她无法理解,这事,如何能用简单来形容?

    陈凯之朝慕太后徐徐开口道:“娘娘,有的事,让姚文治姚公来做,可能很容易,可有的事,让他来做,却是很难。甚至……可能还不如一群小小的差役。”

    “臣趁着会猎的日子,掌握了五城兵马司和京兆府的上下人等,这些人,可能俱都不起眼,想来,在娘娘眼里,他们不过是一群蝼蚁,不值一提。可是娘娘有没有想过,朝廷高高在上,而距离小民最近的人,是什么人?”

    “就是他们,就是这些即便是小小一个九品末流小官都可以随意呼喝的小吏,这些小吏,地位低贱,如何能入得了庙堂诸公们的法眼,可恰恰是他们,却上头,连着朝廷命官,下头,又和百姓打成一片,臣想得到陈情,其实,只需要让他们去办,几日功夫就好了。京兆府有四百多个差役,五城兵马司,有近三千人,他们平时要四处巡查,每日都在街面上,只需让他们每人,各寻数十个百姓签字画押,二十万份陈情,也不过是几日的功夫,其实,若是娘娘再宽限几日,莫说二十多万份,便是一百万份,也不在话下。”

    “这些陈情,未必是百姓实实在在的心声,可臣做的这些,却是揭露了一个道理。”

    慕太后听着连连点头,凤眸微微眯着,很是认真的看着陈凯之,若只是陈凯之让那些差役们去办来的陈情,自然真实性也就大打折扣了,可是……陈凯之想说什么道理呢?

    “你说,哀家听着。”

    陈凯之抬眸看了慕太后一眼,只见慕太后一脸认真的模样,完全是非常想知道其中的奥秘。

    陈凯之也不敢隐瞒,而是娓娓道来。

    “臣所揭露的是,即便只是升斗小民,若是朝廷忽视他们,不将他们当一回事,自以为自己在庙堂之中,九天之上,不肯屈尊朝下去俯瞰民间疾苦,迟早有一日,便如赵王殿下这般,看似恐怖,强大无比,实则,却是泥足巨人,不堪一击。而若是真正深入民间,组织他们,聆听他们的喜怒,这些看似不堪一击之人,也可积少成多,汇聚成强大的力量。”

    “臣建立锦衣卫的深意,就是如此,臣以为,太后久在深宫,许多事,被人蒙蔽,理应……可以寻找一个体察下情的渠道,因此,臣恳请娘娘,肯收纳锦衣卫,也好使锦衣卫,为娘娘效犬马之劳!”

    “……”

    慕太后听的目瞪口呆,心里非常的震撼,眨了眨眼眸,心里才踏实了几分,眼前这个人,是自己儿子,这没有错。

    正因为她心如明镜,才越发的哭笑不得,陈凯之这个家伙,实在是太鸡贼了,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己是他的母亲,于是,他‘花言巧语’,说了这么多,竟还打着小算盘。

    这不明摆着嘛。

    锦衣卫若只是寻常的治安机构,那自然平平无奇,可若是太后亲自站出来,支持锦衣卫,这意义就不同了,或者说,倘若宫中为锦衣卫背书,那么,这锦衣卫,岂不是成了亲军?

    这家伙,表面上是老老实实,而且对自己,绝无隐瞒,可这心思,也太深了。

    慕太后此时,又好气又好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