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五十六章:尽都可杀
    居心叵测啊。

    现在该轮到赵王陈贽敬图谋不轨了。

    你若不是图谋不轨,那么,为什么站在陛下的对立面?

    陛下圣明,下旨捉拿钦犯,百姓不无感念陛下恩德,二十多万份百姓的陈情,就是铁证。

    这么多百姓都觉得陛下做的对,甚至感恩陛下。

    而你赵王呢,你居然觉得陈凯之谋反,他陈凯之可是奉命办事的,你居然说他谋反,你赵王这是什么意思呢?

    去你的府里抓人,你就说谋反,难道你赵王比皇帝还尊贵不成?

    那你赵王这是想干什么?

    陈贽敬竟发现,自己脑子更加懵了。他发现现在说什么都是错。

    陛下是个幼儿,而且说实话,陈凯之甚至怀疑,这小皇帝智力有点问题。

    可这并非是关键,关键是陛下就是陛下,天子是什么,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他就是一个招牌,这个招牌,是任何人不可亵渎的。

    那么,一切的功劳,当然归于陛下。

    诚如现在陈凯之捉拿钦犯,百姓们俱都感念陛下的恩德一样。

    可你赵王敢跳出来说,不对,不对,陈凯之根本没有接受皇帝的命令,这是他自作主张,他自己做主,带着人,冲进了赵王府,这是谋反。

    你陈贽敬疯了吧?

    居然敢说,百姓对陛下的称颂是错的,你怀着什么心思?

    这是一个根本就无法解释的问题。

    而此时,陈凯之手指着下头跪着的大臣,这一个个方才慷慨激昂,个个对陈凯之大加挞伐的人,现在却一个个脸色发青,大气不敢出。

    陈凯之目光环视了众人一圈,一个个指着他们:“还有什么,你们是什么意思,你们的心里,还有没有陛下,陛下爱民如子,而你们呢,你们是何居心?”

    挟天子以令诸侯。

    这个感觉,挺爽的,尤其是在那坐在龙榻上的那个小傻子,还一副懵懂又仿佛受了点惊吓的样子,就更让陈凯之痛快了。

    赵王你不是想整我吗?

    那你现在来整整看。

    陈贽敬铁青着一张脸,整个人都哑口无言了,陈凯之眉宇微微挑了挑,厉声道:“依我看来,朝中果然是有乱党,这些乱党,早就对陛下不满,他们就巴不得天下人对陛下怀恨在心,这些人,尽皆可杀!”

    “……”

    一个个方才义正言辞之人,殿下个个垂下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卧槽……这太坑了。

    尤其是这陈凯之左一口陛下,右一口陛下的样子,现在仿佛成了陛下的代表,可细细一想,人家可不就是陛下的代表吗?偏生你根本没法反击。

    陈贽敬顿时感觉事态严重了,这个时候哪敢在找陈凯之的茬,连忙道:“不,本王没有包庇钦犯,对于此事,关于那姓张的,本王一概不知,一概都不知情,本王根本就不认得此人,王府有数千的门客、亲眷、护卫、仆役,人多嘴杂,本王平日疏于管教,这……这也是情有可原,本王并不知内情,所以……所以……”

    他面如死灰。

    再这样下去,可能真的要波及到自己了。

    他突然意识到,这不是闹着玩的,陈凯之每一句话,都如刀一般,字字诛心啊。

    现在在这滔天民意面前,自然是陛下圣明,是吾皇万岁。

    他这一改口。

    那些跪在地上的大臣,俱都心下一沉,不禁叹息。

    白忙碌了一场。

    既然赵王不知情,都是下头人包庇了钦犯,这就意味着,赵王殿下,不得不承认,王府里犯了错。而陈凯之带兵进去捉人,既是陛下的旨意,何来谋反一说?

    陈凯之奉命去拿钦犯,赵王府主事杨昌包庇犯人,甚至口出狂言,该的。

    在说了,你赵王陈贽敬直接承认自己的用人不明,有失察之责,也等于是承认了自己糊涂,那杨昌岂不是死有余辜的。

    现在,最尴尬的反而是这些方才还喊打喊杀的大臣了,这不是逗我吗?方才你赵王殿下喊打喊杀,大家陪着你一起义愤填膺,现在好了,你赵王殿下立即抽身事外,咱们怎么办?

    他们只能继续跪着,一个个跟傻子似得,一时都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陈凯之却是冷笑:“我听说,齐家治国平天下,赵王殿下,连自家都管理失当,藏污纳垢,那么敢问,殿下又如何摄政,管理国家大事呢?”

    这是生生的打脸啊,啪啪啪啪……陈贽敬已是怒火中烧,整个人的面色格外难看,可是心里在火,他却发现,自己一点都奈何不了陈凯之。

    陈凯之随即正色道:“陛下,臣有一言,臣要弹劾赵王陈贽敬,陈贽敬昏聩无能,不能明辨是非,身为亲王,有辱宗室之名,府中藏污纳垢,更是令人齿冷,恳请陛下,重惩赵王,以儆效尤!”

    这是彻底反目的节奏。

    以往的时候,双方可能还会维持一点表面上的客气。

    可今日,陈凯之像是打了鸡血。

    其实这不难理解,双方都已经势同水火,虽然陈凯之力量远远不及陈贽敬,可陈凯之忍气吞声人家不会放过自己,反戈一击,人家也不会放过自己,那么……就索性亮出自己的招牌,站出来,开始纠集反赵王的力量,成为一面反赵王的旗帜,彻底和陈贽敬分庭抗礼,刺刀见红!

    藏污纳垢,你陈贽敬承认了。

    有眼无珠,识人不明,也是你陈贽敬承认了。

    你的昏聩无能,而今,大家也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你赵王还有什么资格摄政,用你这样的人,岂不是在害百姓吗?

    所以这一次的反击,可谓是堂堂正正!

    陈凯之拜倒,朝向那弱智的天子。

    这天子只怕还不知道,自己的亲爹,被人给坑了,只是被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错的样子,一双小眼睛微微转动着,茫然的看着众人。

    这是第一次,在这庙堂上,有人堂而皇之,指名道姓的指责和弹劾赵王陈贽敬,可谓是自小皇帝登基以来的头一遭。

    所有人俱都觉得这个过程实在是惊心动魄,而陈凯之,一脸凝重,显然是认真的。

    殿中,又陷入了沉默。

    陈贽敬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有人砸了自己的王府,自己非但不能拿对方怎么样,而且还无法反驳,无法反驳倒也罢了,这个家伙,竟还弹劾自己。

    笑话,这是笑话啊。

    陈贽敬几乎可以想象,这一次弹劾,固然是不可能动摇他的根本,可一旦传出去,这天下,多少人要笑话自己呢。

    这简直就是他人生的奇耻大辱,永远无法抹去的。

    人的权势,既来自于自己的官职,可也来自于威信,谁都不敢招惹陈贽敬,所有人人对赵王敬畏有加,因为每一个人都清楚,得罪赵王,得死!

    可一旦有人,一次又一次,践踏这个威信,让堂堂赵王成了笑话,那么,大家一想到赵王,就忍俊不禁,想起他被人当猴子耍一般,又或者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那个人居然还能吃香喝辣,那么,有多少人,会对赵王有信心呢?

    陈贽敬感觉自己已经憋住了内伤,他恶狠狠的环顾左右,倒想看看,谁敢跟着陈凯之起哄。

    而这时,那姚文治却是抿嘴笑了笑,徐徐站出来,他面上带笑,依旧还是那淡漠的样子,随即,却也是拜倒:“老臣……附议。”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仿佛惊起了无数惊涛骇浪。

    臣附议……便是这位姚公,在大致看清了胜负之后,然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落井下石。

    他乃内阁首辅大学士,他的意见,本就牵动人心。

    此时,许多人开始悄悄张望起来。

    陈一寿站出来:“臣附议。”

    苏芳徐徐出班:“此事非同小可,还请圣裁。”

    那些没有跪下的大臣,有的,本就对赵王有所不满,也有的,本就是姚文治或是陈一寿等人党羽,眼看着三位内阁大学士表态,此时哪里还有犹豫。

    “臣等附议。”

    满殿的大臣,这一次也算是齐齐整整了,所有人俱都拜倒,大殿中,只剩下了粗重的呼吸。

    小皇帝已经彻底懵了,完全不知道怎么了,茫然的看着众人,最后竟是哇的一下,滔滔大哭起来。

    一下子,这殿中又开始变得不像话起来,早有宦官,忙是抱着小皇帝,低声哄着。

    而此时,显然,大局已定。

    一场曲径分明、分庭抗礼的大势已成,赵王的党羽,已经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而反赵王的力量,竟也在今日,竟是不知觉间,开始形成。

    慕太后终于从帘后徐徐踱步而出,她举着莲步,面带微笑,方才的反击,真可谓是教科书式的典范,毫无任何瑕疵,反手之间,便已死中求生。

    现在,该是自己出场了。

    今日,当张敬告诉自己,陈凯之让张敬去办一件事的时候,慕太后便知,陈凯之预备反击。

    只是万万料不到,竟是如此反击罢了。

    而现在,她深深凝望了陈凯之一眼,目中既有慈爱,自也是喜出望外,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

    还是没多少人投月票,我……哭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