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五十五章:绝地反击
    妖言惑众,历来是朝廷防范的对象。

    毕竟许多百姓,大多大字不识,正因为如此,就给了许多奸人有隙可乘的机会,因此,在大陈,许多的谋反案中,都有这四个字的影子。

    现在,陈凯之竟弄出了二十多万份的陈情,只要陈贽敬咬死了这是妖言惑众,陈凯之这谋反罪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是坐实了他的罪名。

    这个叫什么呢?

    叫挑拨民众反抗朝廷,这也是大罪呢。

    因此陈贽敬面上带着微笑,很是得意的看着陈凯之,他几乎可以断定,这是陈凯之百密一疏,于是不由道:“二十多万份陈情,声势实在很不小啊,就请张公公将这些陈情取出,倒要看看,这陈情之中写了什么。”

    大殿之中,又变得无声起来。

    所有人的心,都紧张的跳到了嗓子眼里。

    而接下来,几个侍卫已吃力的抬着大箱子,将箱子抬了进来,张敬则是无声的取了打开了箱子。

    这一口箱子里,其实并没有这么多陈情,里头大多都是按了的手印或者是签字罢了,真正的陈情只有一份,张敬心里颇为紧张,他觉得陈凯之失策了,让这么多百姓,为陈凯之去辩解,看上去,似乎是眼下陈凯之解决问题的妙方,可细细去思量,你陈凯之竟可以动员这么多百姓,为你说好话,这是什么,这是动摇皇权啊。

    煽动百姓反抗朝廷,这不仅仅不能脱罪,应该会坐实陈凯之的罪名吧。

    可他面上却装作一副无事人的样子,取出那陈情,咳嗽一声,徐徐道:“草民人等,陈书御前,吾皇万岁。”

    大殿中,落针可闻,谁也没有说话,俱是静静的竖起耳朵来听。

    张敬扯着嗓子,随即道:“自陛下下旨,严惩钦犯,为民做主,捉拿巨寇无数,使无数蒙冤百姓冤情得以伸张,我等小民,无不拍手称快,陛下体察民情,圣明无比,令小民人等能够安居乐业……”

    一下子,满殿哗然起来。

    这是很平白的话语。

    甚至可以说朴实,没有任何华丽的修饰。

    至少……这像这么一回事。

    而他们以为,接下来,理应是这些‘百姓’为陈凯之叫屈鸣冤,可谁料,这里头,没有一句陈凯之。

    有的……只有天子。

    “陛下打击贼党,大义灭亲,小民人等俯仰圣恩,洛阳内外,无不拍手称快,宇内无不称颂陛下圣德……”

    卧槽……

    陈贽敬的脸色唰的一下,黑了,本以为这陈凯之让民请命,为他洗白,谁知居然都是夸天子的,只字未提陈凯之。

    他身躯微震,越听越是触目惊心。

    这是圣明意思,大义灭亲?自己是皇帝的父亲,这大义灭亲,说的……不就是自个儿吗?

    问题在于,还是没有陈凯之,仿佛陈凯之俱都不存在一般,这里,只有二十多万百姓,用最朴实的话语,称颂着他们的天子,根本就不存在陈凯之三字。

    他们夸赞自己的天子英明,大义灭亲。

    大臣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此时也有点发懵,有人先反应了过来,突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待这陈情念完,张敬的话音刚刚落下,突然,一个声音道:“赵王殿下,敢问,这是妖言惑众吗?”

    反击了!

    绝地大反击!

    此前的一切,俱都是铺垫,这份陈情,才是至关重要的利刃。

    现在,陈凯之持刃在手,他怒气冲冲的看向陈贽敬。

    陈贽敬蠕动了嘴唇,一张面容里满是震惊之色,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最终,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他不能否认啊。

    因为陈情里,只有吾皇万岁,难道你陈贽敬,敢说这个是骗人的,这个是你陈凯之安排的,这个是假的。

    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吾皇万岁,百姓们无不沐浴皇恩,我大陈天子圣明,你来说说看,这是陈凯之造的假吗?

    这玩意,就如祥瑞一样,每一个人都知道所谓的祥瑞是假的,都知道这一套东西,是忽悠,是骗人,是欺上瞒下,是有人厚颜无耻,追究起来,说是欺君罔上都不为过。

    可是……这是皇帝的新衣,没有人有胆量去戳穿这些祥瑞,任何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借着祥瑞,来称颂国泰民安。

    这份陈情,也是如此,小皇帝是他的儿子,现在二十多万百姓,俱都称颂天子圣明,天子行了德政,百姓们无不沐浴这浩荡皇恩,个个热泪盈眶,哭天喊娘,高呼万岁,你陈贽敬敢说一个假字?

    他不敢,陈贽敬只能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感觉心口堵得慌,整个人都透不过气来了。

    既然不是作假,你凭什么污蔑陈凯之妖言惑众。

    陈贽敬无法回答,整个人苍白的站着,恶狠狠的瞪着陈凯之。

    而陈凯之却笑的更冷,轻蔑的看着陈贽敬,眉宇轻轻挑了起来:“这都是万千百姓的肺腑之言,可赵王殿下,却视之为假,我不知道,赵王殿下,是何居心。”

    “……”陈贽敬感觉要疯了,真是打落牙齿将所有的苦都往心里咽了。

    陈凯之微眯着眼眸,冷冷看着赵王,厉声道:“莫非,赵王殿下看不得百姓们称颂陛下圣明,心有所图,居心叵测,赵王殿下,你这是想要造反吗?”

    噗……

    不少人竟是噗的一下,有点憋不住了。

    陈一寿觉得这个场面太滑稽,差点没有笑出来。

    便连珠帘后的慕太后,也看着这滑稽的一幕,竟是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凯之,一股喜悦之情油然而生,激动的眼眶都红了。

    现在,竟是陈凯之质疑陈贽敬谋反,这天子,可是陈贽敬的亲儿子,哪有父亲谋亲儿子反的,这话若是说出去,怕是没有一个人愿意信。

    可是偏偏,陈凯之的质疑,竟是很有道理。

    陈贽敬觉得天旋地转,他想要反驳,想要暴怒,想要咆哮,可他张口,还是不知该怎么答,这一次,坑的有点大,他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太够用,竟……竟是彻底的无法招架了。

    这陈凯之简直是做足了功夫,并且不按套路出牌呀,此刻的赵王就好像吃了苍蝇屎一样的,嘴角在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陈凯之冷笑连连,步步紧逼,走向陈贽敬,他的目光愈发的凌厉:“噢,我想起了,赵王殿下,包庇钦犯,而我皇圣明,大义灭亲,命我陈凯之前去捉拿,以至赵王殿下,竟是混沌不分,所以对陛下,有所抱怨,是不是?”

    “胡……胡说!”

    陈凯之笑了,他自自己袖中,取出了一份黄帛,随即将这黄帛举高,扬了扬:“敢问赵王殿下,这是什么?这是圣旨,这份圣旨,乃是陛下颁赐,钦命我陈凯之巡查缉捕、维护法纪,那么,我要敢问,赵王殿下包庇钦犯,而我陈凯之深深体察了陛下爱民之心,入府捉贼,这是谋反?”

    “你……你炮……”

    陈凯之凛然道:“这是陛下的心意,陛下心念百姓,不忍百姓被贼人所侵害,无法忍受你赵王殿下包庇钦犯,入府捉拿,何错之有?”

    “……”

    陈贽敬此时彻底乱了手脚,根本找不到言语来反驳。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谁都知道,陈凯之拿着这份圣旨当令箭,他口口声声,说是奉了皇帝命令,炮打赵王府,若是当真尊奉皇命,炮打你赵王府怎么了,打了就打了,你不服?

    可谁都知道,天子不过是个小孩子,而且还是赵王的儿子,怎么可能让陈凯之去炮打赵王府呢。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圣旨,确实是皇帝所颁发的啊,朝廷所有官员的委任,名义上,都是圣旨颁发,虽然谁都清楚,陛下年幼,不过是个橡皮图章罢了,一切的委任,并非是陛下的心意。

    致命之处就在于,你赵王可以否认吗?

    现在万千人称颂陛下,认为陛下大义灭亲,是圣君仁君,在这里,有二十多万人拍手称快,你赵王难道说,这并非是陛下的意思,这都是有人代陛下的名义下的旨意,不过是最平常的任命罢了,有什么了不起。

    若是如此,这岂不就推翻了陛下的圣明,那么,你赵王到底什么意思?

    陈贽敬嚅嗫着嘴,咬牙切齿,又是无言以对,整个人气得心肺都要爆炸了,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狠狠的瞪着陈凯之。

    陈凯之正气凛然的说道:“赵王殿下包庇钦犯,竟是不知反省,竟还以此为借口,想要搬弄是非,指责我陈凯之谋反,敢问赵王殿下,你还有没有将陛下放在眼里,若非陛下心怀仁德,心心念念的,将万民放在心里,为了令百姓免受奸人戕害,委我捉拿钦犯,赵王殿下,怕是更是有恃无恐了吧。那钦犯,已经伏诛,而赵王,不站在陛下一边,不和陛下一般,以百姓苍生为念,竟为了区区一个钦犯,站在陛下、万民还有我陈凯之的对立面,这……又是什么居心?”

    …………

    无月票、毋宁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