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五十二章:一决生死
    吴都头就在这里,一听到陛下进京,顿时紧张起来,整个人精神都绷紧了。

    他豁然而起,厉声道:“什么时候进的京,护国公已去了吧,入宫了吗?”

    “就在三炷香前,想来,再过小半时辰,就可入宫了。”这差役见吴都头很是进展,便立即将情形如实相告:“赵六还在那儿盯着,他是作为京兆府差役去护驾的名义去的,一直都在龟寿坊,只要圣驾到了龟寿坊,便差不多要入宫了。那边有了消息,会打旗报信,不过小人想着,理应很快了,先来通报一声,免得总都头这儿措手不及。”

    吴都头颔首点头:“嗯,你说的不错,按理来说,误不了事,可就怕万一啊,这是护国公交代下来的事,出了差错,可就糟了,给我好好的盯着。”

    这可事关到他们的生死,荣辱,这吴都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准备着,生怕自己一个慎,就坏了大事,因此他口气格外郑重。

    “不管如何,一定要第一时间将消息送来,不可有任何差错。”

    “是,是。”这差役笑嘻嘻的道:“小人这便去。”

    “还有。”吴都头板着脸,一字一句的纠正道:“以后别叫吴总都头,是副总都头。”

    ………………

    陛下入宫,按理在这个时候,理应是去休息的。

    而百官将御驾送到了宫门,就该各回衙署。

    只是到了宫门,一个宦官扯着嗓子:“请百官入宫。”

    这意思,便再明显不过了,接着,将会有一场朝议。

    而议的内容,想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这也是赵王回来第一件该做的事情,想来这陈凯之要遭大殃了。

    许多人相互对视,心里俱都了然,于是众人一道鱼贯入宫。

    陈凯之在这浩荡人群之中,尾随着百官至正德殿,在这里,百官分班站好,各自站定,小天子似乎显得很疲惫,懒洋洋的坐在御榻上,已传来了鼾声,显然这小皇帝已经是累坏了,居然不顾场合的睡起大觉来。

    赵王为首,自进了殿,目光就落在陈凯之身上,那目光里带着吃人的狠意。

    这一次,陈凯之是真正成了赵王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陈凯之完全没被赵王的目光给怔住,他整个人显得很平静,他如今毕竟已是护国公了,再不是从前那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在朝拜之后,有人已徐徐站了出来,此人乃是辅国将军,也即是宗令府的宗正陈武。

    陈武也是随驾的人员,事情发生之后,第一时间,便被赵王寻了去,面授机宜。

    大陈朝历来的规矩都是用爵位较低的宗室来主掌宗令府,为的,就是因为亲王、郡王们本身就拥有较大的实力,若是再主持宗令府,岂不是如虎添翼。

    这宗令府虽是平时不起眼,可毕竟主管的是数千宗室,权力不小,陈武出班,正色道:“陛下,臣有事要奏。”

    这算是开门第一炮了。

    他随即道:“护国公陈凯之,身为宗室,带兵杀入赵王府,赵王与护国公,俱都是太祖高皇帝之后,骨肉相残,此为何意?此外,陈凯之贸然带兵闯入,这与谋反无异,宗室谋反,罪加一等,此等骇人听闻之事,臣……恳请陛下圣裁。”

    陈武的作用,显然不是真正的抨击,论起引经据典的抨击,其实陈武这个宗室,比之那些专业的御史要差得远了。

    显然,此次赵王是有备而来,先让宗令府出头,先削弱陈凯之宗室的身份,之后,才可以让人畅所欲言。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先让人将事情进行定性,这件事的性质是什么呢,是谋反!

    谋反是大罪,需抄家灭族,无论你是谁,都别想脱身。

    就算陈凯之有三头六臂,也逃不了制裁的,这可是谋反的大罪。

    因此,陈武一经发言,许多赵王的党羽,以及那些对陈凯之不满的人便有些按耐不住了。

    “陛下,臣这里,有一些奏疏,恳请陛下过目。”此次,站出来的竟是内阁大学士成岳。

    内阁四位大学士,这位成学士,历来管的乃是马政,所以平时都不显山露水,尤其是前些日子,他至边镇视察,也就在一月前才回来。

    这一次,万万料不到,先是宗令府的宗正,接下来,竟连内阁大学士,也出马了。

    成岳板着脸:“这些奏疏,俱都是各地的都督、将军上奏的,都是听闻了此事,心中骇然,他们驻兵在外,为朝廷镇守一方,知悉此事,竟以为朝中发生了巨大的变故,有人想要谋反作乱,于是上奏询问,若是朝廷不给音讯,则起兵勤王。”

    一下子……满朝哗然,众人窃窃私语起来。

    都督和将军们打的是擦边球,他们以为京中有人造反了,上奏询问,本是应当的事,可言外之意,却是咬死了有人作乱,现在各地的军心浮动,因此都在观望。

    连他们都如此不约而同,这……可不是小事啊。

    甚至……

    陈贽敬一脸淡然的样子,仿佛是置身事外的人一般,可满朝文武看了,心里却是发凉,这意思还不够明白吗?

    赵王殿下,这是用各地的都督和将军,作了底牌,除此之外,还有宗室这边的巨大压力,何况,率先出来的,竟还有一个内阁大学士,现在站出来的人,还只是冰山一角呢,接下来,百官之中,不知多少人要叫苦。

    如此声势浩大,何况这陈凯之,本就是自己找死,只要这谋反罪坐实了,这大陈,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庇护的了陈凯之,说难听一些,莫说陈凯之就算是一个护国公,就算是皇子,也是必死无疑的。

    “洛阳,乃是天子脚下,天子脚下驻守的军马,朝廷尤为看重,稍有不安分,便是万死之罪。”成岳面无表情,一字一句的继续道:“可陈凯之竟擅调兵马,闯入赵王府,莫说闯入的是赵王府,就算是寻常的百姓之家,那也是死罪,因此,才引发了各镇都督、将军们的疑心,引发了天下的恐惧,若是朝廷不能有所交代,以儆效尤,若是人人效仿,我大陈则万劫不复了啊,肯定太后,也恳请陛下明察。”

    成岳算是充当了先锋,打响了第一炮。

    他的话,比之那辅国将军陈武要有条理的多了,当然,陈贽敬依旧还是面无表情的伫立着,显然……这对他而言,只是开胃菜。

    今日到了这个地步,显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他眯着眼,脸色却是冷的可怕。

    真正的压轴好戏,才是开始呢,他不急,而是淡定的站着,目光却时不时往陈凯之方向瞟去。

    只是……当那成岳话音落下,一个声音却是突然道:“成学士,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地方的都督和将军,可以过问朝廷的事了?”

    成岳侧眸,却见陈一寿忍不住站了出来,陈一寿正色道:“各地都督、将军,理应安守自己的本分,过问朝中事,乃是大忌,现在各地送来这些奏疏,是何意?”

    原本跃跃欲试的百官,一下子有点懵。

    没有人能料到,另一位大学士,竟会站出来。

    其实任何人都明白,今日的事,本质上所有一切都是围绕着炮打赵王府而来的,成岳以各地都督、将军的奏疏来旁敲侧击,可谁想到,另一个内阁大学士,会以犯忌的名义,来当场驳回呢。

    内阁大学士是什么,内阁大学士乃是宰辅,宰辅的一言一行,都是一种讯号,正因为如此,所以宰辅们在朝堂上,言行都是尤为谨慎的,若是有争执,在内阁的公房里,关起门来可以拍桌子,可到了这里,这般露骨的反驳,却是鲜见。

    陈凯之也是微微有些惊讶,因为他本来是想要亲自登场,可想不到,陈一寿竟是挺身而出。

    这位陈公,一向对自己有所关照,可陈凯之一直以为,今日这事,是不可能有人站在自己一边的,即便有人同情,也不愿被牵连。

    毕竟这赵王一伙,给他顶的可是谋反大罪,若是站出来为自己辩解,岂不是同犯,这可是要抄家的大罪,这个时候陈一寿,却能站出来替自己说话。

    陈凯之不禁感激的看了陈一寿一眼。

    成岳也显得意外,却见陈一寿只是似笑非笑,他正色道:“难道朝中发生了变故,将军和都督们都不可以过问吗?”

    “问可以。”陈一寿淡淡道:“可朝廷有朝廷的法度,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说的不能说,若是朝廷需要都督和将军们勤王,自有圣谕,何劳他们多问?”

    成岳有点恼了,他其实不希望和陈一寿争执,因为这很不像样子。

    可陈一寿却很坚持,一副就等你开口,继续和你辩驳的意思。

    陈贽敬……倒是有些尴尬了。

    他本是要制造一个墙倒众人推的局面,可也没想到陈一寿挺身而出啊,此时若是他还装傻充愣,却是不成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