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五十章:皇孙
    慕太后朝太皇太后轻轻行礼,目光却看向长公主,朝她含笑着点头,长公主也朝她点了点头。

    照了面,打了招呼,长公主便给太皇太后斟茶。

    慕太后这个时候倒是不在乎长公主怎么想的,她现在比较想知道太皇太后的意思,因此她也没多观察长公主。

    因为她知道,太皇太后若是能支持,或许罪责可能要轻一些,而今庙堂之上,是势均力敌,此次陈凯之确实有些过分了,想要包庇都难。

    她起身,便款款坐下,笑吟吟的看着慕太后:“母后方才的话,就言重了,陛下毕竟还小,不必苛责。”

    太皇太后闻言,却是淡淡开口:“哀家哪里是在责怪皇帝,他是九五之尊嘛。哀家怪的,是周遭这些人。”

    她笑了笑,等那长公主给她换来了茶水,她便得体的敛袖举起茶盏又抿了一口:“只是有些看不惯罢了,哀家一个老妇人,就算抱怨,又有谁肯听呢,这些人啊,一个个……都教人操心,哀家这是劳碌的命,年纪越大了,却瞧什么都瞧不惯。听说……”她眼皮子微微一搭,凝眸看着慕太后:“京里出事了?”

    慕太后正不知怎么开口呢,谁料到太皇太后竟是主动提起。

    这倒是给了她机会,本来还在想,怎么开口呢,现在太皇太后先提起来,慕太后便叹了一口气,才轻轻点头。

    “是啊,现在很不安生,据说京里京外,都是沸沸扬扬。”

    太皇太后瞥了一眼一旁的长公主:“月娥,你怎么看?”

    她竟突然问起长公主。

    这长公主名叫陈月娥,此时反而有些面上不自然了,慕太后也是紧张的看着陈月娥,可是她嘴里能有什么好话,只见她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顿道。

    “儿臣觉得,这已是大逆不道了,今日敢冲进赵王府,哪一天翅膀硬了,还不要带兵冲进宫里来?这是大忌啊,母后,儿臣倒不是对这陈凯之有成见,只是……”

    意思很明白了。

    太皇太后笑了笑,又看向慕太后:“那么慕氏,你又怎么看呢?”

    慕太后呆了一下,旋即便正色道:“儿臣倒是觉得,这事儿有果就有因,都说陈凯之荒唐胡闹,可既要秉公而断,就得查了起因,这才是关键,自然,陈凯之有胡闹之处,可是……儿臣以为,还不至长公主说的这样严重。”

    太皇太后不禁笑起来:“哀家就知道你们会这样说,月娥呢,历来是瞧不上陈凯之的,可是慕氏呢,却对他多有回护,慕氏,你是因为他,而念起你的孩子吗?”

    慕太后心里一惊,眸中掠过了一丝不安,太皇太后心思太难测了,以至于她根本不知,太皇太后对于这个皇儿的态度,虽然表面上,太皇太后似乎颇为怀念当年的皇太子,可……慕太后不敢冒这个风险,她忙道:“儿臣……”

    太皇太后压了压手,叹了口气:“这是人之常情啊,若是当初,那孩子还在,现在,只怕也和陈凯之这般大了,人都有舔犊之情,哀家知道你,你从前,是没什么心思的,当的起温婉庄娴四个字,只是后来,却不得不挑起这天大的担子,你不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可是的你,却是有情的,你心心念念的,是你的皇儿,这没有错,哀家……其实当初见了陈凯之,也有一个错觉,差一点,便将他当做了皇孙了,不是说他生的像先帝,而是那骨子里的那份韧劲儿,这样的人,再糟糕,不会糟糕到哪里去,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哀家就稀这样的性子。你看着他,念及到了自己的孩子,想要护着他,这更是情理,都是清理,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是。”慕太后觉得太皇太后话里有话,真是猜不透呢,因此她不禁微微敛眉,轻轻点头,“母后说的在理。”

    慕太后很是淡然的挑了挑眉,看了看四周,才又道:“所以哀家以为,月娥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慕氏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么……”陈月娥不由道:“母后的意思是……”

    “没有任何意思……”太皇太后靠在软垫上:“还能有什么意思呢?哀家只是个妇人,行将就木了,不知什么时候,就要入土,身后的事,哪里在乎的了这么多。更何况,你们哪,总是想不明白,陈凯之敢冲进赵王府,他会不怕死?”

    慕太后下意识的维护陈凯之。

    “他毕竟只是个孩子……”

    太皇太后凝视着慕太后:“你若是将他当做是孩子,认为他鲁莽不懂事,那你就错了,他的心思,可不比在座的每一个人浅。他能成护国公,靠的是自己的本事,也靠的是自己是城府,你们若是看轻了他,那就大错特错了。所以……你们若是问哀家怎么看,哀家也看不懂,只知道,但凡是到了庙堂上的人,没有人会蠢到无的放矢,也不会有人,稀里糊涂的就犯下天条,人哪,都不傻,哀家倒是见过老糊涂、小糊涂,唯独,就没见过陈凯之犯过糊涂的,这一路来,哀家也在琢磨这个事,心里想着,这陈凯之到底仗着什么呢,又给自己留了什么后路。说实话,哀家想不出,后来便索性不去想了,还想什么,看嘛,回到了京里,哀家就想看一看,看看到底又会发生什么事,那陈凯之,噢,还有赵王,赵王一定气坏了,就看他们怎么收场。”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太皇太后的情绪似乎没什么变化,依旧淡淡的。

    “所以啊,哀家的态度你们明白了吧,且当它是一幕戏,你们也一样,少去从中搅和,跟着哀家,好生看看,说不准,能学点东西。”

    慕太后心里黯然,看戏……

    这等于是说,自己还不能插手,不插手,这不是偏帮了赵王吗?

    即便心里很不好受,慕太后面不改色,却是强笑道:“母后圣明。”

    太皇太后眯着眼,突然道:“你说……倘若陈凯之便是你的孩子该有多好。”

    慕太后心里一凉,抿嘴不语。

    “哈……”太皇太后笑起来:“喝茶,喝茶……”

    那长公主陈月娥,听了这话,竟不由的留了心,母后已是第二次,提到了那位皇太子了。

    而慕氏呢,却是不露声色,显得尴尬。

    她笑吟吟道:“我看哪,是太后娘娘思念皇太子太过,以至乱了心了。”

    过了一会儿,御驾又要启程,陈月娥至自己的车辇,那陈贽敬铁青着脸,打马而来,朝车辇旁的卫士使了个眼色,随即他骑着马,陈月娥卷开车辇的帘子,陈贽敬显得很是焦躁,只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回京师去。

    这一耳光,打的太响了,真是奇耻大辱,这才离开京师几天啊,想着自己的主事被宰了,王府也被人打了进去,女眷受了惊吓,最重要的是,现在满京师,都将自己这个赵王当做笑话看,江陵都督那儿,还不知该如何交代呢。

    因此他迫不急的想要知道太皇太后的心思,见到陈月娥,不禁冷冷问道:“母后那儿,可有什么动静?”

    “说不清。倒是有一事,愈发令人不安了。”

    陈月娥压低声音,姐弟二人,齐头并进,陈贽敬听罢,愈发的皱眉:“还能有什么事?”

    陈月娥道:“你说,陈凯之,会不会是皇太子?”

    陈贽敬眯着眼,先是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冷笑:“这绝无可能,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他的身世,我是命人打探过,确实有一些可疑之处,可他是科举出来的,这是实打实的,理应不是他。”

    陈月娥却是露出后怕的样子,深深的皱着眉,提醒陈贽敬:“可倘若,真的是他呢?”

    “什么意思?”陈贽敬脸色惨绿,目光一沉,略微思索了一会,便细细的分析起来:“若真是他,那么,为何没有昭告天下?就算他不敢,慕氏……对,慕氏或许,也不敢,可若真是他,那么慕氏一定知道……”

    陈贽敬越想,越是觉得有些乱。

    “得再查一查。”陈月娥道:“所有的底细,都要打探清楚。就怕这个万一。”

    陈贽敬冷冷一笑:“你不必杞人忧天,就算退一万步,真的好巧不巧,当真是这个家伙,又如何?吾儿已是天子,难道还有天子退位的道理吗?还有……这么多宗室和文武大臣,都将赌注压在了本王和陛下身上,难道让他们改换门庭?连慕氏,尚且都不敢和我们硬碰硬,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前皇太子。再者说了,这一次,本王回去,便是要收拾掉此人,他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本王定要教他碎尸万段,你且放心,一切都已布置好了。”

    陈月娥渐渐放宽了心:“其实,我最担心,乃是母后,那慕氏倒也没什么担心,若当真出来一个皇太子,母后的态度,就显得可惧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