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九章:御驾
    吴都头一听,心里就了然了。

    在这个规矩里,吴都头便是一个螺丝钉,他负责自己的职责就可以了,简单明了,似乎职责也分明,没什么复杂的事。

    他便朝陈凯之笑了笑:“多谢公爷提携。”

    “还有一件事。”陈凯之淡淡的看了吴都头一眼,手指头在案牍上打着节拍,眉宇微微轻挑起来。

    吴都头见陈凯之有事吩咐,忙是道:“请公爷示下。”

    陈凯之见吴都头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淡淡说道。

    “现在弟兄们心里都在想什么,你能猜出来吗?”

    吴都头犹豫了一下,脑海里飞快的闪过各种念想,不过仅是一会,他便正色说道:“弟兄们跟着公爷,有奔头,干劲十足,自当是愿意效命。不过……小人不知当说不当说,咳咳……这……其实,大家还有一个担心,眼看着,这游猎的御驾就要回来,那赵王殿下……”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啊。

    现在每一个人,都在担心赵王的事。

    他们跟着陈凯之炮轰了赵王府,这赵王回来,肯定不会干休,若是将你陈凯之办了,这规矩,立了又有什么用啊?

    何况,大家伙儿,当初可是跟着公爷一起冲进去的,人人有份,若是赵王殿下报复起来,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不担心才怪了。

    陈凯之笑吟吟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眸里,似透着狡黠:“我就知道你是这样想,赵王回来,就是一道鬼门关,闯了过去,这京师里,谁还敢不将我陈凯之,不将你们,当一回事?到时,我们定下的规矩,上至公卿,下至黎民,谁都得遵守。可是……若是闯不过去,大家就都完了,是吗?所以说,这世上,想要过好日子,想要比别人活的痛快,就得胆大,胆大之余,还有用脑……”

    陈凯之指了指自己的脑壳。

    “是,是,不过……公爷动脑就可以了,小人们,按公爷的意思办。”吴都头打着几分谄笑。

    陈凯之竟是莞尔:“好吧,言归正传,赵王确实很快就要回来了,这鬼门关,怎么都要闯一闯,所以,有一件事,我要交代你,这么多兄弟能不能吃香喝辣,就靠着接下来我要交代的事,你要办好了。”

    吴都头顿时紧张起来,一点也不敢怠慢,打起精神来。

    “不知公爷要吩咐什么,小人赴汤蹈火,也要办的妥妥当当。”

    吴都头这个人,其实虽然油滑了一些,可办事……其实还是很牢靠的。

    陈凯之直接自袖里丢出一个簿子出来,摆在案牍上:“照着这个去做,能搜集多少,就搜集多少。好了,你下去吧。”

    吴都头忙是取了簿子,也不敢当面看,而是小心翼翼的收好了,行了礼,告辞而去。

    呼……

    陈凯之长长的出了口气,活动了胳膊,今日也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了,而接下来,便是等那赵王回来。

    他起身,漫步出去。

    京兆府里的上下书吏、差役,一个个见了陈凯之,毕恭毕敬,其实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可惜京兆府的书吏,却少有容纳入这个体系的,想到那些差役跟着陈凯之吃香喝辣,府里的上官,这些差役一个都不放眼里,这些个书吏,眼睛也有些发红。

    恰好,一个判官与陈凯之打了个照面,这判官想避开,可没来得及,他不得不乖乖上前,跟陈凯之行礼:“见过护国公。”

    陈凯之只板着脸,朝他略略点头:“好。”

    随即,便已错身过去了。

    其实陈凯之也不希望,做一个让人敬畏而又难以猜测的人,他自认为,人活着,该简单一些的好。

    只是可惜,走到了今日这一步,实是让人感慨,自己在天人阁里,立下了决心,要走一条前人不敢走的路时,就已不得不去改变了。

    他必须要学会拉拢人心,学会丰满自己的羽翼,要变得稳重,变得使人敬畏,还需要……比其他人更狠。

    那判官见陈凯之走了,身子还微微的弓着,直到陈凯之的身影不见了踪影,方才擦了一把汗,直起腰来,匆匆进入了同直厅。

    见同知大人端坐在上,忙是上前:“大人要的公文,下官带来了……”

    同知大人漠然的抬眸,看了他一眼,不由挑了挑眉,淡淡问道:“怎么你身上都是汗?”

    这判官不敢隐瞒,如实相告:“是……是遇到了护国公,所以……”

    同知脸板了起来,偏偏,却又发现自己一点脾气都没有,这京兆府里的小吏,俱都被陈凯之一网打尽,而今,自己竟发现自己说的话,不太管用,可又能如何呢?他发现自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时候呢,他肯定是不能跟陈凯之对着干?吃饱了撑着,憋着吧,还能如何?

    虽然知道要忍,可是这同知还是有一点儿不爽,忍不住道:“等赵王殿下回来,看他张狂到几时。”

    ……………………

    大队的人马,已经陆续开始回京。

    在官道上,犹如长蛇的禁卫,蜿蜒数里,浩浩荡荡的,气势如虹。

    在凤辇上,慕太后蹙眉深思,整个人慵懒的靠在车璧上,神色沉重。

    明日清早,就可抵达京师了。

    整个游猎的队伍,早已被京里发生的事惊动了。

    赵王府,居然被陈凯之用火炮轰了,还冲入了赵王府,杀了主事的,直接缉拿人犯。

    嗯……

    听着是挺痛快的。

    似乎很就没这么痛快过。

    她亲眼看到赵王面目狰狞的样子,还有随驾大臣们一个个同仇敌忾的模样。

    这赵王想来,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吧,听到消息的时候,他完全是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不过……痛快是痛快了,可是接下来的后果,可想而知,这么大的事,谁也护不住啊。

    这赵王恐怕得剥了陈凯之的皮不可。

    因此慕太后心里真的是陈凯之担忧着,希望一切都可以平安度过。

    现在呢,主要太皇太后也没表态,她的态度似乎很是微妙,她什么都没有说,只说了一句话:“没规矩!”

    这句话,固然是斥责陈凯之的,确实令人忧心,可另一方面,炮打了赵王府,换来的却只是没规矩三个字,又让慕太后隐隐觉得,太皇太后,似乎并没有动真怒。

    不过,这毕竟只是猜测而已,太皇太后心机难测,态度如何,还真不好说。

    京里,已有了不少的密奏,说什么的都有,态度……却是比较一致。

    即便是自己的党羽,还有较为亲近自己的人,也大多认为,陈凯之这次坏了规矩,赵王府是你想轰就轰的?还有王法,还有天理吗?

    现在那陈贽敬,已是气势汹汹,一心要护驾回京,为的,就是跟陈凯之算账了。

    这一次,肯定没完,何况,护驾的大臣,为数不少,都是骂声一片的,而今,算是同仇敌忾,一致怒斥陈凯之行为过分,坏了规矩。

    这令慕太后尤为担心。

    这个儿子,不省心啊。

    不过她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念着他的功劳,或者是年少轻狂的份上,把陈凯之贬谪出京去,这个护国公,怕也不能保了。

    可至少,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无论如何,皇儿的性命,是一定要周全的。

    至于那些跟着起哄的勇士营,还有那些官兵和差役,可就顾不得了这么多人,拿他们来背锅吧。

    哎……

    她轻轻叹了口气,眼看着凤辇步步朝向洛阳,竟有几分闯鬼门关的感觉。

    这边,有宦官急匆匆的来,禀报道:“娘娘,太皇太后,请娘娘过去。”

    慕太后颔首:“怎么,太皇太后停了吗?”

    “是,前头有一处驿站,太皇太后已暂歇了。”

    慕太后点头:“那就快一些。”

    凤辇到了驿站,这儿已有宦官早先赶来收拾过,所有的闲杂人等,也都打发了走,慕太后由人搀着,步进去,便见这驿站的正厅,太皇太后被长公主和一些随驾来的妇人们拥簇着,太皇太后显得精神不佳的样子,微眯着眼眸,慢悠悠的开口。

    “这些日子,真是鞍马劳顿啊,老了,身子骨不济事了,竟是有些累了。”

    长公主便笑:“江山代有才人出,儿臣,就看陛下射箭,精神奕奕的样子,精力充沛,真是教人羡慕啊。”

    太皇太后垂头喝茶,等饮了茶,方才冷不丁的道:“陛下哪里会射箭,不过是你们这些人,在那儿捧着他呢,真正的箭,是围着猎物在几丈之外,让宦官抓着手射的吗?说出去,都让人笑话,偏生你们还一个个痛哭流涕的样子,高呼什么万岁啊,什么文治武功,没羞没臊的,哀家听着,脸红!”

    长公主差点没噎死,不过她历来知道母后的嘴巴毒,也得觉得不妥,只是朝太皇太后讪讪一笑:“是呢,儿臣惭愧,母后恕罪。”

    太皇太后抬眸,见慕太后徐徐走进来,笑了:“你来的好,来坐下,说说话,喝喝茶。”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