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八章:打断骨头
    吴都头等人是老油条,立即开始计算起来。

    这样的做法,对于商户绝对属于利好。

    不过眼下,却有一个麻烦,那就是五城兵马司和京兆府收了钱,到底能不能保平安的问题。

    不过他看陈凯之的态度,倒是略略放了心,这是炮打赵王府的护国公啊,他说的话,根据自己的观察,似乎……都是敢做到的。

    吴都头笑吟吟的道:“那么,上头的都督以及京兆府里的上官,还有……各部的部堂他们……”

    “不必理他们。”陈凯之环视了众人一圈,旋即淡淡开口道:“谁出力,谁得银子,这就是规矩,若是要打点,打点了这个,那个要不要,打点了那个,这京师里,官多如狗,难道个个都要抽成?这银子,只是大家的福利,按月发放,利益均沾,若是还有余钱,便攒下来,做好账,这账,自家兄弟都可以查,到了年底,再如数放出去,给大家做赏金,总之,从今日起,我虽不可让你们吃香喝辣,却足以让你们衣食无忧。”

    众人面露喜色。

    衣食无忧,这倒是真的。

    不说岁末的奖金,还有那每月一万两的抚恤、赏金之类,单说即便是最低下的一个差役,一月下来,除了可以养家糊口的钱粮之外,大致也有七八两银子,七八两银子啊,还不需你冒着风险出去勒索财物,或是四处走动,收人家的茶水钱,乖乖做好自己本分的事,便可得到这份月银。

    而对于许多寻常的百姓而言,七八两银子,足以当做一年的用度了。

    至于上头,比如都头和百户,那是三十两,这个数目也不低了,吴都头从前各种收入,大致也就二三十两,可就这……还不知费多少心呢,毕竟,大的铺子,人家有银子,也不送你这都头啊,自然会攀附京兆府里的上官,你敢惹吗?

    可若是小铺子,小本经营,你除非将人逼死,人家也就给你十几文钱喝茶水,何况,还有风险,甚至还会惹来麻烦。

    现在好了,不必再操心这样的事,按月领银子便是。

    至于千户,那就自不必说,一月三百,一年便是三千,这足以让他们置办大宅,在京里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了。

    这美的差事,众人都抢着做了,谁不乐意做呢。

    因此众人俱是朝陈凯之点头,表示愿意听从这些约定。

    众人一表态,陈凯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便道:“京兆府这里,还缺一个总都头,还要再设三个副总都头,人选呢,就在现任的都头里选,吴都头,你暂时就任负责钱粮的副总都头,其余的,我自会斟酌,这总都头和副总都头的月银,和千户相当。”

    “多谢护国公。”一下子,成了副总都头,让吴都头狂喜,也就是说,从今日起,自己月银三百两了?

    想到自己即日起,便可以丰衣足食了,吴都头心里是喜滋滋的,连忙朝陈凯之点头哈腰。

    话已经点明了,那陈凯之也毫不客气的提醒众人。

    “不过,可都得说好了,还是前头那句话,我让你们衣食无忧,可有一条,谁若是私自收钱,或是勒索财货,便是砸了大家的饭碗,一经发现,严惩不贷。”

    众人各自计算着自己的所得,许多人倒是心满意足了。

    只是……眼下却是有一个疑问,有人不由道:“若是商户不给平安钱呢?”

    是啊,小商户倒也罢了,他们敢不给?可似赌坊、青楼以及一些大商户,却不是这个样子的。许多的大商户背后,哪一个背后没人?

    说句难听话,有些商户的背景大的吓人,便是京兆府府尹亲自去收这个银子,人家或许也不会搭理。

    陈凯之目光幽幽,斩钉截铁:“那就让他们无法在京中立足。”

    这句话,杀气腾腾,众人心里有数了,一切都听陈凯之的吩咐,其他的就不用多管了。

    陈凯之随即又道:“收了人平安钱,就得做事,据我所知,文庙、洛河两岸一带,是泼皮聚集的地方,放出消息去,自此之后,我不希望在这洛阳城里,有人偷窃,有人行骗,有人滋事,无论这个人是谁,敢在洛阳城里不规矩的,五城兵马司,负责拿人,拿住了,就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京师这些年,乱象频频。自开始处理积案开始,百姓们渐渐有了期待,既然有所期望,就该保一方平安。”

    “现在开始分配职责,五城兵马司各个千户所以及百户所,每日要轮班上街巡逻,凡有偷懒的,俱都开革出去,每一条街,每一个巷子,要确保一炷香之内,必须得有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出没一次,每一个街坊,发生了任何事,一人可以调解的,便一人调解,若是人手不足,分发竹哨,呼唤附近的官兵协助,若是还不够,就上报百户所,百户所不够,就上千户所;至于京兆府的差役,由各都头带领,分文武班,文班设经历司,负责整理案宗,签发拘牌,再设钱粮所,负责收取平安钱,设立账目,分发月银,以及各种开销。经历司和钱粮所,都各由一个副总都头负责,再设武班,武班下设各都头,监察的、打击窃贼的,打击会门的,打击无赖泼皮的,专司刑案的,俱都要职责分明,差役若有公干,当地的百户所、千户所,俱都要随时协助,三个月……”陈凯之敲了敲案牍,凝视着这些都头和千户、百户:“三个月之后,整个洛阳,我要让整个洛阳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都……”陈凯之豁然而起,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环视众人一眼,便郑重的问道:“听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齐声应诺。

    大家俱都明白,陈凯之设立的这套规矩,本质上就是将所有人都调动起来,想收平安钱,就得把事做好,做不好,人家凭什么花钱请你保护?这平安钱,相当于虎口夺食。

    因为对商户而言,他们每月,必不可少的都需花钱消灾,只是从前,他们花的钱,流入的是上官、泼皮无赖,以及种种所谓的大人物手里,可从今日开始,不同了,收钱的只能是一个,也只有一个!

    陈凯之确实免去了大家的后顾之忧,有事,他担着。有了银子,陈凯之也不孝敬那些京兆府府尹,或是五城兵马司的都督,那些人,现在已经统统被陈凯之一脚踹开了,至于那些各部的部堂,那些高不可攀的庙堂大佬,或是那些豪门权贵,陈凯之统统不理,这钱,大家自己兄弟分着花,只要是自己人,一文钱都不少你,让你的收益,比从前更多,教你婆娘孩子,都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唯一的一条,就是要守规矩,不能私自收钱,还得把街面上那些欺负商户的人,统统都一扫而空,守了规矩,责任是陈凯之的,出了事,护国公顶着!

    这样干活,才带劲啊。

    见众人都规规矩矩的点头,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

    陈凯之不由重重拍案,一字一句的说道:“既然都明白了,还做什么,该处理积案的处理积案,各家商户,派人去通知,把街面上那些游手好闲的道门、泼皮无赖底细都给我摸清楚,摸清楚底细,是第一步,接着是警告,若是警告不中用,就一个个,敲碎他们的骨头,干活!”

    “遵命!”

    规矩很简单,所有人都听得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应尽的职责,有自己要做的事,待遇也是清楚明白,还有什么说的,用命的时候到了,只要好好做事就行了。

    众人轰然行了礼,告辞而去。

    只有吴都头留下来。

    因为他暂时还没有事,或者说,他这个负责钱粮的副总都头,一些细节,还需听陈凯之指示。

    吴都头敬畏的看着陈凯之,说实话,陈凯之几乎是完美的上司,似乎能明白众人心里想要什么,更能看出人的弱点,不仅仅这样,他还能满足众人的需求。

    这样的上司,堪称完美,却也让人尊重,因此他格外小心翼翼道:“公爷,小人还有一些事不明白。”

    陈凯之抬眸看了吴都头一眼,旋即笑了笑:“我知道,你也不必担心,你要收钱,除了让五城兵马司的千户所和百户所各家的通知商户,除此之外,就是要做好统计,这是经历司的事,让他们派人,把每一条街的商户都统计清楚,而你现在要做的,是准备好平安牌子,各家商户,拿钱来领平安牌,交了钱,你发放牌子,让他们将牌子挂在门脸上,这样,各地千户所、百户所的官兵巡逻时就一目了然了,哪家商户交了钱,哪家商户不交钱,心里就有了底。”

    “没交钱的,也别急,宽限他们时日,逾期还不交,把名单报去总都头那里,到了那时候,就不是你的事了,到时,我自会和总都头处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