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七章:立规矩
    陈凯之话音一落,吴都头忙是上前禀报:“都来齐了。”

    陈凯之点点头,完全是很满意众人的表现,至少没人偷懒了,因此他在环视了众人一眼,便径直进入了京兆府,众人纷纷尾随而入。

    清吏房有点挤,不过现在也只能将就,陈凯之在案牍后落座,大家只好密密麻麻的站着。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怨言。

    自从跟着陈凯之冲进了赵王府,又到处去各家府邸搜拿钦犯之后,此时大家非得跟陈凯之一条心不可了,自然没任何抱怨的,只要陈凯之能保住他们的命,他们便没什么可说的。

    这些人都是老油条,老油条的意思就是,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一般的人,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们,或许会有昏头膨胀,甚至是不知自己斤两的时候,因为这些人,高高在上,平时都被人捧着,有时候,少不得糊涂。

    可这些人……却是全然不同,他们对下,要防范有人背后捅他们刀子,时刻要有所提防,有时候,还得显得蛮横,方才能使人敬畏你;对上,他们是虎得趴着,是龙也得蜷着,得小心应付好自己的上官,否则天知道什么时候阴沟里翻船。

    陈凯之甚至敢说,这里的每一个人,生存的智慧远高于寻常的百姓,甚至高于绝大多数庙堂诸公,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在夹缝中生存。

    陈凯之端坐下,一双清澈眼眸便细细观察了下众人的神色,才微微一笑:“花名册呢?”

    一个书吏,立即乖乖的捧着一大堆名录来。

    陈凯之点点头,将这花名册摆在案台,他低头,开始认真看起来。

    而大家都屏息不言,耐心的等候着陈凯之吩咐。

    陈凯之看的极认真,既然他决心管了,就得知己知彼,要知己,首先就得知道自己,自己能有多少人手,这些人都有什么特长,家境环境如何,这些都要了解清楚。

    京兆府,若是排除掉京兆府下设的县里差役,本身的都头是二十五个,人手呢,在册差役是五百三十六人,当然,这只是在册,所有空额或者是缺额,又或者是一年之内都没有来点卯的差役就占去了一百五十多个。

    也就是说,实际上,真正的人手,不到四百人。

    五城兵马司的情况更严重一些,十四个千户所,在册的官兵,是八千五百四十三人,可实际上的人数……陈凯之看的触目惊心,总计竟不过三千人。

    也就是说,在五城兵马司,有五千多人,都是传说中根本不存在的人,这些人只在花名册里有名有姓,每日,都会有人给他们点卯,当然,也有朝廷给他们颁发的钱粮,而这些钱粮到了谁的手里……这……自然是上头的都督、佥事们拿去了大头,下头的中低级武官,分了一点汤。

    这叫吃空饷,古已有之的东西。

    真正的实额,京兆府加上五城兵马司,一共三千五百人,说多不多,说少,其实也不少了。

    洛阳城眼下有近三十万户,百万人口,当然,百万人口中,军户就占了两成,实际的人口是八十万上下。

    陈凯之手指头敲了敲案牍,随即抬眸看了众人一眼,便淡淡开口:“从今以后,所有的空额,全部删去。”

    这是第一个命令。

    意思是说,从今日起,不再吃空饷了。

    一个千户显出犹豫的样子,却依旧还是站出来说道:“这空额,多是上头安插的。”

    意思很明显,这是都督、同知、佥事们做的假,若是删去,他们的好处就没了。

    陈凯之目光微微一沉,俊逸的面容里透出渗人的寒意,从牙齿缝里一字一句的挤出来。

    “他们若是不服气,让他们来找我。”

    有这句话,就够了。

    众人都松了口气。

    这就是陈凯之和那些官场老油条的区别,老油条们一心只想有功无过,于是乎,若是有了功劳,他们便贴在自己身上,弟兄们辛苦啦,这功劳,却是我头一份。

    最过分的事,有过,他们却是绝不担当的,似陈凯之这般,他将有事我担着,有什么问题,让他们来找我这样的口头禅,对于这些都头、千户、百户们而言,这简直就是久旱逢甘霖啊,毕竟谁都不能既要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才是。

    陈凯之见众人一副松轻的样子,便抬逡巡了四周一眼,格外正色的说道。

    “自今日起,设下规矩,你们知道,我这人,但凡设了规矩,就少不得要照章来办的人,按着我的规矩来做,天大的事,我陈凯之顶着,我吃肉,大家喝汤,谁都有一口,你们都是有家有业的人,这一点,我自然知道,所以这规矩,既要让大家有吃有喝,也要分配好各自的职责,好差事办妥。”

    陈凯之徐徐道:“从今日起,再不允许任何人,在街面上勒索商户,收受钱财,但凡是发现的,便行家法,哪怕是收了人一文钱,也拔舌、刺眼、断腿,直接开革出去!”

    这第一条,便令人触目惊心。

    勒索钱财,五城兵马司和京兆府的差役,可都没少干,若是如此,就只能靠俸禄过日子了,可朝廷给的钱粮,也只是勉强够糊口而已。

    一时间,所有人都露出了难色,日子没法过了啊,估计家里要断粮了。

    虽然都明白勒索不对,可是朝廷给的钱粮,他们不够花呀,若是不用特殊手段,他们怎么养家呀。

    这一条,众人似乎有些抵触,心里更是觉得陈凯之这是要他们的命呢。

    陈凯之却很懂这些人的心思,面容里露出几分笑意,清澈如水的眸子环视众人一圈,才徐徐开口说道。

    “可是银子,该收还要收,只是要统一来收,由京兆府的吴都头负责,所有的商户,俱都要交钱,寻常的铺子,一月三两,赌坊每月百两,酒肆十两一月,若是青楼,则是三十两一月,牙行,每月十两,所有的商户,交了钱,由京兆府的吴都头,做了记号,这钱交了,是保平安的钱,但凡有人敢去他店里滋事的,都由咱们来摆平,我大致算过,在这京师,有七十多个赌坊,有一百六十多个青楼,有三百多家酒肆,各种店铺,四千多个,这样一月下来,大致,也有近五万两银子了,若是银子收齐了,咱们三千多个弟兄,除了留下一万两,留作差补,或是抚恤死伤的弟兄,又或者是作为奖励,其余的,俱都按官职大小,分发出去,千户每月三百两,都头和百户每月三十两,寻常的弟兄,每月大抵,也有七八两银子,除此之外,你们还要朝廷的钱粮,我来问问,够养家糊口了吗?”

    众人一呆,有些欣喜的看着陈凯之。

    收平安钱。

    也就是说,陈凯之现在开始,杜绝一切的敲诈勒索,以及所有的灰色收入。

    不过嘛,他却是将这灰色收入,直接摆在了台面,所谓的平安钱,其实算是少了,比如赌坊,收益是极大的,每月百两对他们而言,不多不少,可若是能换来官府对他的平安保证,这可就赚大发了啊。

    要知道,任何一个赌坊想要立足,没有足够的关系是不成的,对他们而言,不但要给各个衙门的官员,送上冰敬碳敬,还要找个好靠山,这一年下来,便是万两银子打点,都算是少的。

    而现在呢,陈凯之等于是告诉他们,你们就别给那些都督、京兆府的官员们打点了,统统给我,我保你绝对平安,绝不会有人来滋事,也绝不会有人来找你麻烦。

    只要你将钱交给我陈凯之,你们便可以安心做生意了,其他的都不用多操心了。

    这叫什么呢?

    这叫明码实价,童叟无欺,这叫规范市场!

    意思很明了,就是你们交保护费,只要你交了钱,就可以平安无事,还有多余的收入,这样的事何乐不为。

    洛阳城便是寻常的铺子,那就更不必说了,几乎是层层剥扣的,今日五城兵马司的人找上门来,明日是京兆府的人登门,后日呢,说不准就是刑部,何况,京里还有宦官,下头养着一些家奴,也专门做这等敲诈勒索之事的,更不必说,还有各种无赖和泼皮了。

    也就是说,想要安安心心的做买卖,每月三两银子你想打发?想都别想,运气好的时候,十几两丢出去,勉强可保平安,运气不好,人家不满意了,直接砸了你的铺子,教你血本无归。

    陈凯之呢,一律收三两,一文不多,却给你一个保证,自此之后,出了任何事,五城兵马司的千户、京兆府的都头们会来解决,若是他们解决不了,不要紧,还有我护国公。

    所有的费用,统一收取,价格标明,每月按时把钱交了,京兆府的人给你做个标记,差役或者是五城兵马司的官兵,按时会专门去巡逻,并且随时给你排忧解难。

    交了保平安,使你后顾无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