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六章:天翻地转
    陈凯之坐下,过不多时,便有都头进来汇报。

    陈凯之端起茶盏轻轻呷了一口,然后轻轻将茶盏放下,眼眸都没抬,端坐着,整个人完全是一副优雅从容姿态。

    这都头见陈凯之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不由咽了咽口水,如实禀告。

    “方才,卑下奉命,去了严尚书的府邸,捉拿了犯事的一个马夫,已经归案了。”

    严尚书乃是当朝工部尚书。

    这也是一个积压的案子,这位严府的马夫撞死了人,潜逃去了严府,京兆府竟然不敢过问,放纵犯人逍遥法外,简直让人觉得可恨。

    此刻陈凯之听说归案,双眸微微一转看了都头一眼,便颔首点头,徐徐问道。

    “严府那里,没有为难吧?”

    “他们……不敢………”都头红光满面,似乎也觉得自己今日的表现令他自觉得面上有光,因此格外得意的说道:“接待的是一个主事,待小人很客气,直接将那马夫给绑了,让小人带了回来。”

    陈凯之心里想笑,可不是吗?

    很显然这些人不敢在为难都头了。

    金陵都督的孙子,陈凯之都敢带兵朝赵王府开炮,直接进去拿人,严家怎么样,也远远比不上赵王,他敢包庇一个马夫?

    以前的时候,他们是装聋作哑,毕竟是自己的私奴,犯了事自己假装没看见,而京兆府也不敢登门,最后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

    可现在不一样了,严家一看情况不对,怎么还敢包庇,自然乖乖将人交了出来。

    从前是京兆府的都头们怕麻烦,不敢招惹严家这样的人。

    可如今,却是严家这样的人,怕麻烦,不敢招惹护国公,自然不敢在包庇,乖乖将犯人交出来。

    严家很清楚,为一个私奴,得罪陈凯之是不值得事。

    人家陈凯之连赵王府都敢轰,严家心里自然有分寸,现在哪里敢招惹陈凯之半分,不过是一个犯事的私奴而已,没必要为了这样的小事跟陈凯之对着干。

    一夜之间,京里已是天翻地转。

    “让判官审问,笔录和口供,都要落到实处。”陈凯之再次轻轻呷了口茶,慢悠悠的吩咐道。

    “是,是。”这都头佩服的看陈凯之一眼:“不过……公爷,小人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人就是如此,自炮打了赵王府,陈凯之就算再如何对人和颜悦色,摆出人畜无害的样子,在别人看来,也都是敬畏有加,看着,像是不怒自威,所以这都头小心翼翼的道:“现在公爷四处拿人,敲山震虎也就够了,可若是四处拿人,只怕……只怕会惹来许多的……”

    后头的话,他不敢说下去,陈凯之却是替他说了:“会惹来许多人的记恨,对不对?就比如这个严尚书的府邸,虽然拿的只是一个马夫,可若是这位严尚书有心胸倒也罢了,若是心眼小一些,免不了觉得我命人去他府上拿人,教他面上无光?这只是一个严尚书,而京里包庇罪犯的人,从历年的积压案件来看,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了,这一下子,却是惹了这么多人,免不得,会带来诸多的怨恨,偏偏这些人,没一个人是省油的灯,他们现在乖乖就范,并不代表,他们心里甘愿,对不对?”

    都头觉得陈凯之这人好交流,只要轻轻一点即可明白了意思,因此他呵呵一笑:“小人就是这个意思,凡事,都不能太过,过犹不及,呃……矫枉过正了,未必是好事。”

    陈凯之倒是没有生气,其实他很理解,绝大多数人,都是抱着中庸的念头,为什么,因为走了极端,就得打击一大片,这不是好事。也可称之为,这是老祖宗的智慧。

    这有错吗?没错!

    可陈凯之道:“那么现在我四处在处理积案,为民伸冤,坊间的百姓,是怎么说的?”

    都头一愣:“他们……他们都说大人为民做主。”

    陈凯之抿嘴一笑:“这就对了,我并非是矫枉过正,只是为民做主而已,我惹来了一百个严尚书的怨恨,可我能得到十万百姓的支持,这就没有错。我也不是一个凡事都要做绝的人,眼下我大陈也不是乱世,可京师这么多年来,豪族遍地,权贵多如狗,于许多百姓而言,和乱世也没什么分别,乱世用重典,拿一个两个,这叫杀鸡儆猴,杀鸡儆猴有没有效?有效,可这是一时的,想要长治久安,就要有所坚持,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认为是对的事,为何不去坚持?若是因此,惹来了灾祸,就可以不坚持自己吗?倘若如此,那么我陈凯之,和赵王府那诛杀的主事杨昌,和包庇罪犯的严尚书,又有什么分别?”

    “人,要自重!”陈凯之垂下头,继续拿起手中的一份积案,似乎这个谈话已到了尾声:“只有自重,才能有所坚持,有所坚持,固然能得罪人,却也能使更多人得到好处,一家哭何如一路哭,一家笑何如一路笑,一个这样的严府,只是一家一姓而已,他包庇了一个马夫,京兆府不敢去拿,那么严家的人就会更加肆无忌惮,这样他的左右街坊,俱都要遭殃了,我怎么忍心,因为一个严家,而让一路的百姓战战兢兢,以泪洗面呢。若是真要如此,那就不妨让姓严的去哭好了,人得有取舍,只是从前,你们取的是一个严家,而我舍弃的,却是严家,如此而已。所以你们也不要有后顾之忧,就算是怨愤,那也是冲着我来的,你们尽心做事便是。”

    “是,是。”这些都头,既是老油条,其实和那些高高在上的高官不同,他们是最接近底层的,更知民间疾苦,从前他们是为虎作伥,这是上官的态度使然,可如今,他们又化身成了打击不法的马前卒,说真的,这都头心里,倒是隐隐对陈凯之有了佩服。

    若说炮打赵王府,使人畏惧,那么现在,佩服的心思,反而多了一些。

    第一日,三十多个积案便被撤销了,所有的人犯俱都拿获,随即便是联系苦主,进行审问。效率之高,让人不禁为之咂舌。

    其实这些积案,人证物证俱都详尽的,苦主也有,只是抓不到人罢了,所以要办起来,尤其的快。

    到了次日清早,五城兵马司依然门可罗雀,平时在这里,千户和百户们都要按时来点卯,所以最是热闹,可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十四个千户,一百三十七个百户,再加上京兆府二十五个都头俱都汇聚一堂,一个个如温顺的羔羊一般,悉数在京兆府外头等候。

    这里密密麻麻的人,以至于那些来当值的同知、判官、堂官想要从正门进去,竟都被堵住了,这同知大人的轿子进不来,轿夫上前喝道:“让开,同知大人要进去……”

    吴都头有些犹豫,他显然不太像得罪同知大人,可认真的想了想,还是禁不住反驳道:“让不开,请同知大人恕罪,护国公马上就要到了,我等在此迎接。”

    那轿夫差点没被噎死,一句话都反驳不了。

    为了防止护国公来此,失了礼数,这近两百的基层骨干们,竟是直接让同知大人走人。

    可轿夫却不甘心,平常这些都头,都跟一条哈巴狗一样的点头哈腰,现在却有这样的气势,不禁朝众人冷笑道:“这是同知大人。”

    吴都头有点招架不住,显得有些犹豫,倒是身后,一个千户却是冷冷一笑。

    “我等不认得什么同知,只晓得护国公,先在这等着,否则若是护国公来了,这里闹哄哄的,我等担待不起。”

    轿里的同知大人,大抵是气得差点没心肌梗塞,比如吴都头这样的人,说实话,在他眼里,从前屁都不是,蝼蚁一般的东西,可能有些面熟,可吴都头姓什么,他都不知道。

    为何,因为地位相差实在过于悬殊了,可哪里想到,这吴都头,竟这般顶撞,简直不见他放在眼里,他心里气得难受至极。

    好在他也不傻,知道此时不能对着干,陈凯之正在整顿,指不定会拿自己开刀,因此他将心里的怒火敛去,朝轿夫淡淡说道:“自侧门进去。”

    轿夫尚还有些不甘心,可此时却只得乖乖转弯绕路,走了。

    吴都头远远眺望那离去的轿子,心里也不禁觉得可笑起来,这才几天,他发现自己的心态,乃至于整个洛阳城许多人的心态,俱都变了。

    像是……转眼之间,天翻地转。

    此时他无暇去多想,乖乖又回到了队伍里,这在大门前,近两百人分为四列,各自站好,一个个屏息等待。

    直到远处,街尾一人骑马徐徐而来。

    众人精神一震,便见陈凯之打马,他穿着护国公的蟒袍,系着玉带,骑在这白麒麟上,显得格外的精神。

    马到了门前,早有人上前拉住陈凯之的马。

    陈凯之翻身下来,左右四顾,才挑了挑眉,淡淡问道:“人……都齐了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