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五章:圣王
    一群人俱是诧异的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面带微笑,徐徐开口。

    “赵王收买人心,这是对的。可我也认为这并不对。”

    说着,他目光环视了众人一圈,格外认真的分析起来。

    “先生们读书久了,却总容易陷入一个误区,这个世上,人和人是不同的,所谓人以群聚。就比如赵王,他收买了江陵都督,这确实是收买了人心,可他得了江陵都督的心,却也失了人心。”

    “想想看,赵王四处招揽这样的人,固然使他看上去强大,这朝野内外,毕竟是趋炎附势者多,毕竟是希望得到赵王保护的人多。可不也有如晏先生以及诸位学士们以清高自诩之人吗?”

    “所以,赵王得到了江陵都督,就失去了许多正直之人的人心。”

    “学生努力的想过,学生的地位,远不及赵王,学生即便公布了自己皇子的身份,可赵王的儿子,依旧还是天子,对于趋炎附势者而言,学生远不如赵王更有吸引力。”

    “既然如此,学生要做的,绝不是和赵王一起,争取这些人。”

    他话语清晰,条理分明,一字一句的说给众人听。

    “既然学生要和赵王争,迟早要和赵王决一雌雄,一决高下,那么,学生就必须得到一部分的人心,这才是资本,是学生的本钱!那么,谁才是学生可以争取的人呢?学生想过,学生要争取的,既是晏先生以及诸位学士这般的高士,也有一些庙堂之上,不肯攀附权贵的正直有识之士。学生要争取的,不是郑家这般一地的豪强,也不是郑家公子那般,仗势欺人之人,而是真正的百姓,这个世上,总有人忽视了寻常的小民百姓,没错,小民固然不过是蝼蚁,他们的力量,可谓是微不足道,他们的心,其实根本不值一提,甚至连争取都没有必要,一万个民心,也及不上一个金陵都督,因为金陵都督手握兵马,牧守一方。”

    陈凯之说的都是肺腑之言,颇有感染力。

    “可他们既不重要,实则却又重要,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便是此理。”

    众人俱是诧异的看着他,陈凯之便继续正色道:“正因如此,学生要做的,便是与赵王相反的事,学生此举,不是为了打击赵王而打击赵王,也不是为了立威而立威,而是诚如晏先生所言,学生要给人看到希望,要给那些郁郁不得志的正直之人,给那些在最底层,饱受欺凌的万千百姓一道曙光,告诉他们,这个世界,并非只是有权有势就可以,告诉他们,他们也可以安居乐业,告诉他们,只要陈凯之还在,便可保护他们,使他们安定。”

    陈凯之说着,面容里洋溢出骄傲的笑意。

    “所以昨日冲入赵王府,只是一个起点,既打击赵王,同时是立木为信,让天下人所有人都知道,大陈,有一个护国公。今日开始,学生会整肃京兆府、五城兵马司,会打击豪强,会捉拿所有漏网的钦犯,会将街面上的泼皮一扫而空,学生要令洛阳城,成为最清平的世界,学生不靠金银和财富笼络人心,靠的,是学生的一言一行!”

    他这一番话,令这厅中诸人俱都安静下来。

    每一个人,都在咀嚼着陈凯之的话。

    不得不说。

    这是一个美好的预期,是完美的未来。

    至少无论是晏先生还是杨彪,又或者是陈义兴,甚至是蒋学士,也都不由怦然心动了。

    书本里,有太多关于圣君在世时的事,譬如路不拾遗,譬如夜不闭户。

    这形容的,是安定。

    安定,乃是一切圣贤所追求的目标。

    而陈凯之所设想的预期里,便是如此,他所缔造的,在众人看来,便是一个盛世。

    “你能做到吗?”晏先生很是激动,满意的点头赞许的同时,也不忘追问道。

    陈凯之一双清澈的眸子微微一挑,迎视着宴先生炙热的目光,掷地有声的道:“有志者,事竟成!”

    晏先生叹了口气:“你所思所想,倒是令人心动,果然……不愧是先帝之子,知道,要做到如此,很难很难。”

    陈凯之信心满满道:“行路虽难,可只要还踏足前行,朝准了一个方向,等一路行去,回头来看,也就不难了。怕就怕知难而退。”

    晏先生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其实……他突然意识到,就算陈凯之魄力不足,勇气不够,没有足够的智慧,可但凭着他这份追求圣王之心,便足以令自己愿意尾随他了。

    只是……

    晏先生皱眉,格外担忧的看着陈凯之:“可是,赵王府之事,如何解决?”

    这才是至关重要的啊。

    你陈凯之提出了方向,你陈凯之做出了表率,你陈凯之给了在座每一个人,一个美丽的梦想。

    可是……现实呢……

    现实就是,你冲进了赵王府,无论这是任何理由,这赵王也是皇帝的亲爹,而赵王殿下,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你就算说的再漂亮,又有什么意义呢?

    接下来,是生存的问题,若是连生存都无法保障,一切都是空谈。

    若是无法活下来,这些不过都是纸上谈兵而已。

    所以众人都非常担心赵王报复陈凯之,俱是看着,等待他的解决之法。

    陈凯之目中坚定,正色道:“我会解决。”

    斩钉截铁的四个字。

    在陈凯之心里,这就是一场考试,自己已经做完了一半的答卷,而想要这份答卷完美,那么,后半卷,必须做的更好。

    “如何解决?”杨彪皱眉,他觉得不可思议,现在这件事情,陈凯之想要全身而退,显然很难的,因此他不由叹了一口气,提醒陈凯之:“你要明白,即便你抓住了钦犯,可炮击赵王府,杀了杨昌,却是板上钉钉的事。”

    陈凯之知道自己现在说在多,也无法让人信服,因此他笑了笑:“就请诸公,拭目以待吧。”

    晏先生不由担心:“你需要什么帮助?”

    陈凯之摇摇头:“不需要,学生做任何事,都会三思而后行,既然敢在王府外设炮,敢杀人,就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陈凯之说的很有信心,一张清逸的面容里满是胜券在握的笑意。

    可无论是晏先生,还是杨彪等人,却一点信心都没有。

    众人相视苦笑。

    陈凯之已经起身了:“诸位先生可能不相信学生的话,其实,这个世上,无论做什么事,总会有风险,而学生已经有了觊觎大位之心,若是连这点风险都不敢承受,还奢谈图谋什么大位,学生深信,诸位先生想好生考验一下学生,那么,就请诸位先生再多等几日,再看结果吧。今日上山,只是忙里偷闲而已,山下还有许多事要料理,请诸位先生在此高坐,且看学生手段。”

    他深深作揖,告辞而去。

    厅中在稍稍沉默之后,晏先生突然叹了口气,不由感叹道:“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啊。”

    杨彪却是摇摇头:“他的话,很有道理,老夫很期待,他到底靠着什么,来保住自己。”

    晏先生突然皱眉:“其实……他的考验,已经通过了。”

    其他人下意识的点头。

    是啊,其实就算陈凯之显得冒失,有些毛躁,甚至……有点像是二愣子。

    可这么一个人,明明是个鲁莽的少年,却给大家一种值得期待,也值得为他去奔走的感觉。

    似乎,若是能将这个人,推上大位,是一件值得去做,值得大家去冒险的事。

    一个人不能完美,可这个人,一定要给人憧憬而期待。

    只要他能给众人期待,其他的都可以先缓缓。

    陈义兴朝众人笑了笑,不由的提醒众人:“好啦,且看他如何收场吧。”

    “嗯。”晏先生颔首点头。

    …………

    陈凯之下了山,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虽然围猎需要一些时间,可现在闹出这些事,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一场围猎会很快结束。

    三五天内,浩浩荡荡的队伍就会回到京师。

    而在这三五天内,陈凯之还有许多事要做,要给赵王一个措不及防的反击。

    陈凯之已回到了京兆府。

    京兆府里,秩序井然,早有都头们只要闲下来,便立即到了陈凯之专属的清吏房里候命。

    这……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了。

    那同知厅,没人去理,还有那些判官,以及京兆府里的大小官署,俱都没有人去理睬。

    都头们很明白,眼下这里,只有一个护国公。

    他们现在的生死,都寄托在了护国公身上。

    至于那些同知,那些判官,指望他们,是指望不上的,这些人,为了自证清白,为了不得罪赵王,不将自己推出去做替罪羊,就已是高抬贵手了。

    何况,陈凯之的杀伐果断,也早已让他们明白得罪陈凯之的下场,他们现在自然是一条心的跟着陈凯之了,不敢有其他的想法。

    因此这里已有四五个都头在廊下,一见到陈凯之回来,立即候令,等待召见。

    ………………

    求月票,求订阅,码完字,骨头痛,都到十二点了,月底了,急需月票,不然要吃土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