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四章:王法在我
    “张榜,张什么榜……”这都督一脸茫然,有些不解的问道。

    “安民榜……”

    这都督闻言,不禁皱眉笑了笑。

    “大半夜的,张这榜有什么用?”

    “不只是张榜,这张榜的内容,咱们五城兵马司,还有京兆府的那些差役,各自提着铜锣梆子,四处走街串户在那喊呢,说是约法三章、秋毫无犯之类……”

    这都督眯着眼,在这忽明忽暗的烛火之下,他的面容冷漠,目光透着几分寒意。

    “呵……姓陈的冲进了赵王府,还不知是什么结局呢,他倒是好,现在竟有闲心做这个。不过……哎……”说着,他便叹了一口气:“老夫倒是愈发的觉得,这陈凯之行事,还真是不同,说实话,老夫若是寻常小民,怕也……等着看吧。”

    足足折腾了一夜,消息早已传开了。

    次日清早,便有洛阳城里,被那郑公子所杀害的被害人亲属一家老少痛哭流涕的赶到了京兆府,据说那姓郑的案情已经明白了,除了金陵杀了十几口,在洛阳杀了一人,这些都是早就核实,无法抵赖的,可自行交代的,却还有几桩命案,吴都头一宿未睡,可此时,却押着姓郑的去认尸,他与差役们押着姓郑的出来,外头早已是人山人海。

    昨天夜里,这洛阳的百姓,可是遭受了无数的‘轰炸’,外头不但听到了炮声,接着四处都是铜锣梆子,高吼着护国公的安民令,无一不是要保境安民的警句。

    大家一听护国公竟带着人昨夜去赵王府拿了一个凶徒,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起初,大家是不信这陈凯之的,可现在……想不信都难啊。

    外头人群涌动,所有人都翘首,看着这位江陵都督的孙儿衣衫褴褛,满身是血污,被差役如小鸡一般提着,吴都头大吼:“让路,让路,让出一条路,都让让,要认尸了。”

    他们走到哪里,后头便是蜂拥的百姓,终于,是在一处较为偏僻的城隍庙,几个差役取了镐头,在这姓郑的指认之下,自这里挖出了几具尸骨,这一切,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原来去岁永春坊里失踪的那一户人家,也是姓郑的杀的。”

    人们低声议论,大家既带着猎奇,也带着愤怒,个个俱是巴不得可以将凶手绳之以法。

    其实庙堂上的那些高官或是皇亲如何鱼肉百姓,寻常的小民,也是看不见,他们贪墨了修河的银子,对于寻常的小民,那也过于遥远。

    还有那冰敬炭敬,甚至是庙堂上诸公的争锋,这都太远了。

    可姓郑的这等人,却不同,京师里头,多少像他这样的公子哥,横行不法,甚至光天化日,强掳民女,或是直接带着仆从,当街打杀人的,却是不少。

    这等人,是最容易让寻常百姓,引发兔死狐悲之心,有感同身受的切肤之痛的。

    “狗娘养的东西。”

    “据衙里的差役说,还不止杀人的事,昨夜连夜审问,姓郑的在洛阳,更不知JIAN污了多少民女,只是碍于被JIAN污之人不敢声张,而衙门也不好叫去指认……这狗东西……”

    “这狗东西真应该被打杀了,幸好我们遇到了护国公这等青天大老爷,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遭其戕害呢。”

    吴都头此时红光满面,虽然他心底深处,有些隐忧,可此时此刻,却突觉得风光起来。

    因为他能感受到,这些旁观的百姓,看他的眼神,竟有几分敬意。

    这等敬意,不是从前的害怕,而是……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享受这种目光,确实是极惬意的事。

    百姓议论纷纷的,不过人群中也有人担忧的道:“这样的人,不知最后会不会惩处,只怕到时候,却放了出去。”

    “谁说的,谁说的!”吴都头生气了,怒气冲冲的看向人群,要搜寻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瞎咧咧:“放?有护国公在,还想放人?为了拿他,他娘的,昨夜护国公将赵王府都用炮轰了,杀了几个王府的护卫,才冲进去将人拿住,他还想活?”

    众人这才意识到昨夜发生的事,不禁感慨起来。

    这护国公不仅仅捉拿了钦犯,还闯了赵王府,将包庇罪犯的杨昌给杀了。

    好家伙。

    这陈凯之真是牛逼的存在呀,连赵王府的人都敢动呢。

    因此百姓对陈凯之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更是越发相信昨夜那些保境安民的话,一定都是真的。

    吴都头见众人一脸吃惊的样子,不由正色开口说道。

    “都听好了,昨夜安民书也都颁了,想必你们该听的都听了,护国公早有明令了,从今日起,要将这洛阳城,变成太平世界,但凡有冤屈,或是有什么冤案和积案的,可到京兆府来,现在五城兵马司到处都在拿人,你们放心,护国公给大家做主了。护国公早说了,咱们大陈,王法是有的,规矩也是有的,可是有人无视王法,对规矩置之不理,可现在他钦命维护洛阳一方平安,从今儿起,大家都不必担心,这街面上,再有横行不法的,都是这姓郑的下场。”

    洛阳里权贵多如狗,仗势欺人,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之事,便是谁家的仆役,走出去都是嚣张跋扈的,小民们早就深受其害,此时听了,俱都叫好。

    这可是最切身的利益。

    若是寻常的人这样嚷嚷,大家要嘛将信将疑,要嘛,连听都懒得听。

    可去赵王府抓人,这显著的效果就出来了。

    所有人心底都生出希望来,有人大叫:“泼皮管不管,这些可都是差人纵容的。”

    吴都头脸一红,其实除了似姓郑的这等权贵,破皮无赖也是一害,可这些泼皮,敢在街上横行,或多或少,都和京兆府有关系。

    可他随即吼道:“管,都管,护国公说要有规矩,谁触了规矩,就剐了谁。”

    一下子,欢呼声传出。

    涉及到了切身的事,而且如此辣手,有了冲入赵王府拿人这一桩事,谁还会将陈凯之的话不当一回事。

    ……………

    相比于洛阳城的喧闹。

    陈凯之此刻,却已至学宫,登白云峰。

    其实天人阁早已得到了消息。

    这些学士,还有晏先生,俱都已经惊呆了,简直是惊得吓住了。

    他们这是对陈凯之的考验,这没有错。

    可是……

    卧槽。

    你去招惹赵王,这没什么问题,本来就是希望,你给赵王一个下马威,让赵王对你心有忌惮,这是告诉陈贽敬,陈凯之已不是当年的陈凯之了。

    可你跑去人家王府放炮做什么?

    还将王府主事的给杀了。

    这不是要跟赵王彻底的翻脸嘛?

    他们现在不得不服了,真的服了。

    至少晏先生昨夜听到了消息,老半天回不过神,惊得不要不要的,觉得陈凯之做的有些过了。

    次日清早,大家聚在一起吃茶,一个个默不作声。

    嗯……

    胆魄有的。

    不,这何止是有胆魄。

    这简直就是二愣子啊。

    你倒是杀伐果断了,可你陈凯之,难道不会觉得这太过了吗?这不摆明着授人以柄,等着赵王跟你鱼死网破嘛。

    晏先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错的选择。

    此人有勇,有胆,谋略也是有的,就是……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当童子进来,通报陈凯之已经来了。

    晏先生方才回神,他呷了口茶,露出极古怪的表情,最终咳嗽一声:“咳咳……嗯……来了啊,请来说话吧。”

    他目光与杨彪交错,杨彪也不禁苦笑。

    陈凯之步入厅中,他只短暂的睡了两个时辰,在确定了姓郑的所有罪行之后,方才打了个盹,现在又马不停蹄的上山。

    “学生见过诸位先生。”陈凯之朝他们一礼。

    “呃……”晏先生哭笑不得,一双眼眸直直的看着陈凯之,嘴角微微动了动,嗫嚅着开口:“昨夜,你……”

    陈凯之忙是正色道:“昨夜忙碌了一夜,带人去了王府,杀了几个人,顺道,拿住了一个钦犯。”

    那蒋学士正在喝茶,差点被茶水噎了,拼命咳嗽,随即道:“凯之,你难道不觉得,事情有些过头了吗?你敲打赵王,这我们完全支持,可是你杀了人家主事,还炮轰的赵王府,你这样惹怒他,那赵王,岂不会全力报复?”

    这些问题,陈凯之自然都想过了,不过面对蒋学士的质问,他倒是不慌不忙的,却是笑了起来:“不,学生是在做一件大事。”

    “大事……”晏先生深深看着陈凯之,轻轻的捋着胡:“愿闻其详。”

    陈凯之徐徐道:“赵王现在做的,是什么?”

    陈凯之突然向所有人抛出一个问题。

    他倒是好,先考教起这些名满天下的大儒了。

    杨彪毕竟有在朝中的经验,他正色道:“收买人心。”

    “对,也不对!”陈凯之摇头。

    杨彪微微皱眉。

    对,他当然是什么意思。

    可是为何,却又说不对呢。

    难道赵王不正在收买人心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