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三章:顺我者昌
    其实天下承平日久,这吴都头久在京师,自然知道,无论是五城兵马司还是京兆府,早就烂透了。

    无论是缺额,还是吃兵血,这只是内部的问题,而外部的问题更多,屈打成招,敲诈勒索商户,乃至于是对权贵包庇的人犯,不敢去管,总而言之,这里头的问题,可谓是多如牛毛。

    现在护国公,显然是想要直接斩断五城兵马司、京兆府上层对下层的控制,先是命人来听调,随即要花名册,这便是要掌握人事,直到最后,对于判官,他的态度就更不客气了。

    不把事好好办了,自然有人取代你,取代你的意思就是,管你是谁,你可以滚了,而且……依着这位护国公的性子,可不是让你轻易的滚蛋。

    吴都头俱都记下,忙是应声:“是,是,小人一定……”

    见陈凯之凝视着他,似笑非笑的样子,吴都头心里更寒,陡然有些害怕起来,声音也变得结结巴巴的:“公爷请放心。”

    即便心里很怕,这吴都头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

    陈凯之背着手,也学着赵王那倨傲的样子望天。

    不得不说,赵王那倨傲的之态,学着是挺爽的

    因此陈凯之一面倨傲的望着天,一面淡淡说道。

    “好了,就这样吧,对了,所有的积案,都要整理一通,该拿的人,一个都不能少,若是有如赵王府这般,包庇钦犯的,先上拘牌上门,若是不肯交出人的,直接报给我,还是那句话,这洛阳城,从今日起,规矩还是规矩,却再不允许有王法不能照耀的死角了,我今日,与洛阳城军民百姓,约法三章,只要是在这洛阳城,凡有遵守法纪者,绝无人加害。凡有戕害百姓,仗势欺人,违法乱纪者,无论他们得到谁的包庇,无论他们逃到天涯海角,也绝不姑息。”

    “是,是,公爷英明。”吴都头连忙点头,奉承陈凯之。

    陈凯之神色淡淡,语气却格外凛冽。

    “张贴文榜,这些文榜,要传遍洛阳每一处角落!”

    陈凯之说罢,迎着夕阳,已踱步而去了。

    吴都头心里满是震撼,他突然意识到,这位护国公,似乎要做的,绝不只是一个捉拿赵王府的钦犯这样简单。

    捉拿赵王府的钦犯,这位江陵都督的孙儿,这位赵王府的上宾,本质上……更像是立木为信。

    在这位护国公的心里,他似乎要做的事,远比一个捉拿钦犯,要重要的多。

    勇士营已经开始收队,所有人悉数撤出了王府。

    而随即,五城兵马司和京兆府的人却是不敢怠慢,显然……这只是一个开始,百户、千户、都头们,一个个熬得眼睛发红。

    现在固然热血已经冷下来,可谁都清楚,接下来,却不知赵王会如何了。

    他们俱是回头望着破败的王府大门,心里不由发颤,若是赵王回来,估计肯定会找他们算账。

    虽然是陈凯之带的头,他们都听从陈凯之的命令,可是当初自己,也闯入过赵王府,所以想来,也罪责难逃。

    因此所有人第一个反应,便是寄望于这位护国公能够护住自己。

    与此同时,五城兵马司此前躲起来的都督还有京兆府的同知,顿时显出了震怒。

    这对他们而言,人,是自己的人,闯入了赵王府,赵王殿下要算账,自然要算在自己的头上。

    这不是好兆头啊。

    当时他们倒不敢顶撞陈凯之,可这并不代表,他们不可以约束下头这些该死的官兵和差役。

    于是一个个公文,传出来,三令五申,下令各部官兵和三班的差役回来交代,同时痛斥这些人胡闹。

    “吴都头,吴都头……”一个差役匆匆赶来。

    吴都头一脸疲惫,现在天已有些黑了,见了这差役,按着腰间的刀上前,略微倦怠的问道:“怎么,有什么事?”

    “同知大人震怒,令你们立即回去,他……他……”

    吴都头眯着眼,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很快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同知大人无论如何,也是这京兆府的上官,现在府尹不在,京兆府是他做主,他多半是害怕承担干系,现在……是借此机会,将人都叫回去,狠狠责罚,向赵王殿下表忠心了。

    “呵……”吴都头冷笑,这是要被当做弃子的节奏。

    差役又道:“张判官也叫人带了消息,让你立即带人回去,这事儿……不小……想要……”

    “好了。”吴都头点点头,不耐心听下去。

    自己在京兆府,是张判官的人,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同知大人地位高,这自不必说,而张判官,在京兆府里,虽不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可平时,自己都仰仗他,才能在京兆府里立足的。

    吴都头这是第一次,很不耐烦的听张判官传来的吩咐,他正色道:“现在刚刚拿了钦犯,护国公已交代了许多事还要处置,我吴明治是个粗人,有些事,也不太懂,可别的不知道,却只知道一件事,那便是,护国公有令,我现在需公干,弟兄们,都准备好,给我四处传消息,还有,预备张贴文榜。”

    那传令的差役倒是急了,连忙催促着他:“吴都头,若是不回去,只怕……只怕同知大人还有张判官那儿无法交代啊,现在他们已经震怒,这……这……”

    吴都头冷着脸,心说,你们还真当老子是傻的?

    平时你们这些人,受老子孝敬不说,平时还吆三喝四,这倒也罢了,他娘的,现在出事了,吓着了,便想摆出一副和自己全无关系的样子,靠你们?赵王若是震怒,你们首先就将我推出来,反不如护国公,至少大家还在一条船上。

    现在这样的情况,护国公肯定会保自己的,才不会像他们一样,拿自己当挡箭牌。

    他可不傻,才不想理会同知那一伙人,他现在可是跟定了护国公,其他人都不想顾了。

    何况,人家是狠角色,得罪你们老子不怕,最多就是见面训斥几句,可是得罪了护国公,今夜我还敢睡觉吗?

    因此吴都头做出了自己认为最明智的选择,他朝来人冷笑出声:“管我鸟事!”

    说着,呼喝着人,走了。

    ……

    五城都督府,当值的东城都督以及几个佥事,一个个脸色铁青,他们已经开始召集人立即回来了。

    眼看着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这是要命啊。

    他们甚至可以想象,等到赵王殿下回来之后,陈凯之暂且不说,人家是护国公,这是人家龙争虎斗,可五城兵马司,脱得了干系吗?

    他们第一个念头,就是把责任推卸掉,要惩治几个千户或者是百户,总而言之,就是告诉赵王殿下,这事他们是无辜的,他们和陈凯之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压根就不知情,至于某些跟着陈凯之起哄的人,你看,都惩治了,赵王殿下息怒。

    可是……他们四处召人,一道道命令下去。

    这东城都督府里,竟是门可罗雀,好不容易传令的人回来,几乎下头那些千户、百户都是一个态度。

    他们……很忙……

    能不忙吗?护国公有令,要打击近来不法的狂徒,不只如此,还需安抚人心,更需防止宵小作乱。

    这是从所未有地事,在这五城兵马司,莫说是百户,就算是千户,也不曾见过对上官这般漠然的。

    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官大了几级,人家压根不理你啊,当你不存在的一样。

    “要出事,要出大事。”这东城的都督一屁股坐在了椅上,双手牢牢的抓住椅子扶手,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陈凯之,够狠的,他也是一丁点都不怕啊。”

    他这句话,虽是抱怨,可语气之中,却还是有几分佩服。

    说实话,能把事做的如此之绝的,还真就是陈凯之。

    “据说,杨昌……一家全部被杀了,他在东市的宅子,被人直接抄了,死了不少人,连妇孺,俱都给押走,赵王府那儿,炸死了一个宦官,六个护卫,那儿,已经稀巴烂了,有许多门客,连夜背着包袱就逃,想来……是受了惊吓。王妃和女眷,幸好躲在后院,倒没有受什么惊扰,不过……听说连王府的牙将,也跑了。”

    所谓牙将,便是护卫长,是王府护卫的最高武官。

    之所以跑路,其实也可以理解。

    他担负护卫职责,结果轻轻松松,让人破门,据说是王府的护卫,一见到勇士营冲进去,竟是没一个人敢反抗,一个个装了孙子,上千护卫齐卸甲,竟无一人是男儿啊。

    这牙将到了这个份上,还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这时候不逃,难道还等怒气冲冲的赵王殿下回来将他剐了吗?

    没人那么傻。

    陈凯之固然勇猛,闯了王府,可是你这牙将吃干饭的呀,竟是不敢抵抗,一个个的束手就擒,护不住赵王府,这赵王能轻易饶了他,估计一定将他碎尸万段的。

    “报,护国公宣告全城了,已命人四处张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