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二章:逆我者亡
    杨昌捂着自己已是面目全非的脸。

    他虽心有恐惧,可想到这是赵王府,而眼前这人,如此大胆,面上却还是倔强的冷笑。

    只是这一笑,牵动了面上的伤口,令他疼的身子打颤,因此他怒瞪着陈凯之,艰难的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

    “你可要想清楚后果。”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也有胆大的门客站出来,厉声怒指陈凯之。

    “这形同于谋反,赵王乃是陛下的生父……”

    这殿中,又变得躁动起来,就好似,已有人给予了他们勇气,令他们开始变得有些不安分了。

    陈凯之坐着,面容平静的好似一波深潭,没起一丝波澜,只是眼眸轻轻眯了眯,看了众人一眼,突然道:“叫吴都头来。”

    吴都头……

    过不多时……

    吴都头悻然而来,他一路指使着人捉贼,大汗淋漓,人就是如此,一开始见到了赵王府,便想做只鸵鸟把脑袋埋进沙子里,什么都不管不顾的。

    可等他被裹挟着杀进了王府,起先是胆战心惊,慢慢的,或许是因为群体效应的缘故,竟也变得胆大起来。

    他便是一头羊,而陈凯之是牧羊犬,天塌下来,有牧羊犬顶着,自己乖乖办事便是。

    于是气喘吁吁进来,此时再不畏这王府里的人了,反而见了陈凯之,大气不敢出:“小人见过……”

    陈凯之挑了挑眉,看了吴都头一眼,旋即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打你的人是杨昌?哪个是杨昌?”

    吴都头一呆,期期艾艾的抬眸,便见到了面目全非的杨昌,此刻正冷冷的看着自己,他终究有点害怕,猛地后脊发凉,可在陈凯之杀气腾腾的注视之下,终究还是有了勇气,手指着杨昌道:“公爷,就是他!”

    “原来是你!”陈凯之笑了笑。

    杨昌瞪了吴都头一眼,旋即便冷冷迎视着陈凯之的目光,怒道:“是我又如何?陈凯之你这是在找死,你居然敢闯王府,等王爷回来,你就知道肉痛了。”

    他还是颇有骨气的,完全是一副我打了他,又怎么样,你陈凯之奈我何?

    因此他完全是一副傲然姿态,冷冷的威胁陈凯之。

    或者说。

    这杨昌在王府里见了太多的世面,这个世上,没几个人被他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陈凯之这是找死!

    陈凯之脸色一变,厉声道:“殴打公人,形同谋反,将他拿下,这是谋反大罪,立即锁拿他的家眷!”

    杨昌惊住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也是怔了片刻而已,他立即回过神来,厉声冷笑起来。

    “你敢……你敢……”

    杨昌的家眷,很快便被捉了来,两个儿子,一个兄弟,都在王府中做事,现在却如死狗一般,拖进了殿中。

    陈凯之依旧坐着,整个人从容而又淡定。

    听到那杨家亲眷的求饶,杨昌也已脸色变了,这些门客,一个个变得大气不敢出。

    一下子,仿佛空气凝滞。

    陈凯之睥睨着众人一眼,便淡淡开口说道。

    “我这人,最喜欢的便是规矩,所谓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洛阳城里有规矩,大陈,也有王法,可是这王法和规矩,却总是被一些不自量力的人,破坏了。为何,因为他们不识相,因为攀附了谁,便自以为自己了不起,可以目无法纪,就如你……”陈凯之笑了,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微微一眯,瞅着杨昌。

    “你杨昌一个白丁,算什么东西,殴打公人,便是不将京兆府放在眼里,不将朝廷放在眼里,论起罪责来,这便是谋反,谋反……是要抄家灭族的!”

    陈凯之狞笑:“今日,就让你们知道,这个世上,什么是规矩,传令……”

    陈凯之盯着杨昌,看着杨昌面上的表情变化,一字一句道:“拿下杨昌,诛杀他的家人,立即派人,查抄他在外的宅邸,将他的所有眷属,统统拿下,男儿斩杀、流放,女眷充入教坊司!杀!”

    杀字落下。

    杨昌的一个儿子正待要大呼,他本是跪着,却被人自后踹倒,整个人扑的一下前倾,身后,雪亮的刺刀直接扎入他的后胸。

    唔唔唔……

    他已不能言,鲜血溅出来,发出怪叫。

    接着,刺刀拔出,狠狠又刺一刀,他方才气绝,倒在血泊。

    一下子,方才还安静的偏殿,顿时哗然起来,那些门客一个个似见了鬼似得,朝着角落里蜷缩而去,完全不敢在放肆了。

    杨昌面上露出悲痛欲绝之色,一下子,他最后一点的傲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了心底深处冒出的寒气,他忙是拜倒:“饶……饶……”

    陈凯之不为所动:“杀!”

    另一个儿子想要挣扎,已是直接刺刀自后刺入,贯穿至前胸,血槽里鲜血淋漓,犹如雨水一般的血水,自刀尖滴淌而下。

    这杨昌的兄弟想要逃,被人用火铳的木托直接砸倒,随即自他的咽喉,刺刀直接刺入,血箭飚射,便连半空中,都漫着血雾。

    杀人者,俱都面无表情,宛如杀猪的屠户。

    门客们,俱都闭着眼,不敢去看,他们一个个身如筛糠,竟再没有人发出声息。

    杨昌瘫跪着,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惨死,看着自己的兄弟气绝,如遭雷击,想要挣扎,却早被几个人制住。

    那吴都头已是吓得两腿发软了,虽然杀的人不是他,甚至……可以说这是为他报仇,可是……他浑身发寒,竟已不敢抬头再去看陈凯之。

    陈凯之抿嘴一笑,尸山血海,他已见的多了,杀这么几个人,于他而言,实是不值一提,所以他面上几乎没有丝毫的表情,连眼睛都不曾眨一眨,目光往四周望了望,便轻慢的开口。

    “杨昌,你包庇钦犯,抗拒官兵,十恶不赦,形同谋反,你放心,我陈凯之说的话,一定说到做到,说杀你全家,就定不会留什么活口,本来,我还想审一审你,不过见你可怜,索性,给你一个痛快吧。”

    陈凯之已是淡淡然的站起身,扫视着这满殿的门客,这些门客,一个个面上或带恐惧,或是垂头战战兢兢的样子,完全别吓得不敢出声了。

    陈凯之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这时,有人匆匆而来,低声道:“钦犯已经拿住了。”

    陈凯之颔首点头:“拿住了就好,走。”

    他刚是抬腿几步,身后,数柄刺刀直没杨昌的心口,杨昌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只发出了一声闷哼,直接倒地了,这倒是真的给了他一个痛快。

    陈凯之脚步声传的清晰入耳,因为在他身后,鸦雀无声,仿佛他的身后,空荡荡的。

    突然,他驻足,回过头。

    那些屏住呼吸的门客们,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此刻,却又都吓得脸色发绿。

    陈凯之回头看了一眼,笑了笑,走出偏殿时,夕阳西下,彩霞已经散去,天色略略黯淡,却又仿佛,不舍得将这夜幕降下,于是一道余晖落在他的面上,陈凯之的面上,略带几分疲惫,却已是快步而行,突的想起什么:“吴都头。”

    吴都头现在已经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更不敢耍滑头了,连忙上前。

    “在,在。”

    陈凯之道:“后日,召集京兆府所有的都头,以及五城兵马司的所有千户、百户,到京兆府来听令,五城兵马司还有京兆府,一切的人员,花名录,还有官职,以及缺额的人员,明日俱都要报到我这里来。除此之外,钦犯立即押回去,让判官连夜审问,要以最快的速度,拿到他的供状,告诉审问的判官,若是他办事不利,放心,我可以让人取代他。”

    吴都头心里一凛,整个人都有些怔住了。

    前头的话,他听的很明白。

    千户、百户、都头。

    这等于是将所有中低级的治安官员、吏首们俱都一网打尽了,说是去开会,这里头,却是有名堂的。

    若是所有人都去见了陈凯之,若是大家手里还有其他的公务怎么办?又或者是,五城的都督或者是京兆府的同知有什么事要办,那又该怎么办?

    你是听陈凯之的,还是听上官的?

    陈凯之的奉钦命辖制他们,而大家的上官,却是职责所在。

    也就是说,接下来要解决的是,这洛阳城里,这些个千户、百户、都头们谁说了算的问题。

    吴都头倒是没什么犹豫了。

    对于他而言,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护国公说了算,毕竟,不听判官、同知,甚至是府尹的命令,大不了,老子不干了。可不听护国公的命令……

    他心底发寒。

    照着这位护国公杀伐果断,连赵王府都不放在眼里的性子,他若是说杀你全家,还真就杀你全家,这一点,吴都头一点都不敢怀疑。

    至于后一句,整理花名册,还有缺额人员,这就自不必说了,无论是京兆府还是五城兵马司,都有空额,为什么会有空额呢,无非就是养着闲人,或者养着不存在的人,上头的人趁机贪墨。

    这……是要整肃吏治的节奏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