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一章:立杀无赦
    那呼啸的炮弹,径直平射,瞬间穿破了朱漆大门,一个巨大的窟窿露出眼前。

    王府之内,那梯子上的护卫早已被惊的摔落下来,即便没有摔落下去的人也是目瞪口呆了,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陈凯之一声令下:“射。”

    火铳齐鸣。

    啪啪啪啪啪……

    这高墙上,瞬间碎石乱飞,硝烟升腾。

    而更可怕的却是那炮弹,因为乃是平射,破门而入之后,带着尾焰一路越过重重仪门,终于,里头的引线燃尽,轰隆一声,火光四起,飞沙走石,一栋楼宇,瞬间便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王府大乱。

    王府外的五城兵马司、京兆府官兵也是混乱起来,所有人一个个惊骇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这王府里,已是传出了惨叫,一个个原本弯弓搭箭自高墙里探出头的王府护卫被射落,一时间,仿佛天地变色,犹如地动山摇!

    个个俱是惊恐的大叫起来,落地的更是准备逃窜。

    陈凯之长剑抽出,面无表情:“王府之中,藏匿了钦犯,今日拿贼,谁若是敢不从,想要违抗,立杀无赦,随我入府搜检,敢玩忽职守,敷衍了事者,亦是立杀无赦!凡有私通钦犯的,立杀无赦;若再有迟疑不前,不听我号令者,立杀无赦。勇士营为前锋,余者随后!”

    连续数个立杀无赦,每一个杀字,固然没有加强语气,也不露出什么狰狞表情,可这声音,却是声声入耳,那些趴在地上,心惊胆颤的都头、千户、百户,一个个面如死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

    这陈凯之真的是疯了,真的敢冲进去抓人,震惊之余他们只能从地上爬起来。

    而在此时,勇士营已经开始大吼起来:“上刺刀!”

    一柄柄刺刀直接上上了火铳,雪亮的刺刀挺起,在这夕阳之下,闪闪生辉。

    “前进!”

    哗啦啦……

    哗啦啦……

    人流开始朝王府内涌动,杀气弥漫在队列的上空,那已被人踹翻的洞开朱漆大门,此时此刻,显得尤为破败不堪,完全没了王府往日的巍峨。

    这王府门前的石狮,一下子变得黯然起来,仿佛一下子,失去了色彩,再无栩栩如生的狰狞。

    硝烟之中,步入王府的勇士营一往无前。

    在这里,是宽阔的前院,可在这里,那些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王府侍卫们,多数人已是抱头,竟是不敢起身,一见这气势汹汹的勇士营杀入,哪里还有半分的勇气,竟是纷纷退后。

    勇士营行进的并不快,队伍之中,有人大吼:“护国公令,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这大吼声,令这些惊魂未定的护卫们,此刻竟勇气顿失,看着这群挺着刺刀前进一致,面无表情的队伍,竟没有一个人敢要上前。

    王府之外,都头和武官们面面相觑,他们是彻底惊呆了,那陈凯之的命令,还犹言在耳,终于,那吴都头像是恍然大悟一样,接着喊了起来:“还愣着做什么,随护国公捉拿钦犯!”

    所有人才回过神来。

    这时不得不佩服吴都头反应的快。

    不进去,就是杀无赦,杀无赦是什么意思?

    或许很多时候,所谓的杀无赦,听上去有气势,可在现实之中,更多的却只是一句带有杀气的话而已,因为说杀无赦的人,还真未必会杀你。

    可护国公喊出这句话,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但凡是一头猪都明白,人家是说杀你就杀你的,绝不给你打折扣,赵王府都敢弄你,你有几个脑子,敢违抗护国公的命令!

    指不定收拾完了赵王府,回过头就是收拾他们这些不听命令的人。

    “对,对……”一个千户惊魂未定道:“还……还愣着做什么,随本官进去,捉贼!”

    呼啦啦的,这些官兵和差役竟好似是争先恐后一般,便如潮水一般,朝赵王府里冲进去。

    而王府的前院,早已是一片狼藉。

    现在得罪了赵王,毕竟是以后的事,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别被当做典型,以儆效尤了。

    所以这些差役和官兵们,尾随着勇士营身后,也显得气势汹汹,卖力的喊杀吼叫。

    吴都头尽力表现的威风凛凛的样子,生怕自己若是不够给力,被那凶神恶煞的护国公用火炮处决了,于是口里吆喝:“你你你,你们几个,搜查那里,钦犯的图形你们看过没有?凡是可疑的人,俱都先拿下再说。”

    “你们,往那边,守住那儿,别让人逃了。”

    一时之间,赵王府已是人满为患,无数的差役散开,大肆搜索。

    方才那一声巨大的爆炸,令正在偏殿里喝茶的杨昌和门客们以为地崩了,为数不少的人,狼狈的趴在地上,随即,这扑簌而下的瓦砾和灰尘便乱飞。

    杨昌吓了一跳,刚想喊出了什么事,便有个宦官哭丧着脸进来:“不好,不好了,主事……主事……出大事了,勇士营还有京兆府差役、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冲……冲进来了……”

    这宦官跪倒地上,倒不像是向杨昌行礼,更像是两腿发软,瘫下去的。

    杨昌顿时脑子开始发懵,一张面容阴沉着,嘴角微微抽搐起来。

    怎……怎么回事……

    那……那陈凯之怎么敢……

    他难道不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疯了!

    杨昌感觉有些眩晕,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所认知的世界,突然被颠覆了,他突的打了个冷颤,随即大怒:“他……他敢!”

    于是心急火燎,带着门客们冲出去,顿时,便见前头一处歌楼硝烟弥漫,雪亮的刺刀明晃晃的,到处都是逃窜的护卫,还有各种受了惊吓,慌乱的宦官、仆从。

    他深吸了一口气,眼前一黑,差点要昏死过去,他紧紧咬牙,勉强撑住,这时,却见一队人已朝这里来,有人大叫:“在这里。”

    身后的门客顿时大乱,恐慌不已。

    杨昌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迸出话来:“肃静,不要怕!”

    他心乱如麻,可长久以来,在这王府里的余威还在,终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是陈凯之。

    陈凯之带着数十个人疾步而来,门客们吓得又躲回偏殿中去。

    陈凯之大步流星,口里道:“钦犯在哪里?”

    杨昌像疯了一样,冲上前去,怒目而视,气腾腾的大吼着:“陈凯之,你可知道后果?你瞎了眼吗?等赵王殿下回来……”

    他终究还是存着对赵王无以伦比的自信心,此时更是歇斯底里的发出威胁。

    面对杨昌的威胁,陈凯之完全不怕,而是轻轻挑眉,一脸冷静的问道。

    “我在问你钦犯!”

    杨昌则是大笑起来:“哈哈,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他说到这里,突然戛然而止。

    因为一个拳头,已经直接朝他面门砸来。

    啪嗒……

    一拳到肉,瞬间他感觉自己的五官已经不属于自己,整个人也径直飞了出去,面上,满是血污,几个门牙随这鼻血、牙血喷出口来。

    他挣扎着要起,此刻的杨昌,已是火冒三丈,他既痛又是有些后悔,可是很快,一股巨大的自信心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

    这是赵王府啊……

    自己……乃是赵王府的主事。

    自己何惧之有。

    该害怕的不是自己,是这个狗贼。

    他大笑,虽然说话时漏风,面上疼的厉害,眼睛都睁不开,却是大笑:“陈凯之,你想谋反吗?你……你死定了。”

    陈凯之扫了一旁的众门客一眼。

    这些门客,似乎也恢复了一些勇气。

    他们在惊魂未定之后,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赵王的上宾,这陈凯之,又算什么东西。

    陈凯之笑了,面对这些人,他自己是不怕的。

    下一刻他竟是不徐不慢的,拉过了一把椅子,端端正正的坐下,然后眼睛如刀锋一般,他不紧不慢,从口里轻描淡写的蹦出一个字:“砸!”

    一声令下,尾随而来数十人毫不犹豫,顿时将这里的桌椅踢翻,将瓷瓶举起,啪的摔落。

    一阵阵乒乓和哐当的声音,只片刻功夫,这里便被砸了个稀巴烂。

    唯一还完好无损的地方,怕也只有陈凯之所坐的椅子了,四周一片狼藉,格外的凌乱,像是被打劫一样的。

    陈凯之翘着脚,面上纹丝不动,犹如一尊雕像。

    “赵王是谁,我不知道!”陈凯之沉着一张脸,环视着众人一眼,便一字一句道:“我陈凯之只知道,我奉旨,维护的乃是洛阳的纲纪,谁若是跟王法过不去,我就教他永不超生!”

    杨昌打了个冷战,他心底生出,没来由的,突然有了几分恐惧。

    因为他突然感觉,眼前这个人,是一丁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

    这个少年,在说出永不超生的时候,尤为的平静,既无嚣张,也不似平时那跋扈之人刻意的夸张,永不超生四字,只是极平静的自他口里说出来,毫无违和,可是……越是这样的平静,竟越是令人惊秫!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