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四十章:开炮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其实此时,京师各个衙门,俱都得到了消息。

    可是……

    整个洛阳城,出奇的平静。

    赵王府里发生的事,仿佛没有发生,也没有人看见。

    更多的人,看的是笑话。

    当然,看的不是赵王府的笑话,而是陈凯之的笑话。

    他们已感觉到,陈凯之有些骑虎难下了。

    这陈凯之,分明是想要做强项令啊,可是这强项令,哪里是这么好做的。

    想要整肃洛阳的治安,想要打击暴徒,别的地方还好。

    可这京师……

    京师可不是他陈凯之的飞鱼峰,想做什么就什么,想整治就整治的地方。

    只是呢。

    这陈凯之好像并没认清楚事实,竟是想在赵王府抓人。

    很明显,这是让觉得非常可笑的事。

    而今,这强项令做到了一半,遭遇到了赵王府,便算是踢到了铁板上。

    因为任谁都明白,陈凯之先派了人去拿人,结果自是挨了奏,怕是气不过,结果弄出了个大动静。

    只是……这大动静又有什么用呢?

    赵王府会怕吗?

    这个天下都是赵王儿子的,你陈凯之却自不量力了。

    你陈凯之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这么僵持着,越是僵持,越是给人笑话。

    陈凯之自是不知,这看似平静的洛阳城里,已是风声四起,流言纷飞了。

    不过即便知道,他也是不在乎的。

    时间已经一丁点一丁点的过去。

    而在这王府之内,高墙里的王府护卫已经架起了梯子,自这高墙上露出头来,同时,他们还拉起了弓箭,一支支箭簇的锋芒闪闪,让外头的兵马司官兵和京兆府差役个个心中胆寒,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时候……快到了……”

    一个时辰过去,已有人上前禀告陈凯之:“公爷。”

    陈凯之眼眸瞥了眼四周,朝着众人压压手,正色道:“去叫门。”

    有人战战兢兢的上前,拉了金色的门环,啪啪的敲了敲。

    没有动静,没有人理会。

    此时,便连王府门前的石狮子,仿佛都在嘲弄外头的陈凯之一般。

    不见动静,陈凯之是有备而来的,现在这个时候,他也不客气起来,他看了身边一群胆怯的人,心里知道这些人都怕赵王府的人,只怕出了事,什么都要自己扛着,即便如此,可他却没打算放弃,依旧命令道。

    “敲梆子,警告,告诉他们,最后一炷香的时间。”

    又是一炷香。

    都头和武官们挤眉弄眼,看来,这位国公爷,是真的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了,一个时辰之后一炷香,一炷香之后,怕又不知要等几个时辰。

    不过差役们却不敢造次,只得得了陈凯之的令,敲起梆子:“护国公有令,最后限令一炷香时间!”

    与此同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勇士营出现了。

    他们接到了命令之后,随即下山,列队而来,三百人,个个精神奕奕,背着火铳,还运着一门火炮。

    勇士营的出现,让这王府外的长街引起了一阵骚动。

    陈凯之左右看了那些都头和武官们一眼:“带人避开。”

    “是,是。”都头和武官们如蒙大赦,他们还不想在这儿呆着呢。

    三百人,分为三列,列成长蛇。

    陈凯之厉声道:“预备!”

    一声预备。

    火铳随即一齐抬起。

    那门火炮,则是直接开始架设起来,在这王府门前的位置,几个炮兵,开始忙碌。

    陈凯之铁青着脸,焦躁的在门前踱步。

    此时的气氛,已是更加紧张了。

    早有人匆匆进了王府的内院。

    杨昌正坐在偏殿,与门客们不紧不慢的喝茶,梆子声他已听到了,不过他不在乎,甚至,在一个时辰之后,那陈凯之接着又发出一次警告,让他噗嗤一笑,他四顾左右:“今日,且看看他要示警多少次。”

    语气里满是不屑,甚至带着嘲讽。

    众人闻言顿时忍俊不禁。

    杨昌眉宇轻轻一挑,看了看众人一眼,旋即淡淡道:“我已修书,急报了殿下,想来殿下很快就会有所反应,不过我等在此,却让陈凯之等人围了赵王府,使这陈凯之惊扰了王府中的家眷,自是万死之罪,哎……”

    他全然没有将外头的人放在心上,对他而言,真正值得关注的,反而是赵王府的脸面问题。

    这时有人匆匆而来:“先生,勇士营来了。”

    “层层加码。”杨昌笑着摇头:“若是真胆敢来赵王府拿人,早就冲杀进来了,何须一次次示警,一次次将筹码摆上来,他没有这个胆子,这个世上,也没有人有这个胆子,不必理会,护国公这个名头,吓唬寻常人可以,到了这里,他就是虫。一条小虫而已,他敢到老虎面前发威?他现在是活腻了。”

    他不屑于顾的样子,倒不是因为,他这个主事身居什么高位,只是他很清楚,现在的他,代表的就是赵王。

    不管发生什么事。

    他的身份就得端着,不能让王府有任何的颜面损失。

    他语罢,便轻轻呷了口茶:“他方才说一炷香的时间,现在……可一炷香了吗?”

    “快了!”

    杨昌面容露出不屑的神色,似乎对陈凯之的所做作为嗤之以鼻,旋即他淡淡的笑笑:“这倒是很值得期待。”

    门客们又俱都笑起来,纷纷附和着。

    “我们就等着,估计很快他便自己灰溜溜的走呢。”

    “是呢,他没那个胆进来拿人。”

    ……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

    当胆战心惊的一个都头上前,陈凯之压压手,已是知道,时间到了。

    看来这个杨昌并没将自己放眼里,不过没问题。

    他勾唇笑了笑,旋即皱起眉,厉声吩咐道:“再敲梆子,告诉他们,若是再包庇钦犯,杀无赦!”

    那都头心里苦笑,这样警告是没有用的,只是他不敢说,却还是乖乖的应命而去。

    王府四处,又传来了警告。

    可王府之中,却一丁点的动静都无,完全是置若罔闻,甚至将陈凯之这个人都当成了空气。

    陈凯之笑了。

    若说方才的他,他还是脸色紧绷,面上却还是没有露出什么怒气,可现在,却是怒气冲冲,他按住了腰间剑柄,眼眸眯起来:“预备!”

    随即,手一抽拉,腰间的剑柄,便自剑鞘里滑出了一半。

    剑身如虹,锋芒闪烁。

    “炮手,准备!”

    带领炮手的,乃是许杰。

    许杰已经带着几个炮手,将这一门火炮进行了固定和校准,不过却没有装填火药。

    现在听到了动静,却立即熟稔的开始装填弹药和炮弹。

    炮弹乃是开花弹,此时他打开了火炮后舱,将这炮弹死死的固定进火炮的膛中,火炮与里头的膛线完美的契合。

    “完毕!”

    陈凯之面露冷色,抬眸看着那高墙上露出头的王府护卫,嘴角不禁轻轻勾了起来,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真好。

    居然这么有本事,那今日我陈凯之就让你们王府的人知道,无视王法的下场。

    有护卫察觉到了什么,立即进去禀告去了。

    陈凯之徐徐道:“最后一次,发出警告!!”

    勇士营的官兵,个个如钉子一般,屹立不动。

    而那嗓子已经冒烟的差役,却不得不继续歇斯底里的预警。

    只是……

    王府依旧没有动静。

    王府中的人,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对于外界发生的事,压根就不在乎。

    陈凯之的手指,轻轻扣着剑柄,指尖搭了一下,又弹起,接着继续扣下去,他仿佛也在耐心的等待。

    终于……

    陈凯之双眸猛张,眼眸直直的盯着那紧闭的大门。

    他最后一丁点的耐心,已经彻底的失去了。

    “开炮!”陈凯之发出了怒吼:“火铳队,预备!”

    点火。

    嗤嗤……

    一股明火沿着火绳燃烧起来,迸发出微弱的火光。

    一边的差役,还在发懵。

    他们远远的在长街的尽头,低声说笑,似乎觉得今日的闹剧,有点过了头。

    而高墙里的护卫们,似乎也是浑然不觉,虽有人探出头来,可大多数,却还是轻松的样子。

    毕竟,对于每一个人而言,今日发生的事,更像是闹剧。

    既然是闹剧开始,那么……就该是闹剧收场。

    只是,那黑黝黝的火炮炮口,却像是野兽张开了獠牙,露出了狰狞。

    这幽深的炮口,深不见底,直直对着王府的正门,显然,采取的乃是平射的方式。

    突的……

    轰隆一声……

    这一声犹如平地惊雷一般的巨响,最终,打破了一切的沉寂!

    那炮口,立即闪烁过一道电光。

    随即,硝烟自炮管升腾而起。

    那些一个个轻松自在,又或者笑呵呵的窃窃私语之人,瞬间觉得有一股冲击迅速的刺入自己的耳膜。

    一下子,世界竟变得无声起来。

    他们骇然的张大眼睛,有人下意识的卧倒,有人以为发生了地崩,竟是直接吓尿了,双腿都在打颤,呼吸也是紧张的止住了。

    瞬间他们仿若换了一个人似的,非常慌乱的朝着方才声源看去。

    却见那狰狞的钢铁怪兽,喷吐出了火舌,而这火舌,径直朝着那王府的青铜大门呼啸而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