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三十九章:妙计(2更求月票)
        杨昌自是气恼不已,这时,有护卫匆匆的带刀进来,禀报道:“主事,那陈凯之下了帖子,要见主事。”

    杨昌皱起眉头,不禁想这陈凯之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他冷着脸接过了帖子,微眯着眼眸翻看帖子,却见上头所书:‘护国公陈凯之’的谒贴。

    杨昌眯着眼眼眸越发甚了,目光泛着幽幽的冷然,嘴角微微一挑,露出嘲讽的笑意,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

    “走,去看看。”

    他快步赶到了前堂,命人将大门打开,便见这外头,人影幢幢,那陈凯之正好下马,身躯修长,面容俊秀,透着一股读书人所有的儒雅,整个人显然优雅,从容。

    杨昌发自内心的冷笑,面无表情地站在门洞,一双眼眸冷幽幽地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上前,态度微冷,声音透着清冷:“敢问高姓?”

    这赵王府以门墙为线,内里是重重的带刀护卫,外头俱是差役和官军,倒有几分剑拔弩张的气氛。

    只不过,王府的护卫,个个杀气腾腾,而外头的差役和官军,却显得没有底气了,一些武官和都头,甚至是低垂着头,一个个生怕被杨昌认出面目的样子。

    杨昌背着手,一副趾高气昂的打量着陈凯之。

    显然,他并不将陈凯之放在眼里,国公……确实来头不小。

    可这是哪里,这是赵王府。

    赵王是什么?

    赵王是当今皇帝的亲爹,自己这主事,乃是赵王的心腹,负责的乃是赵王府的内务,一个国公,他还真未必放在眼里。

    “嗯……”他背手望天,很是倨傲的样子,只从鼻中哼出鼻音。

    陈凯之似乎还算镇定,他徐徐道:“听说有钦犯在赵王府,主事大人可知道此事吗?”

    “知道!”杨昌朝陈凯之勾唇冷笑,眉宇微微一挑,很是不屑地反驳道:“可……这又如何?”

    话里话外都是轻蔑之意,完全没将陈凯之放在眼里。

    陈凯之也不恼,而是含笑着看了杨昌一眼,旋即正色道。

    “我奉旨维护天子脚下不法事,节制治安,今有杀人的钦犯既藏匿于赵王府,自当捉拿归案,还被害之人一个公道,赵王殿下,我素来敬仰,想来他并不知此事,先生既为王府主事,理应交出钦犯,若是先生肯协助,到时,我自当登门谢罪!”

    杨昌心里想笑,这陈凯之,终究还是没有昏头啊,瞧他的姿态,还算是恭顺。

    可是……

    且不说那位郑公子,关系到了赵王殿下笼络江陵都督的大计,就算不为了这个,眼下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陈凯之带人围住了赵王府,赵王府能够示弱吗?

    不能!

    示了弱,从此之后,便要被人所笑了。

    这王府的颜面都丢尽了,那自己这个做主事的不是很无能?往后他还有何面目呆在赵王府?

    因此他阴阳怪气地道:“若是不呢?”

    “什么?”陈凯之微微皱眉,一副自己听错了似的,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杨昌。

    “若是我不交人呢?”杨昌笑吟吟地看着陈凯之,完全是倨傲的态度:“不交人,你能将我,将这赵王府如何?我早听说,护国公是了不起的人,倒是很想看看,护国公到底了不起到什么程度。”

    他脸色骤冷,眼眸里杀气腾腾:“你以为带着人来,就可以吓唬到老夫?可以让赵王府就范?护国公,你啊,还是太年轻了,这天底下,很多地方,它是不讲理的,也不是你这护国公想如何就能如何的,你这一套把戏,我是奉劝你还是收起来,乖乖的撤了人马,再来负荆请罪吧,好了,言尽于此。”

    这话里话外都是警告之意,很明显的,他的意思就是,赵王府不是你陈凯之能够得罪得起的,你陈凯之乖乖的请罪,或许赵王回来能饶你一命,不然呢,你就等着死吧。

    不管是警告,还是威胁之意,陈凯之都听得清楚,他眯着眼,似笑非笑地道:“这么说来,先生是要抗拒王法?”

    杨昌觉得好笑,挑眉注视着陈凯之:“你也配代表王法?”

    陈凯之方才一直保持着平和的态度,此时,脸色终于拉了下来,冷声道:“一个时辰,我限你一个时辰,交出人犯!”

    杨昌自是对陈凯之不以为然,打了个哈哈道:“那就等着吧。”

    他已没有耐心和陈凯之继续敷衍下去,直接转过身,也不命令门吏关门,而是回头扫了一眼重重的王府护卫:“给老夫守好了。”

    说罢,便穿过护卫,消失在中门。

    陈凯之后退一步,却是一笑,他显得极有耐心,吩咐左右道:“不要轻举妄动,命人燃香,一个时辰之后报我!”

    ………………

    此时,在上林苑。

    这里距离洛阳,已有七十余里,这个时候,无数的帐篷已搭起,贵人们固然远在这皇家的猎场,可所下榻的地方,与宫中也是无异。

    小皇帝带着扈从,赵王和几个大臣随驾,呼啦啦的护卫们已抓了许多獐子和野兔将它们围起。

    早有宦官小心翼翼的取了一柄小弓交给小皇帝,身边有个宦官小心翼翼地抓着小皇帝的手,拉弓,飕的一声,小箭便飞射进了围栏,这里遍布着獐子和野兔,箭矢的劲头不是很大,可还是直接的射中了一只野兔。

    顿时,小皇帝边上有宦官露出狂喜之色,堆笑道:“吾皇文治武功,又猎一兔,吾皇万岁!”

    外头早有如云的宦官和禁卫,以及随驾的大臣呼啦啦的道:“吾皇万岁,万岁,万岁!”

    声浪浩大,直破云霄。

    小皇帝的面上带着激动之色,笑嘻嘻地道:“朕自己来。”

    说罢,他作势要取箭,却是将一旁的小宦官给吓坏了,连忙跪倒道:“陛下,危险得很,还是奴婢……”

    小皇帝脸容一拉,顿时觉得没什么意思了,直接将弓箭一丢,格外倨傲地看了小宦官一眼,才道:“抓一只豹子来给朕射。”

    “陛下,这……”

    倒是身后的赵王笑吟吟地道:“抓就抓一只,这倒无妨。”

    陈贽敬一面说着,一面远远地凝望远处的山丘上那搭起来的金色大帐,在那里,太皇太后和慕氏带着女眷居住,他不便去那里,却不知现在母后在做什么?

    身后的几个随驾的大臣交口称赞:“陛下神勇非常,竟要猎豹,此等胆魄,臣等拜服。”

    “陛下受命于天,乃是龙种,何惧虎豹?”

    “陛下方才射出的一箭,英姿非凡,令人钦慕啊。”

    陈贽敬听了,心里颇为得意。

    他莞尔一笑,朝着众人说道:“诸公也可试一试箭。”

    “我等岂敢。”难得出来游猎,不必顾着京里的烦心事,许多人倒是显得很轻松,倒是有人道:“倒不如殿下来试试。”

    陈贽敬淡淡道:“罢了,本王并不善射。”

    “殿下客气。”

    却在这时,远处有匆匆脚步声,一个宦官快步行来:“殿下,殿下,有王府的加急书信。”

    陈贽敬笑了笑,命那宦官取了便笺,取信一看,顿时,他面上的笑容僵硬了,只一瞬间,整个人显得极其的震怒。

    旋即他眯着眼,露出了可怕的神色,将信收了,唇边勾起了讽刺的笑容。

    接着,他背着手,继续随扈左右,一副无事人的模样。

    倒是几个随扈的大臣,看出了陈贽敬掠过去的一丝不善,心里不禁嘀咕。

    这封书信,是杨昌传来的,说的是陈凯之命了个都头跑来想要捉拿什么钦犯。

    当然,陈贽敬虽是面带不善,可毕竟……此时并没有把这事太放在心上。

    这陈凯之,是想要借机恶心本王吗?

    这家伙,还真是不安分啊。

    可这又如何呢?

    这点小动作,能对本王有什么妨碍呢?

    就凭你陈凯之就想动我吗?

    真是异想天开呀。

    赵王不由冷笑起来。

    呵……不急。

    回京之后,再来收拾你吧。

    他笑吟吟的,眼睛落在那围栏里的獐子和野兔上,突然道:“取弓来。”

    宦官精神一震,恭敬地取了长弓给他,他弯弓搭箭,瞄准了里头的一头獐子,随即松弦……

    随即,围栏里,便传来了獐子的哀鸣,那獐子,被箭矢直接钉在地里,身子扔在挣扎,却是鲜血淋漓。

    陈贽敬拉下脸,眼眸微眯,看着那还在做着最后挣扎的困兽,口里不禁的冷笑,低声道:“不自量力。”

    这话……显是对着獐子说的。

    身后的大臣纷纷道:“殿下好箭法。”

    陈贽敬却将弓抛了,笑着道:“哪里,及不上陛下,不过是运气罢了。”

    说着,他眼睛又看向那已经死透了的獐子,却是冷冷道:“将那獐子剥了皮,本王要取它的皮作靴子。”

    “是。”

    随即,他转过了身,眼睛不自禁看向洛阳的方向,若有所思起来。

    陈凯之……这一手,倒是巧妙得很,只派人去拿钦犯,肯定是不敢轻举妄动的,这显然是既不得罪自己,却又可使自己的名誉受损,这……理应是慕氏背后的教唆和怂恿的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