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三十八章:绝不姑息(1更求月票)
        陈凯之笑了笑,一脸意味未明地四顾左右。

    其实在这里,京兆府已有不少的都头都到了,包括了那判官。

    众人看着吴都头的模样,一个个心里发寒,那赵王府,下手可够重的。

    不过这些都头,平时虽是地头蛇,甚至在一般百姓的跟前耀武扬威的,却也清楚,莫说是赵王府,便是赵王府里的一条狗,也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此时虽是有兔死狐悲之心,却还是心里忍不住的发寒。

    这时,陈凯之眯起了眼,面容微微一抽,格外冷漠地质问道:“你是官差,他敢打你?打你的是谁,官居何职?”

    “这……”吴都头脑子发懵,心里直叫倒霉。

    您这不是开玩笑吗?赵王府的人,是他们这种人能开罪的吗?他们怎么敢动呢?

    这吴都头,自然不敢说是哪个,只是连忙的摇摇头,道:“不知,只是放了话,说是他们没听说过什么护国公,若是……若是……”

    “好了。”陈凯之压压手,其实不必吴都头说,陈凯之也能想象出这赵王府的人会说出什么话来。

    赵王府的人向来目中无人,他自然是清楚的,他们说的话,他就算不用听,也能知道没什么好话。

    因此陈凯之将案卷轻轻放下,淡淡道:“其实……若是有人辱骂于我,倒不是什么事,毕竟,即便是天子,也需广开言路,要让人畅所欲言嘛,何况我只是一个国公呢,我若是行为有不检的地方,被人骂了,便骂了。”

    陈凯之抬眸看了众人一眼,眼眸闪过一抹光芒,就在这个时候,突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只不过……倘若是连京兆府的差役都被人肆意侮辱和殴打,何况吴都头还是拿着拘牌,办的乃是公务,如此阻挠官差,对抗官府,这……是要谋反吗?”

    谋反二字一出,顿时在场的所有人心里猛的一惊。

    十几个都头面面相觑,却已经一个个的有着不妙的感觉。

    要知道,谋反二字是决不能轻易出口的,这是抄家的重罪,任何人指责一个人谋反,都绝不可能是说说而已,这是要命的事,比骂人全家死绝都要严重。

    “这……这……公爷言重了,其实……其实也没有……没有这样严重。”吴都头已是吓了一跳,他意识到自己卷入了一个是非之中,一个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惹得不起的是非。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吴都头自然是不想事情闹大,于是开始缓解气氛,省得自己遭殃了。

    陈凯之举起案头上的惊堂木,啪的一声,干脆利落,随即阴沉着一张脸,格外郑重地说道:“哪里不严重,何其严重的事,如何就变得这般轻巧?京兆府代表的乃是朝廷,是王法,我给了你签令、拘牌,便是将王法转在了你的手里,你拿着签令的那一刻,代表的便是朝廷,对抗王法,对抗朝廷,这是什么罪?传令……”

    说话间,陈凯之自签筒里取出了签令,狠狠地握在手里,口里道:“召集所有的差役,围赵王府,勒令其交出凶徒,若是如此,我尚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网开一面,如若不然,绝不姑息。再令五城兵马司,调兵协助!”

    陈凯之冷冷地环顾都头们一眼,眼眸闪着如剑锋般锐利的光芒,一字一句地顿道:“这是天子脚下,尔等身负朝廷重托,不必有后顾之忧,可若是有人玩忽职守,杀无赦!”

    这……事情还真是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都头们不禁胆寒,徒然发现这个少年,十足就是个疯子。

    他们虽是心里叫苦,可陈凯之也不是他们有分量开罪得了的,哪里敢抗拒,只能纷纷道:“遵命。”

    于是各自召集差役,京兆府内,钟声响起,各处的差役闻讯,纷纷在京兆府集结,随即又有快马至五城兵马司,签令一至,五城兵马司的都督已是随驾去了,留下的诸佥事、千户,一个个面如土色,只是签令一到,陈凯之毕竟是钦命负责京师安防,却又不敢违抗,于是立即有人往赵王府通风报信,另一面召集人马,不得不硬着头皮,各营出动。

    京师里的气氛,骤然的紧张起来。

    街面瞬间被净空,百姓们不知发生什么事,却见一个个明火执仗的差役和五城兵马司的官兵迅速涌至赵王府方向,不少人也给这阵势吓了一跳。

    陈凯之已是出了京兆府,翻身上马,那判官追了出来,战战兢兢地道:“公爷,公爷……使不得啊,使不得啊,我等俱都担不起干系,这……这……下官以为……此事,该立即奏报赵王殿下,请赵王殿下……”

    显然的,都是怕了赵王,恐怕这人也是赵王的走狗吧。

    陈凯之冷冷地看着他,他已骑在马上,俊俏的脸上似乎还带着稚气,可一双眸子,却是锐不可当的寒意,眸中的一束精光落在这判官身上,看着这判官惶恐的模样,陈凯之扬了扬唇角,笑了笑,竟是嘲讽地说道:“我行事,还需要你教?”

    他的声音很平常,却是透着彻骨的寒意。

    判官已是吓得魂不附体,双腿一软,立即拜倒在了马下:“公爷,这绝不是玩笑的事啊,这……这……公爷三思。”

    陈凯之眯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只略一沉默,他自嘴里蹦出一个字:“滚!”

    随即再不迟疑,立即策马,带着扈从,飞奔而走。

    判官的身躯直打着冷颤,已是面如土色,他犹如遭了晴天霹雳,虽然知道这位护国公,不过是想借着机会吓唬吓唬赵王府,迫使赵王府就范,可他却清楚,单单带着这么多人,围了赵王府,便是死罪了。

    赵王殿下是何等人,他是当今圣上的生父,是真正的天潢贵胄,贵不可言啊,现在却围了他的府邸,这不是得罪似了他吗?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判官越想,心里越是惊恐,惨白着脸色,匆匆的回到了京兆府,一个书吏迎来,他红着眼睛,抓住这书吏的衣襟,朝这书吏大吼:“瞎了眼,快请同知大人,请同知大人,还有……修书,给我修书,修书去上林苑,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他的声音,却被远处,四处出没的马蹄和凌乱的脚步所淹没。

    赵王府占地虽大,可上千人却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赵王府早就收到了消息,事实上,无论是京兆府还是五城兵马司,得知消息的人,前来报信的如过江之鲫,那五城兵马司虽不敢违抗陈凯之的命令,可那兵马司的佥事,却早已是马不停蹄的赶来报信了,一再道歉,自然,所有的责任都推诿到了陈凯之的身上。

    这可和京兆府、五城兵马司无关,都是陈凯之惹的事。

    赵王府内,顿时紧张起来,上千的王府护卫已是就位,杨昌已令人妥善保护好赵王府的女眷,与此同时,门客们也已齐聚一堂,众人少不得痛骂,过不时,便有接连来的通报:“杨主事,京兆府的人已经到了,封了前门和后门。”

    “五城兵马司的人已是到了。”

    “那陈凯之到了。”

    杨昌脸色发黑,整个人显然是气得不行,这个陈凯之真是胆大包天了,敢带这么多人围堵赵王府。

    简直过分。

    其实杨昌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担心。

    唯一担心的是,这一次事件,使赵王府大失颜面。

    那陈凯之,要做的,无非就是借此来打击赵王府的脸面吧。

    赵王府是什么地方,是一群贱吏说围就围的吗?

    这若是传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赵王府当真犯了什么天条,又或者是,赵王殿下,竟是轻贱至此,连区区的京兆府和五城兵马司都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是主事,现在赵王殿下在上林苑,所以眼下,这里发生的事,都和他有关系,赵王殿下丢了面子,自己身为赵王的心腹,也必然是罪责难逃。

    他冷笑着,朝着这七嘴八舌的门客,还有前来静候命令的护卫武官咆哮道:“好嘛,让他们来,来,到时,一个个吃不了兜着走,护卫都给老夫谨守门禁,这陈凯之,这陈凯之……哈……他以为这样吓唬得了赵王府?他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狗一样的东西,沐猴而冠,他以为他是谁?赵王殿下回来,第一个便是取他的狗命。”

    有人不由道:“郑公子那儿……”

    那位郑公子呆在王府,其实已算是公开的秘密了。

    此时,杨昌铁青着脸:“这还需要问?”

    他平时的八面玲珑和恭谦温良早已不见了踪影,怒气冲冲地道:“郑公子难道还要躲吗?若是躲了,人家就更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郑公子就要留在王府,不但要留,还得请来正堂,要让这些贱奴们知道,人就在,他们能奈何?真有本事,倒看看哪一个没眼色的东西敢冲进来试试看。”

    他龇牙,眼睛发红,怒气腾腾地从嘴里迸出话来。

    “老夫倒要看看,那陈凯之有几分胆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