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三十七章:立威
    吴都头生无可恋的带着一干差役,犹豫再三,方才拿着签令去向赵王府。

    这左右都是死。

    如果他不去赵王府抓人,那陈凯之岂不是会治他的罪,所以眼下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也只好选择抓人了。

    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赵王府邸。

    这赵王府占地极大,不只有赵王殿下的诸多殿宇,除此之外,还有专门的苑林,这赵王殿下有门客上千,俱都住在苑林之中,受赵王的供奉。

    赵王能有此贤明,也和他大肆招揽这些门客有关系,这些门客,十之八九,都是地方上有些影响的人物,交友广泛,或是在苑林中修养,或是出门为赵王奔走。

    不管哪一个人身份都不一般哪,不是他这个小人物可以得罪起的。

    吴都头站在赵王府邸口,双眸四周看去。

    深深的看着这巍峨的高墙,越过高墙,便是重重的殿宇,心里却是苦笑,不得已之下,命人先去拍门。

    随即,一个门子趾高气昂的出来,宰相门前七品官,而这赵王,可比宰相要吃香多了,便是寻常的官员来拜访,见了门房也都是低声下气,此时竟见是七八个皂衣差役来,更是斜着眼看人了,一副冷傲的扬起下巴,神情淡然的问道。

    “做什么?”

    “小……小人……”吴都头战战兢兢道:“小人奉命,拿着拘牌和签令来捉拿钦犯郑源实……”

    话一出口,吴都头就后悔了。

    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索性回家收拾了行礼,逃之夭夭,无论是去北燕也好,去西凉也罢,也不该来此,这是作死。

    门房一听,顿时大惊失色,他万万想不到,有人如此大胆,而附近巡守的护卫已是觉得异常,走了过来,门房便朝护卫低声说了什么,便匆匆进了府。

    过不多时,便有一穿着绸子的中年人出来,这是赵王府的主事杨昌。

    别看杨昌只是个主事,可在这洛阳城,却有杨千岁之名。

    这可是赵王府啊,赵王的儿子,乃是万岁,而赵王,在大家心目中,至少也该是九千岁,在这里做主事的人,接洽不知多少官员,那些赵王门客的给养,也是由他负责,可以说,此人乃是赵王心腹中的心腹,便是寻常的尚书、侍郎,和他也是平起平坐,若是再低下一些的官员,不给他行礼,杨昌多半还要黑下脸来。

    他可是朝廷很多人巴结的对象,现在这吴都头竟是带着人来抓罪犯,碰到杨昌,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这吴都头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估计得被杨昌羞辱一顿了。

    杨昌听到了消息,心里已是大怒。

    这是耻辱,是耻辱啊。

    京兆府算什么东西,就算是府尹来,自己教他跪下,他就不敢站着。

    这倒是好,一个区区的都头,居然敢带着人来赵王府了。

    他疾步出来,一看到了吴都头,便阴沉着一张脸,厉声道:“拘牌拿来。”

    吴都头躬着身,小心翼翼的递上,整个人站都站不稳,双腿有些发软。

    “要拘郑源实?”

    吴都头不敢抬头,点头哈腰道:“是,是……小人也是……”

    “有这个人。”杨昌死死的盯着他,目光里透着冷意。

    他必须承认有这个人,或者说,他压根就不屑于去否认。

    这就是赵王府,赵王府根本不容有差役登门,否则,就是丢人现眼了。

    什么是权势,这就是权势,这个人是杀人犯,没有错,这个人是钦犯,又如何?

    有这个人……

    他眼眸微眯的瞪着吴都头,厉声冷笑:“你们进去拿吧。”

    吴都头一听到有这个人,就知道糟了。

    他倒是巴不得主事矢口否认,矢口否认了,自己好回去交差啊。

    可一听让自己进去拿人,他打了个冷颤,进又不敢进,退又不敢退。

    犹豫再三,便赔笑着对主事杨昌道:“那么,小人……就进去了?”

    杨昌点头。

    吴都头朝身后的差役们看一眼,方才小心翼翼的想要进去。

    谁晓得刚要和杨昌擦身而过,杨昌抬腿,一脚将他踹翻。

    这一脚,正中吴都头的下腰。

    吴都头直接被踹翻在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头的差役一看,纷纷后退。

    杨昌冷笑着盯着吴都头:“狗一样的东西,你是什么东西,你也配踩上王府的告槛,你不嫌你的狗腿脏了赵王府?”

    吴都头摔了个嘴啃泥,哎哟哟的求饶:“小人……小人是奉……”

    “你奉什么令,哪个狗东西下的令?老夫一个条子,就是你们府尹,明日也让他滚出洛阳城!”杨昌笑的更冷:“还是那句话,人,就在王府里,想来拿,且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命,来人,将这些个狗东西,狠狠的给我打,真是瞎了眼,一群狗一样的东西,拿着鸡毛也敢当令箭。”

    一旁的王府护卫,见吴都头的狼狈样子,早就捧腹大笑,此时杨昌一声令下,自然不再犹豫,冲上去便是一阵痛打。

    吴都头几个差役,哪里敢还手,这些护卫们下手又是极重,吴都头被打的吃不消,便大叫:“这是护国公的意思,我等俱是奉命行事……哎哟……别……别打……”

    “护国公……”杨昌站在一旁,背着手,笑了。

    护国公,他怎么会不知道呢,近来可是热门的很,赵王府里,不晓得多少门客,都在说起这个护国公的事,当然,绝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好话。

    杨昌噗嗤一笑,很是不屑的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这条狗,他也太不眼色了,以为仗着有人撑腰,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他自己不敢来,却是令你们这些人来,回去告诉他,在这里,没有什么人认得什么护国公,赵王府掐死他,便如掐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说着,他一挥手,已匆匆的进了府。

    他背着手,府里早有人在门内探头探脑的看了,一见到杨昌要进府,许多人吓得鸟兽作散,倒是一个门客驻足没走,与杨昌打了个照面,这门客不由道:“怎么,京兆府竟过问起了郑公子的事,是不是让郑公子找个地方避一避,免得……”

    “大可不必。”杨昌摇摇头,面容微微一抽,嘲讽的说道:“只要人在赵王府,就不必有什么担心,那陈凯之,算什么东西,他不过是朝廷的一条狗,赵王不愿理他而已,否则,十个陈凯之,也不过是笑话。”

    门客听了似乎也觉得有理,笑了:“今日也算是一件稀罕事,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方才承认了郑公子就在府上,只怕……”

    杨昌眯着眼,满是不屑的笑着:“老夫是故意的。”说着,他顿了顿,随即又淡淡的道:“就是要告诉这些没眼色的人,赵王府是什么,给他们一点下马威,否则,随便什么阿猫阿狗,下一道命令,便让差役登门,这像什么样子?此事,不会有任何麻烦,就算说了也无妨,那狗东西难道还胆敢四处张扬吗?不过这件事,老夫要命人报知赵王殿下,让殿下知道,这些人如何胆大包天。”

    ……………………

    吴都头等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回到了京兆府。

    这吴都头虽是被人搀着,浑身都是伤痛,心里竟隐隐还有几分窃喜,无论如何,至少……这条命是保住了,他一到了司吏房,便拜倒在地。

    陈凯之依旧坐着,研究着手里的各种案宗。

    这不看还好,一看,真是吓了一跳。

    所谓的陈年旧案,就没有一件,是京兆府查不出来的,毕竟这里是天子脚下啊,京兆府的差役,足足是寻常府的十倍,人力充沛,又有五城兵马司协助,甚至还可能得到明镜司的支持。

    可结果呢,许多的案子,根本就没办法查,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这其中的缘由陈凯之心里清楚的很。

    京中权贵多如狗,可随便哪一个,都不是京兆府惹得起,正因为惹不起,所以就假装看不到,案子直接束之高阁,假装拿不到人犯,就这样搪塞敷衍过去。

    以至于无数的钦案、大案,最终成了无头案,就好似从未发生过。

    那郑源实,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陈凯之绷着脸,不露声色。

    “护国公,小人……小人……见过……”

    陈凯之轻轻抬眸,看了下头已跪下的吴都头一眼,吴都头鼻青脸肿,衣衫破烂,整个人显得极其狼狈,更重要的是伤的不轻。

    “人……拿回来了?”陈凯之淡淡道。

    “没……没有……”

    吴都头连忙摇头,面容里透着慌意。

    陈凯之皱眉:“莫非是因为,赵王府里没有搜到郑源实?”

    吴都头大气不敢出,但是依旧是老实交代:“是……是因为……不,不是没有搜到,人……人在赵王府。”

    他不敢糊弄,这显然是赵王府主事放出来的话。

    “只是……只是小人想要进去搜查,谁料……被赵王府的人打了,那赵王府的人还放了话出来……这话……是给护国公听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