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三十六章:有备而来
    陈凯之眯着眼,冷冷的看着吴都头,嘴角却扬起了笑意,有点漫不经心的味道,可浑身上下却散着令人窒息的寒意。

    吴都头被陈凯之的气场给怔住了,即便如此,他依旧不愿说实话。

    “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陈凯之却沉默不言,仍旧冷冷盯着吴都头。

    自己是有备而来,而京兆府呢,显然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判官自不必说了,简直就是睁眼瞎。

    而这吴都头,也是油滑的很,也不愿实话实说的样子。

    不过不要紧,陈凯之准备充分,他沉着一张脸,正色道:“吴明治,你可知罪!”

    这一声厉喝,令吴都头一呆,明显的有些害怕了,怔怔的站着,有些不知所措。

    他所恐惧的,不是知罪,而是陈凯之直接喊出了他的全名。

    他是什么人,不过是京兆府里一个不起眼的都头,说难听一些,一个京兆府,若是从上到下来排序,到了一百名,也未必轮得到他这一号人物。

    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护国公却是直接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这说明什么?

    说明陈凯之早将这京兆府上上下下摸透了啊。

    人家压根不是冒冒失失的跑来做个样子,而是早就做好了功课,对这里头的事,甚至比京兆府尹大人,做的工作都要详细。

    毕竟,即便是府尹大人,怕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他天天在京兆府做事,跟府尹大人经常照面,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那可想而知,这陈凯之对京兆府了解的多详细。

    吴都头顿时惶恐起来,打了个颤,他在洛阳走动,最是油滑,一感觉到不对劲,立即道:“小人知罪,小人万死。万死……万死………”

    他尽力使自己显得更惶恐一些,对付这些上官,他太了解了,这等人是最喜欢摆官威的,你越是显得畏惧,越是战战兢兢,对方才容易满意,也就不会再那般冷漠了。

    只是他这一套,在陈凯之这儿一丁点用都没有,陈凯之只是冷笑着看他,仿佛立即洞悉了一切,完全没像吴都头想的那般态度好转,而是没丝毫转变,而是越发的冷峻。

    “你若是觉得万死,那么,来人,拿下去,打三十板子!”

    几个陈凯之带来的护卫便要上前拿人。

    吴都头一呆,这是不按常理出牌啊,一般说万死,不是该令这位护国公脸色缓和一些嘛,你还真打?

    这时,吴都头这才心慌起来,三十板子,可轻可重,轻则几个月下不了地,重则就算将你打死又怎样,毕竟虽是都头,可毕竟是吏,人家是护国公,想怎么整死你,就怎么整死你。

    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个,可怕的是,吴都头原以为自己可以用来应付上官的手段,现在竟全然无用了,这位护国公,喜怒难测,压根不可以用常理去猜测,挨打不算什么,最可怕的却是喜怒难以琢磨的人了。

    吴都头顿时开始以头抢地,滔滔大哭,忙是请罪:“小人知错了,小人……小人……噢……”他猛地想到了什么,方才护国公问的是郑源实,这才是护国公真正感兴趣的东西,他忙是说道:“郑源实这个人,根本拿不住,拿不住……”

    陈凯之面无表情,朝护卫们挥挥手:“你继续说。”

    吴都头已感觉自己冷汗淋淋,让衣襟都打湿了,他战战兢兢,磕磕巴巴道:“郑源实这个人,自押解来了京师,很快就逃了狱,他并不是洛阳人,对洛阳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何况,他杀了十三口人,可谓是恶贯满盈,此等大罪,属于重犯,又怎么逃得脱,可他还是逃了,差役们去拿,最后……最后……他消失在了赵王府……”

    陈凯之这才点头。

    没有错,这个震动了洛阳的大案子,当时也引起了不少议论,可最终,凶徒却是消失了,结果,官府当做没事一样,很快,人们就将此案忘记,根本原因在于,有人包庇了郑源实。

    显然这个人很明显是谁。

    陈凯之嘴角微微一扬,眯着眼注视吴都头,继续追问道:“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人见过郑源实,这郑源实,还犯了一桩案子,是吗?”

    吴都头慌忙的点头:“是,是犯了一桩案子。又杀了一个人,不过……”

    “不过你们不敢拿?”陈凯之冷笑。

    吴都头汗颜:“还是追到了……”

    “追到了赵王府?”陈凯之挑眉问道。

    “是,是……”吴都头点头如捣蒜。

    “你的意思是,赵王包庇了郑源实?”陈凯之步步紧逼,要从吴都头这里套出话来。

    然而这个吴都头很谨慎,一听到陈凯之的话,他连忙摇头。

    “不,不,赵王殿下,乃是贤王,怎么可能包庇这样的恶贼呢,可能这郑源实,消失匿迹,所以大家寻不到,赵王府里也已问过了,说是不曾见人进去。”

    “赵王府里说什么你们就信了什么?”陈凯之厉声喝问。

    “小人……小人们不敢不信啊……”吴都头哭笑不得。

    这倒真怪不得他,吴都头还委屈呢,洛阳城不比其他地方,这里高门林立,豪族遍地,若是没有眼色,他这个都头,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陈凯之却是无法在容忍了,目露冷光,格外冷若冰霜的反驳道:“到了现在,你还想隐瞒?这个郑源实,乃是江陵都督郑武之孙,这一点,你莫非不知?”

    “知,知道……”

    陈凯之笑了:“你既然知道,自然也就清楚,是不是有人包庇了这个郑源实,可你呢,现在在做什么,还说什么京兆府一直都在按图索骥,在捉拿他,这案子,已三年了,三年里,京兆府若是真想捉拿,只怕一只蚂蚁,也已拿出来了,这么大一个活人,你们会不知道?”

    “这……”

    陈凯之其实早就摸透了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江陵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因为江陵历来是大陈和南楚的争议之地,所以朝廷为了守住江陵,特色了江陵军,并且设立都督在那里负责防守。

    这个郑源实的人,就是在江陵发犯事,而他的背景也大的吓人,他犯事之后,因为杀得人太多,捂不住,当时的江陵知府,还算是一个廉洁奉公之人,所以还是将他拿住,锁拿京师治罪。

    可这人是江陵都督的孙儿啊,江陵都督手握两万水陆军马,坐镇荆南,虽不算什么大权在握的人物,可在眼下朝中这种情况,也是各方希望拉拢的对象。

    所以,这个郑源实到了京师,很快莫名其妙的越狱,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在也没人寻得到他的踪迹。

    其实说穿了,此人一直都潜藏在赵王府里,十有八九,被人用上宾的礼遇款待,如此一来,赵王殿下便算是示恩给了那位江陵都督,使这江陵都督不得不对这位贤明的殿下死心塌地了。

    可这个郑源实,并非是甘于寂寞的人,事实上,似他这样暴戾的人,怎么耐得住一直呆在赵王府,所以也经常出现在街面上,这一点寻常人不知道,可是京兆府,却是再清楚不过了,京兆府里如吴都头这样的人,心如明镜,明知这人乃是钦犯,却哪里敢拿人,以至于他一再犯案,京兆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陈凯之冷冷看着吴都头,一字一句的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这样的钦犯,你们当真要不闻不问?”

    “这……”吴都头一声苦笑,忙是应道:“这……小人这就带人去捉拿。”

    “去哪里捉拿?”陈凯之显得很较真,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吴都头。

    吴都头期期艾艾:“去……去……四处缉拿。”

    “是去赵王府!”陈凯之厉声道:“明明这个人就在赵王府里,你竟还不管不问,我要问你,是谁给你这样的胆子?你的职责,在于保一地的平安,可在你心里,你何曾有半分的尽忠职守。人就在赵王府,你还想去哪里缉拿?”

    “这……这……小人觉得……”

    陈凯之眼眸眯得越发甚了:“吴都头,你可知道,包庇这样的钦犯,是什么罪吗?你又是否知道,我是什么人,你敢不敢相信,今日我若是一个念头,便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吴都头明白了。

    他现在算是有一点摸透了陈凯之的心思,只是他的脸,却是红的像是充了血,身如筛糠。

    造孽啊这是……怎么看着,左是死,右也是死呢?

    现在不听陈凯之的话,自己死定了,可若是真去赵王府,那不是找死吗?

    陈凯之随即垂下了眼帘,随手将案头的一根签令丢下去:“限你三个时辰之内,带人去赵王府捉拿钦犯,若是三个时辰之内,不曾将人拿住,我陈凯之乃是节制兵马的人,一向喜欢用兵法来治下,你自己掂量着吧。”

    吴都头感觉自己要瘫了,现在若是不接,怕是立即就得死,只好颤抖的接了签令:“是,是……小人遵命。”
龙8国际